第一章 1987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劉遠呆坐在光禿禿的土坡上雙眼無神地望著天邊即將墜落的夕陽,腦中卻是翻騰起伏千頭萬緒。

    劉遠重生了,從2010年回到了1987年,從一位英俊瀟灑的30歲白胖青年變成了細胳膊細腿的七歲小屁孩兒。

    重生已經兩天了,劉遠還是有些無所適從,自己既沒挨雷劈又沒遇見外星人,怎么就重生了呢,劉遠想不明白,他很困惑。

    “小遠,吃晚飯啰!”

    是劉遠的大哥劉明的聲音,劉明比劉遠大兩歲,已經是小學三年級的學生了,只是成績一般。

    “誒,馬上就來。”

    劉遠站起身來拍拍屁股上的土,往土坡下踱去,劉明正在土坡下等著他。

    “小遠,你這兩天怎么了,老愛往這破地方跑,這上面風可大,吹感冒了怎么辦?”劉明一邊說一邊幫劉遠清理干凈身上殘留的塵土,家中大人從小教育劉明要照顧好自己這個弟弟,前世劉遠與劉明的關系也是極好。

    “嘿嘿,哥,你們今天又收拾誰來著?”劉遠不接劉明的茬,眼睛一轉就將話題引開了,劉明一個九歲的孩子又怎會真正計較這些。

    “李狗兒他們,哈哈哈,小遠,你是不知道,我們這次是大勝,他們四隊的都保證再也不去后山取鳥窩揀蘑菇了。”劉遠這個問題算是點在了劉明的癢處,讓劉明得意不已。

    劉遠家是東方村三隊的,劉明口中的李狗兒是四隊的,雙方其實就隔著一條水渠,平時這幫小孩的關系其實都還不錯,都一起玩什么的,只是牽扯到利益糾紛,就算是小孩也會有‘斗爭’的。

    東方村是S省東部的一個偏遠村落,S省內大多是丘陵地帶,群山峻嶺穿行其間,東方村的地勢還算平坦,但村后也有一座不大的小山,山上郁郁蔥蔥,植被很多,許多鳥獸在其中筑巢,每逢雨季野生菌遍地都是。

    1987年的農村農民的生活其實還都不是很好,東方村在附近的幾個村莊中還算富裕,也就是剛剛解決了村民的溫飽問題罷了,其他村子里吃不飽飯的大有人在。

    現在的孩子雖然大都進了村里的小學學習,但是學習任務可不像后世那樣繁重,課余時間太多,孩子們雖然小,但都很懂事,在一些大一點的孩子的帶領下,上后山捉鳥采蘑菇,弄來的東西也能讓家里人打打牙祭。

    山不大,孩子們卻很多,所以就有了爭地盤一說,哪一塊屬于哪一伙都是有說法的,不服的話,就相約到壩場或收完莊稼的田間摔跤,誰贏了,那塊地就屬于誰。

    劉遠家在村子里也算是富裕,平時也不缺衣少穿,兩兄弟的身體也長得壯實,特別是劉明,九歲長得像十一二歲的孩子,算是個孩子頭,每次摔跤總沖在前面,在附近孩子中也有些‘威信’,而李狗兒就是另一伙的孩子頭了。

    劉遠以前也興致勃勃地跟在劉明屁股后面摻和這些事,但是現在這小小的軀體里卻是裝著一個30歲的靈魂,自然沒有了那種興致,這讓劉明很奇怪,但是九歲的孩子還真不能理解其中的不同來,只能由著劉遠去了。

    劉遠與劉明兩兄弟嘻嘻哈哈向家里走去。

    劉遠家是大瓦房,墻是土坯的,面積很大,一百來平米,一共四間,屋前還有一個曬糧食用的石壩子,也有三四十平米,屋前屋后有許多樹木,顯得很幽靜溫馨。

    劉遠兄弟倆剛到還沒到家,就遠遠看見了站在門前等候的奶奶,現在的奶奶還顯得年輕,沒有像后世那樣滿頭白發。

    “快點,快點,飯都要冷啰!”奶奶見到劉遠兄弟倆的身影,急忙招呼道,語氣中滿是慈愛之色。

    聽見奶奶的呼喚聲,劉遠心中一暖,前世奶奶在2002年因病去世了,當時劉遠遠在他鄉上大學,沒能見到奶奶最后一面,這是他之后一直引以為憾的事情之一。

    劉遠兩兄弟加快了腳步,幾步邁進了家門。

    堂屋中的燈光有些昏暗,那個時候家里用的是15瓦的燈泡,光線不是很好,正對大門的墻上有一個神龕,供奉的是財神爺,以前反四舊的時候,這些東西是不準擺的,近幾年政策寬松了,各家各戶又都重新填制了這些東西,也算不上迷信,表達一個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罷了。

    堂屋正中是一張大方桌,桌上擺著幾個青花大碗,里面有些菜肴,冒著騰騰熱氣。

    劉遠的爺爺劉代山坐在桌子正上方,他的面前擺著一個雞蛋大小的酒盅。

    “回來啦,趕快洗手吃飯。”劉代山溫和地說道。

    劉遠與劉明連忙進了灶屋,從水缸中舀出水將手洗干凈。

    兩兄弟上桌時,奶奶已經將兩人的米飯盛好,四人就開始吃飯,都是素菜,但是是用豬油炒的,相當于葷菜了,這個年頭吃肉也還不是件便宜事兒,劉遠家的生活算是好的了,一般也要一個禮拜才能吃一回肉。

    劉遠原本是個肉食動物,一頓都離不開肉,對桌上的素食他是絲毫興趣也沒有,但正是長身體的時候,身體上的需要卻迫使他吃了兩大碗米飯,劉明更是吃了四碗大米飯后才意猶未盡地放下飯碗。

    兩老人卻是細嚼慢咽還沒吃完飯。

    劉遠與劉明吃完后準備回屋,家里現在還沒有電視,只有一個破收音機,還出不了聲音了,沒什么娛樂活動,只能回屋悶頭大睡,好在農村空氣好,睡覺也是件很舒服的事兒。

    “明娃遠娃,你們爸媽明天要回來,記得把作業做好,不然要挨收拾哦。”劉代山叫住了兩兄弟。

    “好耶!”劉明是一蹦三尺高,他一方面是想念父母,一方面是想念父母帶回來的好吃的。

    劉遠的心中卻是有些忐忑,重生兩天了他還沒見過自己的父母,不知道怎么面對他們。

    劉遠的父親劉開平78年考上了蜀北大學中文系,,現在不應該叫蜀北大學了,蜀北大學在85年已經更名為S省師范大學了,82年畢業參加工作,被分到了華廣工農區第一中學擔任教務主任,85年華廣工農區更變為現在的華廣縣級市,劉開平現在是華廣一中的代理校長。

    劉遠的母親董瓊也是華廣一中的老師,華廣一中在縣城中,劉開平與董瓊兩人平時工作都忙,沒有時間照顧劉遠劉明兄弟倆,就將他倆送到了鄉下劉遠他爺爺奶奶這里,每個周末劉開平與董瓊會回來看看老人孩子,順便輔導一下劉遠與劉明的功課。

    劉遠心中雖然忐忑,面上卻也露出笑容,一副很高興的樣子,與興奮的劉明進了里屋。

    劉遠和劉明睡在同一間屋子同一張床上,聽著劉明的磨牙聲,劉遠絲毫睡意也沒有,腦中盡是些前世的畫面在閃現。

    “唉。。。。。。既來之則安之吧,反正也回不去了,不如把這個家弄得紅火一些,別人巴不得有這個機會呢。”劉遠認命的一聲嘆息,然后迷迷糊糊進入了夢鄉。

    喔喔喔喔!

    清晨一聲聲嘹亮的雞鳴將劉遠喚醒,劉明卻還在呼呼大睡,起床穿衣,出得門來,爺爺奶奶都已經起床了。

    爺爺剛剛給菜地澆完水,正在洗手洗臉,奶奶正在燒火做飯,農村與城市的習俗不一樣,87年與21世紀的生活方式也不同,后世因為生活節奏的加快,大多數人特別是城市人已經將早點簡單化了,隨手買一套煎餅或者幾個包子,上班的路上就對付了,而在87年的農村飲食習慣似乎更加科學化。

    就例如老劉家,每天早上必須炒菜做飯,弄得比午飯晚飯還隆重。

    劉遠與爺爺奶奶打了聲招呼,就開始刷牙洗臉了,牙具都是父母從城里帶來的,自然沒有后世的好,牙刷的毛有些硬,刷起來牙齦有些疼痛。

    爺爺洗完臉,進屋叫劉明去了,今天劉開平夫婦要回家,見到劉明還在睡懶覺,說不得要訓斥一番,為人師表的人有訓人的習慣,母親董瓊還好,劉開平是看不慣這些不良的生活習慣的,從小養成一個好的生活習慣對于一個孩子來說是多么重要,劉開平是非常明白的。

    一會兒,睡眼惺忪的劉明也從屋里走了出來,開始磨磨唧唧地洗漱,今天他卻是不敢懶床,對于劉開平他是從心底感到敬畏的。

    前世,劉遠對劉開平也是又敬又畏,劉開平對兩個兒子要求及其嚴格,但是后來卻因為一些事情所迫,疏于了對劉遠與劉明的教育,雖然后來有一定的挽回,劉遠與劉明卻依舊沒能有什么大的出息。

    吃過早飯后,劉代山開始監督劉遠與劉明做作業,劉明現在已經小學三年級,劉遠卻還沒上學,也沒上幼兒園,劉開平的意思是今年直接將讓劉遠去縣城上小學,把劉明的學籍也轉過去。

    雖然沒有上學,劉遠卻也有作業,三四歲的時候劉開平夫婦就開始教兩孩子算術識字,每周末回來教導劉遠兄弟倆順便也會布置一些額外的作業,比如每天寫多少生詞什么的。

    劉代山沒念過書,也不懂兩孩子寫的什么,他監督劉遠和劉明倆學習,就只看兩人寫了多少頁,一般每天寫五頁作業本的字詞就可以出去玩了,劉明與劉遠曾經寫了不少頁“王二小”三字來糊弄劉代山,后來被劉開平發現了,兩兄弟挨了一頓胖揍,也就老老實實照著書抄寫了。

    現在對于抄寫生詞,劉遠有些怵,一來要保證數量,對于現在這細胳膊細腿兒的身體來說是個煎熬,二來他還要模仿劉遠小時候的筆跡,不能一下提升得太多,讓即將回家的父母看出什么破綻來。

    九點多的時候,遠處傳來幾聲自行車的鈴鐺聲,劉明一把將圓珠筆扔在桌上,蹦了起來,滿臉期待地望向遠處,這是劉開平自行車的聲音,他早就耳熟了。

    劉遠卻是慢慢將作業本合上,將筆帽蓋上后,才站起身來,揉了揉有些酸疼的右手,也是滿臉期待地看向遠方,再次見到年輕時期的父母,劉遠確實很期待。

    <ahref=http://www.>起點中文網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02691_4_74-m
修真聊天群
作者 聖騎士的傳說
  某天,宋書航意外加入了一個仙俠中二病資深患者的交流群,裡面的群友們都以「道友」相稱,群名片...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