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要想富先修路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個嘛。。。。。。”劉開平沉吟道,他也不知道該不該答應,如果讓劉遠跟著自己去鄉政府,似乎有些不講規矩,但是長期將孩子關在家里肯定是不利于他的成長的,一時間劉開平有些頭疼。

    “你爸是去工作的,小遠,你別跟著去搗亂了,你不是都能看得懂這些書籍了么,媽媽明天再給你買一些,你在家好好看書,就不出去了哦。”董瓊開口哄道。

    “家里就我一個人,我害怕,爸爸,我跟你去鄉政府絕不搗蛋,也乖乖看書,那樣我有什么不懂得還能問你呢。”劉遠可不想成天一個人蹲在家中,現在可不像后世有電腦電視,不出門也能知天下事,現在家里就只有劉開平買的一個巴掌大的半導體收音機,每天聽這玩意兒,他在家里可宅不住。

    “小遠。。。。。。”董瓊還想說些什么,劉開平擺擺手止住了她。

    “跟我去鄉政府也行,但是咱們可說好了,如果你敢搗蛋,以后就天天老老實實呆在家里哦。”劉開平嚴肅地說道,自己這個小兒子從小話就不多,顯得很老成,最近這一段時間更是如此了,七歲大的孩子像個小老頭似的,這里面的原因是不是因為在家里面呆久了呢,還是讓他出去走走吧,有自己看著也不會有什么事兒。

    “嗯!老爸萬歲!”劉遠高興得跳了起來,一派天真活潑的樣子,只是誰也沒發現他眼中那一絲無奈。

    “呵呵,兒子你再給老爸說說《三國演義》。。。。。。”

    晚上,董瓊將兩個孩子伺候睡著了,回到臥室,劉開平正躺在床上看書,見董瓊進屋就將手中的書放下,靜靜地看著董瓊。

    “怎么啦,我身上那里臟了?”董瓊上下打量了一番自己,沒發現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不由得有些奇怪。

    “你說你也沒什么不同呀,怎么就能生出那么一個聰明的兒子呢,看來還是我的功勞,哈哈哈哈哈哈。。。。。。”劉開平突然大笑著說道,語氣中的得意怎么都掩不住。

    “去你的,兒子可有我一半。”董瓊笑著拍了劉開平一巴掌,然后擠上了床,“你往里挪挪。”

    “媳婦兒,你說也奇怪哈,我原來怎么就沒發現小遠這么聰明呢,以前他也就話少點,與其他孩子也沒什么不同呀,這一下突然變成了一個小天才,我這一時還真有些轉不過彎來。”劉開平笑罷,有些納悶地說道。

    “咱倆以前工作那么忙,小遠和小明一直都呆在東方村他們爺爺奶奶那里,我們一周也就見他們一次,你什么時候真正關心過他們的情況,這次要不是將他倆接到了身邊,還不知道小遠這小子還要瞞我們多久呢。”董瓊白了劉開平一眼說道。

    “是啊,所以說咱這次將他倆接到城里來是對的,小遠的天賦不錯,讓他呆在村里說不定就被教廢了,孩子的啟蒙教育可是很重要的。”劉開平嘆口氣道。

    “老劉,小遠跟你去明月鄉不會有什么問題吧?”董瓊問道。

    “沒事兒,鄉政府里帶孩子去上班的人多了去了,咱也不是那頭一個,而且小遠挺聽話的,不會惹什么事兒,小遠馬上要入學了,他讀的書都是一些文字方面的書籍,算術也不知道他提高了多少,我現在工作也不忙,平時還能教他算術,雖然是天才,那也不能偏科呀。”劉開平說道。

    “你心里有數就成,睡覺吧,明天還要上班呢。”

    一夜無話

    第二天一大早劉遠和劉明就被董瓊叫醒了,梳洗完畢吃完早點后,劉開平帶著劉遠,董瓊帶著劉明,一家人就都出了門。

    前幾天睡懶覺睡慣了,劉遠坐在劉開平自行車的后座上哈欠連天的,甚至想趴在老爸背上睡回籠覺的沖動,但是馬上他的睡意就消失不見了。

    騰騰騰騰!

    從雙池鎮出來后,也就十幾分鐘中的時間,平坦的柏油馬路就沒了,剩下的是坑坑洼洼的土公路,連石子兒都沒有,劉開平的自行車行駛在這樣的路上就像兔子似的,連蹦帶竄的。

    坐在后座上的劉遠就更是受苦了,他坐的可是光鐵架子,屁股被顛騰得開了花,腦袋也是暈沉沉的。

    “停停停停。。。。。。”劉遠大叫道,實在受不了了,這么下去到了明月鄉還不知道是否還有命在,就算保住了小命,屁股肯定是保不住的,自己重生之后的屁屁可是很鮮嫩的。

    聽見劉遠在身后叫停,劉開平連忙捏剎車,劉遠也不等劉開平停穩車,啪的一下就跳下了自行車,然后用手揉著屁股,一臉痛苦地看著自己的老爸。

    “呵呵呵呵,忘記給你加個墊子了。”劉開平摸摸腦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臉上帶著歉意。

    “老爸,這路怎么這么爛呀,政府也不修修?”劉遠憋著個嘴,滿臉不高興地抱怨道。

    “呵呵,你小小年紀還關心這個?”劉開平也不答腔,自己就算說了,劉遠才七歲,雖說天資聰明,也不一定能理解得了。

    “哼哼,我關心這個干嘛,我關心的是我的屁股,以后還要跟你走這條路呢,這天天顛來顛去,我都成了元宵了。”劉遠繼續揉著屁股道,想到自己以后每天都要跟著劉開平走這么兩趟,他的臉上甚至有了一絲恐懼。

    “你小子就知足吧,這路在咱們市里就算是好路了,你沒去過華龍鄉和永河鄉,那才叫一個爛呢,而且曲里拐彎的一不小心就沖進懸崖了,根本寸步難行,明月鄉因為挨著縣城所在的雙池鎮,這條路每年市里還撥錢修一下,其他鄉就得自己想辦法了。”劉開平笑罵道,但說到華廣市的交通問題,他的臉上卻出現了擔憂之色。

    “咱市的交通這么糟糕么?”劉遠有些震驚地問道,他還真不知道華廣市的交通狀況這么差,前世他很小就隨父母離開了老家,去了其他城市,之后倒是回過一兩趟華廣市,但那都是2000年以后的事兒了,華廣市的交通狀況那時已經大為改善了,他還真沒有怎么體會過這樣的道路。

    “除了雙池鎮和天河鎮,咱華廣市哪個鄉不是這樣,反正也不遠了,咱爺倆走路去吧,估計你小子也不想再坐車了。”劉開平說到這里,劉遠連忙點頭,他可想多活幾年,自己這朵祖國的花骨朵別還沒盛開就凋謝在爛泥道中了。

    “你小小年紀就別那么多抱怨了,政府如果有錢,誰不想把這些破路修一下呀。”劉開平看見劉遠還有些憤憤不平,臉一板批評了一句。

    “一點發展意識都沒有,不知道‘要想富,先修路’么?”劉遠見劉開平有些嚴肅,就不敢再大聲抱怨了,小聲嘀咕道。

    “嗯?小遠,你剛剛說什么?再說一遍。”劉開平沒聽清劉遠的話,但是覺得似乎很有道理,就讓他再重復一遍。

    “沒。。沒說什么呀。”劉遠以為劉開平不高興了,連忙擺手不承認。

    “我又沒怪你,只是覺得你剛剛說的話有點意思罷了,你再說說。”劉開平臉色溫和地說道。

    “真的?”

    劉開平連忙點點頭。

    “我說‘要想富,先修路’。”劉遠大聲地說道。

    “要想富,先修路?很有意思的提法。”劉開平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轉而又問道“小遠,你從哪里聽到的這句話,是你自己想的么?”

    “我哪里想得出來,這是從廣播里聽到的,說是G省什么地方提出來的發展口號,爸,什么是發展口號呀?”劉遠還算有些急智,馬上就找到了借口,又提了個問題分散劉開平的注意力。

    “G省的同志提出來的么?也只有人家這發達省份才想得出這么貼切的說法。”劉開平沒有理會劉遠的問題,他現在腦中全是劉遠剛才那句‘要想富,先修路’,他越想越覺得這句話有道理,甚至已經停了一段時間的筆桿子都有些蠢蠢欲動了。

    劉開平在路上就光顧著思考那句口號了,劉遠見劉開平在思考問題也不打擾他,兩人都沒有說話了,二十分鐘后,兩人就到了鄉政府。

    現在的明月鄉鄉政府就是一個兩層小樓,里面是比較寬闊的,畢竟科室還是有一些的,再加上領導的辦公室,面積小了也裝不下這么多人,但是卻不像后世的那些政府大樓,那么氣派豪華,據說還有一個村將村委會修成了白宮,有錢也不是這么個花法呀。

    現在正是鄉政府上班的時間,鄉政府有三四十號人上班,這些人都陸續進了大院,見到劉開平推著自行車進了院里,許多人都笑著給他打招呼,劉開平也一一笑著回應,顯得很親切。

    劉開平在院中停好自行車就帶著劉遠進了自己的辦公室,辦公室的布置很簡單,一張辦公桌幾把椅子,桌子后靠墻立著一個小書柜,里面放著一些文件和書籍。

    劉遠自己找了個角落,坐下后拿出昨天沒有看完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準備繼續閱讀,他知道今天是第一天,如果不表現得老實點,以后就會被關在家中不讓出門了。

    “先別看小說,先把這些算術題做完再看。”劉開平卻突然從公文包中個取出兩張試卷模樣的紙張放到劉遠面前,這是劉明小學一年級時董瓊每周周末布置給他的作業,現在卻又用在了劉遠身上,很有節約精神吶。

    “哦,知道了。”劉遠卻是沒有說什么,接過了劉開平遞過來的紙和筆,又搬過來一把椅子,開始寫起來,這些都是小兒科,劉遠腦子都不需要轉就能直接給出答案,但是顯然他是不能那樣做的,天才是一回事,怪物又是另一回事了。

    看著劉遠咬著筆頭‘苦思冥想’,劉開平滿意地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桌后,拿出一疊稿紙,準備寫點東西,就是關于那句‘要想富,先修路’的,那句話對他觸動很大。

    <ahref=http://www.>起點中文網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54696_4_12-m
黃金漁村
作者 全金屬彈殼
  在大城市打工多年的敖沐陽回到養育他的家鄉小漁村,歸途中遇襲落海,揭開了一段草魚跳龍門的傳奇...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