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張家嫡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城南是官府、富商等權貴的聚集地,所以張府離呂布的府邸其實也不算遠,他們一行人很快就到達張府大門外了。

    氣勢恢宏的張府張燈結綵,往來賓客使得門庭若市,府內人聲鼎沸,鑼鼓喧天。

    呂布看著眼前的景象很是尷尬,感覺自己不像是來迎娶新娘,而是來入贅張家。不過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他這些年來的積蓄大都已經用來收買人心了,來下邳之後也沒什麼進項,所以操辦婚事就顯得有點簡陋。

    這時卻見府內十幾個壯漢將一口青銅巨鼎抬到門外,擋在呂布一行人面前,引得過往之人紛紛駐足。一名管家模樣的人到上前宣稱,如果呂布能將此鼎舉起,方可迎娶新娘!

    如果不舉不起來,那就從那來回那去!

    呂布沒想到這年頭迎新娘也有擋門的!

    眾人譁然,青銅巨鼎看著應該有千斤之重,張府都是派了十幾個壯漢才能將其抬出來,這不有心為難呂布嗎?

    楊大眼大吼一聲道:“就這小鼎何須呂將軍出手,我都能抬得起。”

    眾人譁然,真想到呂布手一名小將就敢放出如此豪言!

    呂布吃了一驚,那麼大的青銅鼎,以楊大眼的實力還不足以舉起,本想出聲阻止,但他亦想看看楊大眼的真正實力,便默許了。

    眾親隨紛紛高聲打氣。

    楊大眼雄赳赳氣昂昂朝走到巨鼎邊上,雙手稍微推了一下巨鼎,心下大吃一驚,這鼎有點重。

    他臉上尬容一閃而過,自己剛剛的大話都放出了,沒理由碰一下就退走。他深吸一氣,半蹲下身子,雙臂緊握鼎壁,拼盡全力,把青銅鼎往上抬。

    巨鼎緩緩上升,眾人駭然,皆沒想到眼前這個大眼怪竟真的天生神力,能把巨鼎抬起。

    呂布亦是吃驚不已,小時就聽說過霸王舉鼎,沒想到今天自己能親眼一見。

    可惜巨鼎只被抬起兩寸左右時,便又被重重地摔回地上。

    楊大眼尷尬一笑道:“今天太忙,忘記吃午餐,現在沒力氣了。”說完退回隊伍中。

    眾人紛紛出聲嘲笑。

    呂布卻發現楊大眼走路的姿式已然有些不自然,而且雙手正在微微顫抖,連忙翻身下馬,開口詢問道:“大眼,沒事吧?”

    楊大眼微微搖頭,“沒事,那鼎太重,有點乏力。”

    呂布安慰了幾句,便轉身向巨鼎走去。張家此舉明顯考驗,所以為了立足下邳,為了娶到老婆,他必須舉起巨鼎。

    卻見呂布走到巨鼎邊上撩起衣襟,蹲下身子,雙手緊握鼎足,奮盡全力,大喝道:“起”

    一寸,兩寸...一尺,兩尺....呂布慢慢地直起身子,巨鼎亦被緩緩舉起,直到巨鼎被舉過頭頂。

    周圍一片寂靜,眾人被眼前的景象驚得目瞪口呆,無法用言語來心中的震驚。

    轟地一聲,呂布將巨鼎放回地面,巨響將驚呆的了眾人拉回現實,驚起一片讚歎之聲。

    這時一名衣著華麗的中年男子匆匆走出府門,此人正是張家家主。

    呂布立即上前行禮,兩人寒酸了幾句,張家家主立即喚人將小姐請出來。

    不一會兒,新娘子在兩名侍女的引領出走出府門,她叫張惠,不過十七、八歲,身著黑中帶紅的嫁衣,青澀的面龐細緻清麗,卻因羞澀而透著紅潤,真乃人間絕色。

    呂布愣住了,眼前這女孩與自己前世想要表白的美女長得幾乎一模一樣!

    他半響才反應過來,正欲上前牽走自己的新娘子,耳邊就聽到一聲令人噁心的聲音。

    “恭喜呂大人啊!”

    呂布都不用扭頭去看說話之人,光聽聲音就知道來人是下邳太守,但今天是大喜的日子,他不願節外生枝,便扭過頭去想客套兩句,卻發現對方也穿著新郎服,騎著高頭大馬,身後跟帶著一眾城中官員,更有大批軍士隱作隨從。

    ‘難不成這傢伙想來搶親?’呂布暗中示意了一下。

    楊大眼等人立即會意,皆往裝著兵器的馬車退去。

    呂布伸手將張惠拉到自己身後,淡然問道:“徐太守來此所謂何事?”

    他跟這位徐太守的恩怨可謂是不死不休,原來的自己來此這麼久一直忍讓,就是為了積蓄力量,如今的他可不想再退讓了。

    徐太守瞥了一眼張惠,冷笑道:“我剛剛去慕容府迎接了我的新娘,她可是慕容家的的嫡長女,身份尊貴,絕不是某些奴婢所生的庶女所能比的。”

    呂布愣了一下,已經明白對方所說的是什麼意思了,不就是想說張惠是庶出的嗎?但他一點都不介意,並伸手輕拍了一下張惠的手,表示安慰。

    徐太守嘴角泛起一絲詭異的笑容,心下得意非常。因為呂布與張家聯姻乃是他一手所為。

    其實從徐太守上任開始就開始謀劃報復行為,先是謊報郡內賊寇橫行,通過關係把呂布調來。原本他計劃是想找幾個人摸黑把呂布把辦了,可惜後者的武力值太恐怖了,直接把他派去的幾個人給辦了,完了跟個沒事人一樣就走了。

    徐太守又想在工作上找問題,但近來下邳城沒兵事發起,故以也找不到機會下手。唯一欣慰的就是借抓小偷不得的機會罵幾句,還挺過癮的。

    後來他想出一招,叫做捧殺。先是暗中讓人促成呂布與張家的聯姻,再與張家協商將一庶女嫁與呂布。

    果然,軍中原本一些兵士聽說呂布與張家聯姻之後,認為呂布有了與徐太守抗衡的資本,再加上呂布的籠絡,紛紛投靠。

    此時此刻如果他說出呂布所娶的不過是張家的一名庶女,再說一些諸如‘像你這種人只配娶庶女’的話,呂布必然震怒。

    眾叛親離的呂布只要動手打了他,那他就可以以造反的名義解決這個令自己咬牙切齒的傢伙,想想就刺激!

    呂布看著眼前這個皮笑肉不笑的傢伙,再看看那群蠢蠢欲動的軍士,知道徐太守今天是想搞事情,心下暗歎一句:‘我呂布怎麼到那都要把頂頭上司幹掉才行呢?’

    徐太守大笑地轉身向周圍的眾人道:“我來給大家隆重介紹一下呂大人的娘子,她的真實身份其實就是張府的一個奴婢所生庶女。”

    眾人一片譁然,立即明白今天這場婚禮是一場戲,用來噁心呂布的。

    楊大眼身後的士兵們眼神中皆出現猶豫之色,這和他們心中期許的太不一樣了。

    徐太守面帶嘲笑地扭頭看向呂布,嘲諷道:“像你這是寒門之人,只配娶奴婢之女!”

    呂布憤然,正欲上前一巴掌解決掉眼前這個噁心的傢伙,身後卻有人拉了他的衣袖一把,他扭頭一看正是自己的新娘。

    張惠款款上前一步行了一禮,顯得落落大方,道:“張家嫡長女張惠見過徐太守。”

    徐太守還想繼續輸出嘲諷,畢竟這兩年心中對呂布的怨恨已經深入骨髓。此刻一聽張惠的話,硬生生地把一路上背了一路的話給堵了肚子中,又因為堵的太難受,臉色漲紅,面容猙獰。

    張家家主也適時的出聲表明張惠就是自己的嫡長女。

    呂布牽起張惠的手笑道:“其實不管你是嫡女還是庶女,我呂布只知道從今天起,你是我的妻子就可以了。願君如星我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

    張惠沒想到呂布還會做詩,心下歡喜非常,臉蛋如三月的桃花,羞澀道:“夫君文武雙全,勿嫌棄我才疏學淺。”

    徐太守卻已走到張家家主面前,歇斯底里怒吼,“怎麼回事?不是說好了嗎?你怎麼臨時變卦了?”

    張家家主面色如常,疑惑道:“我不知道徐太守你在說什麼,從六禮納彩開始,我張家就決定將嫡長女嫁與呂大人,何來變卦之說?”

    他的目光瞥了一眼府門前的青銅鼎,心下堅定非常。的確在一開始時,之前會同意跟徐太守聯手踩呂布,納彩之時的確用的是張惠之名,想著出嫁之時換一婢女去嫁。

    可是後來但當張家家主聽說呂布在邊塞的事蹟之後,打壓呂布的心就開始動搖了。而今亂世將起,下邳張家眾人之中卻無獨擋一面之人,如此下去,張家必亡,所以他想到聯合呂布,便可立足於亂世之中,於是就有了青銅巨鼎擋門之事。

    當呂布輕而易舉的舉起巨鼎,張家就永遠是其身後堅強的後盾。

    呂布衷心誠懇地向張家家主保證,日後定會與張惠舉案齊眉,相敬如賓。

    張家家主自然也忠告了幾句,雙方一派祥和。

    呂布目光一轉,向徐太守行了一禮,笑道:“當然我也很感謝徐太守在大婚之日還不忘前來道賀,你如此愛護屬下,叫我如何是回報?”

    徐太守剛剛已經被張家家主懟的無話可說,現在再被呂布落井下石,直接被氣得渾身顫抖。

    呂布見此,忙道:“徐太守是不是得寒症了?來人快去請醫匠!”

    楊大眼等人趁機起鬨,徐太守衣袖一拂準備離去。

    這裡一匹奔馬襲來,上面的軍士翻身下下,連滾帶爬地跑到徐太守身邊,氣喘吁吁道:“徐太守大事不好了,賊寇攻下南門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寒門崛起
作者 朱郎才盡
  這是一個就業路上屢被蹂躪的古漢語專業研究生,回到了明朝中葉,進入了山村一家幼童身體後的故事...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