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感覺想實現目標有點難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華燈初上,張府內氣氛異常緊張,各處牆頭皆有家兵把守,奴僕侍女皆不得隨意走動。

    隨著一匹快馬奔來,馬上之人口頭高呼‘打勝了,打勝了’,守門家兵顯然認識來人,連忙打開府門迎接來人入內。

    “打勝了?”張家家主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從開戰到現在都不到一個時辰就打完了?怎麼打也不太可能呀!賊寇大軍可是有上萬人,呂布可只是帶了幾百人去迎敵的,能守住城門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他連問了幾遍,即使得到肯定的答案後,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張惠亦在現場,忙問起大戰過程。

    報信之人連忙繪聲繪色地說起呂布如何單槍匹馬破賊寇數員大將,進而追擊。在毫無士兵追隨的情況下,就敢單騎破萬敵。

    在慷慨激昂描述下,在場之人聽得熱血噴張,直恨不得當時跟隨呂布一起迎戰賊寇。

    “那仗都打完了,姑爺怎麼不回府呀?”張家家主懊惱,此刻雖說拜堂的吉時已過,但還是要呂布回來把流程補一下的。自己女兒按理說還不算是呂家的媳婦,他怕夜長夢多。一個萬一,呂布就可能娶別人家的女兒了。

    報信之人卻不知如何回答,他只是在城樓上看到呂布大破賊寇後,就立即策馬回來稟報,領賞。

    “父親,大戰剛完,夫君定然有許多事務處理,還是先等他處理完吧。”張惠雖沒上過戰場,但兵書還是看了一些的,知道其中的許多事,所以很深明大義。

    張家家主當然也知道這些,只是擔心呂布會與張家錯過,而心急忘卻。

    張惠安撫了一下父親,張家家主這才命人打賞報信之人,同時派人去協助呂布處理各項事宜,以便呂布早點回來完婚。

    呂布現在真的很忙,上萬賊寇被押入城中校場,對這些的甄別、詢問,安置就是一堆麻煩事,還要重新安排城防,以及佈告安民等。

    從一系列的詢問、甄別,呂布得知這上萬賊寇其實一個多月前也只是下邳南部諸縣的百姓。

    青、徐、豫三州去年諸郡都遇到不同程度的旱情,但因為北部邊境不定,造成朝廷沒能有效賑災。部分下發的糧食經層層官員貪汙,分到百姓手中已經所剩無幾。

    有些地方的官員為了政績,甚至隱瞞災情,要求百姓按往年交納稅收。

    下邳郡就是這種情況,許多百姓被迫賣兒賣女來完成稅收,自己吃樹皮、觀音土來苟活,日子過得苦不堪言。

    這些人都寄望於開春之後,官府能下發糧種,如此便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但令誰也沒想到,開春之後,下邳南部發生蝗災,百姓們用命擔保來的糧種被蝗蟲盡數啃完。最後一絲希望被擊毀,無數百姓痛哭無果。

    這時有人高舉反旗,百姓們在左右是死的情況下便紛紛加入,於是反叛大軍一路北來,無往不勝。

    呂布聽完,除了感慨‘興,百姓苦。亡,百姓亦苦’外,也不知說什麼好了。隨後將精壯之人收編為軍等事都交給楊大眼處理。

    “兄臺之前也是官員?”呂布向披甲大漢問道。他在處理賊寇事宜時,此人從旁協助,在處理事情上都很瞭解其中過程。

    披甲大漢這才對自己來了來歷敘述起來,原來此人本名叫朱亮祖,祖上曾做過將軍,所披之甲便是祖傳之物,一個月前他還是下邳郡東城縣的縣尉。

    賊寇大軍攻城之時,他帶領城中士兵堅守城池,同時向上級發出救援申請。不過徐太守派出的救兵半路就被圍點打援而放棄救援,再加上城中百姓亦被欺壓地忍無可忍,於是偷偷打開城門,迎接賊寇大軍入城。

    朱亮祖在此情況之下自知獨力難支,亦只能假意投降賊寇。一路北來,他都沒機會反正的機會,直到剛剛呂布力戰群雄,才以出其不意的時機,予以賊寇以重創。

    呂布的實力還是很讓朱亮祖佩服的,生平以來能打敗他的就沒碰到過,更不要加上幾個戰力只比自己差一點點的。

    敘述最後,朱亮祖真心實意地恭維了幾句,並表明以後要追隨呂布左右。讓他做出如此決定的乃是如今朝廷的不做為,以及天下風起雲湧的起義。

    這一個多月來在賊寇軍的經歷,讓朱亮祖深刻的明白,這個天下快要易主了,呂布實力非凡,是個可以投奔的人。

    對於如此人物的投靠呂布自然很是欣喜,他仔細觀察朱亮祖的神情,見對方態度很誠懇,不像做假,便答應了下來。

    朱亮祖連忙感謝。

    “你可知那幾名賊寇首腦的來歷?”呂布對今天那幾位大漢還是很欣賞的,不能收為已用,不免有點遺憾。

    朱亮祖應道:“賊寇首腦,也就是那名虯髯大漢,他本名常遇春....”

    “常遇春!”呂布不禁吃了一驚。他回想起今天那虯髯大漢那一馬當先就射箭的行為正是常遇春的招牌動作。

    歷史上常遇春與敵軍作戰,曾多次快馬衝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射殺敵軍主將而迅速結束戰鬥。

    如果虯髯大漢是常遇春,眼前這個朱亮祖很可能就是歷史上能把常遇春給刺傷的人,此人可是有大將之才呀!就是下場不太好,被明太祖明太祖召回金陵,與兒子被一同鞭死。

    呂布想到這忙問了一下明太祖的下落。

    朱亮祖想了一下搖了搖頭,“我在賊寇軍中從來沒聽說過此人,不過軍有尚有一人與常遇春地位相平之人,姓傅,名字不詳。”

    原來賊寇大軍也分兩股,一股以常遇春為首,他就喜歡一馬當先射殺官軍主將而取得戰鬥勝利,但很多時候官軍都是閉城自守,這時賊寇大軍就會因為沒有攻城器械、兵器不足、兵員不精而陷入被動。

    另一股以傅姓男子為首,此人作戰亦是十分勇猛,旦喜加以計謀輔助。比如此次的攻城計,便是出自他手,首先便是派出少量精兵化裝成外出勞作農民,在夜幕時分返城之時發起突襲,短時間內控制住城門,以接應騎兵入城。而後由騎兵擋住官兵的反擊,從而接應後繼大股步兵的進攻。此計屢次得逞,不得不說是一良策!

    常、傅二人本來聯合作戰,但隨著地盤不斷擴大,便出現了戰略分歧,以傅姓男子為首的主張南渡江水經略南方,以常遇春為首的則想北上,戰據整個徐州。兩人吵了幾架之後,誰也說服不了誰,於是就各奔東西了。

    呂布聽完有點欣喜,只要常遇春不遇到明太祖,那就是好事,不然自己想實現夢想可有點難呀!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朝為田舍郎
作者 賊眉鼠眼
朝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大唐天寶,顧青身著布衣從煙塵裡走來,在長安皇城的大道上,看著鱗次櫛...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