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沒有繼承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只是秦艽喜歡這個妹妹,才對她好了幾分。

    不然秦非煙母女在秦家的日子絕對不好過,現在秦非煙又搶走嬌嬌的未婚夫,這件事秦叔叔要是知道,能把秦非煙的腿打折。

    “以前我眼瞎。”秦艽眼睛也不眨的說道。

    顏可被秦艽這話給逗笑了,可不就是眼瞎嗎?

    兩人一邊吃一邊聊,顏可想到自己哥哥公司有一部劇似乎正在拍攝,而女二還沒定人選,嬌嬌既然感興趣的話,這個機會給她也沒什麼。

    “嬌嬌我哥公司有一部劇正在拍攝,還差女二,正好明天週末,我帶你去試鏡?”顏可看著安靜吃飯的秦艽。

    “好。”

    吃完飯兩人回教室,下午上了一節課就一起回家。

    揹著書包走到校門口,秦艽就看到秦非煙拉著一個男人的手,親密的叫著凌哥哥。

    而對方也親密的抱著她,眼神很是寵溺。

    顏可眯眼看著這一幕,轉頭去看秦艽擔心她受不了,畢竟是她未婚夫。

    結果她就看到秦艽不但沒有難過,還拿出手機,對著兩人點開視頻,拍了個一分鐘的視頻。

    “……”嬌嬌什麼時候變的那麼絕了?

    這視頻要是讓秦叔叔知道,秦非煙不被打斷腿才怪。

    秦非煙在秦家本來就沒有繼承權,這是當初她母親進秦家門的條件。

    秦家任何產業,秦非煙都不可沾染一分一毫,每個月也只有固定的五萬塊零花錢,還有一份嫁妝,除此之外再無其他。

    像是公司股份等等這一系列,秦非煙沾都別想沾一分。

    “你打算給秦叔叔看?”

    “恩,這婚該退了。”秦艽對顏可並無隱瞞,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顏可對此倒是不意外,反而贊同的點頭:“你說的對,簡凌配不上你。”

    這是實話,簡凌這人極度自傲,雖說是簡家大少爺,但在做人,做事方面,太過大男子主義。

    嬌嬌可是很厲害的,但這份厲害他不但不喜歡,反而還極度厭惡,尤其是五校聯考之際,嬌嬌以無限接近滿分的成績考了第一之後。

    簡凌是第二,但他跟秦艽之間的成績差距,十多分,也正是因為這個,簡凌對嬌嬌並無太多好臉色。

    當時要不是嬌嬌攔著,她能錘爆簡凌的狗頭。

    什麼東西,還敢嫌棄嬌嬌?

    兩人說話間,秦非煙也看到了秦艽,先是得意的衝秦艽笑著,隨後慌張的推搡著簡凌,那力道只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裝模作樣。

    “凌哥哥,不要這樣,姐姐在那裡。”秦非煙似乎對此十分抗拒,聲音中帶著三分慌張,三分害怕,四分得意。

    她要的就是秦艽看到。

    “在又怎麼樣?不用管她,我們走。”簡凌看都沒看秦艽一眼,摟著秦非煙就走了。

    秦非煙被迫跟簡凌一起離開,離開之前還轉頭去看秦艽,那眼神,那表情無比得意,宛若一個勝利者。

    顏可臉色漆黑,雙手緊握成拳:“嬌嬌我想錘爆這對狗男女的頭。”

    什麼玩意兒?

    一個沒有繼承權的女人,也就簡凌這種人能看的上。

    不過就簡夫人那勢利眼的性格,等她知道這件事,絕對能手撕秦非煙。

    “跳樑小醜不足為據,走吧,回家。”秦家跟顏家住在同一個小區。

    原本顏家住的地方比秦家住的更好,自從顏可跟秦艽成閨蜜後,顏家就在秦家所在的小區買了別墅,讓顏可能跟秦艽一起上下學。

    兩家因為兩個孩子的原因關係好了不少。

    “好。”

    秦艽到家,秦非煙已經回去了,正在跟她母親說話。

    看到秦艽進來,秦非煙故意說道:“媽咪你放心吧,凌哥哥說他會過來跟爸爸說清楚的。”

    “那就好,你跟他說清楚,可不要讓自己吃虧了。”黃雪彤提醒自己的女兒。

    秦非煙不停點頭:“媽咪放心,之前我那個電視劇快播出了,不知道爺爺跟爸爸他們會不會看。”秦非煙的眼中滿是憧憬。

    秦非煙冷笑一聲,走進去,傭人看到秦艽回來連忙走過來幫她拿書包:“小姐您終於回來了。”

    “寧嬸爺爺跟爸爸回來沒?”秦艽沒把手中的書包遞給寧嬸,一邊換鞋,一邊問。

    “老爺跟老太爺他們有事出去了,晚上能回來。”寧嬸站在邊上說道。

    “小姐你先上去換衣服,下來就能吃蛋糕了。”寧嬸看秦艽的眼神滿是寵溺。

    她是跟著秦艽媽媽過來的,一直照顧著他們兄妹三人的飲食起居,在她心中,只有秦艽才是秦家的小姐,秦非煙根本不配。

    “好。”

    秦艽拿著書包上樓,她的房間是整個別墅採光最好,也是最大的。

    這裡是房間,邊上的房間則是跟主臥打通,做了衣帽間。

    想著秦非煙明裡暗裡跟她說過好多次,想要這個房間,秦艽也想過讓給秦非煙,只是被其他人拒絕了。

    大哥更是直言不諱的懟了秦非煙,說這個房間只有她能住,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住進來的。

    當時秦非煙的臉色不是一般的難看。

    放好書包去洗澡,換上居家服下樓,寧嬸已經把蛋糕端出來放在餐桌上。

    “小姐快來吃。”

    秦艽拿著勺子開始吃蛋糕,吃了一口眼睛都亮了。

    好好吃。

    一直跟黃雪彤聊天的秦非煙聞到這香味,心情就變的很差:“寧嬸你什麼意思?家裡就只有姐姐一個小姐嗎?你準備竟然只准備她的?”

    寧嬸的廚藝是拿過國際大賽冠軍的,尤其是糕點這一類。

    別人想吃花錢都不一定能請她動手。

    以前她給秦艽做,秦艽都會讓她多做一份,她也多少能吃一些,但現在秦艽竟然裝作沒看到一樣,讓她怨恨不已。

    有什麼了不起的?得意什麼!

    “我是寧家的人,我的責任是照顧小姐跟兩位少爺。”寧嬸眼睛也不眨的說道:“煙小姐要是覺得不滿,可以告訴老爺他們。”

    這事就算說到老爺他們面前,他們也不會幫秦非煙。

    從她們小姐過世,這女人來到這裡後,老爺就說了,這個家裡沒有女主人,只有小姐一人,她只負責照顧好小姐,以及兩位少爺。

    “你……”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被迫成為大佬後我只想當鹹魚
作者 糖周
A市最近有個大新聞,豪門路家養了十八年的女兒不是親生的。   真千金歸位,假千金被送回。   ...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