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穿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皇上,前些日子西域進貢來一顆龍睛寶石,聽說是價值連城的玩賞物,臣妾想要一睹風采。”鶯鶯用這張傾城皇妃的臉蛋,嫵媚的聲音,魅惑著皇上。

    但是……臉蛋不是她的,皇妃的身份更不是她的,聲音也是她出色的口技模仿出來的。

    “愛妃為何突然想要看龍睛寶石?不過朕要看你表現如何,再給你拿來看。”

    鶯鶯覺得皇上的笑有些淫邪,心里有些怯怕,畢竟這次不是小任務,一旦失敗小命不保。

    是的,她并不是真的皇妃,而是江湖中的神秘盜竊組織中的一個小傀儡罷了,她要完全遵從組織頭目的命令。因為頭目看中了那個價值連城的貢品,所以讓她冒著生命危險,趁皇上帶著愛妃出宮游玩之際,秘密劫持了皇妃,又讓鶯鶯易容她的樣子偷取寶物。

    雖然鶯鶯不會武功,但是易容術精湛,配合出色口技,無人能及,這也是她在組織中的價值所在。

    組織中高手繁多,承擔了劫持皇妃的任務,等鶯鶯得手寶物,便會被他們以奇門遁甲的神功解救出來。只要鶯鶯不失手,計劃很完美。

    鶯鶯想到這些,就像吃了定心丸,心里踏實很多。但是當她再次對上皇上的眼神時,想要說話時,臉上又閃過一絲膽怯:如果失手了怎么辦?

    是的,組織只告訴她成功得手后會怎么樣,卻沒有給她失敗后留個退路。萬一失手,組織也許不會再管她,任自己死在天子手中,無能為力。

    也許這就是她的命吧,一個小小傀儡,奴仆一樣卑賤的性命,就算死了,頭目也不會有太大的遺憾。自己只是他盜寶的一個工具,而像自己一樣的工具實在太多了。

    就好像自己名叫鶯鶯,是組織給的名號,卻連個姓氏也沒有,只是一個被編了號碼的工具。

    從小在組織長大,頭目看中了她的聰明機敏,才教了易容術,而她卻自此以為自己是頭目不可缺失的一步棋子。她冷笑著搖頭,既然能教出一個易容高手,還可以培養千萬的易容高手,自己的分量其實很輕微。

    鶯鶯想了半天,嘆口氣,命運如此,順從天意了。這才走向皇上:“不知皇上想讓臣妾如何表現?”

    “愛妃今夜沐浴更衣,回房等朕拿著龍睛寶石前去找你。”皇上淫笑著,因為最喜歡這位妃子,所以才在會帶著她出宮游玩,所以才甘愿搏美人高興拿出龍睛寶石哄她。

    鶯鶯看看窗外,已經是黑夜了,皇上的意愿不好違抗,再說也是第一次騙取皇上的寶物,沒有前例,所以行事謹慎,不敢有半點差池,只得順從退下。

    因為不是在皇宮,所以屋里不會有那么多宮女伺候著。唯一的幾個宮女也被鶯鶯趕出去了,因為她不習慣在洗澡的時候也有那么多人看著,其實也是害怕那些宮女看出自己的身體與皇妃的不同之處。模樣可以易容,但身體總不能改變吧。

    鶯鶯將身體浸在灑滿花瓣的水中,但是她的臉卻不敢浸入,哪怕沾上一點水也不可以。

    因為她易容所用的并非人皮,而是宣紙。

    組織曾經教過她,易容最好的材料是活人皮,是活生生的從人身上撕下來的,嘶拉一聲,鮮血淋淋,因為它擁有絕對的持久性,易容之后毫無后顧之憂。而宣紙,沾上一滴水可能就掉了妝容。

    但是鶯鶯從來沒有用過活人皮,因為覺得自己沒必要殺人,她做任務從來都是干凈利索,手腳敏捷。同時也是不忍心,她一想到那種皮與肉分離的場面,就渾身起雞皮疙瘩。

    她覺得自己做不出剝人皮的殘忍手段,也可能是因為之前的任務都太過成功,讓她還沒變成那樣一個惡魔。如果讓她失敗一次……

    鶯鶯突然開始興慶自己,雖然身為傀儡,卻沒有被那些行尸走肉同化,仍然有著屬于自己的思想。雖然與組織里的一些殺手生活在一起,卻沒有變得一樣冷血心腸。

    美人出浴,黃鶯鶯穿好衣服,看著銅鏡里的人,欣賞著:皇妃果然貌美,難怪皇上對她神魂顛倒,不過騙取寶物也要靠你了。一會拿到龍睛寶石就迷暈皇上,卸下妝容放暗號,等待組織里早已預備好的高手接她離去,這樣任務就完成了。

    正想著,門被溫柔的推開,是皇上帶著一成不變的笑走進來。

    鶯鶯恭迎上前,嬌嗔道:“皇上可還記得今晚答應臣妾的事情?”

    “當然,朕把龍睛寶石給你拿來了。”

    鶯鶯一把奪下,這珠子晶瑩剔透,閃閃發光,看上去就像是一只眼睛,難怪叫龍睛寶石,沒準真的是神龍之眼呢。這果然是個無價之寶,比夜明珠的觀賞價值還高。她死死握在手心,就像在握著自己的小命一樣。

    “哈哈,美人配寶石,更美。今夜龍睛寶石給你玩耍,不過你呢……嘿嘿。”

    鶯鶯心里想揣著一只小兔,面對皇上的逼近,她羞怯的躲開,并要尋找機會伺機下手。

    不料皇上如此心急,竟然已經迅捷的將她摟入懷中,抱到床上。因為鶯鶯是初次應對這種場面,情竇早已初開又未經人事的她腦中一時間空白了。

    對于一個傀儡,有思想有欲念是致命弱點。而鶯鶯恰好就是這樣一種失敗的傀儡。

    她突然間想到了自己的身份,還有使命。她此時應該將皇上迷倒逃走的。極力掙扎,但是她的雙手又被皇上死死地按住,一個不會武功的女子,又怎么能輕易擺脫呢?

    不過她的極力反抗使皇上有些惱怒,完全沒了興趣,松開手,嘶拉一聲扯開她的衣服。

    鶯鶯下意識的握緊衣角,縮到床頭,而臥得更緊的是手里的龍睛寶石。

    皇上冷哼一聲:“掃興!”隨手抓起床邊的一碗茶水,潑向愛妃的臉,想讓她清醒一下,因為感覺她的行為很反常。

    沒想到這一碗水澆上來,鶯鶯自知不妙,驚恐的叫喊出來。

    她的妝容花了!用宣紙易容起來的怎經得住這一碗水?

    皇上看在眼里,踉蹌退到門口,也驚恐的叫喊出來:“鬼……有鬼!來人啊,來人啊……”

    鶯鶯聽到了大批禁軍護衛向這個房間沖來的腳步聲,她明白自己現在應該越窗逃跑,起碼有生還的可能性。但是她沒有這么做,因為她衣不遮體,畢竟是個女子,怎能赤裸著在街上狂奔?

    雖然只是一個傀儡,但是她希望自己的尊嚴比生命還重要。

    況且她又想到,此時已經任務失敗了,妝容暴露,組織能不能在外面救她還是未知的。傀儡的命運,任務失敗就意味著失去價值。失去價值的工具組織還會要嗎?

    鶯鶯突然想笑,她坦然的望著沖進來的大批禁軍。

    皇上躲在護衛后面,下了圣旨:“給朕殺了她,竟然假扮愛妃,嚇煞朕了!”

    鶯鶯也覺得自己妝容花掉的樣子一定像鬼一樣恐怖,她哈哈大笑起來:“如果姑奶奶我用的是活人皮,皇帝老子你可就慘了。”

    她知道在場的人聽不懂,但是她還是故意嚇一下皇上:“皇上,為何不與臣妾繼續玩耍了?哈哈哈。要不等臣妾下了黃泉再來找你?”面對禁衛軍長矛的逼近,她還是能大笑著開著玩笑。

    “死……死到臨頭,還笑得出來。”皇上顯然是真的被嚇到了,說話都變得結巴起來。

    鶯鶯一手握著衣角遮體,一手握著龍睛寶石,心道:如果再有機會易容,我一定會用活人皮的。

    不過她知道自己已經在沒有機會了,冷笑幾聲,能握著龍睛寶石死掉也算榮幸之至了。

    鋒利的長矛頂住了她的咽喉,她昂起頭來等待死亡。

    禁衛軍運足力氣,向下刺去……

    “噗!”這一槍直接封喉,因為力道狠,濺起的血花四射。鶯鶯從頸間留下的鮮血染紅了胸前的衣服,也染紅了那顆晶瑩透明的龍睛寶石。

    眼前突然奪目無比,閃耀的眾人睜不開眼,正是那顆龍睛寶石所發出來的光彩。

    當這耀眼的光彩退去之后,眾人睜眼望去,竟然不見了那個罪女的身影,就連她流過的血液也一滴不剩的消失掉了!

    此時的鶯鶯感覺身體飄飛起來,不知為何,覺得身體特別疲憊,就像夢到深處不想醒來一樣。她在想也許這就是死去之后的感覺吧。

    不知這樣飄渺了多久,她突然感覺身子搖晃幾下,著了地,而此時的頭腦也清醒不少。

    睜眼看去,太陽光比較耀眼,自己正站在一個深庭大院之中。

    奇怪,剛才分明是黑夜,而且自己已經死掉了。難道是到了黃泉?她低頭一看,天啊,手中竟然還握著龍睛寶石!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難道是龍睛寶石讓自己復活,又把自己送到了不知道哪里的鬼地方?沒想到龍睛寶石不只是個觀賞寶物,原來還有神秘的未知功能。

    她低頭看看自己的裝扮,一身綾羅綢緞,看樣子自己靈魂穿越到了一個大小姐的身上。

    又抬頭看看天,天啊!一只從未見過的獨角麒麟載著一個滿頭銀發的老者呼嘯而過,速度之快難以想象,這一瞬恰好被她看到!

    那人是誰?這里又是一個什么樣的世界?她驚奇萬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8-m
狩妻法則
作者 畫里禪空
  被稱作「完美基因」的楊七七與仇人東方玉同歸於盡後穿越到了一個奇異的獸人世界。這裡男女比例是...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