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尷尬交流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歷史記錄韃子這次入侵是最遠打到騰縣,主力都在濟南。

    這種偏遠小城肯定不會派太多兵,今天到的是兩百前鋒,估計就是來探路順便盯著城裡人不讓他們跑掉,後面估計能有個兩千兵應該也差不多了。

    歷史上這個城是沒有守住的,畢竟兩千韃子對這種小縣來說壓力太大。

    而且下午經過的時候李斌還特意看了看城牆上面,兵不多又不精,也沒有看到有火炮之類的大型器械,這樣靠肉博是肯定沒指望的!

    只能想辦法增強城裡的遠程投射能力!必須要好製造好操作,威力大還打得遠!而這個問題初中物理課本就能解決:配重式投石機!

    這玩意不講究質量隨便木匠就能造,木料城市裡面肯定不缺,沒有石頭用半截磚也行,多造點搞覆蓋式打擊,天上下磚頭雨別說韃子,你就是鐵子都給你砸扁了!

    雖然現在這種投石機早已經出現,但以明朝這種信息交流速度和官員的尿性,搞不好還真不知道這玩意,或者知道但因為不懂原理沒辦法制作,試一下反正又不要錢!

    到時候給騰縣送過去,不僅能救人,還可以給自己撈點好處,簡直完美!

    想到就做。李斌找出包裡的記事本和筆,開始寫寫畫畫!

    畫個這玩意對他來說當然是毫無難度,擔心明朝人不認識阿拉伯數字,他還特意把數字全部用漢字大寫,然後再後面一條條寫清楚注意事項!

    重點在最後一句:鄙人祖上乃南宋遺民,因蒙元入侵遠走海外南華洲。

    今因家父所命回鄉祭祖,祭祖完畢本欲遍覽我漢地風光,不料在前往泰山途中,遇韃子屠殺我漢民百姓。

    鄙人勢單力孤,無力迴天,只能在韃子避風休息之時,救回女嬰一名!

    今又見韃子欲攻略貴地,特獻簡易器械一部,略盡微薄之力!

    鄙人在屠殺現場搜救女嬰時,不慎遺失所帶盤纏,如此械能建微功,望貴地能不吝所賜,待回返家鄉必有回禮相贈!多謝!

    就這麼短短的一段話寫得李斌自己都臉紅,一是憋的,讓他一個理科生模仿這麼一段半文半白的話還是有點費勁,畢竟十來年前學的東西,還沒用過心!

    二是羞的,他活了二十五歲還沒用這種語氣跟人討要過東西,現在為女所迫,被迫營業也顧不上了!

    搞完這些,又給小傢伙整了點奶片喝了把個尿,然後才安心睡下!

    小傢伙晚上塞在睡袋裡,他就直接把羽絨服蓋在身上眯了一夜。

    這鬼地方當然不敢睡太死了,五點準時醒來,給小傢伙的早餐準備好,東西收到車上綁好,自己拿開水化了塊壓縮餅乾,忙完這些小傢伙也睜開眼睛了!

    把完尿,拿熱毛巾給她手臉搽乾淨,然後開始一勺勺的餵奶,喂完奶自己都苦笑,當年高考他都沒這麼緊張過!

    忙到六點一切就緒,騎車掉頭往北邊騰縣奔去!

    冬天的六點天還黑咕隆咚的,他估摸著距離還有五公里,熄掉大燈開始慢慢往前跑,邊跑邊注意看昨天那兩百韃子在哪裡。

    萬一一頭扎進韃子宿營地,可不是什麼愉快的體驗!

    慢慢摸到能看到騰縣輪廓時,他也找到了韃子的宿營地,就在騰縣正對著的堤腳下!

    他也不得不感嘆狗韃子的膽子是真不小,要知道這裡離騰縣西門可是隻有兩裡多路,晚上要是來個夜襲一衝就到了!

    估計他們也是知道,明軍現在是沒這種勇氣,才如此膽大妄為了!

    他也不多想了,趕緊按計劃把圖紙送進城,是輸是贏,是小賺一筆,還是毛都撈不到一根,就只能聽天由命了!

    他現在離韃子營地大概還有三里路,堤下右手邊是一片灰黃的田野,他也不熟悉這裡,只能相信自己的座騎了!

    右轉下堤,然後從田野裡一直往東走,車子看來還是比較爭氣,在田野裡行走毫無壓力,畢竟這是旱地,也就是土坷垃多一點!

    走到差不多超過騰縣城東面之後再轉彎北上往東門過去,他特意超過一點,就是讓自己能停在離東門兩百米的地方。

    這是他按照明朝火銃的基本數據,給自己劃的安全線!畢竟流彈也是可能打死人的!

    城牆上值班的士兵很快就發現了他,似乎還有點小小的騷動!但馬上就給一個小頭目給鎮壓了下來!

    事到臨頭,李斌卻突然發現自己沒想好開場白,單身狗搭訕這事他不熟練啊,難道說我給你們獻計來了?

    而且兩百米的距離也太遠了一點,大聲喊也不見得聽得清楚!對面也不知道這個昨天出現又消失的怪人是幹什麼的,也就瞪著個眼睛不開口!

    這特麼的就尷尬了!李斌還在這邊糾結呢,卻不知道這邊牆上的小頭目已經派了個捕快去通知縣令了!

    “縣令老爺,昨天那個戴著圓帽子的怪人又來了!”

    “就是昨天那個通知我們關城門那個?”

    “對,戴著個圓帽子,騎個鐵車的那個!”

    聽這話就知道明朝人智商絕對不低,起碼人家知道長腿的才叫馬驢騾,有輪子的要叫車!

    “他在何處?”

    “東門那邊,一個人天矇矇亮就騎著鐵車過來了,王捕頭讓我來通知老爺。”

    “嗯,去看看,左右他一個人也翻不起浪來!”

    縣令姓趙,進士出身,平時吟詩作賦是問題不大,縣裡政務有師爺幫著打理。

    騰縣地處內陸,這些年韃子鬧得越來越凶,卻也從來沒打到過騰縣,李自成那夥人都在山東西邊折騰,暫時也沒過來。

    趙縣令很是過了幾年逍遙日子。直到前些天北邊傳來韃子入關的消息,並且說有可能從山東沿運河一直南下,趙縣令才慌了神。

    求爺爺告奶奶,從漕運衙門借了五百漕丁,又僱了五百冬天運河封凍無處謀生的縴夫,縣裡各家大戶拼湊了一點錢糧拉了一千多壯丁,加上衙門一百多號捕快幫閒,也湊了將近三千人!

    畢竟縣令有守土之責,他也不敢拿自己的腦袋去賭崇禎皇帝剛好把他忘了。估計做這個縣令以來,唯有這次認真辦了回事!

    但是這種臨時拼湊的烏合之眾,能有多少戰鬥力就只有天知道了!

    從昨天的混亂就能看出來,戰爭來臨居然連哨探都沒有,不是李斌提醒,搞不好就要被韃子直接衝進城來!

    昨天聽到韃子真的來了,驚嚇之於,卻又聽說是一個戴圓帽子騎鐵車的怪人示警,鬆了口氣的同時好奇心也是大起!

    畢竟他一個三甲進士也沒聽說過哪裡人是戴圓帽子騎鐵車的!

    韃子奸細又不像,完全讓人摸不著頭腦!示警之後也不進城來報告軍情或者表明身份,而是直接往南而去!

    今日再來趙縣令卻是準備好好探探這個怪人的底,畢竟是韃子來襲這種要命的事,搞不好就是個家破人亡的下場。

    看怪人昨天的作態,也不像是有惡意的樣子,如果能從他口裡多掏點韃子的底細就更好了!

    就是書呆子也是知道知此知彼這句話的,自己辦不到可以打聽到,也要比兩眼一抹黑強!

    卻說這邊李斌還在糾結怎麼跟對方交流,趙縣令也到了城牆上。

    “王捕頭,此人確實是昨天那個怪人嗎?”

    “稟大人,應該不差!我昨天下午正是在西門巡視,當時那人也是騎的黑色鐵馬,戴的白色圓帽。連車上的包裹都是一樣。”

    “嗯,此人有沒有表明來意?”

    “沒有,一來就把車停得遠遠的,剛到我就讓小張去通知大人了,才不過半柱香時間。”

    李斌這邊也發現了好像來了做主的,穿著官服,反正什麼官他也不認識!

    他突然後悔沒帶望遠鏡出門了,要知道人的肉眼看兩百米可不是很清楚!

    李斌覺得這樣不是個辦法,雙方距離太遠,連交流都困難,也別指望對方能主動出來,畢竟連他是什麼人,有什麼目的都不清楚!

    韃子前鋒已經到了,後隊估計是在路上燒殺搶掠耽誤了,現在時間緊迫,畢竟製造投石機還要時間。

    李斌決定冒一點險了,他對自己幾千塊錢的防刺服還有點信心,外面又穿了毛衣冬款皮衣,火銃距離遠點不見得打得穿,再說看見有人點火銃,他可以試著跑S形!

    在這個時空處處危險,不可能一點風險都沒有!

    決定了就做!他從揹包裡找了只白襪子,再從地上撿了根樹枝,把襪子綁在樹枝上。

    沒辦法,慫一點總比被人莫名其妙來一箭或者一銃好!鬼知道他們那些玩意上有沒有抹些不可名狀之物!

    做好白旗,再把小傢伙從前胸挪到後背,才捏著白旗騎著車子慢悠悠的向城牆走去!

    150米……100米……50米……30米……李斌估計這個距離,自己的臂力能夠將包著圖紙的石塊扔上城牆了,就停了下來!

    一切順利,起碼目前對方沒有表現出明顯的敵意!李斌也是悄悄送了口氣!

    “你乃何人,為何在城牆下尋索不去?”

    “鄙人見有韃子攻城,欲為縣令大人獻一守城利器,詳細圖紙已經繪於紙上,可否投入城內?”

    “既有利器,為何不入城內當面獻上?”

    “我有鐵車可於城外巡檢,為大人刺探韃子軍情!”

    不得不說李斌這傢伙畢竟智商不差,能把自己從心美化得如此完美,還讓對方說不出話來!

    趙縣令見說不動他,又無法強逼,只得同意他用圖紙包了石頭擲到城牆上來!

    李斌也不多話,直接將圖紙擲上城牆,話也不說卻是加大油門,轉身就走,走的時候還划著S形!

    旁邊王捕頭卻是感嘆:“好一條壯漢,如此魁梧,十丈之外將石頭輕輕鬆鬆就擲上城來,可惜了不能為守城出力!”

    這話聽著沒什麼問題,細想就比較惡毒了!剛過來的師爺看了王捕頭一眼也沒多說!

    倒是縣令已經從小兵手裡接過圖紙,攤開看了起來!

    “配重投石機?此物倒是聽過!馬師爺你知道此物否?哦,南宋遺民?遠走海外回鄉祭祖?怪不得毫無禮數,文字粗鄙!居然還直接開口索要酬勞,果然化外野人!倒是畫得一手好圖,標註清晰,按圖製作倒是不難,只是此物威力如何?”

    旁邊馬師爺也湊過來看圖紙:“此物正是南宋當年襄陽大戰時蒙元軍隊所用之物,可拋石塊砸城,火油彈等!哦,下面還有註釋工匠水平所限,操作軍士缺乏訓練,建議拋射拳頭大石塊或者碎磚塊,不求精準,但求密集!”

    馬師爺又仔細看了看圖紙:“我朝多用火炮,這種拋石機早已無人研究,是以知道的人少,大城有火炮,小城無人會造,倒是可以先試製幾部看看!”

    “嗯,此事就由馬師爺你負責,趁韃子現在大部未到,抓緊時間試製幾部看看威力如何!這一城百姓的性命總是多份保障!”

    趙縣令安排完事情,轉身向城下望去,卻哪裡還有李斌的身影!“豎子如此無禮!”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神話版三國
作者 墳土荒草
  陳曦看著將一塊數百斤巨石撇出去的士卒,無語望蒼天,這真的是東漢末年?   呂布單槍匹馬鑿...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