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柳暗花明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邊李斌掉頭跑遠了之後卻是放下心來!

    自己該做的已經做完,接下來事情的發展,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只能耐心等待結果。

    只要能幫他們守住城,都算自己穿越以來做了件有意義的事!

    不能完全指望騰縣能拿到錢,畢竟達成目標的條件太複雜,所以現在他就要準備自己的備份計劃了!

    他不熟悉地形,很顯然也不是能記得明朝地圖的妖孽,只能憑感覺順著東門外這條朝東的大路一直往東!

    其實他開始想的備份計劃很簡單,找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給小傢伙建一個微型避難所,能保證兩到四個小時的安全,這樣他就能穿越回去給小傢伙帶過來奶粉尿不溼,雖然有點冒險,但總比完全指望別人好!

    他現在也不知道什麼地方安全,只能騎著車往東邊看看。

    “我是不是太過謹慎了?難道把小東西交給人幫忙照顧一下,不比將她孤零零一個人放在野外安全嗎?”

    “找一個正常家庭,有兒有女的,給多點報酬,明朝這種貧困狀態能拒絕的人應該很少,而且完整家庭的人,不會做得不償失的危險行為!”

    “嗯,好像可行,先找找看!”

    一路前行,看到的都是破敗的村莊,人煙全無,估計是都逃走避難了,畢竟韃子入關已經幾個月了,消息流傳的這裡也不稀奇!看來還要繼續往前跑才行!

    慢慢跑了一個小時左右,太陽已經出來了,離騰縣已經有三十來公里,才看到前面有個小村莊,二十多戶人家,有幾戶屋頂飄著青煙,應該是開始做早飯了!

    李斌停在村外觀察了一下,這個村莊就是建在大路兩邊,大路從村中穿過,也沒有看到什麼土豪級的磚瓦房,全部都是一些又矮又破的土胚茅草屋,感覺危險不大,就是有什麼事,自己騎車從大路直接就衝出去了!

    觀察好環境,目光就落到了村頭的這戶人家上面。房子雖然又矮又小,門口卻還用樹枝紮了個院子,開著一片小菜地。

    雖然冬天沒種什麼東西,打理得卻還是很清爽,院子也打掃得很衛生!嗯,衛生很重要!先去這家看看!

    剛把車停到這戶人家門口,屋裡就走出來一個男人,看年紀大約四十歲左右,皮膚黝黑,身體看上去倒也還結實,身高差不多快有170左右,眼神看著倒有幾分精明!

    李斌現在有求於人,看人家出來忙不迭的打了個招呼:“大哥,一個人在家啊?”

    不得不說,宅男跟人打招呼就是這麼樸實無華!

    男子看著李斌,顯然也是被李斌這怪模怪樣的裝束,和他胯下的摩托車驚了一下,聽他打招呼,眼神中明顯帶著警惕:“你有什麼事?”

    “額”

    李斌估計自己這身在明朝確實是怪嚇人的,自己的招呼打得也不是那麼好,靈機一動:“小女餓了,想跟你借點熱水,跟她弄點吃的!”

    男子這才看到系在李斌胸前的包袱,臉色有所緩和,畢竟一般人認知裡面,沒那個帶著一個小女孩出來幹壞事的,再說這是自己村裡,對方單身一人,也不怕他出什麼么蛾子!

    李斌老師出身,有文化氣質加成,看上去就是個貴人面相,雖然全身上下裝備有點奇怪,但鄉民見識少,也不敢確定是怎麼回事。

    只能抱著不得罪的態度,再說對方語氣溫和,不像窮凶極惡之輩,當下也就招呼道:“外面風大,貴人若不嫌棄,進屋裡來坐。”

    李斌當然是求之不得,求人辦事總不能上來就開口,而且自己還要觀察對方是不是可靠才能決定!

    車停好,跟著漢子進了屋,差點眼淚沒出來:這是真窮啊!

    跟著漢子進來的這間應該是正間,旁邊還有一間廂房。正屋後面就是灶臺,一個看不清面容的女人在灶臺邊忙碌,屋裡僅有的一個桌子,就是幾塊參差不齊的木板釘在四根木棍上面!幾個小馬紮就是拿塊木板釘在截斷的木墩子上面!

    李斌進了人家的門,自然要打聲招呼:“大嫂好!”

    “有什麼不對?為什麼他們看起來這麼慌呢?”

    漢子和灶臺邊的女人明顯被李斌的招呼聲嚇了一跳,敢緊躬身行了個禮:“好好好,貴客請坐。”

    李斌也不客氣,轉向漢子:“大哥貴姓?”

    漢子臉色有點脹紅,顯然也是被李斌這套組合拳搞得有點發蒙:“粗野之人,免貴姓張,貴人叫我張大就好。不知道貴人怎麼稱呼?”

    “我哪裡是什麼貴人,普通老百姓而已,張大哥叫我李斌就好了!”

    李斌看張大張口又想說點什麼,知道不能跟他這樣套來套去,當即轉移話題:“不知張大哥屋裡可有熱水,我先給小女弄點吃的。”

    張大趕緊招呼他老婆:“趕緊給李公子倒碗熱水過來!”

    張氏應了一聲,趕緊拿了個粗陶大碗倒了碗熱水過來!

    張大卻是眼都不眨的看著李斌變魔術,只見李斌取下揹包,抽出一個銀光閃閃的杯子,將上面的那個帽子幾下旋了下來,將碗裡的熱水倒了進去,心中驚奇不已:這就是一個喝水的杯子,好像都是拿銀子做的,還如此精巧!

    接著又看李斌從包裡掏出來幾片亮晶晶的東西,從上面摳下來一片片的白色玩意投到杯子中,,然後又掏出一把銀光閃閃的勺子在杯子中不停攪動,心中好奇:“李公子,這是何物?莫非是你為孩子準備的吃食?”

    “是啊,沒辦法,現在只有奶片了,先湊合一下!”

    李斌一邊攪著奶片,一邊跟張大聊天,想要儘量多弄點情報!

    張大他們這個村自己就叫張村,村子周圍的土地都是屬於縣城裡張老爺的,雖然大家都是一個姓,可該交的佃租依然高達六成,這個村裡的人就靠每家佃著張老爺幾畝地過日子!

    張大一家四口,剛進門李斌以為他有四十歲了,結果一問才三十歲,平時就種地,張大還有一手打獵的本事,閒暇還能到東邊二三十里外的山林裡打點獵物換點鹽米。

    言外之意,他有這手才能保著家裡冬天還能吃兩頓,是村裡為數不多的冬天早晨還能吃飯的人家了!

    家裡兩個小孩一男一女,大的男孩11歲,小女孩6歲,其實還有兩個,但都沒養活!因為冬天天氣冷,孩子還讓他們捂在床上!

    奶片攪好了,李斌試了試溫度,開始拿勺子給小東西餵奶。

    這時候張大老婆把早飯也做好了,端到桌子上,張大滿臉難為情,其實這是李斌這個現代人不懂這些,他也沒注意,只顧著給小東西餵奶!

    張大呼哧呼哧了半天,試探著問道:“李公子,這不知道你貴客上門,沒有準備,你要是不嫌棄的話一起吃點?”

    李斌抬頭:“啊?不用不用,我就是討點熱水給孩子,你們不用管我,自己吃就好了!”

    李斌看張大說話條理清晰,他老婆也安安靜靜的做事,兩個人看著都是本份人,已經覺得將小東西託付給他們,幫忙看一會問題不大,只等著他們吃完飯了跟他們商量!

    此刻一抬頭,卻見桌子上就擺了四碗不知道什麼東西煮成的黃中帶灰的糊糊,中間還飄著兩片乾菜葉。

    我去!李斌也是小小的吃了一驚,雖然知道這時候的人窮,但張大剛才還說他們家在村裡算是小康家庭了,看來窮真的是沒有底線的!

    張大的兩個孩子也起床了,坐到桌子邊準備吃飯呢,都是小臉清瘦,冬天了還穿著一身補丁摞補丁的單衣,在那裡直哆嗦!

    李斌於心不忍,趕緊催張大:“張大哥,趕緊吃吧,不用管我,別把孩子凍壞了!”

    回頭李斌就拉過自己的揹包,從裡面掏出兩條巧克力,給兩個孩子一人一條:“嚐嚐這個!”怕他們不會打開,還特意撕開了包裝紙!

    然後又拿出兩塊壓縮餅乾,遞給張大和他老婆:“你們吃這個,吃了別喝太多水,不然肚子會漲!”

    這年代的人對能吃得肚子漲的食物,抵抗力是基本沒有,但這兩種食物也太奇怪了,李斌一看他們表情就明白了,自己也掏了一塊壓縮餅乾,撕開包裝紙啃了起來!

    張大看他在那裡啃得噶蹦噶蹦響,也學著他的樣子撕開包裝紙,啃了一口,沒啃動!

    這個年代窮人根本沒有口腔衛生一說,牙齒保護哪裡有後世的人好,這麼硬的東西根本不敢用力,啃不動才是正常!

    李斌一看就懂,趕緊道:“拿熱水泡開當粥喝就好了。”

    張大老婆起身去弄熱水來泡壓縮餅乾,兩個小的看父母的沒問題了,也舔了一口巧克力,一口下去眼睛就瞪了起來!

    雖然甜中帶著一點點苦味,但明朝兒童什麼時候吃過這種高熱高糖的東西,身體每個細胞都在歡呼雀躍,咔咔就是幾口下去了!

    李斌看他們的壓縮餅乾還沒泡好,又拿了一塊牛肉乾遞給張大:“張大哥,先嚐嘗這個牛肉乾!”

    張大接過牛肉乾,手都有點哆嗦了:“李公子,這太貴重了!”

    “有什麼貴重的,一點吃食而已!上門打擾總不能空手而來吧,倒是我麻煩張大哥才對!”

    “不麻煩不麻煩。”

    這時候張大老婆也泡好了壓縮餅乾,端過來一碗遞給張大,一口下去張大就直接停不住了,別看李斌啃得死去活來,這種高鹽高糖的食物,對長期處於半飢餓狀態的人無疑是山珍海味,唏哩呼嚕就喝了下去。

    放下碗大手從嘴上一抹:“讓李公子見笑了,實在是李公子的這個餅太好吃了!”

    這時候兩個小孩也啃完了自己的巧克力,大的男孩子懂事了,啃完巧克力就默默的喝著自己面前的糊糊。

    小的女孩才六歲,吃完巧克力也不喝糊糊,就一個可憐兮兮的小表情看著李斌不做聲。

    李斌想了想,自己今天是怎麼也要回去的,索性將包裡還剩的十幾條巧克力和壓縮餅乾全部掏了出來,堆到桌子上:“我這裡還餘有一點吃食,今天和張大哥有緣,就全部送給張大哥了,不過還請張大哥幫個忙!”

    張大心裡咯噔一下:果然就沒這麼容易的事,這些吃食都是如此精巧,連牛肉乾這種東西都有,這種大人物的麻煩不知道有多大?

    當下小心道:“不知道李公子遇到什麼麻煩,張大力能所及之處必不敢推辭!”

    李斌一笑,卻也不在意他的言外之意:“我從西面騰縣過來,韃子昨天已經打到了騰縣,我一路過來遇到的村莊都已經逃難去了,直到你們這裡才有人煙,因此我想將小女託大嫂照顧三四個時辰,我回騰縣打探一下韃子的動向,萬一韃子繼續南下或者東進,我也好向當地報訊,多一點時間準備希望總要大一點!小女帶在身邊多有不便,回來之後李斌必然有謝禮相贈!”

    張大聽這番話卻是腦袋發麻:“韃子?不是說打到濟寧嗎?怎麼這麼快就到騰縣了?這可如何是好?咱們要不要逃難?”

    李斌知道他是被嚇到了:“張大哥不要慌,韃子前隊昨天晚上才到騰縣,人數就兩百人而已,後隊不知道多久才到,到了也不見得打得下騰縣,我此去就是打探韃子的動向,真有要逃的時候,我自然會回來通知張大哥,只是先要麻煩張大哥幫忙照顧一下小女!”

    張大冷靜了一點,倒也顧不上多想:“沒問題沒問題,小姐自然幫李公子照顧好,只希望李公子有消息能通知我們一聲,讓我們全家能避過韃子!”

    李斌聽他這麼一說就放心了,這年頭逃難就意味著七八成的死亡率,何況是冬天。

    不是逼不得已,誰都不想舍家棄業。再說小東西在他這兒,自己有消息肯定會來通知他,倒是給了他一個定心丸!

    李斌也不浪費時間,把揹包裡面的奶片全部掏了出來,告訴了張大老婆用法,又從摩托車後袋裡找出兩件短衣服,萬一小東西尿了也有東西換!

    最後從包裡抽出他那把獵刀遞給張大:“張大哥,這把刀送給你,留著防身!”

    說完也不等張大反應,直接啟動摩托車掉頭而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魔武版三國
作者 老牛不啃草
劉玄睜開眼,在東漢末年醒來,只是……他看到的卻是一個魔幻版的三國。   蔡文姬手撫胡琴,森羅萬...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