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偶 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紗云,慢點走,等等我!”一個胖乎乎的15歲少年氣喘吁吁的跟在一個17歲的金發少女后面。

    “佛雷,冬辛草已經開始枯萎了,你說我能慢嗎?”紗云反而加快了步伐,她右手緊緊拽著已經開始發蔫的一株紅色的風鈴花一樣的小草。

    佛雷驚恐的打了個哆嗦,他知道他們必須在天黑前走出密云十五,冬辛草的魔力只夠支持到日落,當密云星第三個太陽消失在地平線時,冬辛草就會失去掩蓋他們氣息的作用,而這時的密云十五森林至少有200種危險的魔獸等著姐弟倆做晚餐。

    “該死的老頭,居然給我戴禁腕,我回去一定吃窮他!”佛雷罵罵咧咧的捧著顫巍巍的肚腩,小跑著跟在姐姐后面。

    “你能回去再說吧!這可是我們今年最后的試練機會了,過了這一關,我們就成為公民,就能找工作,自己搬出去住……,”紗云跳過纏繞的地蔓,卻忘了提醒弟弟。

    “撲通!”佛雷顯然臃腫的動作讓他狠狠與大地親吻。

    “……我也不想戴禁制啊,不過戴上禁腕對你有好處,你根本控制不好自己的真氣,環保局的鼻子靈得很,燒毀這里一顆大樹他們都嗅得出是誰干的。”紗云邊說教弟弟邊跳過一個小溝,過了一會兒,身后不出所料的又傳來“嘩啦”的落水聲。

    要知道佛雷是否跟在后面實在太容易了,只要稍微注意一下身后摔跤、跌倒、掙扎的動靜就行。身為姐姐的紗云為了偷懶不回頭,她凈撿些難走的路前進。

    可他們離走出密云十五的目標還遠著呢!

    當冬辛草終于化作粉末消散在風中時,姐弟倆迷路了。

    赤黃綠白紫五個月亮相繼升上地平線,密云十五傳來各種生物此起彼伏的起床聲,姐弟倆似乎還聽到幾聲野獸“嘖嘖”咂嘴的聲音。

    “你取下來,還是讓我幫你取下來。”紗云終于停下奔馳的腳步,回頭看著氣喘吁吁的佛雷,她兩眼盯著佛雷的禁腕。

    “不要,你為什么不取下你的額禁?你可是姐姐,你應該保護我!”佛雷頭也不抬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佛雷~~!”紗云提高了聲音,佛雷不由抬頭看著姐姐,他一觸及紗云的眼睛,不由身上冷汗泠泠。

    “這個……我可是弟弟啊!”佛雷小心翼翼的想喚起姐姐少得可憐的同情心。

    “你也是個男人,男人就該保護女人!”紗云陰森森的臉湊近佛雷,佛雷感到危險的氣息。想起從小到大在女魔頭統治下艱難求生的成長歷程,佛雷突然覺得成為公民并不是很重要。

    佛雷的左手持印,綁在右手腕的一圈紅色護腕開始發出耀眼的光,紗云的表情才柔和了很多。

    “你們好,你們是來露營的嗎?”突然冒出的人聲讓姐弟倆嚇了一大跳,佛雷剛剛發光的禁腕也因為這突然的打攪而迅速暗淡下來,停止了解禁。

    “誰?是誰鬼鬼祟祟在旁邊?”紗云和佛雷四下尋找發聲的源頭。

    “我在這里!”循聲望去,姐弟倆看到高高的樹上站著一個男人,因為是迎著月光,他們看不清說話人的樣貌,只是看到他長發在背景月光下迎風飄揚,身上的長袍隨風舞動,聽這個說話人的聲音,來人應該很年輕。

    好帥的人影啊!姐弟倆一時愣住了。

    但也只是一會兒的遲疑。

    “你是誰?”紗云警惕的擋在弟弟前面,右手捏好印訣,額上的額飾幽幽發出青光,只要情形不對,紗云就會立刻解開額禁。

    雖然未成年,風雷姐弟還是很有信心對付實力8級武士或者10級的魔法師,因為,他們可是風雷武館未來的繼承人——盡管還沒通過風雷武館長老規定的測試。

    “別誤會,我只是個迷路的人!”奧蘭多跳下大樹。

    ***

    兩個鐘頭前,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奧蘭多因為看到天上有三個太陽曾一度陷入歇斯底里的狀態,而后又因感覺到這個星球的重力只有地球的1/4而欣喜若狂,再后來因為欣賞五個月亮而發愣了一刻鐘,終于恢復正常大概在半個鐘頭前,他充分發揮了既來之則安之的習慣思維,很快就利用身輕如燕的優勢在樹林中穿梭,在樹林里猴子似的跳來跳去,最后,他終于意識到——他迷路了。

    喚出了菲,這個小家伙也是迷惑的搖搖頭,并且告訴他這個地方好像叫做密云十五森林,有牌子標識了的,寫的是漢字。

    于是,奧蘭多不得不承認自己是個路癡的事實,因為一般路牌是放在森林邊緣的,他三個小時前走的方向剛好是入森林而不是出去。

    ****

    風雷姐弟覺得男人長得好看簡直是犯罪,因為在他們盯著奧蘭多發愣的這段期間,三個人已經被幾只危險的魔獸包圍了。

    一只嗜腐貂,一只盲箭豬,一對紅狼,還有幾只貝齒鼠。

    嗜腐貂,毛皮光滑而充滿腐蝕性魔力,喜歡在獵物周圍蹭來蹭去,等到獵物倒下后,它會耐心的等待獵物腐爛后食用。

    盲箭豬身上長著隨時可發射的毒針,因為長期生活在陰暗潮濕的環境中,眼睛已退化,身上毒針可以感知溫血動物的體溫而自動發射。

    紅狼則是爆發力驚人的火系魔獸,本來是盲箭豬的天敵,不知道為什么這個時候也來湊熱鬧,紅狼最大的特點就是能將火系魔法元素集中在身體周圍方圓1米內形成高溫保護層,攻擊時能用爪子完全融化對手的防御層。可惜弱點是集聚能量的時間不長,最多堅持5分鐘的高溫爆發力。

    貝齒鼠則是群攻能力極強的嚙齒類魔獸,沒有多大魔力,只不過胃口特好,不怕死,實際上是無知所以無畏智商低下情商驚人的密云四害之一。現在出現的只有幾只,實在成不了氣候,但是紗云記得長老爺爺告訴過她,貝齒鼠傾巢出動前總是先派遣幾只偵察兵,不知道他們現在遇到的是不是先頭部隊。

    “挺可愛的小家伙嘛!好像還不怕生!”打破僵局的是無知的奧蘭多。

    “可愛?”佛雷的眼睛幾乎瞪出來,“你說這些危險的魔獸可愛?”

    “它們當然不怕生,看到人類它們高興還來不及,這下它們的晚飯都有著落了!”紗云氣急敗壞的說。

    “危險?魔獸?”奧蘭多懷疑自己進入了傳奇網游,“會把我們當晚餐?”

    風雷姐弟來不及解釋,因為魔獸們已經等不及了,幾乎同時,魔獸們發起了進攻,嗜腐貂圍著他們開始轉圈同時散發身上腐蝕性的毒氣,盲箭豬的毒針閃電般的射出,兩只紅狼化作兩道紅光分別撲向兩姐弟,貝齒鼠則吱吱兩聲試探著進攻一旁目瞪口呆的奧蘭多。

    剎那間,青紅兩道光芒同時亮起,接著傳來魔獸慘叫墜地的聲音。

    紗云額上額飾發出炫目的青光,佛雷右手包圍著熊熊烈火,風雷姐弟終于還是解開了各自的禁制。

    “該死!~又失敗了,我們還得再等一年!”紗云咬牙切齒的盯著地上呻吟著的魔獸,頭腦中浮現那些老不死監護人得意的表情。

    “哇噻,終于可以運用真氣了,我要吃燒烤,就烤紅狼吧!”佛雷倒是不在意這次失敗的經歷——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救命啊!老鼠咬人了”不和諧的聲音傳來。跳到樹上的奧蘭多發現貝齒鼠爬樹的本事不比他差,當衣角掛著幾只死死咬住不放的貝齒鼠后,貝齒鼠原本在奧蘭多心目中“可愛”的形象已經回歸到四害的檔次。

    “粘鼠夾在哪里?貓呢?這個世界沒有貓嗎?” 可憐的主人翁已經語無倫次了。奧蘭多哭喪著臉試圖拍走貝齒鼠,可是一看到那惡心的老鼠圓溜溜的眼睛,他覺得自己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佛雷呆呆的看著一個身強體壯的男人被幾只耗子嚇得“花容失色”,突然覺得胃里的食物在涌向食道。

    “喂!你是不是男人啊?連貝齒鼠都對付不了?”心情正糟糕的紗云看著奧蘭多猴子似的吱吱亂跳,忍不住出言譏諷,想到剛才居然被他的“風采”迷惑,風雷武館的云字輩繼承人不由在心里大嘆丟臉。

    茲~~,一片衣服的殘片帶著幾只死死咬住不放的貝齒鼠被拋到遠遠的樹林那邊。

    “拜托~,被這些家伙咬了會得狂犬病的,你們有沒有衛生常識?”奧蘭多將連著貝齒鼠的長袍撕開拋走,然后發出心疼不已的噓聲嘆息。

    “白癡!”

    “笨蛋!”

    風雷姐弟同時嘣出一致意見,然后轉身就走。

    “等等,你們去哪里?你們知道怎么走出這個恐怖的地方嗎?”奧蘭多趕緊追問,再次跳下樹,小心翼翼繞過地上魔獸的尸體,他緊緊跟在姐弟倆后面。

    但是沒人理他。

    “真倒霉!這次居然迷路了?”姐姐紗云走在前面發牢騷。

    “還遇到一個白癡!”佛雷摸摸鼻子,苦笑著說。

    “唉!”姐弟倆一起嘆氣,心里一致在想:人不可貌相啊!

    跟在后面的奧蘭多聽到他們的交談忍不住想辯駁,可是張了張嘴,最終沒有發出聲音,誰叫她現在是這副模樣呢?說出來也沒人信,還很丟臉呢!

    算了,反正丟的也不是自己的臉,他只好讓自己這么想好過些,但是,心里還是有些窩囊,不是滋味!

    這個時候,他突然覺得身后有種涼颼颼的感覺,疑惑的轉過頭——

    “啊!~~~~”

    姐弟倆一聽到身后的慘呼就忍不住皺眉。

    “你有完沒完啊?”

    “又看到老鼠了?”

    姐弟倆說話間轉過頭,不耐煩的看過來,然后齊齊愣住了。

    奧蘭多被一條二十多米長水桶直徑的綠色大蟒緊緊纏住,他勉強的擠出一個尷尬的笑容,沖著目瞪口呆的姐弟倆結結巴巴的說:“我,我想這次遇到的家伙比老鼠大一點!”他滿懷希望的望著紗云、佛雷,指望他們出手相助。

    過了兩秒鐘——雖然奧蘭多覺得是過了兩個世紀,姐弟倆終于有反應了。

    “它是怎么冒出來的?”佛雷側過頭問姐姐。

    “別問我,我也不知道!”紗云摸摸下巴,瞇著眼說。

    “兩分鐘,我們能跑多遠?”佛雷小聲說。

    “差不多吧,再說這家伙個頭挺大,莩蟒消化他需要的時間可能更長,說不定要五分鐘,我們只要跑快點應該沒事!”紗云也壓低聲音回復。

    “我聽到了~~~!” 拼命掙扎著的奧蘭多發出尖利的叫聲,“你們鐵石心腸,見死不救!”

    姐弟倆齊齊瞪了他一眼,干凈利索的回頭便走。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咳咳!” 奧蘭多仰天含淚激呼,無奈莩蟒夾緊了身子,勒得他臉色脹成紫紅,忍不住咳嗽起來。

    就在奧蘭多認為自己必死無疑之際,莩蟒的身子突然一軟,啪嗒一聲落到地上,扭動了幾下,便不動彈了。奧蘭多跪在地上,拼命地呼吸,填補因為剛才的壓迫造成的胸腔缺氧。

    “真受不了,居然有你這樣沒用的男人!”隨著紗云不屑的聲音,奧蘭多眼前出現一雙xiu長光滑的腿。

    “皮膚不錯!不知用的什么護膚?”奧蘭多腦袋閃現的居然是這句話,他隨即開始鄙視自己的想法,“呸呸!什么時候了還想護膚,剛才差點連命都沒了!”

    “你想磨蹭到什么時候,我可告訴你,這個森林越到深夜越危險!你剛才遇到的不過是小嘍啰,大家伙你還沒見過呢!”紗云不耐煩的催促他。

    “姐,快走吧,要是等到這條幼蟒的媽媽回來事情就難辦了!”佛雷提醒她。

    “幼……幼蟒?”奧蘭多的頭腦中快速消化了這句話的意思,他一蹦而起,在姐弟倆驚異的眼光中,風馳電掣的撒腿便跑,只留下一陣灰塵。

    “哇,看不出來,這家伙溜得好快啊!”佛雷右手搭眉,望著奧蘭多絕塵而去的身影嘖嘖贊嘆,接著嘆口氣說,“可惜……”。

    “可惜他跑去的方向好像是剛才我們遇到食人蘭的地方!”紗云接著說。

    姐弟倆互相對望一眼,無可奈何的聳聳肩。

    遠處傳來奧蘭多殺豬般的嚎叫。

    *****

    “天啊,這是什么地獄星球,到處是危險生物?”跟在風雷姐弟身后的奧蘭多一邊撥開粘在肩膀上的惡心的食人蘭花瓣和藤蔓的碎片,一邊發出氣急敗壞的詢問。

    “危險生物?嘿嘿!你還沒見過真正危險的呢!……喂,姐,聽師兄說。密云一號峽谷曾出現過九頭蛇,哇,帥呆了!”胖乎乎的佛雷興奮的手舞足蹈。

    奧蘭多的臉頓時變得煞白。

    “我覺得還是密云三號酸潭里的雙頭鱷魚厲害些!”紗云則不以為然的反駁。

    “這里的人都是怎么活的?” 奧蘭多嘆息著跟在后面,心里覺得奇怪,“白天我在森林里逛了那么久都沒事兒,怎么一到天黑,什么稀奇古怪的的東西都冒出來了?……唉,人倒霉時喝水都塞牙縫!”

    “不過,我說姐,你說為什么我們禁制解開后,只能吸引中等魔獸呢?我以為以我們的實力,起碼應該來幾個重量級的家伙嘛!”佛雷不滿意的嘮叨著。

    “說得好聽,你行嗎?到時候還不是要我保護你?”紗云不以為然。

    “吸引……魔獸?”跟在后面的奧蘭多聽到這句話,腳步不由頓了頓,可是瞅了瞅周圍陰森森的樣子,硬著頭皮又跟上去了。

    “我說,那個那個誰?你快點走啊!怎么這么磨蹭,早知到你這么累贅就不救你了!”紗云不耐煩的回頭催促道。

    “我也想快啊!可是……可是腿發軟!”奧蘭多在心里嘀咕,又不敢大聲說出來,只能老老實實跟在后面。

    “唉!要是能修練好舞空術,飛出這里就好了!我肚子好餓啊!”佛雷大聲叫嚷著。

    “是啊,要是我的飛行器沒被交警沒收,現在升到百尺高空一定可以看到正確的方向的,好臟的地方,我好想趕快回去洗個澡啊!”紗云哭喪著臉瞅瞅自己的腕飾——召喚飛行器的鑰匙,她反正也不對這次試練抱任何幻想了,現在分外后悔沒有準備好退路。

    “飛行器?是飛碟嗎?你們能送我回地球嗎?” 無精打采的奧蘭多趕緊追上幾步,滿懷希望的問。

    “地球,什么東西,一種運動嗎?還是食物,好不好吃?”佛雷不解的問,胖嘟嘟的臉上顯出對食物的饑渴。

    “地球?是你住的村子嗎?你們村里的男人是不是都像你這樣這么沒用?”紗云倒是聽明白奧蘭多的意思,不過說出的話太刻薄。

    奧蘭多眨眨眼睛,剛想說什么最終還是放棄了,“算了!”他氣餒的垂下頭,哀嘆自己的遭遇。

    “咕咕!”奧蘭多的肚子終于也不爭氣的發出抗議。

    “唉!真餓啊!”奧蘭多難過的皺皺眉,“我好想吃肯德雞啊,我還有好多優惠券沒有用完呢!”

    想著想著,奧蘭多沒注意自己的手指已經不由自主的畫出了一個金色的“F”

    ,隨著他頭腦中越來越強烈的肯德雞上校套餐的形象,他迷迷糊糊握筆的手已經開始飛快的勾勒心中的套餐,“還有,一杯冰鎮可樂!”當他最后的動作停止時,一陣誘人的熟食香味傳來。

    最先反映過來的不是我們的廚師,只見一個胖乎乎的身影閃電般的倒退幾步,一扭頭,兩只發綠的眼睛就瞅中了奧蘭多右手邊虛空中剛剛成形的肯德雞套餐,這個時候,金色的“F”剛剛掩去痕跡。

    成形的肯德雞套餐凌空墜下,但是沒有著地,一個身影快速的將其接住。

    “什么,什么香味?” 餓得迷迷糊糊的奧蘭多這才反映過來,扭頭看看旁邊已經連包裝都被佛雷塞進嘴里的肯德雞殘骸,終于意識到發生了什么。

    “我的上校套餐~!”奧蘭多慘呼一聲,奮力撲向正在狼吞虎咽的佛雷,英勇的搶救自己的食物。

    “全都給我住手!”雷霆般的聲音傳來,不,真的有幾道閃電落在佛雷和奧蘭多身上,將他們電得皮松肉脆,發出燒烤的香味兒。

    魔女紗云迅速的解決了兩個競爭對手,最后一包薯條落到女暴君手中。

    “哼哼,有女士在場也敢這么放肆!”紗云優雅的將薯條連同包裝一口吞下,咂著嘴說,“……唔,面皮的味道有些怪?”,此時奧蘭多很想提醒她薯條外面那層是包裝紙不是面皮,可惜他被電麻了,沒法解釋。

    有時候不吃遠比吃一點要好,因為胃口被吊起來又沒有下文的確很可怕,現在有兩對發綠的眼睛都盯著奧蘭多了。

    “交出來,把你藏著的食物趕快交出來!”姐弟倆每個人手中都閃耀著成形的閃電光球,滋滋作響的一步步逼近面色發青的奧蘭多。

    風雷武館的長老們要是看到這種情景一定激動得心臟病發作,因為他們辛苦教了風雷姐弟五年都沒有教成功的雷擊波終于出現了,雖然其中的激勵因素實在難以言齒。

    *****

    “叫你白癡真不是蓋的,藏著這么好的食物居然現在才想起來,害得我們餓了半天肚子,再給我來個雞腿!”佛雷毫不客氣的數落著奧蘭多,摸著圓滾滾的肚子接著點下道菜。

    奧蘭多左手將批薩塞進嘴里,含含糊糊應了一聲,右手金光一閃,一個雞腿憑空掉下來了,他心里有些奇怪,他明明畫得很慢,但為什么佛雷和紗云都說他藏著食物呢?當他解釋自己是畫出食物時,兩姐弟用一副“你想哄誰”的眼神盯著他。

    “看不出來呀,你還是個很有錢的人呢!居然買得起這么奢侈的次元袋,我說呢,你草包一個怎么敢獨闖密云十五森林,敢情是太有錢了吃飽沒事做……。”紗云一邊吸著奧蘭多提供的可樂一邊教訓他。

    “不過,你在哪里定做的這么怪的防護帳篷啊,居然能吸收我們的能量攻擊外面的魔獸,不過我怎么覺得住得感覺怪怪的?”紗云好奇的摸摸身邊的鐵柵欄(電網),隨口問到。

    奧蘭多能告訴她自己畫了一副侏羅紀公園里關恐龍的籠子讓他們住嗎,當然不能。

    “雖然自由受了點限制,但是至少外面的野獸也不容易進來!嘿嘿”奧蘭多為了能平靜的享用晚餐,選擇了沉默。

    “你說說你那個能飛上百尺的飛行器是怎么樣的吧!沒準兒我能給變出一個來!”奧蘭多右手握筆,準備作畫,但在姐弟倆眼中,這家伙好像又要從次元袋里掏出什么寶貝。

    佛雷眼珠一轉,“他是想送我姐姐一個新飛行器以感謝我們的救命之恩嗎?還算他有點良心!”

    紗云卻想,“拽什么拽,不就是有點臭錢嗎?看我不給你點個厲害的,目前密云上最新款式——光輪2004,限量生產的,料你也沒有!”

    “最好描述清楚一點,我不能保證和你原來的一模一樣,但是也能八九不離十!”對于虛擬作畫,奧蘭多還是有相當自信的。

    “哼哼,我才不要一模一樣的呢,光輪2000早就過時了,你能拿出光輪2003就不錯了!”紗云得意的想,然后細心的將已經在頭腦中垂涎了近兩個月已經滾瓜爛熟的光輪2004描述了出來。

    畫著畫著,奧蘭多不由感嘆這個世界的科技發達,居然是空中磁懸浮飄板,只在科幻小說里見過,不過聽她描述得那么詳細,連內部零件都面面俱到就知道這種交通工具和地球上自行車一樣普及,不知道畫出來的家伙能不能在現實中使用,奧蘭多有些擔心的結束了最后一筆。

    當他收回魔筆,轉眼打量新作之際,看著那個簡單流暢的家伙緩緩浮在狹小的籠中,奧蘭多終于再次露出自信的笑容。

    而姐弟倆只是呆呆的注視著“光輪2004”,佛雷艱難的咽了咽口水,“我不是作夢吧!這不是……。”

    “光輪2004+型,居然是光輪系列概念型產品,只在星光公司總部生產過樣品,天啊,你這家伙是不是錢多得燙手,居然能搞到這種型號?”紗云突然覺得自己太幸運了,原來她以為自己到了20歲才能摸到光輪系列概念型產品呢!

    “怎么了,有什么不對嗎?”奧蘭多擔心的問。

    現場氣氛恐怖的沉寂了幾秒中,然后一道強烈的氣勢突然爆發——。

    “哈~萬歲,萬歲,我要讓荷露茲看看我的光輪概念型,她一定會妒忌得眼珠都掉下來,哈~萬歲,萬歲!”紗云高興得一連幾個閃電加上青色的拳勁,稀里嘩啦摧毀了籠子,魔神般一手拎起佛雷,一手揪住奧蘭多,躍上光輪2004+型飛行器,歡呼著馳向天空,迅速在夜空中消失成一個光點。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368993_84_848-m
誤入獸世惹獸王
作者 若水聽風
  孟安雅是中醫世家的長女,母親早亡,父親冷漠,在繼母的冷眼,繼弟妹的排擠下小心的生活著。一次...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