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飆板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紗云,到了蕓香城記得把我上次放在奧托公司修理的香熏爐帶回來,還有雨山長老定購的棋譜也順便帶回來吧,可以省點郵寄費,還有……”。

    “好了,奶奶,您就別嘮叨了,清單不是在我這里嗎?不用再重復一遍了。”紗云不耐煩的懸在空中,腳下的飛行器已經憋了很久了。

    紗云的飛行器開始加速緩緩遠去,風織突然一揮手,虛空中一股柔韌的力量將飛行器生生往后拖了兩米,紗云皺皺眉,“奶奶,還有什么事啊,可不可以一次說完?”

    “對不起,差點忘了,馬上就開學了,你和佛雷的假期評估表我已經傳到修蘭老師郵箱里,她叫你們倆開學前先到她那里去一趟,佛雷今天不進城,那你先去看看吧!”風織一幅剛想起什么的樣子,不在意的說完,轉身離開了。

    “什么?”紗云差點從飛行器上摔下來,呆呆的看了看奶奶的身影,忍住想要扁人的沖動,慌慌張張的問,“她有沒有說叫我們去干什么?”

    “不太清楚啊,你去看看不就明白了!”風織漫不經心的聲音遠遠飄來,紗云的心里卻七上八下,“糟了,該不是期末考沒過關吧!或是捉弄教導主任的事曝光了……發現了佛雷偷體育器材?還是荷露茲背后打小報告?”紗云本來積極進城的興奮心情正迅速跌下低谷,她撅著嘴駕駛著飛行器,磨磨蹭蹭的向蕓香城駛去……。

    “等等我!紗……紗云,等等我!”另一個聲音傳來,紗云皺著眉駛回飛行器,看著從屋里上氣不接下氣跑出來的奧蘭多。

    “又有什么事?”紗云沒好氣的說。

    “幫我買套《星空集》,喏!就是那種含有兩千億星際資料的最全版本。”奧蘭多最近非常關心星際圖,他這幾天都在努力的尋找著地球的資料,“我在網上查過有這么一套資料,是一個叫做星空公司提供的,但是找不到郵購這套書的鏈接,也不能在線下載!”

    “嗯?”紗云瞇著眼看了看奧蘭多,“你知道星空公司的資料是全宇宙最昂貴的嗎?你以為大家都像你,錢多得燙手,要買,你給我錢啊!……《星空集》,你知不知道這套資料全宇宙只有星空公司的無量級計算機才裝得下,在線下載?你秀逗了,你上哪兒找那么大地方儲存,居然還想郵購?”紗云翻了翻白眼,猛地啟動飛行器,呼嘯而去,留下奧蘭多失望的看著她離去的方向。

    “原來這么麻煩啊……”奧蘭多喃喃的說。

    “研究科技當然麻煩,”鬼大叔在一旁無奈的說,“要是武術方面就沒有這么麻煩,你不如……”他剛一開口,就見奧蘭多厭惡的擺過頭去。

    “煩死了,大叔,你不要整天念叨著武術嘛,連我師父沙谷都不急著教我,你干嘛總是煩我?”

    “沙谷那小子把你當凱子呢!”鬼大叔心里憤憤的想,一方面埋怨沙谷他們有眼不識真金,另一方面惱怒奧蘭多的不求上進,他這幾天努力想傳授武功給眼前這個資質極品的小子,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那小子整天就研究什么什么地球,耽誤了大好光陰,真讓鬼大叔捶胸頓足,恨鐵不成鋼啊。

    突然,鬼大叔看到那小子筆直朝山門走去,不由驚慌,“難道他厭惡武術,想要離開?”還沒等鬼大叔攔他,一道人影已經快速閃到奧蘭多面前。

    “小伙子,一大早上不練功,出去干什么?”沙谷笑瞇瞇的問。

    奧蘭多不好意思的說,“沙谷老師,我想到鎮上看看有沒有關于星際的書籍,一會兒就回來練功。”

    “哦,原來是個科學迷啊,學生的興趣愛好是值得培養的,早點回來啊。”沙谷親切的讓開,贊許的沖奧蘭多點點頭。

    奧蘭多很感動,“這才是高水平的老師!”他邊這么想著邊離開,只留下眼紅脖子粗的鬼大叔沖沙谷怒吼(沙谷聽不到看不到哦!)。

    “傻小子,沉迷你的科學去吧,只要你按時交學費就行!”沙谷狡猾的微笑著,走進了屋子。

    ******

    中午,奧蘭多逛完了鎮上最后一家書店,失望的準備走回武館,突然眼前一花,一臉急切神色的紗云駕著飛行器停在他面前半空中。

    “咦?”他只來得及哼一聲,就被紗云一把揪住,騰空而去。

    “你……”還沒等他發問,紗云已經連發珠炮似的說起來。

    “你別問,我現在有急事要你去做:第一、你可以拒絕,那樣做的話,我只有殺你滅口;第二、你可以反抗,但下場和第一一樣;第三、乖乖的照我的話去做并發誓為我保密,那么你不但可以保住你的小命,還可以解救一個溫柔可愛的美少女,明白了嗎?給你三秒鐘考慮,一二三,好了,沒有拒絕就是同意了,下面,你……。”紗云滔滔不絕,而奧蘭多一時還沒回過神來,他只記得自己剛才還在書店門口,怎么眨眼間就在空中飛翔了,迷惑的聽了半天,又被紗云訓斥了幾聲,他終于明白這小丫頭的意思。

    “一句話,你想讓我冒充你的家長,去你那個修蘭老師那里對吧!”奧蘭多微笑著說,心里不由想起妹妹小蕊,想當初,小蕊也是害怕老師請家長見面,總是叫她這個做姐姐的去老師那里充數。

    “對!”紗云點點頭,嚴肅的說,“記住,你冒充的是我師兄,修蘭老師無論說什么你都點頭,不準發問,她如果交給你什么帶回武館給奶奶,你都給我接好,你一出門就把東西交給我,要是她問你我在家里的情況,你知道怎么說吧……。”她湊近來威脅的眼神帶著殺氣。

    “知道!”奧蘭多笑著回答,“不過,紗云小姐,我也是沙谷老師的弟子,年紀又比你大,本來就是你師兄,怎么說我是冒充的呢?”

    “你?論輩份,你是后入門的,只是我的師弟,論實際情況,你根本不會武功。你還想當師兄?你當然是冒充的,哼!你怎么能和翔師兄比?”紗云譏諷的說。

    “翔師兄?”奧蘭多疑惑的挑挑眉。

    “對,紗云只承認翔師兄是我的師兄!”紗云眼中快速閃過一絲驕傲,聲音卻顯得黯然。

    奧蘭多很想詢問一下這個能讓紗云心服的師兄的事情,可是看到紗云不愿多提此人的表情,便知趣的沒有多問。

    “記住,不準多話!”紗云最后一次警告奧蘭多,便緩緩降落在蕓香城。

    奧蘭多這才移開注意力,轉頭看著蕓香城,他不由目瞪口呆。

    ******

    雖然在武館上網時可以看到蕓香城的照片,但實際面對時,奧蘭多還是不得不贊嘆這個陌生世界的科技——地球要達到密云星球的科技水平可能還要發展兩個世紀。

    如同《星球大戰前傳》里高度發達的科技,蕓香城這個密云星球二等的城市已經具備了地球科幻電影里所有的驚奇,川流不息的懸浮車輛,高聳入云的摩天大樓,如果說還有什么不同的地方,那就是在空中懸浮的不光是機械,還有人,不時會有那些著古裝或運動服的人在空中不依賴任何器械飛翔,紗云告訴他那都是修練過舞空術的武者,舞空術是公民自修強身練體的大眾武術,雖然移動速度不是很快,可是能讓人類擺脫器械的扶持,很多公民都熱衷于舞空術鍛煉,可惜未成年人因內力不足不能修煉,說道這里紗云頗為遺憾。

    “唔,真不可思議,飛翔就像晨跑一樣普及!” 奧蘭多嘖嘖稱奇,對這個世界的武術又崇拜起來,“也許,聽聽鬼大叔的話也不錯!武功也不全用來打架的。”奧蘭多有點動心了。

    “不過,也有部分人可能使用魔法懸空!”紗云接著說。

    “魔法?”奧蘭多想起了畫之精靈菲,對魔法的驚奇也就沒有武術那么強烈。

    “唔,對于科學沒法解釋的粒子能量,現在通通稱為魔法,武術的內力在某種程度上也被稱作魔法,總之,科學和魔法之爭一直沒有停止過,武術倒是左右逢源,兩個領域都沾上邊。”紗云擺弄著腕飾,飛行器變成雙人滑板。

    “怎么,它可以變形?”奧蘭多瞪著變寬了的光輪2004+,他一直以為這個滑板是單乘式。

    “當然可以變形,不過變形后的速度會減慢一倍。”紗云聳聳肩,無可奈何的說,“要不是城里有交通管制,我才不愿那么慢行駛呢!一點趣味都沒有!”

    奧蘭多再次贊嘆了這個世界的科技,隨即又對紗云怒目而視,他想起紗云兩次拎貨物似的拎著他飛馳在危險的半空中。奧蘭多不由對這個小女生任性而粗暴的舉止深感不滿,試想如果她一個不小心松了手,那拎在她手中的人豈不是有生命危險,更何況有一次她還一手拽著弟弟佛雷,一手拽著奧蘭多,采用極速奔馳在密云十五森林上方。

    奧蘭多這下有些明白為什么紗云的老師要這小丫頭請家長了。

    奧蘭多看著紗云滿不在乎的神情,突然覺得自己有種教育未成年人的義務,“如果小蕊也這樣任性,長大了一定會出事的。”奧蘭多已經不知不覺把紗云當妹妹看待了。

    “喂,你快上來啊,我們得趕在晚飯前回武館。”紗云站在一邊滑板上,不耐煩的催促著。

    “知道了,找人幫忙居然還這種態度!”奧蘭多摸摸鼻子,不情不愿的踏上滑板。

    “嘩~”滑板騰空,奧蘭多心里慌了一下,回過神時,已經平穩的行駛在空中的車水馬龍中了,居然沒有畏高或是不能保持平衡的感覺,反而感到自然輕松。

    “對了,這個星球的重力比地球小多了,連空氣摩擦的阻力都沒什么感覺。”奧蘭多突然想起來,他笑得更開心了,回想起幼年乘過山車的刺激感,奧蘭多邊學著紗云操縱著滑板邊興奮的打量周圍的景色。

    “咦?”紗云奇怪的看了奧蘭多一眼,卻也沒有多想。

    奧蘭多第一次實打實的享受異星球的高科技,起初的謹慎態度漸漸轉成了新鮮和好奇,兩個滑板本來是靠磁懸浮互相吸引通行的,可是奧蘭多適應了雙滑板的極速后,更想學一旁呼嘯而過的頑皮的孩子那樣自由的滑翔。

    “紗云,我們的滑板可以分開嗎?”奧蘭多突然轉過頭問。

    “嗯?”正在琢磨著怎么去見老師的紗云被打斷了思路,隨口說,“分開?你不是有錢嗎?再買一個不得了,別打攪我思考!”

    “說得也是!”奧蘭多點點頭,右手金光一閃,意念間已經勾勒出另一個簡單大方的滑板,不同于紗云的光輪2004+,奧蘭多根據自己的喜好設計出新的滑板——這個世界的科技發達,但是產品的外形設計上并不見得比地球人先進。

    奧蘭多跳到自己黑色流線型的新滑板上,為了更刺激,奧蘭多特地在滑板兩側和底盤增加了細小的突起溝槽,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么畫,潛意識里好像這樣做,滑板會更快。

    “唰——”奧蘭多的滑板發出干凈利落的呼嘯聲,然后在紗云愕然的眼神中,奧蘭多歡呼著沖入一旁叛逆囂張的空中“街頭”極限冒險族群。

    “呼~”一旁的冒險族看見一道閃電般迅速切入的滑板,頓時被激起了斗志,爭先恐后的開始加速,無視城市交通管制的開始“飆板”。

    “酷啊~”奧蘭多享受著滑板的極速,心里壓抑的思鄉之情和郁悶不知不覺在極速中揮發,他興奮的夾在飆板族中,學他們做各種高難度動作,也不知為什么,他模仿飆板族的任何動作都手到擒來,玩得不亦樂乎的奧蘭多漸漸加速,渾然不覺自己的滑板已經吸引了很多特別的目光。

    “滑得不錯嘛!過去沒見過你呀?第一次到蕓香城飆吧!”一個聲音在耳邊響起,奧蘭多瞟了一眼,看見一艘藍色滑板緊緊跟在后面,一個戴著藍色潛水鏡(后來知道是滑板專配鏡)的金發小子笑著和他打招呼。

    “是啊,我第一次來,喏!和她一起來的。”奧蘭多指了指紗云的方向,接著又意識到什么,扭頭一看,驚訝的發現紗云早就不在視線范圍內了。

    “啊,糟了,把我弄丟了,哦不,把她弄丟了!”奧蘭多一個緊急剎車,穩穩的停在原地,四下張望著。

    金發小子一個措不及防,“呼啦”一聲超出好遠才停住,他快速飆回來,其他的滑板族趁機呼嘯而過,歡呼叫囂聲絡繹不絕。

    金發小子一下子摘掉藍色配鏡,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極凍漂移?你居然能做極凍漂移,我的天!”他圍著奧蘭多轉了兩圈,眼中興奮的神色溢于言表。

    “糟了,把她弄丟了,這下我可迷路了!”全然不覺金發小子的激動神色,奧蘭多一心想找到紗云,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迷路是最可怕的。

    “喂,小子,我和你說話呢!”金發小子生氣的看著顯然心不在焉的奧蘭多,沖到他面前,和他眼對眼,就差鼻尖沒有碰在一起。

    “咦?你和我說話?干什么?”奧蘭多這才注意這個有著酒糟鼻子長著幾顆痘的黃毛小子。

    “我說我叫奧托•克里斯,我要和你比一場。”奧托盯著奧蘭多的眼睛,一字一頓的說,確保他聽清楚了。

    “比?比什么?”奧蘭多奇怪的打量著眼前這個哇哇大叫的小子。

    “廢話,當然比這個!”奧托猛地把滑板升到奧蘭多的眉毛高度,居高臨下挑釁的說,“怎么,小子,敢不敢?”

    “和他比,和他比!”突然旁邊傳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一大堆飆板族蜂擁在周圍。

    “奧托!奧托!”飆板族們顯然很熟悉這個黃毛小子,已經有節奏的為他歡呼。

    “對不起,我現在有事,再說,我不想和你比!”奧蘭多急了,紗云會殺了他的。

    “噓~~”周圍傳來飆板族們此起彼伏的噓嘆聲,有人還對他作出拇指朝下的藐視動作,“沒膽鬼!”“懦夫!”“娘娘腔!”叫罵聲不斷,對于飆板族而言,拒絕挑戰是懦弱的表現。

    “安靜!”那個叫奧托的家伙雙手一揮,周圍安靜下來,只有遠處傳來的警笛聲分外響亮。飆板族們開始騷動起來,很多人已經將滑板調制一觸即發狀態。看樣子,他們要哄逃了,但是很多人不忘沖奧蘭多作出下流的鄙視手勢。

    “好了,現在你不比也不成了,讓公牛抓住,你就等著15天的限制拘禁吧!”奧托輕蔑的將滑板升至奧蘭多頭頂,炫耀式的饒一圈,朝著前面疾馳而去。

    “拘禁?”奧蘭多愣愣的看了看越來越近的空中警車,突然意識到這些警察是來逮捕他們這些超速飆板的。

    “不好!”奧蘭多當機立斷,迅速將滑板升空,遠處突然傳來奧托叫囂的聲音,“這就對了,來追我啊!誰被這些公牛逮到誰是牛屎!”

    “被紗云逮到我連牛屎都別想做!”奧蘭多低罵一聲,突然迎著警車飛去。

    “喂!小子,你不想活了!”奧托慌亂的聲音傳來。

    漸漸加速的奧蘭多狡猾的笑了一下(身后的奧托自然看不到),呼嘯著筆直朝警車沖去……。

    警察們憤怒了,平常飆板小子們見了他們只有落跑的份兒,哪里有這么囂張的敢送上門,他們將電棒揮起來,警笛開到最響,三輛空中警車呈“V”型包圍過來,公牛們準備給這個不要命的小子一個迎頭痛擊……。

    “噔!噔!噔!嘩——。”

    隨著幾聲干凈利落的響聲,飛馳的警車和飛馳的滑板在剎那間交接而過,警車還在奔馳,而奧蘭多已經乘滑板飛駛而去,似乎什么沖突都沒有發生。

    而事實恰恰相反——。

    奧托和他的飆板朋友們后來提起這個鏡頭總是崇拜不已,而警察們卻寧愿永遠沒有這個畫面——那是警界的恥辱。

    畫面回放:

    警車離奧蘭多還有1米,奧蘭多突然起跳,人板分離,滑板從“V”字型底端警車下方穿過,奧蘭多第一跳落在“V”字型警車車蓋前端,借力飛縱至“V”字右上方警車車側門,輕點一下借力——同時“不小心”將一個伸出腦袋的警官“塞”進了車廂內,第三腳落腳于“V”字左上方警車車頂,然后飛速躍下,準確踏上穿過底端警車的滑板,再猛然加速,消失在眾人視野中。

    一切盡在電光火石間,卻讓蕓香城的飆板迷們整整興奮了一星期。

    (后話:這件事之后蕓香城的交警們夜不能眛,因為越來越多的飆板族開始挑戰警車,并且這些飆板族開始規定以成功穿越警車為賭博籌碼,他們將奧蘭多的這組動作定為經典極限動作。蕓香城的公牛們很長一段時間每天詛咒那個讓他們第一次吃鱉的小子。)

    “PERFECT!”奧蘭多高興的飛馳向紗云的方向,渾然不覺自己的舉動已經深深印在身后人的心中。

    “你們聽著,以后,那小子就是蕓香城飆板族的老大!”在與奧蘭多相反的方向,奧托飛馳在蜂擁著的同伴們中間,邊逃避著惱羞成怒的警車追捕,邊激動的大叫著發布了最新命令。

    “啊!奧托認輸了,那個神秘小子是我們的新老大!”飆板族們興奮的大叫,這群唯恐天下不亂的家伙們的熱血已經被激發了。

    “呵呵!蕓香城的老大易主了?那么說現在又是飆板的戰國時代了!”混在逃逸的飆板小子們中間傳來不懷好意的冷笑聲。

    ******

    “你聽著,如果你再擅自行動,會死得很慘!”紗云浮在空中,冷冷的看著被她從天空摜下去摔得仰而八叉的奧蘭多,然后她再瞪了瞪寂寞的懸浮在空中的奧蘭多的新滑板,嗤之以鼻的說,“哼,你以為滑板那么容易玩嗎?看你買的都是些什么,一看就知道是七拼八湊的專門哄女生的玩意兒,居然還拿出來炫耀,白送我都不要!哼!……喂,快給我爬起來,修蘭老師的家就快到了,你要是讓我出丑,哼哼……。”

    奧蘭多還能說什么,他只有在心里詛咒命運的不公,“好在我現在是男兒身,經得起摔,要是過去,早就一命嗚呼了,就算這里的重力低于地球好幾倍,也不能這么整人啊!這個世界難道就沒有淑女嗎?”奧蘭多委屈的眼淚都在眼眶里打轉了。

    “我的天!你不會是要哭了吧!”紗云簡直要暈過去的一拍額頭,“我怎么會指望你這膿包!”紗云從沒見過這種男生,她現在分外懊惱自己把他帶來充數的決定了。“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了,我拉你上來,你,你別哭啊!”紗云沒有應付男生哭鼻子的經驗,手忙腳亂的舉動顯得格外笨拙,“聽著,不準哭,不然我……喂,你眼睛里是什么,你居然掉眼淚,有沒有搞錯,你是男的耶……。”

    *****

    “奇怪,紗云怎么還不回來?”風織站在門口,擔心的望著蕓香城的方向。

    “傻小子,不是又迷路了吧!”鬼大叔站在風織身邊,也擔心的看著遠方。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9-m
逆轉千金:重生之強勢歸來
作者 白妘泠
  前世,她被繼母,繼妹設計陷害,死於深海,陰差陽錯下,藉由海公主的身體再而複活,擁有逆天的修...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