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勇武傳魂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個人一旦有了牽掛,有了放不下的事,那麼他就不會輕易赴死。

    蒙恬的親生弟弟蒙毅能夠官至上卿,與他本人的卓越才識的確有關,可更重要的原因無疑是蒙家的家世以及手握重兵鎮守北境的大哥蒙恬。

    蘇念想通了這裡面的關鍵點之後,也就不是非常緊張了。胡亥昏庸,能有什麼長遠見識?有蒙恬這樣的勇士守邊關,他高興還來不及。想要蒙恬死的應該是李斯和趙高才對,胡亥只不過是被這兩人蠱惑了而已。

    而蒙恬當然會非常清楚一旦他死了,他的弟弟蒙毅也活不長久,畢竟蒙毅只是一介文官而已,手中並無兵權。

    於公他要守護大秦河山,於私他要保全蒙毅的性命,所以蒙恬決定不會輕易自盡的。

    作為李斯來講,只能逼著蒙恬自盡。除此之外,他們其實根本沒有其他辦法置蒙恬於死地。

    十多年前,蒙恬親率大軍攻破齊國,幫助始皇完成統一大業。其後又北擊匈奴,收復失地,更是率軍修萬里長城和九州直道,構成防禦鎮守北方。如此豐功偉績,大秦帝國之中根本無人可與之相提並論。

    蒙恬可以因為感念先帝舊恩,追隨先帝而自盡。也可以因為手中殺戮過多而悔恨自盡。他可以死在六國遺民的手中,也可以死在北方匈奴的馬蹄之下。卻唯獨不能死在大秦君臣的刀下。這也是為何咸陽城寧可屢次傳令讓蒙恬自盡,卻不肯幹淨利落的派來刀斧手直接處死蒙恬的原因。

    蘇念暫時在軍營中安置了下來,他總覺得自己頂著扶蘇的這張臉太過危險了。

    在問過成弘,得知了原來扶蘇公子一直在蓄鬚之後,他便用刀將臉上的鬍子剃了個乾淨,眉毛也刻意颳了些許。等到時間長點,眉毛重新長出來後,經過多次修整,眉毛肯定會有不小變化的。還是有些不滿意,蘇念又在一頭長髮上狠狠的下了一番功夫。

    以至於當成弘再次見到蘇念時,被面前的這張面孔嚇了一大跳。

    “公子,你這是...”

    “怎麼樣,粗略一看之下,還能認出我嗎?”蘇念笑著問道。

    看到扶蘇的表情,成弘鬆了一口氣:“幸虧我與公子乃是熟識,否則肯定一眼認不出來的。”

    認不出來就好,雖然扶蘇公子的名氣很大,可在這個年代,其實真正見過扶蘇的人並不多,大多數只不過是口口相傳罷了。

    蘇念用手撩了下剛剛梳理出來的斜劉海,心中又不免擔憂起來。

    “蒙將軍去咸陽多久了?”

    “已經半月時間。”成弘相信蒙恬,可時間已經過去了太久,卻沒有任何的風吹草動傳來。

    之前蘇念在假冒陳遷給咸陽城送去的信件中,隱晦的問了下蒙恬的動向,可回信中卻絲毫沒有提及此事。

    又起風了,蘇唸對成弘吩咐道:“這樣吧,你派出兩路人手,一路去咸陽城打探消息,不論有任何消息,立刻讓他們回來稟告。另外,幫我暗中調查蒙毅此時身在何處,同樣不許打草驚蛇,把消息帶回來就行。”

    成弘沉默了一會兒:“公子,你的意思是,蒙毅上卿此時不在咸陽?”

    “應該不在,倘若他們兄弟二人都在咸陽,到底是死是活早就有了結果,哪會拖這麼久。目前肯定是局面僵持住了,蒙將軍想要確保蒙毅的安全,而李斯估計也在以蒙毅的安危來要挾蒙將軍。將軍正處於兩難之地,我們得幫幫他。”

    當成弘按照蘇唸的命令去安排時,蘇念閒來無事,便在四處溜達。

    時間長了,蘇念腦中原本屬於扶蘇的記憶越來越淡薄,以至於有許多軍中人士他都已經不認識了,為了避免露出破綻,他只能儘量少和別人說話。

    當他看到一個三十多歲的高大背影時,蘇念大聲喊道:“童猛將軍留步。”

    壯漢回頭看了一眼,隨後咧嘴大笑:“公子,你怎麼好似變了個樣?”

    蘇念也沒有過多解釋,他知道這童猛相由心生,雖是個猛將,卻給人的感覺有點憨。為了不露出破綻,和這種人多打交道自然是最合適不過的。

    “將軍要去哪?”

    “我剛剛巡視完畢,現在想去城牆上吹吹風,公子要不要一起?”

    要是成弘肯定不會問出這種話的,成弘知道扶蘇雖然名為監軍,可實際上大多數時間都在大帳中獨處,約莫是在看書或者寫字。扶蘇來了上郡兩年多,甚至連一次長城都沒有登上去過,從這也可以看出扶蘇其實並不喜歡打仗。

    可是這次,蘇念卻直接點了點頭:“我正有此意。”

    城牆上每隔十來步都有士兵把守,居高臨下,正好可以將四處的景色一覽無餘。

    “劉老頭,你藏在這裡作甚?”沒走幾步,童猛忽然衝著遠處的一個蹲在角落休息的老人大聲吼道。

    蘇念無奈的摳了摳耳朵,這傢伙嗓門太大了。

    劉老頭的身世比較複雜,好像是燕國的一個貴族,要不是被蒙恬所救,此時早就成了一具白骨。

    但是這老頭也有骨氣,就算蒙恬救了他,可燕乃是被秦所滅,所以他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肯說,於是軍中就一直以劉老頭來稱呼他了。

    大軍中都是些粗糙漢子,會寫字的也沒幾個,之前冒充陳遷與咸陽城往來的書信就是由劉老頭完成的。

    枯槁老人根本就沒有搭理這個粗糙漢子,童猛自覺無趣,便悶悶不樂的走遠了。

    蘇念倒是沒有再走動,而是留在了這個劉老頭的身邊,一雙眼睛隨意的在四處打量著。

    沒多久,蘇唸的目光就被下面不遠處那正在操練的一大隊軍人吸引住了,他隱隱有一種感覺,自己好像是在閱兵?逐漸被這種氣勢感染,蘇唸的心中也升騰起一股豪氣來。

    “比起秦軍,我更喜歡稱呼他們為蒙家軍!”

    蘇唸錯愕的轉過頭,老人不知何時已經站了起來。渾濁的眼睛和他望向同一處,語氣淡漠的說著。

    “先生這是何意?蒙家軍?秦軍?有什麼區別嗎?”

    “當然有區別了,秦軍只是一種戰爭工具而已,用之則來揮之則去,扶蘇公子,你身份尊貴,應該不知道除了蒙家軍之外,其他的軍人都得從家中帶糧食吧,冬天冷了,還得託人回家中帶厚衣服御寒,否則餓死凍死都是很正常的事。需要打仗了,皇帝一聲令下,各地的男人都得前往戰區,去了有可能死,不去的話全家都得死,打完仗後,好不容易留下了一條命回到家中。還沒等過上幾天安生日子,再次燃起戰火了,他們又得再次從刀口下掙命。”

    蘇念不由苦笑,自己現在是扶蘇,這老人敢和自己抱怨始皇的苛刻,不就是知道扶蘇的性格和善,比較好說話嗎?

    老人看了扶蘇一眼,發現扶蘇並沒有生氣的跡象後,他似乎有些失落。

    片刻之後,老人的語氣徒然升高,蘇念順著老人的目光看去,原來是地面上的那支軍隊已經操練完畢了。

    “我這一輩子佩服的人不多,蒙將軍算是一個,他很會打仗,但是不痴迷戰爭。以前來這裡修長城的人基本是十有八九都死了,可現在有了蒙將軍主持大局,已經很少死人了。蒙將軍除了讓人在適宜的土地上大規模的種植粟之外,還養了無數雞鴨羊等牲口。各處軍隊都有人餓死,各處服徭役的人餓死累死的更多,唯獨除了蒙家軍。”

    蘇念一言不發,安靜的聽著老人的話。

    老人接著說道:“蒙將軍戰無不勝其實就是這個原因,將軍把士兵當人,士兵則甘心為將軍拼命。有多少人擠破了頭想要進來,卻苦於沒有門路。別的軍隊都是臨時拼湊起來的,而蒙家軍則全都是訓練有素的戰士。之前中原百姓飽受匈奴摧殘,而現在匈奴卻往北退了好幾十裡,幾乎斷絕了南下的心思。”

    “扶蘇公子,我在大軍上空似乎看到了一些獨特的東西。”

    “什麼?”蘇念一時走神,沒明白老人這沒頭沒腦的一句話是什麼意思。

    “你沒發現嗎?這裡有一種可以傳承下去的軍魂!”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從今天開始做藩王
作者 揹著家的蝸牛
一閉眼,一睜眼。 趙煦發現自己成了一名皇子。 美人妖嬈,封地很遠,國家很亂。 而他只想守著自己...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