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我與賭毒不共戴天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在道路的盡頭,路邊的消防栓裡噴出了水柱。讓白霧奇怪的地方有兩點。

    “七百年沒有人居住的地方,居然還有設備能用,理論上只需要十幾年,這些東西就該報廢。看來這座城市並非沒有人……或者說沒有生物居住。”

    “六十四度的天氣,這些液體竟然是冰涼的。水來自地底,但為何溫度這麼低?這種高溫環境下,即便是地底的水,也絕對是溫熱的。

    不對,備註提示以每分鐘零點二度的速度升溫,這意味著最早的溫度也許很低很低,且溫度變化極快。底下的水還沒得及升溫。”

    白霧越發對這個世界趕到好奇。這該是一個晝夜溫差極大地世界。

    之前的備註提示有七百年沒有人住,這個環境也的確不適合人生存,那麼人類都住在哪裡?

    “算了,我得先活下來。再晒五分鐘我就會因為脫水而暈厥。”

    他已經有了思路。

    既然地下的水很冰涼,那麼至少在下水道里,氣溫不會這麼變態。

    消防栓的附近,道路邊緣白霧很快找到了前往地下的入口。

    井蓋早已被撬開。

    “這個地方之前也有人探索過。”

    白霧沒有細想,這具身體已經快要到極限,他需要一個溫度不這麼變態的地方稍作歇息。

    進入下水道管道內後,罕見的沒有聞到惡臭的氣息。

    光線變得黯淡,白霧試著將目光聚焦在一團黑暗裡:

    【噢我的老夥計,看不清就沒辦法分析,看在上帝的份上,你能進化出天賦序列929:強化視覺麼?如果不能,走在這樣的環境裡可一定得慢些,否則我會用靴子狠狠踢你的屁股,我發誓我會這麼做的。】

    看來備註的內容必須得是確切可見的某樣事物。絕對黑暗的環境下,無法為我提供幫助。

    天賦序列又是什麼?

    白霧並沒有放慢腳步,因為徹底被黑暗包裹後,手銬發出了亮光。

    這不奇怪,他已經猜到,自己大概是某個表演者,眼下該有所謂的貴族正在觀看自己。

    既然如此,這手銬自然得有夜照的能力。

    備註說的沒錯,的確不宜過早毀掉它。

    有了光,白霧看清了下水管道內的情況。

    某種未知的植物,根莖盤錯交織,將周圍的牆壁全部爬滿。細看的話,能夠看到植物根莖裡紫色的液體流動。

    而地上有著一些未知生物的骸骨,看骨架,是不曾見過的六腳獸。

    在過道的中央,則是水道,水面很靜,水質也與他所瞭解的下水道的水質截然不同,意外的澄澈。

    下水道的溫度,因為冰冷的水道的原因,遠不如外面那麼炎熱。環顧四周,白霧確信暫時脫離了危險,便將目光聚焦在水面。

    藉著光,水面浮現出了他的面容。

    【一個高塔底層的小乞丐,居然有一張顏值九分的臉,我承認你的臉讓我很有代入感,假如我也是人類的話,你必然是我的一生之敵。】

    信息很有限,就跟自己前面看的事物一樣,能夠看到一些備註,但內容並不全面。

    高塔,底層。

    “高塔……人類住進了塔裡……塔外很危險,無法生存。”

    原主的記憶就如同用盡的牙膏,怎麼都擠不出來,白霧只能靠著方才的見聞,宏觀的展開側寫。

    他大腦飛速的組合各種信息碎片,很快得出了一個接近真相的結論。

    “備註提到了四層貴族,底層乞丐。想來高塔層級分明,層級越高的人,身份越尊貴。”

    “而我成了貴族們的玩具,這手銬顯然是在記錄我如何求生。或許這是一個關乎我生存時間的賭局?果然,我與賭毒不共戴天。”

    “備註提到了惡墮,這應該是某種塔外的怪物……更有可能是這座廢棄城市真正的居住者。”

    “不管我多麼運氣好,這裡都不可能生存太久,至少現在的我無法生存太久。真正的破局方法,得是找到回到高塔的路。只有回去,才能夠最短時間掌握這個世界的基本常識。”

    這些都是推測,無從驗證。當務之急是找到回去塔內的辦法。

    看著手環,白霧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備註沒有提到手環手否具備聲音傳輸能力,且不知道這個世界的人,是用哪種語言。”

    沒有原主的記憶,自然也就無法掌握原主的語言。

    所以白霧比了一個豎中指的手勢,他的表情也有了變化,不再是絕對的平靜,而是輕蔑中帶著挑釁。

    大概表達的意思就是:就這?

    ……

    ……

    高塔第四層。滿場譁然。

    “好囂張的奴隸……這確定不是天賦者?”

    “演員,絕對是演員!這場賭局做假!”

    “我要看他死,惡墮呢?我要看他死,死!”

    “呵呵,倒是意外的有趣,沒想到我押冷門,居然中了,這小子居然活了這麼久。”

    賭徒們炸鍋了。

    他們押注,絕大多數,都是賭奴隸一小時內死去,而且都期待看奴隸死前掙扎,或者藍色區域那些高等級的惡墮怪物。

    可到現在為止,一樣都沒有看到。

    而且這些自認高人一等的貴族們,竟然被底層賤民挑釁了一番。

    白霧沒有猜錯,國際手勢即便到了異世界,也依然通用,可以晉升為宇宙手勢。

    同樣在貴賓看臺上,帶著半塊青銅面具的紅衣貴婦,拿起了電話,顯然是斥責著下屬沒有認真檢查貨源。

    但電話另一邊,負責這次賭局的人也很惶恐,不斷地向這位貴婦強調著,這次的貨物確實是來自底層的乞丐。

    掛斷電話後,貴婦收斂了臉上的憤怒。

    漸漸露出某種難以置信的神情。

    到了塔外,人都會本能的恐懼,乃至產生種種負面情緒,而任何負面情緒,都會招來惡墮襲擊。

    它們是塔外最恐怖的獵手,能夠嗅到情緒的味道。

    但那個年輕人至始至終都很平靜,這也是他至今沒有被惡墮襲擊的原因。

    這種事聞所未聞……簡直就像面對塔外的世界,沒有任何感情波動一樣。

    ……

    ……

    如果被欺負了該怎麼辦?

    白霧的風格絕對是想盡辦法讓欺負自己的人更難受。同時抓住一切機會,絕地反擊。

    他倒是沒有丁點的憤怒,但內心也不想接受死亡。

    人生沒有選擇劇本的權利,接到了怎麼樣的劇本,就以最好的方式演完他。

    擾亂了水面,在波光粼粼中,白霧再次凝視水面。

    【水質會讓你肚子難受,但不用擔心它的汙染程度會讓你原地暴斃,惡墮不需要排洩和飲水,所以它們不會接觸水源,喝水不會是老八行為。】

    水竟然能飲用,這讓白霧大感意外,他顧不得疼痛,潰爛的雙手不斷捧起水,喝了個半飽。

    經歷過高溫暴晒後,陡然間喝了水,會有明顯的起死回生的爽快。

    接下來,白霧開始探尋地形。

    “目前的假設裡,賭局是最合理的,既然是賭局,莊家必然要控盤。”

    天下沒有真正讓客人賭運氣的賭場,那跟慈善機構沒區別。

    “所以我的存活時間一定會受到莊家的干擾,經歷方才的挑釁,他們應該會想辦法解決我。”

    沒有一點驚慌,白霧甚至露出了一個怪異的笑容。

    莊家的手段或許根本無法應對。但待在這裡也會被凍死。

    要麼活要麼死的局面,能夠極大幅度增加腎上腺素分泌。

    這種亢奮的狀態,讓白霧很著迷。他開始認認真真掃視周圍的環境。

    “莊家的手段,我絕對應付不了,但這個地方並非只有我。”

    在下水道里走了一陣子後,不斷聚焦各個管道的白霧,終於將目光定格住:

    【一頭二十年的精銳級惡墮,距離你只有三百米,這個範圍內,你但凡有一點負面情緒,都能將它引過來。不如現在來一首《好運來》?】

    惡墮。

    備註裡的內容讓白霧覺得運氣還不錯,天時地利人和裡,他現在至少佔據了地利與人和。

    他絲毫不慌,甚至腦海裡響起了好運來的魔性旋律。

    “塔外難以生存,環境是一方面,但如果沒有恐怖的怪物,那麼人類的科技不該無法攻克這些難題。

    備註裡提到的七百年前的建築,和我上一世的建築風格相似。奴隸的存在,代表社會制度可能有倒退,但科技不至於落後才是。”

    “負面情緒能夠吸引惡墮,而且惡墮的捕捉範圍還挺廣,我至今沒有遭遇惡墮……我可真是個正能量boy。”

    白霧遇到了第一個難題。

    因為悲傷,恐懼,憤怒……等等負面情,對他來說,都是極為生僻的東西。

    換而言之……惡墮感應不到他。

    “假裝害怕,算害怕麼?”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Jonty

1
Jonty
發表時間 2021-01-12 21:09
評分

經典必讀!

本月排名
112
本月票數
1
1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的混沌城
作者 凌虛月影
建造各式各樣的防禦塔,收集千奇百怪的功能建築,抵抗一波又一波凶悍的怪物攻城。 叮,您的超級捕獸... (馬上閱讀)
180
鍊金手記
作者 小鴿哥
我自混沌甦醒,耳旁蒸汽轟鳴,煤煙遮天蔽日,世界遍佈陰影。 密契、靈脩、通天塔、融合、嬗變、哲人... (馬上閱讀)
180
時空之前
作者 東方玄
前世,遲了整整一年才上線的方玄最後才混到四階稱號神武士。 今生,重返起點有先知先覺的方玄要一路... (馬上閱讀)
180
長夜餘火
作者 愛潛水的烏賊
灰土上所有人都相信,埋葬在危險和饑荒中的某個遺蹟深處,有通往新世界的道路,只要能找到一把獨特的... (馬上閱讀)
180
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
作者 行為金融
三年又三年,三年的時間別人家的穿越者早已經稱皇稱帝,成為大佬中的大佬。 然而, 穿越三年,...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