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狂飆不止的心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2009年的4月26日,地球的某個鏡像平行宇宙。

    米國內華達州卡森市早晨7:30。

    這座位於內陸的城市慢慢醒了,寧靜中略有些喧囂。位於市中心的卡西大街,車逐漸多了起來,從各條支路開出的車輛慢慢在主路上匯成了車流,蜿蜒流動。

    一位有明顯亞裔特徵的青年穿著運動服,沿著卡西大街人行道,從東向西,慢慢跑著。清晨稀疏的行人被他不時超過。

    他叫陸飛,是一名準大夫。今天是他在聖卡西醫院一年實習期的最後一天。醫師職業資格經過兩輪STEP考試已經拿到了。早上5點上班,下午7點下班的實習醫生苦日子終於熬到了頭。

    陸飛不是這個世界的原住民。

    七年前他靈魂意識穿越而來,“落戶”在了一箇中文名也叫陸飛,英文名叫傑克的十六歲瘦弱少年身上。一開始懷疑自己精神分裂,出現了幻覺。幾天後確認靈魂穿越是真的後,古怪的是穿越本身讓陸飛挺高興的,更別說想不通去尋死覓活了。

    上一世他的父母50來歲才有了他。屬於標準的老來得子。陸飛去醫院實習第一年,父親就老年病纏身,頂不住仙遊了。母親本就中年產子體弱多病,受此打擊,半年後也撒手人寰。陸飛悲傷消沉了很久,但海量的學習任務與勞累的實習工作,使得哀傷慢慢過去了。

    南方醫院急診科的工作繁重而無趣。別說詩和遠方了,片刻的放鬆和寧靜都很難得。急診單身狗的日常也是夠夠的,女朋友的撫慰,那是不可能的,哪有那個閒錢和時間。

    短暫的一輩子,可以用心傷透、為錢愁、累如狗來總結。

    而穿越到這個世界的陸飛,就幸福了許多,人輕鬆、家和睦、有餘財。

    陸飛在人行道上慢跑到卡西大街與馬丁大街的十字路口,往右轉100米,就到聖卡西醫院了。快跑到路口時,眼角掃見右側長椅上,一位衣著得體的中年男子,滿臉通紅,半躺在長椅上,雙腿伸直,右手抓住椅背,人斜靠在長椅上,身體姿態十分怪異。

    陸飛腳下步伐不停,轉眼過了路口。出於職業敏感性,覺得不太對勁,又掉頭跑了回去。放慢腳步到這位中年男子身邊。

    低頭問道:“先生,你怎麼了,需要什麼幫助嗎?”

    “我叫卡爾,左胸疼的厲害,要去醫院,走不動了,幫幫我。”中年男子斷斷續續的道。

    陸飛問道:“卡爾先生,我是聖卡西醫院的急診醫生,名叫傑克,告訴我你哪裡不舒服?我幫你檢查一下可以嗎?”

    卡爾喜道:“好,我兩天前出差來卡森的,早上7點在酒店吃早餐時喝了點酒,剛出門,忽然胸口劇痛無比,疼的把早飯都吐了,就想跑來醫院看病,現在實在是堅持不住了。”

    陸飛把臉貼在卡爾的胸口,一邊聽心音,一邊問道:“你有早上喝酒的習慣?”

    “這兩天出差辦事挺順、順利,所以早上喝、喝了半瓶威士忌。”卡爾不連貫的回答道。

    “明白了,我揹你去醫院,就幾步路。”說話間,陸飛蹲下身子背上他,快步往醫院走。

    其實陸飛聽到他鼓風機般雜亂無章的心音,就知道麻煩大了,他初步判斷這是急性心梗。這種病,人說沒就沒了。

    陸飛揹著卡爾越走越快,幾步後乾脆跑了起來,開口大聲道:

    “卡爾先生,您家在哪裡?家裡有幾口人,養了幾口豬?”

    “幾口豬?奇怪的問題,我家住在嗚嗚嗚,嘟嘟嘟。”卡爾在他背上吱吱嗚嗚的,有點意識不清了。

    “Hi,兄弟,別睡啊,起來嗨啊,一起去喝一杯。俗話說早起一杯酒,友誼定長久。”陸飛嘴上胡言亂語,腳下卻片刻不敢停。來的及到醫院還有救,稍微慢一點可能就死在他背上了。如果人真的死在他身上,那就倒了血黴了。

    “唉,眼看在急診科金盆洗手,退隱江湖。嘿,今兒一早就攤上大事,這米國的江湖也不善良啊?我又是什麼樣的麻煩體質?”

    陸飛奮起所有力氣,往醫院奔去。好在幾十步後就跑到急診門口。他腳步不停,衝著門口保安大喊:“艾迪大叔,我是急診科的傑克,推擔架車來,我背上的病人快不行了。”

    門口保安艾迪趕緊把擔架車推了過來。兩人迅速的把病人抬上車,推著往急救室奔去。”

    急診室護士米婭正在門口正站著,看到狀況,急忙過來問:“怎麼了,Doctor陸?”

    陸飛大聲說:“路上撿了個瀕死的人,我現在下醫囑,你和我一起搶救。男,40歲左右,查體初步判斷,急性心梗。等會第一時間上心電監護。”

    病人此時已處於昏迷狀態,頸動脈摸不到了,他跳上了擔架,開始做胸外按壓,一邊大聲的說:“值班護士,快打電話給急診科主任安德森先生,讓他趕緊來,病人快不行了。”

    擔架車被推到了急救室,護士米婭急道:“3號隔間。”

    米婭和保安大叔一左一右把擔架車推進了3號隔間。米婭一邊把擔架車拉到病床邊,一邊大聲說:“傑克醫生下來,大家和我把病人抬上病床,我要上心電監護了。”陸飛下了擔架床,和艾迪大叔一起把病人抬上了搶救病床,大聲喊道:

    “來人幫忙,緊急搶救。”

    話音剛落,一位胖胖的年輕女醫生跑了進來。還沒開口說話,陸飛抬頭看了一眼她,大聲道:“急性心梗,奧麗芙幫忙,準備氣管插管,呼吸機輔助呼吸,準備做除顫了”,說罷,拿起邊上的除顫器,眼睛盯著著心電監護,米婭剛接好心電監護,心電監護就滴滴大叫,顯示出心室劇烈顫動。

    “我要除顫了,離手,200焦耳雙向波非同步電除顫”,陸飛說完,除顫器就按在了病人胸口。“嘭”,床上的病人僵直的往上蹦了一下,重重的落下。

    “再來,大家小心”,“嘭”,陸飛又除顫了第二次。

    “米婭,腎上腺素靜推一個單位,利多卡因靜推50毫克。奧麗芙氣管插管,給高濃度氧。”陸飛一邊下醫囑,一邊拿著除顫器,盯著心電監控器。

    “又來了,再次心顫,米婭、奧麗芙離手,200焦耳除顫第三次,”陸飛大叫道。“嘭”,又一次電擊除顫。

    米婭和奧麗芙,等病人落下,立刻衝了上去操作。一分鐘後,米婭大聲說道:“靜脈通道已開啟,腎上腺素和利多卡因已推完。”奧麗芙也在此時說道:“氣管插管已完成,呼吸機已連上,開始給氧。”

    還沒等大家繼續動作,心電監控器又開始滴滴聲大作,紅色的警示燈拼命閃爍。陸飛又一次進行了除顫,“嘭”,待病人身體落下,陸飛大聲對米婭喊道:“多巴胺按80公斤體重計算滴入最大劑量、碳酸氫鈉靜滴。”

    病人的情況萬分危急,每隔一到兩分鐘就室顫一次,室顫、除顫,一再重複。急救室內大家誰都不說話,每個人臉上表情都很複雜,害怕病人馬上死亡,又期待奇蹟發生。病人救不回來,參與搶救的醫生會沮喪好幾天。

    第11次除顫後,病人終於再次短暫轉為竇性心律。陸飛知道治標不治本,要趕緊搞清楚病人的心臟情況,大聲喊道:“奧麗芙抓緊時間做個心電圖,看看心臟狀態“。奧麗芙連聲答應,轉頭拖了移動心電圖機器過來,撕開病人胸口衣服,抓緊時間開始貼片。接好電極,心電圖顯示竇性心動過速、完全性右束支傳導阻滯、急性廣泛前壁合併高側壁心肌梗死;

    通俗的說,就是心臟的某根大血管已完全栓塞了(堵住)。

    陸飛還來不及考慮,病人又開始室顫了,他只得咬著牙繼續除顫。

    20分鐘,間斷的除顫7次。第8次除顫後病人又短暫恢復了竇性心律。陸飛衝奧麗芙喊道:“你來接手,我去拿溶栓劑。“這時急診科主任安德森先生走了進來,他一邊帶手套,一邊問道:“傑克,病人現在什麼情況。”

    陸飛三言兩語的把情況彙報了一遍。

    安德森沉吟了一下,問道:”傑克,你認為下一步應該如何治療?”

    “安德森醫生,病人情況太嚴重了,而且病人心律極其不穩定,一段時間內1~2分鐘即發作一次室顫,根本無法搬動病人,介入除栓塞治療無法馬上進行;我建議在急救室就地進行靜脈溶栓治療。”

    “劑量呢”,安德森一臉平靜的問道。

    “我建議靜脈溶栓予以注射用溶栓劑阿替普酶15mg靜脈推注,隨後50mg持續靜脈滴注30分鐘,剩餘35mg持續靜脈滴注60分鐘。靜脈溶栓共90分鐘。”陸飛飛快的說道。

    “就這麼幹,奧麗芙、米婭照做。”安德森果斷下令。

    過了一分鐘,靜脈通道開啟,注射用溶栓劑阿替普酶已推注完成,靜脈滴注的也開始了。還沒等大家鬆口氣,病人又開始抽搐,滴滴滴的警示音急促的響起,像極了死神的嚎叫。

    得,繼續“電人”吧。陸飛抬頭看了一眼急診室的掛鐘,現在是8:50分,搶救還不到1個小時。這一個小時太漫長了,與死神抗爭的每分鐘都那麼難熬。

    接下來病人在溶栓過程中仍頻發室性心動過速及室顫,陸飛和奧麗芙輪番上陣除顫,並繼續給予抗心律失常治療和藥物,再次除顫43次,10:04最後一次除顫後心律終於轉為竇性心律。等了5分鐘,病人沒有室顫,氣氛瞬間就輕鬆了下來。又過了10分鐘左右,靜脈溶栓也結束了。

    “應該救回來了,再觀察一會,沒事的話,就看進ICU後的跟進治療和恢復情況了。傑克,今天你表現很棒,都可以將搶救過程寫篇論文了。”安德森笑著道。

    “急救我是專業的嘛。”陸飛心情很好,吹起了牛。

    病人卡爾逐漸的恢復了神智,緩緩轉著頭,目光聚焦到了陸飛臉上,啞聲對他說:“謝謝你救了我,讓我的兒子沒有失去父親。”

    陸飛笑著說:“是大家救了你,你會好起來的。”

    安德森主任此時也微笑著說道:“米婭,再查個心電圖,看看情況。”

    米婭接上心電圖,醫生們仔細觀察,心電圖顯示:抬高的ST段回落>50%,心肌酶譜:CK及CK-MB高峰值前移至發病後的6h內,表明梗阻冠狀動脈再通,溶栓成功!

    觀察了病人半小時,期間再未發作室顫,這時安德森道:“送ICU吧,建議給予抗凝、抗血小板聚集、穩定斑塊、擴冠、改善心功能的對症治療。一切ok晚上估計能拔除氣管插管及停用血管活性藥物,明天做冠狀動脈造影術,跟進後續介入或溶栓治療。”

    “今天搶救病人,一共除顫96次,應該破了我們急診的記錄了。”米婭看了眼機器上的數字,驚訝的說道。

    安德森再次滿意的說道:“非常好,奧麗芙,送這位幸運的先生去ICU吧,米婭跟著去協助辦一下入院手續,讓我們的英雄-傑克醫生休息一下,畢竟著是他實習的最後一天了。”

    奧麗芙笑著說:“如你所願。”說完和其他人一起把病人卡爾抬到了擔架車上,向醫院的ICU推去。

    病床上的卡爾,慢慢向空中伸出了右手,四指向內彎曲,大拇指向上直直翹起,對著陸飛的方向,做了一個終結者的經典點贊動作。

    病床緩緩的被推走了,手許久不曾放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墮落的四翼天使

庸醫誤人

1
墮落的四翼天使
發表時間 2021-03-01 11:56

先不說西醫開中藥,光你這種有事沒事開消炎藥,還走私藥品的行為就是把讀者當白癡看了。再者你們的藥有沒有用不知道,但是可能帶病毒。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神話版三國
作者 墳土荒草
  陳曦看著將一塊數百斤巨石撇出去的士卒,無語望蒼天,這真的是東漢末年?   呂布單槍匹馬鑿...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