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愛的顏色是深紅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當天晚上陸飛和同事們聚餐,盡歡而歸,只有和他一起實習的奧麗芙悶悶不樂,陸飛知道奧麗芙對他有點意思,可奧麗芙雖然長的燦若桃李,但你倒是小兩圈啊,身上的肉一圈又一圈,高達90公斤的體重,太考驗人性了。

    睡覺前,陸飛進入了系統新開的臨床醫學館和軍事技能館。仔細思考後,訂下了訓練計劃,每天鍛鍊身體2小時,學習醫學3小時,學習軍事技能3小時。

    第一天晚上進入,花了6分拯救值,學習最近的醫學期刊和新學術成果以及軍事技能中的飛刀技能。在獲得二級感知後,陸飛對系統提供的柳葉飛刀的重量、重心、長短熟悉的很快,對飛刀技術的系列講解迅速吸收,在隨後的訓練中很快上手,不一會兒就將柳葉飛刀扔上30米標靶。

    第二天,2009年4月27日星期二早上10點,聖卡西醫院宿舍門口。

    陸飛早早的拿著行李箱等在宿舍門口,鎮長老爹開著他的福特-150的大皮卡如約而至。

    “Hi,傑克,見到你真高興!”

    “你好,安德森先生,麻煩你來接我,真是不好意思。”

    “叫我老爹,先上車再說,開回鎮上還要45分鐘呢,你爸媽都在家等著呢,本來他們想來接你,我說你是鎮上的未來的大救星,一定要親自來接你,順便和兒子吃頓早飯。”

    兩人談笑間,上了車,向奧古力鎮駛去。

    老爹雖然年逾六十,但戴了頂牛仔大寬簷帽,精神的夾克、花格子襯衫、牛仔褲,一派硬朗的西部牛仔風,顯得年輕精神。老爹開著車,沿著50號公路,一路不急不緩的開著。陸飛隨手打開收音機,收音機裡飄出了經典鄉村歌曲《500miles》。

    窗外的風景逐漸的從城市到了山區,老爹介紹道:“你大概好久沒走這條公路了,我們接下來要橫穿過內華達山脈,半小時左右就到了鎮上的範圍,鎮上風景可就好多了。”

    陸飛一路興致勃勃的問東問西,車子轉眼間開過山區,進入到平原,駛出了50號公路,轉入了林間公路。這裡地廣人稀,路上幾乎沒有車輛經過。陸飛望向窗外,路邊高大的白樺林、樹林後密密的灌木林、道路邊半人高的茅草,是明顯的高山溼地生態。

    隨著皮卡車越來越靠近小鎮,路邊不知名的野花開始飄散香味,林中的小鳥嘰嘰喳喳不停的叫,空氣中聞到了湖水的味道。陸飛知道太浩湖就要到了,鎮子也不遠了。一小段湖景公路過後,車子慢慢駛入了奧古力鎮。

    林間公路直通鎮上的中央大街。而中央大街則貫穿奧古力鎮始終。街道兩邊都是西部常見的2,3層樓的獨棟別墅,大街邊有一些商店、超市、公共設施,到了鎮子中間,高大一點的建築就是鎮上警察局、鎮行政辦公室一類的服務機構了,鎮上唯一的診所就在警局邊上。

    因為是工作日,鎮子上人不多,鎮上大部分居民都在銅礦和牧場工作,銅礦離鎮上有10公里遠,而大部分牧場都緊挨著太浩湖,在鎮子的西北部。

    進入了鎮子後,老爹有意放慢了車速,不時的探頭和行人或者商店店主打招呼。

    “老約翰,你感冒好了嗎?我把莎莉的兒子-傑克醫生接回來了,明天大家就可以去診所看病了。”

    “雪莉大姐啊,我把莎莉兒子-傑克醫生帶回來了。你說是不是那個帥氣的華裔小孩?對,就是那個帥帥的小夥,二十年前你給他換尿布,被他尿一臉的那個小子。”

    “……,雖然那個阿姨人長得精神,說話也好聽。但老爹直接抖落他小時候的醜事,也太不講究了吧。”陸飛不由無奈的心中默唸。

    一路招呼過去,車子終於靠近了北部的鎮尾,一座醒目的三層別墅矗立在那裡。別墅外牆顏色是華夏紅,可能因為房子年代久了,外牆顏色已從大紅的顏色慢慢的變成了深紅色,讓人感覺熱烈而深沉。

    陸飛的媽媽莎莉和繼父大衛,聽到了汽車聲,快步走了出來。莎莉疾走幾步,看著兒子從車上下來。柔和的輪廓、帥氣的臉龐越來越像他的親身父親,人也長的高高大大。眼睛不由微微一紅,衝著陸飛喊著;“兒子,來,給媽媽抱一個。”陸飛轉身,定睛望向媽媽。

    一眼看去,媽媽莎莉面容精緻漂亮、身材苗條、風韻猶存,不過臉上、身上亦是有了歲月的痕跡,細小的皺紋、隱隱的斑點、略略厚實的身軀細數了歲月的殘忍。陸飛不由也是鼻子一酸,快步迎了上去,張開雙手,準備迎接媽媽的懷抱。

    一不小心,沒看腳下,右腳踩到了門前草地的一個小坑。噗通一下單腿跪了下去。

    “哎呀,不至於啊,勿要舉(跪)啊”,陸飛媽蹦出了家鄉話,驚呼道。

    “……”旁觀二人,無語對視。

    陸飛慌忙站了起來,潦草的抱了媽媽一下,“不小心、不小心,真沒要跪。”這時大衛也走了過來,和陸飛笑著抱了一下。

    “你們母子進去再說吧,我幫你拿行李”,大衛笑著說。

    鎮長老爹揮揮手道:“我就不進去了,傑克你好好休息安頓一下。你的薪水之前和你談過了,7萬美金年薪,你先將就著,以後鎮上每年漲你薪水。如果方便,明早就去診所報到,診所裡積壓了好多病人。”

    “好的,老爹,明天早上9點我就去診所,今天辛苦你了。”陸飛客氣的說道。

    老爹不以為意的笑著擺擺手,開車走了。

    “走,兒子,媽媽今天給你做了好吃的,我們回家吃午飯。”

    “託你的福,傑克,我已經很久沒見莎莉做這麼豐盛的一桌中餐了。”

    “看你說的,大衛,你都吃了媽媽做的菜多少年了。”

    三人說說笑笑進了屋子,陸飛看著家裡的擺設。依然是幾年前他在念高中時家裡的擺設。客廳裡灰色的沙發、木色的茶几、大大的液晶電視、簡潔的檯燈桌。

    “一點都沒變啊。”陸飛感概的說。

    “知道你不喜歡家裡亂糟糟的,就保持原樣嘍,啥寧叫阿拉兒子是醫生,有潔癖嘛。”

    “我才沒有呢,是你矯情好伐。”陸飛習慣性的和莎莉鬥嘴。

    “你們母子秀恩愛說中文,考慮一下我的感受哈。”大衛笑嘻嘻的說。

    “好了,好了,吃飯去。”莎莉笑道。

    三個人圍著餐桌吃著午飯,陸飛知道老媽不怎麼愛做飯,所以對媽媽辛苦做的菜,也是極盡誇獎,把莎莉女士哄得心花怒放。

    正說著媽媽當年讓16歲的陸飛做伴郎的糗事。門鈴響了,陸飛去開門,門一開,就見一個雪白皮膚、大大眼睛、鼻子嘴巴小小、黑髮垂肩的少女,怯生生的站在門口,手上還端著一個巧克力的蛋糕。

    “莉莉斯,好久不見了,你還好嗎。“陸飛一愣神,馬上反應過來,打著手語“問”少女。

    被陸飛稱呼為莉莉斯的女孩是陸飛家的鄰居,她和她的警長媽媽凱莉,就住在他家左邊別墅裡。今年才17歲,小時候莉莉斯老是纏著陸飛玩,因為陸飛是唯一一個不覺得她特殊,並且會“說話”的大哥哥。

    陸飛因為前世是急診住院總,職業需要,學了一點手語,沒想到這一世在這裡用上了。

    莉莉斯有一年多沒見到陸飛了,看到陸飛這麼快反應過來,不由的臉上微微一紅,輕輕把蛋糕放在了客廳茶几上。

    隨後莉莉斯打著手語“說”道:“知道你今天回來了,特意做了個蛋糕來看看你,我挺好的,就是媽媽感冒了,媽媽說要隔離,不和我見面。我和她住在樓上樓下,都兩天沒見到她了,有些擔心。”莉莉斯見到陸飛,就覺得很放鬆,毫不生分的將家裡情況告訴他。

    “哦,這樣啊,你等一下,先進來坐,我去拿我的急救箱,你知道我是個厲害的醫生,我去看看凱莉阿姨。”陸飛知道莉莉斯因為聽障以及警長媽媽的極力呵護,對社會了解很少,純潔的像張白紙,有什麼就說什麼。所以他絲毫沒覺得,一回來就讓他看病有啥不對。

    莉莉斯非常高興,走進了屋子,和莎莉、大衛招了招手,坐在椅子上等陸飛去拿急救箱。

    莉莉斯站在陸飛家的客廳裡。想起了7年前的夏天。那時她還只有她10歲,她的芭比娃娃被淘氣的孩子扯壞了衣服,她習慣性的去找鄰居大哥哥哭訴,陸飛既沒有找那些熊孩子算賬,也沒有置之不理,而是一針一線的幫莉莉斯重新縫好了芭比的衣服。莉莉斯這才破涕為笑。那時候她就知道陸飛是自己可依靠的大哥哥。每年她最喜歡的就是夏天,因為大哥哥會在那個時候放暑假回家。

    她看著打開行李拿急救箱的陸飛,覺得她的大哥哥越來越帥了。“傑克都長到了1米8以上了,乾淨利索的黑短髮,一張柔和的鵝蛋臉,但眉骨又有稜角,眼睛大大的,深邃而又神祕。黑色的眼睛又有點帶深藍。比基諾里維斯更像東方人,但帥度又很接近。”

    小女孩正在發花痴想著心事,陸飛已經收拾停當,起身走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贅婿
作者 憤怒的香蕉
武朝末年,歲月崢嶸,天下紛亂,金遼相抗,局勢動盪,百年屈辱,終於望見結束的第一縷曙光,天祚帝、...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