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感冒也是心頭患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媽媽、大衛,我去凱莉阿姨家一趟,看看她怎麼了。”

    “去吧,替我向她問好。”

    陸飛拿著急救箱和莉莉斯向院外走去。幾步到了隔壁她家,莉莉斯打開沒上鎖的大門,走進屋子,招招手,讓陸飛進屋。

    “你自己上去好嗎,媽媽不許我上去,我上去她會罵我的。”莉莉斯可憐的“說”。

    陸飛比了個ok的手勢,幾步上了樓梯,一邊走樓梯,一邊大聲說:“凱莉阿姨,我是隔壁莎莉家的傑克啊,剛剛從卡森市回家,莉莉斯請我來看看你的感冒,你知道我來鎮上診所做診所醫生的,別搞錯,別以為我是什麼壞人闖進來,千萬別開槍,警長。”

    樓上傳來一個沙啞的笑聲,“你還是這麼調皮,傑克,上來吧。”

    凱莉站在二樓的過道上等他,凱莉看上去40歲左右,一頭褐發,長的周正粗獷,看上去幹練精神。只是感冒折磨的她有點憔悴。

    “來來來,傑克,到這裡坐,”凱莉指著二樓小廳的沙發說。

    陸飛忙道:“你先坐,我給你先檢查一下。”

    打開急救箱,拿出聽診器,陸飛仔細的聽了一下凱莉的心臟、兩側肺部聲音,摸了一下頸部淋巴大小,開口道:“凱莉,張嘴,我看看你的扁桃體。”凱莉張大嘴,讓他看。陸飛從箱子裡取出醫用手電筒和壓舌板,往喉嚨裡的上下左右各個方向仔細觀察。又拿出體溫計,讓凱莉夾在腋窩下。

    “凱莉,我瞭解一下你這次的生病過程哈。”

    “好的,你問吧。”

    “生病幾天了?主要是哪裡不舒服?”

    “大概是前天,我覺得頭疼、流清鼻涕、喉嚨幹癢,一直流眼淚。後來就開始發燒,人也昏沉沉的。本想過兩天病會自己好,沒想到今天更嚴重了,鎮上的老貝爾你也知道,整天醉醺醺的,找了也沒用。卡森市離這裡又遠,我的病情不算很嚴重,估計去卡森,也不一定能看的到醫生。明天又有重要的事,真是愁死我了。你來實在是太好了,我的情況怎樣?嚴重嗎?怎麼治療?會不會傳給莉莉斯?”

    “凱莉,不要著急,你得的是病毒性感冒,情況不算糟糕,屬於感冒中期。其實抗幾天,靠你的免疫力也能頂過去,不過能治療為什麼要抗呢,這不有我在嗎。”陸飛說著話讓凱莉把體溫計給他,看了一眼,道:“38.5度,你只要注意隔離,是不會傳給莉莉斯的。”

    “你稍等一下,我去家裡拿藥。”

    不等凱莉說話,快步下樓,和莉莉斯說了一下,回家拿藥去了。

    陸飛回到家,問莎莉道:“媽媽,上次我讓你在洛杉磯唐人街買的華夏感冒藥呢?”

    “在客廳的抽屜裡,自己拿,不過,給凱莉吃華夏的感冒藥好嗎?”莎莉說道。

    “沒事,我讓你買的的感冒藥沒有違禁成分,都是安全的,在米國可以當食品使用。”說著話,陸飛拉開抽屜,找了板藍根、蒲地藍口服液各一盒,去了凱莉家。

    到了凱莉家,陸飛認真的對凱莉說:“這些華夏感冒治療藥物,目前在米國是作為食品買賣的,裡面成分是安全和健康的,今天我並沒有作為醫生給你開藥,因為布洛芬一類的鎮痛藥物起作用比較緩慢,而華夏感冒藥療效非常好,你願意接受嗎?”

    “你費什麼話,論法律條款,我懂的比你多多了,趕緊給我準備去。”

    過了半小時,凱莉皺著臉,看著面前杯子裡溫熱的板藍根沖劑,對陸飛道:“雖然我很信任你,但這個藥聞上去很苦啊。”

    “你半小時前吃的蒲地藍口服液,那是專門抗病毒的藥。要想快點好,就得結合著退熱的一起吃,來,把藥喝了,能退燒,出汗的。你看在我現燒開水的辛苦份上,快喝吧。”

    凱莉皺眉苦笑,痛苦的拿起杯子,趁著溫熱一飲而盡。

    “咦,挺甜的,不難吃。”凱莉頗感奇怪的說道。

    “那就好,凱莉阿姨,記得每天吃3瓶蒲地藍,板藍根沖泡後吃3次,早中晚各一次。好好的睡覺,很快就好。你身體健壯,說不定明天你就精神了,對了,如果你明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出門,帶上口罩,不要和人握手就行,我走了哈。”

    陸飛說完拿起急救箱下樓。徑自走了。凱莉也沒矯情說感謝什麼的,十年老鄰居了,沒必要鄭重其事的道謝。陸飛下樓和莉莉斯交代了幾句凱莉的病情,讓她協助她媽媽燒熱水,沖泡沖劑。拍拍莉莉斯肩膀,笑了笑,回家去了。

    莉莉斯看著走出門口,轉彎消失的陸飛,嘴角慢慢上揚,彎成了一個好看的弧線。

    陸飛其實對米國的醫療制度還是挺詬病的。在我大華夏,有病隨時去醫院,醫生對症下藥,分分鐘治療這些輕症。嚴重點吊個水,躺兩天,準保沒事。

    而米國得感冒可是要命的,你首先要去預約家庭醫生,家庭醫生一般讓你自己抗,什麼吃冰激淋退燒,吹風退燒,自己隨便買點鎮痛藥,什麼怪招都來,你不到生命垂危,家庭醫生絕不會給你寫個轉診單送去大醫院。你直接去大醫院,沒預約,對不起,打哪來回哪兒去。預約呢?等病好了,也不知道輪沒輪到你。

    這種情況他已經習慣了,畢竟來了這好幾年,也算真正融入了。

    不過他不打算做這樣的家庭醫生,在不違背法律的前提下,以後多為鎮上居民做一些緊急醫療服務,大醫精誠的原則還是要的。

    陸飛回到家,媽媽領著他去了二樓他的房間,打開門,看到臥室裡窗明几淨,擺設一切照舊,彷佛時光在這裡凝滯了一般。陸飛回身抱了抱媽媽,輕輕的在她耳邊說道:

    “謝謝你,媽媽,你對我太好了,完全沒有上演有了男人忘了兒子的橋段。”

    莎莉女士含嗔半罵道:“媽媽這把年紀了,你還笑話我,對了,你剛回來,下午去超市買點日用品和添置些貼身衣物吧。對了,你身上錢夠嗎?”

    陸飛笑著說:“我不缺錢,實習一年賺了2萬美金,用了差不多1萬,醫院包吃住,也沒什麼地方用錢的。”

    莎莉像變魔術一般,拿出厚厚的兩沓錢。

    “這裡兩萬現金,你先用著,不夠我再從銀行轉賬給你。”

    “不是吧,用不著一次給我這麼多啊,我有錢,而且馬上要上班了,有工資啊。”

    “讓你用,你就拿著,家裡牧場這幾年收益不錯,臨近太浩湖的區域又開發了旅遊項目,來玩的人可多了,我們華夏人來旅遊的最多,知道我是華夏老闆娘,掏錢可大方了。”莎莉誇張的做著數錢的動作。”

    “好好好,我拿著,下午我去超市,你那輛豐田皮卡借我一下。”陸飛知道老媽性格,說一不二,為了這種事情也沒必要爭吵。

    莎莉掏出鑰匙,給了陸飛,“下午要我陪你去嗎?”

    “我這麼大人了,老是讓媽媽陪,丟不丟人。我和大衛去聊聊哈。”陸飛轉身下樓。

    和大衛說了一會話,大衛對於終於有人能和他聊聊牧場的牛和青湖山的建設而深感欣慰,並且趁著女主人走開了,兩人深入交流了關於莎莉女士糟糕的開車技術,以及深層次的物理和醫學原因,雙方的交流是充滿共識和建設性的,一致決定今後不能讓莎莉摸方向盤,就算不小心撞死了牧場的牛,那也是一條命啊。

    其實陸飛是故意找大衛聊天,大衛對他一直非常好,說視如己出也不誇張,陸飛不想讓他感覺被孤立了。大衛的確是個好丈夫、好父親。

    陸飛擁有成熟的人生觀,除了自己以後能按意願生活,也希望身邊人幸福安康。

    和大衛、媽媽說了一會話,開上媽媽的豐田皮卡,陸飛去了鎮中心的華夏超市,鎮上有兩個超市,一箇中型超市,一個華夏超市。陸飛喜歡華夏超市,畢竟很多華夏的食材和小商品這裡才有。陸飛買了一些適合東方人身材的內衣褲,一些食材調料,還有一些媽媽要的吃的喝的。正準備離開,見到日用品貨架上居然有暖寶寶、風油精這類很華夏的商品出售。抱著賊不走空,啊,呸,俠不輕行的原則買了一些備用。

    半小時後陸飛推著車到收銀臺準備結賬。看到收銀臺前很多人在排隊,買單的速度像蝸牛逛街一樣,拱一下停一下的,陸飛請後面的阿姨看一下購物車,擠到了前面,看看到底怎麼了。

    原來是超市的收銀系統崩潰了,本來兩個收銀通道速度就不快。現在是徹底癱瘓了。收銀員正拿著計算機,對照著一個個商品看標價算錢。華夏超市請的收銀員都是鎮上的當地人和墨西哥裔移民,數學普遍不太好,計算機按起來都不熟練,加上今天又有滿100打95折的活動,一不小心算錯還得重新再來一遍。

    這速度就慢的離譜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魔武版三國
作者 老牛不啃草
劉玄睜開眼,在東漢末年醒來,只是……他看到的卻是一個魔幻版的三國。   蔡文姬手撫胡琴,森羅萬...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