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神魔三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東漢,

    神魔紀,光和五年夏,

    涿縣西市,

    劉記商鋪外。

    屋簷下,

    劉玄睜開眼,驕陽似火,熱騰騰,

    他搖搖頭坐起身,眼睛驟然對上了一道道火辣辣的目光,

    劉玄一懵,啥情況?

    身前丈許外,黑壓壓的全是人群,都是糙爺們兒,形形色色,靜悄悄的,呈一個半圓將他圍在了最中央,

    他尷尬地笑了笑,突然從那一道道火辣辣的目光中察覺到了什麼,那竟然是……飢渴,

    他後庭一縮,雙腿下意識地夾緊,這光天化日下,朗朗乾坤的,要不要這麼刺激?

    咦~不對,

    他突然發現了什麼,

    這些人怎麼都是一副古人的裝扮,身上的服飾是……漢服?

    劉玄迷糊,感覺腦子突然不夠使了,我不是正在酒桌馳騁,與一任同道角逐酒力嗎?怎麼來了這裡?

    看這些人一身古人裝扮,莫不是哪個劇組?

    這時,

    一名少年從店鋪內鑽了出來,“少爺醒了?水已經備好,您去洗漱吧”

    少爺?叫誰呢?

    轉過頭,他這才看清了少年,面紅齒白的,大抵十一二的年紀,

    奇異的是,他從未見過這名少年,可心間卻莫名地生起了熟悉感。

    劉安徑直過來攙扶起他,“少爺還要勞苦半日呢,先去抹把臉醒醒神吧”

    劉玄被動地站起身,驚疑於少年的力量,他完全是被提起來的,

    靠椅晃動,劉玄這才感覺自己手裡還抓著什麼東西,

    抬手一瞧,卻是一雙草鞋和幾根蒲草,草鞋工藝精美,輕飄飄的,

    他將草鞋隨手丟在搖椅上,人群的目光隨即轉移,流露出毫不掩飾的貪婪,

    劉玄看得又是一呆,一雙草鞋而已,犯得著這樣嗎?怪嚇人的。

    被劉安拽著走進房門,商鋪不大不小,卻沒有什麼貨物,

    只是櫃檯上放著一張草蓆,地面上堆砌著一垛垛蒲草,

    走近水盆邊,劉玄不由得就伸出了手,

    疑問待會兒再說,此時正值午時,酷暑難耐,洗把臉剛好能夠提提神。

    他彎腰伸手,動作驟然僵住,水盆中倒映的面容,為何這般陌生?

    其面仁善,親和力十足,眉宇間透出一股英氣,雙目炯炯有神,大概二十一二的年紀,最顯著的,要數那一雙大耳,似能暢聽十方。

    劉玄抬起頭看了一眼少年,再低頭,“我擦嘞,這不科學”

    他猶不信,又抬頭看了一眼少年,再低頭,回想起剛剛的那群人,劉玄無語問蒼天,

    我他麼就參與了一場關於酒精的Battle而已,這就穿越了?

    “砰,砰,砰”

    他心跳霎時間震動如雷,腦海一片空白。

    等他鎮定下來,一番旁敲側擊下弄明白自己身處何地後,

    直接傻了。

    涿郡,

    東漢末,

    光和五年,

    靈帝劉宏在位,

    只是神魔紀是什麼鬼?為毛史書上並沒有關於這個紀元的記載,是遺漏了嗎?

    劉玄詫異了半晌,又驚惶起來,

    寧為太平狗,不為亂世人,

    黃巾起義是在光和七年,之後便是諸侯爭霸,連年征戰,

    他心間飛速思慮著,既然來了東漢末,金大腿那是一定要抱的,亂世人命如草芥,有人庇護才能苟活不是,

    只是,該抱哪條金大腿呢?

    袁紹……呃,算了,這傢伙連自己都可以坑死,跟了他會折壽的,

    孫權……那傢伙如今只怕還沒出孃胎呢!

    那曹老闆……嗯,也不行,這傢伙好人妻,自己可是鐘意大小二喬的男人,

    最後就只有一個選擇了,只是那位本家如今在哪裡呢?

    他冥思,卻被屋外突然響徹的高吼打斷了思緒,

    “中山甄氏甄逸,請見劉師一面”

    中山甄氏?

    劉玄凝眉,洛神甄宓就是這一族的人吧!

    走出門,

    一名中年躬身立在場中,畢恭畢敬的,

    “你有何事?”

    甄逸抬頭,看著門邊不過雙十年華的青年,“劉師,甄逸厚顏,請劉師賜一魔席”

    魔席?劉玄迷惑地看向身側的劉安,

    “少爺,就是您所編織的草蓆”

    我還會編織草蓆?

    可看甄逸這低聲下氣的模樣,一張草蓆而已,又不是萬兩黃金,

    “甄先生起身吧,既然你需要,我給你便是了”

    甄逸聽他答應,喜不自勝,“多謝劉師”

    而依舊站在原地的人群,見此都生出了豔羨。

    “小安,你去取來給甄先生吧”

    劉安一愣,“少爺,你一月才能編織出一張草蓆,店內並無存貨啊”

    “沒有?”,劉玄眼睛一瞪,“櫃檯上不是還有一張嗎?”

    “少爺,那是我們出行必需的……”,劉安不樂意了,可話還沒完,卻又被劉玄打斷,

    “你先去取來,草蓆嘛,我再編織就是了”

    “……喏”,劉安不情願地應下,轉身進了店鋪,

    劉玄這才看向甄逸,笑道,“甄先生自中山來,是來行商的?”

    甄逸急忙出聲解釋,“劉師容稟,在下是特來求席的”

    劉玄下意識地不信,這種東西哪裡買不到,又不值幾個錢,

    “少爺,給”,劉安抱著草蓆走了出來,小嘴翹得老高,

    “小安,一張草蓆而已,又不是多金貴”,劉玄失笑,伸手接了過來,遞向了身前的甄逸,

    甄逸忙躬身接過,身子激動得發抖,

    劉玄無語,一張草蓆而已,幹嘛激動成這樣?

    “劉師,大恩不言謝,您的恩情我中山甄氏記住了”

    “不必如此,這不是多麼了不得的事”

    甄逸陪笑,“劉師,在下略備了少許薄禮,還望劉師不棄”

    說罷,三名大漢分別扛著一口木箱走進了場中,

    Duang,Duang,Duang三聲震響,木箱被放在了地上,

    劉玄詫異,在猜測會不會是什麼特產,

    “小安,既然甄先生有心,就收起來吧”

    “是”,劉安走出,應了聲後,將三個木箱一個個地抱進了店中,

    劉玄有些迷惑了,聽墜地聲不是挺沉的嗎?怎麼劉安會抱得動?

    “劉師,在下還要趕回中山,就不叨擾了”

    “好,那甄先生一路保重”

    甄逸謝過,卻沒有立即離開,反而當著他的面將草蓆鋪開,好整以暇地坐了上去,

    劉玄傻眼,你不是要走了嗎?怎麼還坐上了?

    “劉師,若你路過中山,還請一定來我甄家作客”

    “……好”,劉玄應了一聲,心頭怪異無比,這人好生奇怪,怎麼一邊道著別,還一邊坐下了呢,

    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直接顛覆了他的認知,

    只聽甄逸輕喝了聲,“起”

    草蓆隨即挪移,騰空三丈,往南疾馳而去,

    劉玄呆滯地看著這一切,失聲低喃,“飛起來了?這是……魔……魔毯”

    人群豔羨地看著甄逸離去的方向,卻沒有表現出劉玄預想中的震驚,他們明顯對此早已見怪不怪了,

    巡視了人群一圈,劉玄目光幽怨,這莫非就是神魔紀的真意?那……這他麼還是東漢末年嗎?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朕又不想當皇帝
作者 爭斤論兩花花帽
重活一回,本想安安穩穩過一生,奈何都想逼著他做皇帝.......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