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請旨誅妖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對於自己穿到劉備身上的事實,劉玄難以置信,心神更是緊繃,

    金大腿是徹底指望不上了,

    最重要的是……知曉了自己在這個時代的身份,劉玄這個名字,便真的成為了過眼煙雲,

    他心下黯然,我是劉玄,也是劉備,但劉備卻是永遠也成為不了劉玄的,

    不管他如何不甘,這個時代都只認可劉備的存在,土著和黑戶,掰著手指就知道該怎麼選擇了。

    陳宮看他神情轉瞬多變,有些迷惑,“玄德,魔怔什麼呢?”

    劉玄……不……劉備醒過神,掩飾地笑了笑,“剛試驗草鞋功效,有些心得”

    陳宮這才釋然,走近前拉起他的臂膀,“走吧,郡守徵調”

    徵調?

    劉備惶恐,自己新穿過來,什麼都還沒弄清楚,這麼過去非得穿幫不可,

    還有,這位是誰啊?

    他掙脫開手,推辭道,“郡守可是有什麼吩咐?我這裡……”

    “玄德,涿郡有妖孽為禍,郡守意欲請旨鎮壓,急召涿郡諸多儒生相助,你雖連士子也不是,卻身負天賜異能,氣運超凡,能幫得上忙”

    妖孽為禍?氣運超凡?

    劉備繼續蒙圈,這說的都是些啥?我怎麼完全聽不懂,

    而場中眾人聽得妖孽兩字,神情都變了,有人走出朝二人作揖,“公臺先生說的,可是沁水之事?”

    “宮說的正是沁水”

    陳宮陳公臺?劉備眼皮一跳,這才弄清了青年的身份,

    這可是一位歷史大牛,呂布的首席謀士,要不是呂布英雄氣短,剛愎自用,歷史絕對會不一樣。

    “玄德,我們走吧”

    見無法推辭,劉備也只得硬著頭皮上了,郡守徵調,這還真不是他能拒絕得了的,朝人群一抱拳,“諸位,備受郡守徵調,今日對不住各位了”

    “劉師不必如此,我們明日再來就是”

    “劉師保重”

    ……

    沁水,

    此時烈日當空,卻為一層血紅薄霧所遮擋,只滲下一道道妖冶的紅芒投射到大地,

    而沁水本身,也已變作了一條死水,不復以前的波光粼粼,水質變作血紅,在烈陽的炙烤下,散發出縷縷血氣,瀰漫向半空。

    河道上,

    一名身材雄健的將軍杵立,手持寬厚大刀,滿面煞氣地巡視河面,其身後,七八百郡兵列陣待敵,幾架弒神弩正瞄準著水中。

    河道之後,

    一群郡兵環護著二三十名氣宇軒昂,文質彬彬的青年人,

    而這群青年人,則簇擁著一位身著官服,滿面儒雅的文士,正是涿郡郡守陳豐。

    “稟郡守,小陳大人領著劉玄德來了”

    陳豐轉過頭,兩匹烈馬剛好駐步。

    “叔父”

    “備見過太守大人”

    陳豐輕嗯了一聲,朝陳宮點了點頭,卻是直接無視了劉備,並不理睬。

    劉備尷尬,自己貌似挺不受待見啊!

    陳宮歉意地朝他笑笑,解圍道,“走,我們上河道看看”

    走上堤壩,溫度驟降,陰寒臨體,刺鼻的惡臭撲面而來,

    劉備撇眉,裹了裹外套,目光掃向沁水中,“這是……”

    他真的震驚了,沁水是一條河流,碧水綠波,可此時卻全是血水,且詭異地停止了流動,水面靜止。

    “玄德,水下妖孽白日間蟄伏不出,只在夜晚才出來為禍”

    “這真的是妖孽所為?”

    “嗯,確鑿無疑”

    劉備張張嘴,想說什麼又說不出口,心間已經抓狂了,

    這他麼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漢末?怎麼還真有妖孽出沒了?

    這時,幾名年輕儒生從後追了上來,和陳宮熱絡地交談了起來,

    可劉備又再次被無視了,沒有一人走近他,並且看向他的眼神,似乎……還有些不屑,

    劉備起初有些懵,古人都這麼拽的嗎?

    思忖了一下,他明白了過來,

    士農工商,士排在第一,身份也最尊貴,所以傲氣沖天,

    他一介織蓆販履之輩,雖然名聲響亮,卻只排在第三,自然是不配與他們為伍的,

    想透這一層,劉備眼睛一翻,昂起了頭顱,睥睨地掃了眾人一眼,咱也是讀書人好嗎?本科學士學位,

    有暗中注視他的儒生注意到他的反應,直接懵逼,我們這是……被鄙視了?

    入夜,

    無風,靜謐得可怕,

    所有人屏氣凝神,集聚在河道上,死死地盯著水面,在等待著什麼,

    突然,

    狂風大作,沁水奔湧起滔天波濤,十數條血紅水柱沖天而上,不住盤旋,

    “吼~”

    水底龍吟響起,一顆碩大的火紅龍頭隨即探出水面,厚重的龍威隨即鋪散,壓於眾人心頭,

    “龍?”,劉備失聲,猶若置身在夢中。

    “各儒生準備”,太守陳豐震吼一聲,朝西南方向猛然跪倒,

    一眾儒生緊跟其後,隨陳豐一齊朝西南方向參拜,

    劉備瞳孔隨之一窒,在他們跪下的瞬間,胸前竟然同時光芒大耀,一下照亮了周遭百丈範圍,

    郡守胸前的光芒更甚,給人一種正氣盈貫,直衝鬥牛之感。

    而涿郡的兵丁,則在軍司馬鄒靖的指揮下,弒神弩密集激射,交織出箭網封鎖了水面,不讓妖龍破水而出。

    “今沁水有妖龍作亂,為禍一方,荼毒百姓,臣涿郡太守陳豐,請旨鎮殺沁水妖龍,磕求天子恩准”

    劉備呆愣,這就是陳宮所說的請旨?

    “準~”,半空傳來了一道威嚴的迴應聲,

    隨即,

    天際金光一閃,

    一道寬大的聖旨突兀地在天際展開,眀煌金光耀眼,一道剛正不阿的嗓音響徹天地間,

    “妖龍為禍,荼毒百姓,天子令:立誅”

    音畢,

    聖旨金光大耀,傳出了一道震天龍吟,“吼~”

    一頭金龍從金光中顯化而出,龍威懾人心魄,張牙舞爪的,朝著沁水上的妖龍撲殺而下,

    “吼~”,妖龍怒吼,迎空而上,

    兩條龍隨即糾纏在半空,一金一紅,震撼視野,互相激烈地廝殺著,

    劉備瞠目結舌,軀體微顫地看著,原有認知終於被徹底顛覆了,

    “吼~”

    “吼~”

    雙龍廝殺,撞擊聲,嘶吼聲震動四野,

    力浪衝擊波掀起暴風,狂風呼嘯,道道血紅閃電跟著乍現,雷鳴貫耳,

    有金龍血墜落,河水被蒸發一片,

    妖龍血掉下,四周溫度更低,讓人直打寒顫。

    金龍妖龍爭鋒,越戰越高,在血色雲團中鑽進鑽出,

    半個時辰後,勝負未分,但金龍卻是出現了頹勢,好似後繼乏力了,

    郡守陳豐面色一變,這怎麼可能?金龍可是漢家國運,身負一國之力,怎會不敵妖龍?

    但他此刻也想不了那許多了,急聲吩咐道,“鄒靖,出手~”

    鄒靖聽令,嗆地一下拔出手中大刀,猛然朝著天際劈出,

    在劉備的驚駭的目光中,鄒靖的刀仍然還在手中,可一道刀氣卻是脫刀而出,斬碎血電風浪,朝著妖龍的尾部劈砍過去,

    “噗”

    殷紅滴落,妖龍猝不及防,後爪出現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吼~”,妖龍吃痛,進攻動作一滯,被金龍尋到了破綻,一抓拍中了它的脖頸,

    “噗呲”

    血肉的斷裂聲壓過了風雷,妖龍的軀體頓時斷成了兩截,

    “吼”,妖龍悲呼,天響驚雷,漂泊血雨伴隨著龍屍的墜落,一齊傾盆而下,

    金龍隨即消失,化作最初顯現的聖旨,在半空緩緩捲起,然後……消失。

    妖龍被誅,鄒靖成為了英雄,享受著他的注目禮,

    可劉備心間卻是突然一痛,生起了莫名的悲哀,淚水伴隨著血雨,一齊順著面頰滴落了下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大哥叫朱重八
作者 南城二爺
那年,城隍廟中,朱五和朱重八共吃一鍋狗肉。 那年,朱重八率數騎衝敵大營,七進七出救小五! 那年...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