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窮追不捨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就在錢多歡呼時,眼前的字不知何時消失了,出現得快,消失得也快。

    錢多伸伸懶腰,活動活動筋骨,邁步向前走,準備回富貴山莊。

    原本,錢多是想逃離的,但是經歷被追殺後方知不妙,覺得逃到哪都註定會被不知名不知姓的女殺手追殺,既然結局都一樣,索性回家,將此事告之父親,讓他給想要自己命的人敲敲警鐘。

    雖然錢多不知想要自己命的人是誰,但是他敢確定,就是七個娘中的一個。

    穿越的那晚,錢多從池塘裡出來,清楚的記得有個女子在黑夜裡偷看,要不是父親匆忙趕來,早就追上去看看是誰了。

    “既然我走還不放過,就回去坦然面對,看看是哪個娘沒心沒肺?”錢多邊走邊琢磨。

    地上,有些動物在山林中穿梭,尋找食物。

    天上,會飛的動物在空中翱翔,時不時鳴叫幾聲,給人鳥鳴山更幽的感覺。

    然而,錢多的感覺卻是怪怪的,無論飛禽還是走獸的速度,在他眼裡看來,那叫個慢,跟蝸牛沒兩樣,能清楚瞧見飛禽走獸的一舉一動。

    這種怪異的現象,源於氪金系統,錢多花千兩黃金充值,並用自己的血成功啟動系統,境界達到淬體初期後,身體發生了變化。

    現在,哪怕子彈飛行的速度,錢多用肉眼也能捕捉到,更別說飛禽走獸的速度了。

    這種詭異的事,就算錢多沒吃過豬肉,還是見過豬跑的,不用腦子想,光用腳趾都想到跟系統有關,發現錢花得挺值的。

    原本,錢多是個廢材,擁有貪狼血脈的他,竟然是天生絕脈,壓根就不具備修煉條件。

    即便如此,摳門的錢萬千還是沒少花銀兩購買各種昂貴的丹藥,尋遍名醫想替寶貝兒子打通筋脈,將他培養成強者,而不是人們眼中的廢物。

    遺憾的是,名醫們對錢多的身體束手無策,就算錢多把丹藥當花生吃,也無濟於事。

    幾經周折,錢萬千心灰意冷了,不再指望寶貝兒子成為強大的武者,只希望他平安無事,快樂成長,娶妻生子,繼承祖業。

    父親盼子成龍的心,錢多何嘗不明白,只是身體如此,有心無力啊!

    但是,現在不同了,錢多有了氪金系統,只要花錢充值,不用苦修就能提高境界。

    至於武者境界,錢多還是知道的,具體分:淬體、凝氣、化神、虛空、合道五大境界,每個大境界又分初期、中期、後期三重小境界。

    “系統坑我我坑爹,不過這錢花得值啊!”錢多走在山野間,臉上洋溢著歡笑,明亮的雙眼炯炯有神。

    …………

    黃昏時分,天地朦朧,一座豪華的宮殿籠罩在暮色中,氣派而莊嚴,這就是人人為之著迷的富貴山莊。

    富貴山莊佔地面積之廣,陌生人要是進入,沒熟人帶路的話,十有八九會迷路。

    這座莊嚴的山莊,光僕人就360名,其中看家護院108人,全是朝堂高手,但是卻分屬不同的陣營。

    一百單八將,三分之一的一流好手是大女婿楚天闊的人;

    另外三分之一的錦衣衛卻是三女婿李萬年的人;

    剩下三分之一的御林軍,則是五女婿關孤城的人。

    當然了,錢萬千的女婿不止三個,除了小女兒未嫁,已經有九個女婿。

    然而,這些女婿沒一個是弱者,不是江湖大俠就是朝堂高官,最不濟的也是商人。

    龐大的山莊,豪華的宮殿,強大的陣勢,三妻四妾,無疑不是給錢萬千臉上貼金,說他是土皇帝一點也不為過。

    大殿裡坐著七個貌美如花的貴婦,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面善有面惡,那是各有各的神,各有各的韻。

    然而,穿著樸素,頭髮花白,面黃肌瘦的男人則是搓著雙手徘徊,心中的焦慮全寫在有些皺紋的臉上。

    雖然他已不再年輕,但是那雙深邃的眼睛卻是年輕的。

    身無分文,看起來像奴僕的不是別人,正是富可敵國的錢萬千,這個大財主全身上下,沒一點跟豪華的宮殿沾邊,那副窮酸樣很難讓人把他跟首富聯想在一起。

    錢萬千是出了名的摳門,不僅對外人摳門,而且對老婆、女兒也摳門,更是對自己摳門,不然以他的財富,不會是這副模樣。

    但是,錢萬千唯獨對寶貝兒子不摳門,那是要黃金給黃金、要白銀給白銀,把最好的全給了錢多。

    錢萬千之所以著急,那是因為錢多在萬千酒樓遭追殺的事,掌櫃早已前來稟報過。

    得知寶貝兒子有危險,錢萬千心裡那叫個急,第一時間讓管家率領護院出去尋找,以保兒子安全。

    “誰他媽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在太歲頭上動土。”錢萬千雙手一拍,帶有怒意的眼神在七個老婆身上瞄來瞄去。

    七個貴婦對老公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誰也不搭腔,喝的喝茶,修的修指甲,各幹各事,各想各媽。

    大老婆馮冉,五十出頭,已是人老珠黃,妒嫉心強,那雙陰毒的眼睛令人生厭,也正是這雙眼睛,讓人難忘。

    二老婆方圓,能說會道,大大咧咧,身材微胖,坐著像樽佛,站著像門神,不動如山,動如猛虎。

    三老婆秋波,高而瘦,有著楊柳般的身姿,像小姑娘般愛纏人,纏摳門老公,一纏一個準。

    四老婆梅朵,冷言少語,面惡心善,一副老尼姑的姿態,似乎不識人間煙火,愛貓勝過愛老公。

    五老婆離人淚,乃一流高手,無兒無女,常與琴為伴,撫得一手好琴,卻夜夜難眠。

    六老婆艾梅,人如其名,愛美勝過生命,身材豐滿,手裡整天拿著小刀,不修指甲就難受。

    七老婆落花,面如桃花,風韻猶存,輕功一流,會使暗器,頭上插的六根髮簪,就是獨門暗器流星鏢。

    七個貌美如花的貴婦,本以為嫁給首富錢萬千,入住富貴山莊就飛上枝頭當鳳凰,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可誰也沒想到,富得流油的老公只管吃穿住,摳門得不給私房錢,把金錢看得比他的命還重要,回想失去的青春,那是腸子都悔青。

    瞧七個老婆裝聾作啞,錢萬千心裡更窩火,冷冷瞪一眼,才邁步走出大殿,急著去打聽兒子的消息。

    此刻,派出去的看家護院,正在大街小巷尋找錢多的蹤影。

    尋找錢多的還有一個人,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就是那個追殺他到海角天涯的女殺手。

    現在,這個叫冷心的女殺手就隱藏在富貴山莊附近,默默等待錢多出現,好殺他個措手不及。

    “咳!咳!”

    兩聲低沉的咳嗽聲在空氣中響起。

    暮色中,一個穿著樸素,拄著柺杖,彎著腰的身影邁著沉重的腳步,慢騰騰朝富貴山莊走來。

    這時,黑衣蒙面的冷心從隱避處飛身而出,把來人去路給攔住。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錢多,不過已經喬裝打扮了。

    我滴媽!

    女殺手真是陰魂不散,早在此等候,這是想送自己上黃泉啊!

    我活著容易麼我?

    回家的路被女殺手攔住,錢多嚇出一身冷汗,後背已經溼了。

    “咳!咳!”錢多捂著嘴咳嗽兩聲,裝出病重的樣子。

    冷心圍著錢多轉一圈,那雙冰冷如刀的眼睛在他身上瞄來瞄去。

    錢多喬裝打扮後,一臉絡腮鬍,頭髮零亂,彎著腰還時不時咳嗽兩聲,給人的感覺就是快進棺材了。

    這樣一副打扮,剛踏入江湖的冷心,經驗還不老道,壓根就沒把眼前的老人跟錢多聯想在一起。

    “小姑娘,你是在等人嗎?”

    怕引起女殺手懷疑,錢多變被動為主動,變著音瞎問。

    沙啞低沉的聲音,更加不會引起冷心的懷疑,冷冷瞥錢多一眼,才默默把路讓開。

    就你這傻樣還想殺我,門兒都沒有。

    闖江湖靠的不全是武功,主要還是靠腦子,我真是太聰明瞭我!

    矇混過關後,錢多又慶幸撿回一條命,沾沾自喜的他彎著腰,慢騰騰朝富貴山莊大門走去,依舊時不時咳嗽兩聲。

    冷心就這樣望著他的身影漸漸靠近大門,那雙水汪汪的眼睛在暮色中更加迷人。

    “站住。”

    錢多剛靠近大門,就被看門的護院給攔住。

    確實,錢多現在這副模樣,別說看門狗不認識,就算他老子也認不出啊?

    錢多挺直腰,輕聲細語道:“我是少爺。”

    “你是少爺?”看門的護院一臉譏笑,“我還是老爺呢?”

    護院的嗓門不算大,但所說的話,站在暮色中的冷心卻聽得清清楚楚,那雙水汪汪的眼睛裡閃過一絲殺氣,心裡那叫個窩火。

    畢竟,被人騙的滋味,一點也不好受。

    為了讓眼拙的護院認出自己,錢多趕緊把假鬍子弄掉。

    “賊子,拿命來。”冷心叫囂時,劍已脫鞘朝錢多後背飛射而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三國良家子
作者 知風勁草
國恆以弱亡,獨漢以強亡。 東漢末年,先是暴發了遍及數州的黃巾大起義,接著董卓入京,無故廢立天子...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