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死裡逃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聞聲,錢多扭頭一瞧,見劍柄朝自己飛來,深知抓不住,頭便往後仰,腰旋即彎成弓形。

    這時,冷心快步追上來,速度只比劍慢一點點而已。

    一百單八將分三批站崗,負責富貴山莊的安全,現在值班的兩個護院,正是錦衣衛的人,哪是百裡挑一的好手,看清錢多的臉後,忙拔刀迎上女殺手。

    錢多身不由己往後翻,鬼使神差躲過飛來的劍,搖搖晃晃的他,嚇得後背直冒汗,提高嗓門喊救命。

    兩個錦衣衛的好手,碰上冷心,竟然毫無招架之力,撲上去快,倒飛回來也快,重重摔在地後,一動不動了。

    瞧兩個高手瞬間倒地而亡,錢多嚇得兩腿發軟,已經沒力氣逃跑,全身除了顫抖還是顫抖,結結巴巴道:“別……別……過來,我很……很能打的。”

    “狡猾的賊子,我這就送你回家。”冷心冷得像塊冰,步步朝錢多逼近。

    嗖!嗖……

    空氣中突然響起破空之聲,一支支箭矢朝冷心飛射而來,速度快得驚人。

    然而,冷心的速度更快,只見她腳踝微抬,腳尖在地面往後滑,輕易就避開射來的箭矢。

    箭矢射在地面,離美女的腳僅有幾寸而已,看起來挺懸的。

    即便冷心躲過第一撥箭矢,可第二撥箭矢很快又射來,完全不給她喘氣的機會。

    冷心被雨點般的箭矢阻擋,除了後退避讓,再也難以靠近錢多,美女三番五次沒能殺掉一個廢材,心裡那叫個窩火啊。

    “但凡闖富貴山莊者,殺無赦!”

    一個糟老頭叫喊著,帶著一群護院從冷心身後殺來。

    “別下死手,哪是你們少奶奶,活捉大大有賞。”

    錢多回過神,虛脫得摔倒在地,見小命保住了,擔心護院們把女殺手射成刺蝟,忙出言提醒。

    自打見冷心第一眼,錢多就迷上她,當在山野間看清美女的絕世容顏時,就有以身相許的想法,即不想被她所殺,也不想她被殺。

    “賊子,又讓你逃過一劫。”

    前有密不透風的箭矢猛射,後有追兵趕來,被氣得窩火的冷心,見事不妙,撂下氣話便拔地而起。

    只見冷心身子在空中旋轉,射向美女的箭矢則是圍著她轉圈,場面那叫個壯觀。

    當箭矢朝四周反射而出時,冷心的身影已經消失在夜幕中。

    “媳婦別走啊!”望著美女的身影消失在暮色中,錢多心裡有些失落。

    “少爺!”糟老頭快步迎上來,著急的問,“有沒有哪受傷?”

    錢多搖搖頭,嘆氣一聲,旋即一個鯉魚打挺翻起。

    不是!

    腰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軟了,像似沒骨頭是的?

    一臉懵逼的錢多,雙手揉著腰,腦海裡疑問多多。

    自從境界邁入淬體初期,錢多的身子骨已經發生了變化,只是當時他沒察覺而已,現在被女殺手追殺,情急之下躲避,才知其中玄機。

    只要充錢就能提升境界,不用苦修也能成絕世高手,不愧是氪金系統,真特麼淘到寶了!

    發現邁入武者的征途後,錢多心裡小小的得瑟一下,有些飄飄然。

    俗話說,萬事開頭難,作為武者,淬體是比較折磨人的,是需要恆心跟毅力的。

    淬體初期主要是煉骨,中期是舒筋,後期則是活血,淬體成功方能凝氣,邁入高手行列。

    不能凝氣的武者,充其量只是比常人力量大點而已,只有修煉出真氣,才跟高手沾邊,若能將真氣收放自如,就已經是武林高手了,至於絕世高手,那是少之又少的存在。

    “十一郞!”急急忙忙趕來的錢萬千,激動得把寶貝兒子抱住,“沒事就好,嚇死老子了。”

    重男輕女的錢萬千,成家後一心想要兒子,可老婆就是不爭氣,四年裡生了兩個女兒,迫使他不得不納妾,奇怪的是小妾生的也是女兒。

    這下,想兒子的錢萬千急了,三五年就納個小妾,一連娶了七個老婆,硬是沒一個能生兒子的,全是生女兒的主。

    大財主加班加點幹活,累個半死,幾十年辛苦下來,還是沒能如願,不死心又娶了一個小妾。

    皇天不負有心人,第八個老婆終於給錢萬千生了兒子,但是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因難產而死。

    這個得之不易的兒子就是錢多。

    錢多是二月十一生的,在家排行十一,又是唯一的男兒,加上那天是他母親的忌日,錢萬千不忘愛妾的功勞,便給兒子取了十一郞這個乳名。

    “爹,我沒事。”錢多抱著父親,望著老管家王忠,“忠伯,厚葬死者,打賞有功之人。”

    “好的,少爺。”

    說話的人就是糟老頭,他是富貴山莊的管家,年齡比錢萬千還大,是上任莊主的書童,也是忠實的奴僕,已經是古稀之年的老人。

    臭小子,花錢如流水,哪知賺錢的艱辛,老子一天才賺幾千兩黃金,不夠你揮霍啊!

    聽兒子豪氣干雲,要打賞僕人,摳門的錢萬千心裡那叫個痛,臉色變得比死了爹還難看,支支吾吾道:“這個……這個……”

    “忠伯,死者黃金百兩,有功之人白銀百兩,統計後把銀兩備好,我來發。”錢多才不管父親是什麼表情,吩咐老管家後,強制把父親推進大門。

    錢多之所以這麼做,自然是有道理的,好不容易找到合理的藉口坑爹一次,得好好利用,一來收買人心,二來用銀兩充值便於提升境界,真是一舉兩得。

    一路上,摳門的錢萬千沒少數落寶貝兒子,淨給他上課,說錢是如何如何難賺,要精打細算什麼的。

    然而,錢多則是給父親洗腦,說護院為自己而死,沒有他們的保護,自己小命早沒了,花錢消災是應該的,收買人心是必要的。

    錢多一套一套的說辭,把他老子說得啞口無言,默默接受了。

    父子倆邊走邊說,錢多趁機把三天來的遭遇告訴父親。

    錢萬千聽後,勃然大怒,知道在家裡偷襲兒子的必定是七個老婆中的一個,邁步走進大殿時,怒目在老婆們身上一一掃過:“誰要是敢動我兒子,老子要她的命。”

    “爹!”錢多目光在七個娘身上瞄來瞄去,“娘們是看著我長大的,雖然我有些淘氣,但是她們還不至於想要我的命,況且我還是吃七娘奶水長大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天唐錦繡
作者 公子許
穿越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兒,但是當房俊穿越到那位渾身冒著綠油油光芒的唐朝同名前輩身上,就感覺生活...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