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有錢任性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錢多跟父親在七個女人面前唱雙簧,說的話半真半假。

    確實,錢多出生時母親難產而死,恰好七娘落花剛生下比他大一天的姐姐錢無語,姐弟倆還真是吃同個孃的奶水長大的。

    錢多並不想把家弄得支離破碎,只是讓父親警告七個娘,又假裝替她們說好話,想用親情來感化而已。

    “十一郞,娘怎麼會傷害你,疼你還來不及呢?”

    果不其然,錢多打的感情牌還是有效的,七娘落花率先表態。

    四十不到的落花,風韻猶存,是錢萬千七個老婆中最年輕的,也是跟錢多關係最好的。

    “就是!”

    其餘六個女人隨聲附和。

    “這樣最好。”錢萬千一臉怒意,邁步走到小老婆落花身旁坐下。

    “我去洗澡了,晚安。”敲山震虎的目的達到,錢多敷衍一句,轉身走出門。

    雖然錢萬千摳門,但是智商情商雙高,錢多走後,便軟硬兼施開導老婆們,裝出好男人的模樣,用花言巧語哄騙,真是沒誰了。

    錢多浸泡在熱水裡,靜下心來,開始分析問題。

    畢竟,殺人是要有動機的,如果自己死了,誰會受益?

    七娘落花就姐姐錢無語一個女兒,母女倆跟自己關係最好,沒理由要殺自己。

    五娘離人淚無兒無女,還指望自己替她養老送終,也沒殺自己的動機。

    至於其餘五個娘,錢多難判斷了,得進一步觀察,一一排查方能得出結果。

    “少爺,莊裡莊外,裡三層外三層,已經佈置完畢,你就放心休息吧。”

    門外傳來老管家王忠蒼老的聲音。

    “有勞忠伯了。”

    錢多禮貌的謝一句,感覺水涼了,才走出浴桶,用布將身上的水跡擦乾,上床就睡。

    奔波一天,錢多著實夠疲憊的,很快就進入夢鄉。

    富貴山莊,明哨暗哨高度緊張,瞎折騰一晚,結果什麼鳥事也沒發生。

    錢多醒來時,已是第二天辰時。

    叫墨竹的婢女坐在床沿,長相甜美,呆萌可愛,臉上略有肉感,眼睛清澈明亮,彷彿會說話是的,雙手撐著下巴,痴迷的盯著錢多。

    見錢多睜開雙眼盯著自己,墨竹臉上泛起一抹紅暈,猶如春風裡盛開的芍藥花。

    一向睡到自然醒的錢多,睡覺時要是誰把他吵醒,他準跟誰急,沒人例外,所以墨竹只得在旁守候,默默等他醒來。

    墨竹眼裡含羞:“少爺,你醒了。”

    “嗯!”

    錢多隨口一說,下床伸伸懶腰,扭扭脖子,活動活動筋骨。

    雖然墨竹稱不上絕色,但是跟美女大大沾邊,姿色還是有的,等錢多舒展筋骨後,忙替他梳洗,然後穿衣,簡直把他當皇帝老兒伺候呢?

    前世,在工地搬磚的錢多,累死累活連討老婆的彩禮也籌不到,更別說有美女伺候了。

    今生,前世不敢奢想的事,現在輕而易舉就能辦到,無論要錢還是要女人,只是一句話的事。

    有人伺候真好,原來當爺真特麼爽!

    當回大爺、過了一把癮的錢多,有種當皇帝的感覺,心裡美滋滋的,有些飄飄然了。

    “少爺,老爺跟夫人們等著你去用餐呢?”墨竹把錢多弄得體體面面後,才提醒他。

    “好。”

    錢多盈盈一笑,伸手在墨竹高挺的俏鼻刮一下,然後拿起桌上的扇子,麻利的打開,邊扇動邊走出門,風度翩翩的很是瀟灑。

    此刻,正是用早餐的時候。

    膳房裡,一男七女圍桌而坐。

    圓桌上擺放著粥、油條、包子、雞蛋、豆漿等食品,八人望著,卻沒人動手。

    富貴山莊的規矩多了去了,就連用餐也是規矩多多,主人用餐時下人只得看著,吃主人剩下的殘羹冷炙。

    不過,主人們也不見得都高高在上,要說高高在上的,只有一人,那就是錢多。

    錢多不到場,錢萬千就不開飯,硬是讓老婆們坐著乾等,無論等到什麼時候都得等。

    當然了,不吃是例外。

    好在,貴婦們早已習以為常。

    膳房外,王忠站在門前,望著排隊領賞的人群,老臉上浮現出慈祥的笑容,在他身旁,兩個男僕端著托盤默默站立,低著頭,目不轉睛盯著盤裡金燦燦的黃金跟白花花的銀子,心裡翻江倒海,真不是個滋味。

    畢竟,兩人只有看的份,沒有領的份。

    錢多邁著灑脫的腳步,右手拿著扇子扇動,悠哉遊哉而來,見眾人排隊領賞,心裡樂滋滋的,覺得還是有錢好,特別有存在感。

    “少爺,你先用膳。”慈祥的王忠,善意的提醒。

    錢多擺擺左手:“這賞錢一分鐘不發下去,我哪有胃口吃東西。”

    “少爺,是一刻鐘。”王忠以為錢多剛睡醒,腦子不清醒,話說錯了,忙提醒。

    跟古人言語上還是有些差別的,以後說話得留意點,不然總被古人當傻子呢?

    錢多心裡嘀咕著,尷尬一笑:“忠伯,都準備好了嗎?”

    “是的,少爺。”

    錢多先瞧瞧披麻戴孝的婦女跟她牽著的小男孩,又瞅瞅另外一個寡婦跟她身旁的老奶奶,旋即明白了。

    看著淚目的一幕,錢多心裡酸酸的,這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子,確實夠心酸的,寡婦們的男人為自己而死,是得多給點安家費。

    “忠伯,逝者家屬多給一百兩黃金。”

    聽錢多這麼一說,兩個寡婦忙下跪道謝。

    “嫂子們請起。”錢多邊說邊用手示意兩個寡婦起身。

    在場的護院們,見錢多慷慨大方,個個心裡激動不已,覺得跟對人了,有這樣的主子,哪怕用生命護他周全也值。

    將心比心,這就是人性。

    二百兩黃金可不是小數目,跟了錢萬千大半輩子的王忠,深知老爺子摳門,雖然他富可敵國,但是也視錢如命,這無疑是在他心窩上捅刀子,那裡敢做主,支支吾吾道:“這……這……”

    “這不行。”板著臉的錢萬千,站在門口說道。

    七個坐著的貴婦,見錢多如此大方,出口就是百兩黃金,花錢如流水,心裡那叫個不平,個個板著臉。

    要知道,七個貌美如花的女人,自打嫁入富貴山莊以來,到目前為止,攢下的私房錢還沒百兩黃金呢?

    “忠伯,照我說的辦,”錢多苦笑一下,轉身把父親推進門,“順便把印泥拿來?”

    王忠腦子還沒轉過來,又聽錢多說些莫名其妙的話,想想後還是照辦,趕緊去準備。

    “兒子啊!你這是要老子的命。”一臉苦逼的錢萬千,攤上花錢如流水的兒子,那叫個無奈,想跟他斷絕父子關係的心都有啊!

    “想長命百歲就得多行善,錢對爹來說只是個數字,千兩黃金如同九牛一毛。”

    不知油鹽柴米貴的錢多,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把摳門的老子哄好,然後笑呵呵出門去發賞銀。

    王忠不愧是老管家,做事細心周到,給錢多的賬目做得很細,細到把每個人的賞銀列出來,共計黃金六百兩。

    錢多對賬目不感興趣,唯獨對數字感興趣,隨便瞅一眼,拿起毛筆在賬單上寫下大名,並按手印。

    這奇葩的動作,看得老管家王忠一臉懵逼,心想別人領錢按手印是留證據,少爺跟著瞎搞什麼?

    錢多當然不是瞎搞,而是精心的搞,大費周章就是想從父親那裡搞錢,一來是幫他做善事,二來是藉此充錢提升境界,早點成為武林高手,那樣才不至於沒安全感。

    但是,錢多字簽了,手印也按了,眼前卻沒出現他期盼的紫色字。

    這下,錢多急了,張嘴破罵:“你特麼個破系統,騙爺玩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大明開局就登基
作者 物語000
穿越成大明崇禎皇帝。   天災人禍,內憂外患,大旱,蝗災,瘟疫,人相食,草木俱盡,十室九空。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