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竹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錚錚嗡嗡的琴聲,時而激昂高亢,時而壓抑低沉。唐宇只覺得自己的心緒不由自主隨著琴聲起伏,呼吸漸漸不暢,咚咚的心跳聲震動耳鼓,心臟似乎隨時都會從腔子里跳將出來。青衣少年似乎也受到了琴音的影響,原本迅捷絕倫的身形,竟然漸漸凝滯,讓唐宇不由得擔憂起來。

    七色光球攻守有序,將青衣少年圈在中間。光圈漸漸收縮,直到七只光球連成一體,相互交融,化作一個七彩流轉的光圈。

    青衣少年身形一晃,沖天而起,上沖之勢未盡便猛地一頓,以更快的速度下墜,終于甩脫了光圈的禁錮。眼看便要落地,他右腳腳尖翹起,左腳腳尖在上面輕點,身形一震,竟然憑空再次縱起。

    這幾下猶如兔起鶻落,迅捷已極,縱使唐宇胸中難過得快要爆開,也忍不住想要出聲贊嘆。

    那七名守陣人怎都預料不到,他竟然完全不受琴音影響,之前不過是裝個樣子而已,不由得愣了一愣,再也來不及收回正在打落的光圈。

    “奪奪奪——”三支鐵箭成品字形,無聲無息地破空而來,一鼓作氣射穿光圈,釘入青衣少年下方的泥土中,黝黑的鐵質箭尾兀自震動不休。光圈受創,七名守陣人同時悶哼一聲,委頓在地。

    鐵箭帶起的罡風,掃在唐宇身上如同鋼刀刮骨。那一瞬間,護體藍光好似風中殘燭般忽明忽暗,仿佛隨時都會熄滅。她這才明白,光圈也好,琴音也罷,都不過是擾敵的誘餌,這三支鐵箭才是真正的殺招。幸好青衣少年應變奇快,他們才得以安然無恙。

    琴聲停了下來,似乎撫琴之人已經看出這一陣是輸定了,不愿再做無用功夫。那七名守陣人卻知道,自己的性命與這陣法休戚相關,依舊強自手捏法訣,念念有詞。

    青衣少年緊緊抿著淡色的唇,從腰間拔出一支細竹。唐宇看到那竹子竟然綠得發黑,一如他的雙眸。

    竹尖在光圈中攪動一下。七色光圈扭曲顫動,片刻之后彩光爆閃。七名守陣人同時發出一聲慘叫,口中鮮血狂噴,就此癱倒,再也動彈不得。

    光圈復又變成七只光球,隨著竹尖的挑動,連成一線向青衣少年方才掌擊之處打去。

    半空中漣漪再次蕩起,雨霧微微顫抖著,頻率越來越快,漸漸發出令人牙酸的“吱吱”聲。

    “喀嚓——”碎裂聲憑空響起,那雨霧織就的毒網,也跟著消失無蹤。唐宇只覺眼前一亮,雨竟然已經停了,原來剛才他們是處于幻境之中。

    竹林中被清出了一塊空地,地上插著七面黑幡,每面幡下都有一具守陣人的尸體。

    幡陣上空懸著一面古舊銅鏡,銅鏡下呆立著一個黑胖子。裂痕迅速爬滿平滑的鏡面,黑胖子突然慘叫一聲,發足狂奔。只奔出幾步,銅鏡嘭地一聲炸成齏粉。黑胖子粗壯的身軀徒然停住,抖了一抖,也嘭地一聲在人間消失。

    這詭異的情形,嚇得唐宇縮了縮脖子。

    青衣少年靜靜凝視幡陣之外,那里一名錦衣青年席地而坐,面前幾案上端放著一張古琴。在他身后不遠處,四名白衣劍童并排侍立,肩頭各自繡著梅蘭菊竹四色花卉。

    竹林深處,殺聲陣陣。錦衣青年卻絲毫不為所動,拾起案上的玉骨折扇,從容起身笑道:“兄臺破陣而出,著實可喜……”

    青影閃動,語音戛然而止。錦衣青年臉上從容的笑意僵住了,難以置信的看著,插入自己喉中的那根黑竹,握住黑竹的那只修長有力的手。然后,青衣少年不帶一絲煙火氣的清秀面容,出現在他混合著震驚、疑惑、不甘的目光中。

    他震驚,本以為憑著自身的修為、才智加上幾件法寶,天下大可去得,想不到卻在這竹林之中,折在一個無名之徒手里。他疑惑,為何青衣少年突下殺手,難道他不好奇自己想說些什么?他不甘,他最后的憑仗——那把玉骨折扇還沒有來得及打開!

    不過沒關系,他還有報仇雪恥的機會。

    一道白光自錦衣青年頭頂射出。青衣少年抽出黑竹,反手一揮,登時將白光絞得粉碎。

    這是唐宇第一次看到,有人死后頭上會冒出光來,不由得又是驚異又是好奇,混沒注意到那四名劍童驚駭至極的神情。

    這個世界里修行分為人仙、地仙、天仙、飛仙四個境界。修煉到人仙境界便會凝聚元神,生機斷絕時,元神出竅還可以設法奪舍或是轉世重生。所以如果要徹底殺死一個人仙境界以上的修士,就必須要把他打得形神俱滅。但是天下修士多如過江之鯽,能夠修煉到人仙境界的大都是名門子弟,殺他一人就等于得罪了他的師門、他師門中人的親友、他師門親友的親友……

    正因為牽扯的勢力過于龐大,除非有深仇大恨或者特別原因,很少有人會下這樣的狠手,所以在場眾人,除了唐宇懵懂無知,就連那錦衣青年自己,也沒想到青衣少年會這樣狠決。

    “嗒——”玉骨折扇掉落在地,驚醒了唐宇,也驚醒了四名劍童。

    “公子——為公子報仇!”肩繡蘭花的劍童目眥盡裂,咬牙怒吼道。

    四道劍光刺來,劍意凌厲只攻不守,大有同歸于盡之勢。青衣少年身形閃動,身形竟比劍光更快,手中黑竹連挑,將勢如瘋虎的菊竹兩童刺死。左掌一翻,印在繡梅劍童胸前。三道劍光,直到此時才剛追擊到他身后,劍光驟然熄滅,跌落在地。

    唐宇胸中通通亂跳,只覺得這一路廝殺,以這次最為驚心動魄。她從未想過人的速度竟然可以比飛劍的劍光更快,這青衣少年——他真的是人嗎?

    一條人影合身撲上,青衣少年看也不看,抬腳踢去。只聽喀嚓一聲,來人胸骨盡碎,卻不是那肩繡蘭花的劍童,而是那錦衣青年的尸體。

    金色的火焰自錦衣青年胸口閃現,青衣少年縱身后躍,掠過劍光時黑竹倒砸,蒼地一聲,將劍光砸成兩段。

    金焰瞬息間將錦衣青年燒成飛灰。然后,金焰收縮成一點金光,向青衣少年射來。

    黑竹在空中一圈,金光便落在竹尖上,竟是一只黃豆大小的金色蟲子。蟲子上下翻飛幾次,“啾啾”叫了兩聲,似是在向青衣少年打招呼。青衣少年微微側頭看著金蟲,緊緊抿著的唇角,竟然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來,揮手將金蟲攏到袖中。

    唐宇舉目看去,只見那肩繡蘭花的劍童早已不知所蹤。原來他竟用同伴的性命和主人的尸體為自己爭取時間,借機遁走了。

    竹林深處,殺聲漸止。直到此時,唐宇這時才回過神來,發覺林中人影瞳瞳,不知還藏了多少人在。

    “出來。”青衣少年雙目微瞇,向竹林中淡淡說道。

    隨著聲輕笑,一個面色蒼白身著玄衣的中年男人,從林中漫步走出。

    “外頭那些雜碎我已經料理了,咱們老哥倆可以好好聊聊。我說竹子,你這次事情做得不地道呀。瘋子也是一番好意,你怎么可以把他打暈了?”說話間玄衣男人繞過青衣少年,徑直走向唐宇,伸手似乎想捏捏她的臉。

    “這就是小湖的孩子?”

    竹子——是這青衣少年的名字嗎?唐宇別過臉,躲開怪蜀黍的魔爪,同時打醒十二分精神,仔細聽著二人的對話,希望從里面多聽到些有用的內容。特別是自己這一世的父母,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不過聽他絕口不提自己的父親,似乎對他沒什么好感。她的父親似乎叫做江凜,他又是怎么樣的一個人呢?

    青衣少年似乎也不愿讓那只手碰到身后的嬰兒,腳步移動用身體將唐宇和玄衣男人隔開,淡淡說道:“他不肯把孩子給我。”

    “他當然不肯給你,你會帶孩子嗎?”玄衣男人白了青衣少年一眼,終于嘆了口氣,“我知道你在懷疑什么,但那人不會是瘋子。”

    瘋子是誰?唐宇眨眨眼,難道就是那個聲音溫厚中略帶沙啞的男人?

    青衣少年似乎不想繼續討論這個話題,竹尖指向地上的尸體:“這些是什么人?”

    “來殺你的人。”玄衣男人賭氣似的瞪了他一眼,環顧四周說道,“這是七殺陣,是前梁那個混賬國師,鼓搗出來的玩意兒。我見過被他們騙來給你殺的,那七七四十九個笨蛋,什么來路都有。嘖嘖,這次你得罪的人可不少啊。”

    玄衣男人幸災樂禍的笑笑,繼續道:“那些人本事雖然不怎么樣,但受到陣力影響,臨死前的怨氣會纏住你,迷惑你的五感和靈識,讓你陷入幻陣而不自覺。等你入陣,便會化作陰毒,專破修士真元。便是大羅金仙,進了這七殺陣只怕也要倒霉,只可惜他們碰見了你這根竹子。”

    唐宇心中驚疑。那玄衣男人說這陰毒專破修士真元,難道自己體內的水柔之力,竟然是修士的真元不成?那么,跟隨自己一起穿越來的那股霸道能量絲毫不受影響,那又是什么力量?

    玄衣男人搖頭嘆息,好像真心為對方可惜似的。然后指著黑幡下的尸體道:“我聽說鼎湖宮中有七個同胞兄弟,從小吃住修煉都在一起,心意相通,最拿手的就是結陣對敵。”

    “鼎湖宮。”青衣少年微微頷首,低聲重復道。

    玄衣中年人踱到三名劍童的尸體旁邊,回頭似笑非笑的看著青衣少年:“跑了一個?”

    青衣少年淡淡的道:“留下一個,給你查。”

    “那小子被你砸斷飛劍,定然跑不遠的。嘖嘖,這世道真是變了,連竹子都會動心眼了。”玄衣男人揮揮手,竹林中有黑影飄然離去。

    玄衣男人踱到古琴旁邊,“咦”了一聲,從地上撿起那把玉骨折扇,驚嘆道:“這是丹青墨城的‘山河扇’啊。我聽說三百年前,墨城上任城主與‘山河扇’一起離奇失蹤,想不到竟然在這里出現。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玄衣男人笑著拍拍手,兩名全身都裹在黑衣里的男人走進空地,對中年人施禮后,開始收拾地上的法寶和尸體。唐宇發現二人自始至終沒有發出任何聲音,身形輕飄飄的,好像兩個影子。

    “竹子,那石頭不見了。我問過瘋子,他說沒見到。”玄衣男人似笑非笑的看著青衣少年。

    石頭?什么石頭?他說的難道是那個東西?唐宇下意識的想要去摸自己胸前那顆晶石,手指動了動卻強行止住了這個念頭。她還記得娘親給自己帶上晶石時的情形,既然她那么小心的把石頭藏在自己衣服里面,一定不希望這石頭被別人拿去。

    “與你無關。”青衣少年長眉一軒,指指釘在地上的三支鐵箭,淡然道:“這個人,讓你的影子小心些。過些日子,我來找你。”

    “等等。”聽聞青衣少年要走,玄衣男人急忙出聲阻攔,“這孩子今后……”

    “我來養。”

    “你養孩子?”玄衣男人好像聽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話,指著青衣少年道,“且不說你要為小湖報仇,就說你會養孩子嗎?還是你打算把她變成跟你一樣,除了殺人什么都不會的怪物?”

    聽到“為小湖報仇”這五個字,唐宇心中一顫,眼前浮現出那個溫柔美麗的女子,耳中仿佛又聽見她柔聲說道:“孩兒莫怕,有娘親在”,想不到她竟已經死了。或許是血脈相連的緣故,或許是她前世幼年父母雙亡,對親情格外看重的緣故,唐宇只覺得眼眶發酸,不知不覺中竟流下淚來。

    青衣少年低頭沉思片刻,終究還是默默轉身離開。

    玄衣男人不再阻攔,對著他的背影說道:“你若實在信不過其他人,便去首陽吧。”

    <ahref=http://www.>起點中文網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978489_84_844-m
女帝打臉日常
作者 年華
  【女帝回歸,天生靈眼。醫毒雙修,重登至尊。強勢逆襲,打臉虐渣從不手軟。】   君無極,天... (馬上閱讀)
1007367592_87_30100-m
海賊之副船長紅心
作者 歸知行
  林夕:「……如果你邀請我上船,請記得有漂白我這一項重大使命。如果你沒有辦法做到的話,我可不... (馬上閱讀)
1011344478_86_864-m
我在星際開花店
作者 寒冰曳
  做為一朵食人花,好不容易拿到許可證,在地球上開了一家花店,食人花妖表示:好開心好開心好開心... (馬上閱讀)
Sys_84_848-m
驚世廢柴:邪尊求放過
作者 風起云奔
  一個血鳳的后裔,一個殺手女王,卻懷著怎樣的恩怨情仇重生大陸?!   身體殘缺?是廢物廢材?... (馬上閱讀)
Sys_21_8-m
超級之外掛人生
作者 wo本妖孽
  普通平凡的胡無為,原本是個靠‘游戲作弊器’混日子的游戲代練員。在一次與‘高壓電流’的斗爭中...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