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禁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習武?”林成業聽得一陣搖頭,“你能吃得了習武的苦?”

    “我能。”林宇語氣堅決地說道。

    林成業頗感意外,怎麼自己這兒子暈死一陣後,跟變了個人似的。

    見到自己也不再如往常那樣畏畏縮縮了,心中有什麼想法都敢大膽講出來。

    至少從話裡表現出的態度來看,和之前簡直是天差地別。

    當然,林成業不會輕易相信林宇的話,不過雖然不信,心中的氣倒是因此消了不少。

    想到這,林成業的語氣平和下來:“晚了,你已過了打基礎的年紀,再能吃苦也不會有什麼成就。如果在武道上一鳴驚人就是你想的大事業,那我勸你還是收收心,找點其他正事做。”

    “父親,年齡對習武的影響這麼大麼?”

    原主一天到晚只知道架籠遛鳥,尋歡作樂,對習武的事情一知半解,所以林宇無法從原主的記憶中找到更多的信息,只能求教於父親。

    “當然很大。”

    難得自己的兒子有關心正事的時候,林成業心情好了不少,便耐心地解釋起來。

    “你想的沒錯,習武是一條正經出路,如果能考個武功名,的確稱得上是成就了一番大事業,上可進廟堂,下能蔭子孫。”

    “但問題是,能做到的人十不存一,每一個都是從小就被名師悉心教導,經年累月地打熬力氣,最終才取得成功。”

    “以你現在的年紀,就算硬要練,也只能學會一些粗淺招式,甚至連招式都難以學精,放在武道上來說,就是不入流。”

    聽完林成業的話,林宇大感興趣。

    又問道:“父親,這個入流不入流到底是什麼說法?我聽說好像有什麼三流武者,二流武者,一流武者之分。”

    林成業見林宇難得如此好學,便繼續解釋道:“這是武道中人對實力的劃分,和一個人所學的武學品級以及所達到的層次有關,具體的細節我也不清楚,反正你只要知道,你現在再去習武早已過了時機,搞不出什麼大名堂。”

    林成業說到最後還是不忘了給林宇勸退,不想他在這條路上浪費更多的時間。

    林宇自然不會因為這麼幾句話就打消習武的決心。

    先不說他根本不習慣現在這副弱雞軀體,就說為了研究那莫名出現的系統,也得先學一門武功再說。

    “父親,我已經打定了主意,不管能取得什麼樣的成就,我都想親自試一試,請父親成全。”

    林宇邊說邊偷偷瞄了眼母親寧語蘭。

    寧語蘭心領神會,立即幫著說情道:“老爺,宇兒他好不容易有了自己喜歡的事業,你好歹讓他試一試吧?萬一我家宇兒是個武學天才,真的練成了呢?”

    “武學天才?”林成業沒好氣地看著寧語蘭道:“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這個道理你總明白吧?再武學天才的人,也得有武功可練才能成才,你以為那些上乘武學是街上的大白菜,想買就買?”

    “老爺,我們林家還買不到一本武學書籍麼?”

    寧語蘭吃驚地問道。

    林宇倒是對此早有心理準備,他剛從原主記憶中瞭解到這個世界的武功時,便意識到那樣的東西肯定是管得很嚴的,因此才會想要找林成業商量。

    如果林成業不同意這事,還真是難辦。

    “能花錢買到的大多是不入流的武學,其中錯漏百出,學些粗淺的招式也就罷了,誰敢真的花大力氣練?”

    “真正由名師所創的上乘武學,花錢根本買不到,只有加入大型宗門,通過層層篩選才有資格接觸。外人哪怕僥倖得到了也不敢練,會招來殺身之禍。”

    林成業一番話說下來,聽得寧語蘭啞然無語。

    武道上的事她一竅不通,是今天才第一次瞭解。

    “父親,哪怕是不入流的武學,我也願意試一試,請父親成全。”

    林宇言辭懇切地請求道。

    “不入流的武學學他幹啥?你以為不入流就意味著簡單麼?”林成業沉下臉來,“你有這時間,還不如繼續讀書,去試著考個功名。或者就去家裡的坊市先幹著,熟悉下大小事務。”

    “父親,我就試一試,如果不能成,我馬上就放手,從此安心讀書,學習家裡的生意。”

    林宇再次懇求道,心中有些急了。

    林成業搖搖頭,“不行,這事我不會同意。”

    說完,他耐著性子解釋道:“宇兒,不是為父不想給你嘗試的機會,而是習武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哪怕是不入流的武學,你練起來也至少得花兩三年才知道行不行,你有幾個三年可以浪費?”

    寧語蘭跟著勸道:“乖孩子,這事就依你父親吧,我們林家那麼大產業將來都是你的,你不需要靠習武出頭,沒必要硬去吃那種苦。”

    兩人都反對,林宇這下真的急了,這是真不給自己習武的機會啊。

    沒辦法,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拿出原主撒嬌的架勢,對著寧語蘭說道:“娘,孩兒長這麼大,從不給家裡惹是生非,也就是人懶惰了些,現在想安心學點本事,你們怎麼就不同意呢?”

    不知道是融合了記憶的原因還是怎麼的,這番話說出口竟然無比地自然,甚至都不覺得尷尬。

    林宇不由得暗暗稱奇。

    而寧語蘭看到林宇的這份姿態,瞬間心就軟了,轉頭對林成業說道:“老爺,宇兒從小到大都很乖,肯定會好好練的,你還是讓他試一試吧。”

    林成業差點背過氣去,這小子的表現也叫乖?全天下也就你會這麼覺得。

    “不行,這事不用再說了,我不會同意。”林成業沉聲說道。

    林宇知道自己的父親用這樣的語氣說話,那真是一點門都沒有了,只好再對著寧語蘭撒嬌道:“娘,要是不能習武,做出一番大事業,我就不結婚了,我怕到時候被人看不起。”

    按原主的記憶,只要自己這麼說,寧語蘭肯定會想盡辦法滿足自己的要求,絕對會揹著林成業去把武學書籍弄來。

    林宇覺得既然不能靠自己的父親,那就只能靠母親了。

    不管怎麼說,武功是一定要練的。

    至於父親對自己的觀感,就只能靠今後的表現來慢慢改變了。

    “反了你了!”

    林成業無名火起,一拍桌子,朝門外喊道:“把管家喊來。”

    很快,林府的管家就急匆匆趕了過來。

    林成業看也不看林宇一眼,直接對管家說道:“從今天開始,不準少爺離開房門一步,除了婉兒,誰都不準進去見他。”

    “是,老爺。”

    管家忙躬著身子應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有六個外掛
作者 滾神
故老相傳: 妖魔能變化成人,隱藏在人群裡,擇人而噬。 這個世界太危險了。 沒辦法,我必須開掛!...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