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六月初的東京正值梅雨,從昨天下午就稀稀拉拉下個不停的小雨,直到現在還盤踞在城市上空棧戀不去。

    位于JR常磐線南千住站俗稱山谷地區的一棟二層木結構老舊房子里,方宏進赤裸著身子,靜靜的站立在浴室墻壁上懸掛的那一方鏡子前面年,瞇眼打量著自己不久前剛剛獲得的這一具身體。

    大概只有一米六五、六六左右的身材,這個子與方宏進前世一米八的身高差了很多,按老家那邊的說法,一個男人長這么高那只能叫“殘廢”,要找對象都不容易。更加令人感覺郁悶的是,腦袋上的那張臉拼湊的近乎粗制濫造,塌鼻子、小眼睛,一張大嘴偏還生了兩片厚厚的嘴唇,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猥瑣,兩個詞……極度猥瑣。

    多少能夠拿來聊以自慰的,恐怕就是這副身體的體格了,看得出來,這副身體原來的主人很喜歡鍛煉,因而身上的肌肉很結實。胸前、小腹兩處部位,一塊塊隆起的肌肉宛如鍛造出來的鋼板,在古銅色肌膚的襯托下,能夠給人造成一種視覺上力感的沖擊。

    畢竟是轉世重生而來的人,再加上心底里那股強大的怨念,方宏進對相貌并不在乎,雖然刻下這張臉猥瑣到了極致,就差沒在額頭上加個壞人的標簽了,可誰叫他這次轉生就沒想著做個好人呢,因而這張臉配上他倒也算是貼切。

    這幅身體的前任主人名叫藤川俊樹,名字挺“虛偽”的,至少跟這幅相貌半點都不貼邊。

    東京的人都知道,JR常磐線南千住站左近的這一片地方,舊稱山谷地區,是東京有名的貧民區,同時,也是治安狀況最差,無業游民聚集的地區。

    藤川自幼在這個地方長大,中學輟學之后,就成了閑散游民中的一員,憑著天性中的一份狠辣以及亡命徒般的做派,很快就被當時盤踞在這里的黑社會組織野口會看重,并被吸納進了他們愚連隊。前幾年號稱日本第二大幫會組織的住吉會在東京擴張勢力,臺東區會組在與野口會發生了幾次火并之后,雙方和談,最終,野口會被納入住吉會,雙方合為一家,而藤川也自然而然的成了住吉會臺東區會組南千住地區的小頭目,手底下管著一百幾十號人,主要的勢力范圍就是這個貧窮而騷亂的山谷地區。

    如果放在前世,方宏進是最擔心和這么暴力團發生糾葛的,那時候的他是個“文化人”,早稻田大學畢業的碩士生,在日本銀行日本橋本店有一份很體面的工作,一度還擔任過監察課的課長職務。那時候的他遵紀守法,工作上兢兢業業,不敢有絲毫的玩忽懈怠。

    會想到前世的種種,對著鏡子的方宏進冷然一笑。

    同樣的一個笑容,如果放在他前世那張臉上,最多也就是個無奈中透著幾分凄涼的笑,可現在,通過這種猥瑣的臉折射出來,卻成了一種近乎猙獰的惡笑。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這句話并不是只適合于中國人的。

    為日本銀行工作了二十多年,從八九年參加工作直到一零年,二十多年如一日,方宏進覺得自己沒有功勞至少也有苦勞了,可就因為當時的中日關系惡化,而時任的日本銀行總裁白川方明又是個思想上偏右的家伙。于是,他這個兢兢業業了半輩子的老職員,就因為一個莫須有的錯誤被解聘了,不僅如此,他還將面臨著退休金全免的懲罰以及幾年的牢獄生活。

    若是不是因為這些,方宏進也不會被逼走上絕路,更不會帶著一股子怨念,托生到這幅原本不該屬于他的身體里。

    老實人從不敢輕易惹事,尤其是像方宏進前世那樣的老實人,他就屬于那種老實到被人踹三腳都不一定會吭上一聲的窩囊廢。

    可畢竟兔子急了還能蹬死鷹呢,更何況是一個大活人,而且還是一個心底里充滿了怨憤的大活人。

    轉生到這個身體里已經有一個多月了,直到現在,方宏進的心里還是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報復。他要報復所有人,每一個前世欺負過他,給過他臉色,讓他難看過、尷尬過、直到最后郁郁而終的人……不,這似乎還不夠,他要報復這個政府,這個國家,這片島國上的每一個人。

    沖動是魔鬼,可方宏進現在并不沖動,因為他自己就要做一個魔鬼。

    浴室朝向戶外的窗戶鑲嵌著磨花玻璃,窗外的細雨敲打在窗欞上發出悉悉索索的輕響。

    前世方宏進很喜歡雨天,也喜歡這種雨打窗欞的聲音,那就像是情人低語般的清幽,可現在,他只覺得心煩,感覺像是有幾只蒼蠅在耳邊聒噪不停。

    抹去面前鏡子上不知什么時候浮上的一層水霧,方宏進撇撇嘴,可是在鏡子的照射下,這個細微的動作卻讓那張臉看起來更加的惹人生厭。

    盡管不在乎重生后的自己究竟長什么樣子,可每每看到這張臉不管做什么樣的動作都是那么的猥瑣,方宏進的心里還是禁不住一陣兒火氣。

    他一揚手,猛的一拳砸在鏡面上,攥緊的拳面結結實實的砸在脆弱的玻璃上,只聽“咔吧”一聲,鏡子被砸出一圈圈蛛網般的裂痕,破紋最細密的中心位置,還留下一抹鮮紅的血跡。

    方宏進就像是感覺不到痛苦的一尊機械人,他面無表情在池子里洗了洗手,轉身進了客廳。

    木制的小樓雖然是有了幾十年歷史的老古董,但處在二樓上的這個小客廳倒是收拾的很整潔,幾塊拼湊起來的榻榻米邊上,擺放著一個四角的小方桌,此時,桌上的那臺十四寸的電視還開著,上面正在播放著TXN電視臺未來四十八小時的臺風預警。

    方宏進走到榻榻米上,盤腿坐下,繼續看他這一周來有心收集到的那一摞報紙。如今是九零年,日本社會正處在后世被稱為“泡沫經濟大破滅”的前期,對一般的日本人來說,這時候的報紙看不得,基本上就沒有什么好消息。可對于方宏進來說,這一切就完全不一樣了,從這些報紙上,他不僅能看到那些可以令自己產生變態般快感的新聞,還能找到與自己即將執行的計劃息息相關的東西。

    方宏進前世在日本銀行工作了二十多年,雖然一直以來的職位都不算很高,但終歸也算是中層級的人員,因而對某些過往的秘聞,他也有所了解。

    轉世重生之后,他要報復,要走一條罪惡的人生道路,自然不會放棄轉生這個優勢,有些前世所知的東西,他必須要利用起來。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日本,是個政治丑聞與社會群體惡性事件層出不久的地方,比如說:山口組、稻川會以及住吉會這三大黑社會組織在擴張過程中頻頻爆發的火并、暗殺;赤軍余孽對日本政界的滲透以及連番恐怖活動;泡沫經濟帶來的大蕭條以及社會的動蕩;奧姆真理教的出現等等等等。

    經濟的衰退必然會帶來社會的動蕩,這是一個人所共知的真理,只不過方宏進要利用的并不是這些,而是一個涉及到整個日本政界以及金融界的大丑聞。

    這個丑聞在八十年代中期就開始醞釀,直到十多年之后的九八年,才被某些人捅破,從而直接導致整個日本政壇的劇烈動蕩,執政黨自民黨內承襲了福田衣缽的三冢派一夜之間分崩離析。政壇元老、大藏大臣三冢博愧然隱退,大藏省內大批高層官員辭職甚至是自殺,包括作為日本國家銀行的日本銀行以及大量私營商業銀行的總裁被調查。也正是因為這一個大丑聞,隨著三冢派的分崩離析,自民黨內才出現了以龜井靜香、中山太郎為首的“日本再生會”以及以森喜朗、小泉純一郎為首的“清和學習會”,一批年輕的少壯派政治家開始在日本的政治舞臺上翩翩起舞。

    作為一個前世曾經擔任過日本銀行監察課課長的人,方宏進不敢說對這個大丑聞的全部內幕都了解的一清二楚,但一些層級不高的人所涉及到的內情,他還是了解的很清楚的,畢竟他也曾仔細翻看過丑聞的卷宗。

    現在,方宏進轉世重生了,而且莫名其妙的回到了九零年,他覺得,這段前世來看只能算是舊聞的秘辛,肯定能夠給自己帶來很多東西。

    當然,財富永遠都是與風險并存的,更何況他現在要謀求的還不僅僅是財富,其中很可能還會要了一些人的命。

    這個世界很公平,當一個人籌劃著要別人命的時候,肯定也就意味著他的命也成了別人謀求的目標,無奈方宏進并不怕死,他怕的是自己的仇恨無法得到完結,對他來說,現在死也許就是一種徹底的完結,可能也是他另外的一個追求目標。

    窗外細雨依舊,陰沉的烏云籠罩著天空,不過這烏云似乎并不僅僅意味著一場臺風的即將到來,還預示著一個梟雄的彪悍人生即將開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全職農夫
作者 鐵不拐
  城市綠化所工作的張凡被無緣由辭退,心灰意冷之下回鄉,在整理遺物的時候偶得神奇觀音淨瓶。 淨... (馬上閱讀)
Sys_5_22-m
紅場梟雄
作者 斯坦圖爾
  簡介:潘宏進重生到了1987年的蘇聯,大時代的潮涌,跌宕的權爭,無盡的背叛......卑劣... (馬上閱讀)
Sys_5_224-m
大明1630
作者 克里斯韋伯
  豪杰起于草莽,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救萬民于水火。 (馬上閱讀)
Sys_15_152-m
重生官商路
作者 懵懂的豬
  前世一直盼望著有一個好出身的孫秉云,莫名其妙的重生到了臭名昭著、腐敗墮落的前臨海市市長孫向... (馬上閱讀)
Sys_4_210-m
隨身帶著倆畝地
作者 楓葉不紅
  平凡的失業青年偶然得到山村的幾畝地,家傳的玉佩給了他奇特的能力,從此種地種樹逍遙山村。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