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黃金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乳白色的商務車在橋室町2丁目上了中央通線,在清水建設作業所附近兜了個圈子,過了三越劇場的時候,小淵真希子下車進了一家商店,出來的時候,手里提了一個碩大的塑膠袋,里面也不知道是些什么,估計應該是速凍食品之類的。

    “大和銀行不是傻子,”方宏進那張臉在路邊燈光的映襯下顯得愈發丑陋,猥瑣中帶著明顯的陰狠,“而負責監管的日本銀行以及大藏省更不可能傻到對此一點都不知情。一家市值不過百億的地產公司,而且還是經營出現問題,隨時都可能面臨倒閉的地產公司,如何能夠繞過他們的資產評估與信用監測?”

    “藤川君的意思是......?”吉岡措似乎隱約明白了些什么。

    他們這些人平時就不干好事,除了收取保護費之類的外,敲詐勒索的事情自然也沒少做,而敲詐自然也是需要機會的,眼下似乎就是個很不錯的機會。

    “看到小淵車上的那個男人了嗎?”方宏進看了他一眼,示意他發動車子,繼續跟上前面的兩個人,這才繼續說道,“那個人叫井口俊英,目前的身份,是大和銀行紐約分行的交易部主管,而小淵地產的每一筆貸款,都是在他的牽頭下達成的。”

    對井口俊英,方宏進就說了這么多,可實際上,在他前世的認知中,他對井口俊英的了解遠不止這些。

    前世九五年,有著七十七年歷史、總資產超過一千八百億美元、號稱全球排名前二十位的大和銀行爆出大丑聞,這個丑聞直接惹怒了美國人,導致美國關停了大和銀行在美國一切業務,并宣布三年內禁止大和銀行在美國開展任何涉及金融領域的業務。同樣的,也正是因為這一出丑聞,導致了大和銀行的信用度跌到谷底,最終不得不與住友銀行合并為一家。

    這段丑聞在當時爆出來的內容,核心就是這個井口俊英,他在擔任大和銀行紐約分行交易部主管的十多年時間里,利用本身的職權,將銀行大批海外客戶交由大和保管操作的債券私自賣掉折現,而后篡改客戶賬目,制作假賬,最終,再用這筆資金倒賣美國國債。這件丑聞曝光的時候,僅僅是大和還可以查到的賬面虧損資金,就高達十一億美元,而那些再也查不到的損失有多少,估計就無法估量。

    當年,這件事的最終定案是全部的罪行都由井口俊英一個人背負了,可作為曾經的日本銀行監管課課長,方宏進知道事情絕對沒有這么簡單。

    銀行系統內部,涉及到證券交易這部分的部門,基本可以分為前臺交易、后線結算以及債券保管三部分,三部門相互獨立,彼此制約、監管,而即便是井口俊英集三部大權于一身,后面也還有日本銀行的監察以及大藏省銀行局總務課諸多金融交易管理官的定期核查。井口俊英這么小小的一個交易部主管,如果沒有潛在勢力的支持,他又有什么本事掀起這么大的風浪?

    當然,這些事情方宏進絕對不會與吉岡措細說,盡管他的前身,也就是藤川俊樹很信任吉岡,可那并不意味著他也信任吉岡,在他的心目中,吉岡措始終是個地地道道的日本人,而用他那偏激的想法,日本人.......就他媽沒一個好東西。

    “吉岡君,”車子重新開動起來,悄悄尾隨在商務車后十幾米的地方,方宏進說道,“你應該知道,你我現在的身份,雖然是野口會下的頭目,手下也有一些人可以聽用。可就山谷地區那一片破落的地方,每月還要向部組上繳二百萬的規費,再扣除掉手下弟兄們的安家費,咱們的日子很不好過。最重要的是,在那有些有身份的人眼里,咱們始終就是不入流的角色,半點分量都沒有。”

    “憑什么咱們在刀口上舔血,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拿性命來打拼,卻只能面前糊口,只能睡那些低檔風俗店的女人?”方宏進冷哼一聲,說道,“憑什么像井口俊英這樣的人,就能夠簡單的動動手腳、耍耍嘴皮子,卻能動輒出入銀座的高檔夜總會,在新宿的歌舞伎町肆意享受?也許是我有野心,又或者是我不安于現狀,可無論如何,我是真的不服氣,非常不服氣。”

    吉岡措的眉毛挑了挑,這幾年來,他很安心自己現在所過的生活,山谷地區雖然是貧民區,可照樣有三十多家或明或暗的風俗店,女人他從來都不缺,日子可以說是過的風流快活。可問題在于,山谷地區終歸沒辦法與那些東京的繁華地區相比,像山口組控制的銀座,尤其是同樣處在山口組控制下的新宿歌舞伎町,那里等“炫彩”恐怕才是每一個像吉岡措這樣的人所向往的。

    方宏進瞟了一眼他緊握在方向盤的手,那兩只手明顯比剛才握緊了許多,僅從這一個細微的動作上,就可以看出吉岡措已經被剛才這番話挑動了心弦。他的血液流速在加快,腦子在發熱,只要讓他將這種狀態保持下去,他就敢殺人放火甚至是無惡不作。

    “在大和銀行內,井口俊英只能算是個不大不小的角色,”方宏進的嘴角閃過一絲獰笑,他不緊不慢的繼續說道,“可對于像咱們這樣的人,或者說是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他卻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存在,他一句話,說不定就可以讓咱們轉瞬間橫死街頭,另一句話,說不定又可以讓咱們過上夢寐以求的生活。所以,你說,如果咱們能夠把這樣一個人控制在手里,那會出現什么樣的結果?”

    吉岡措先是呼吸急促,從紅潤的面色上看,他的精神變得近乎亢奮。只不過他似乎只是將方宏進這番話聽了一半,所以只想到了好的一面,卻沒有想到其中的風險。要想控制一個轉瞬間就能讓他們橫死街頭的人,真的就有那么容易嗎?

    方宏進能夠揣度到對方的心思,只不過他沒有明說,也懶得明說。

    “藤川君,你打算怎么做?”吉岡措狠狠的盯了盯前面的車,頭也不轉的問道。

    方宏進心頭冷冷一笑,而后想也不想的說道:“就我所知,井口俊英和小淵真希子之間的關系很不簡單,而大和銀行與小淵地產之間的交易,同樣也不簡單。別看小淵真希子這個女人相貌清純,一副與人無害的樣子,可實際上,她這個人很不簡單,至少是很有心機。”

    “噢,那又怎么樣?”前面的商務車尾燈閃爍,拐上了一條岔路,吉岡措打著方向盤,問道。

    “我相信她和咱們有同樣的想法,為了控制住井口俊英,她的手上應該掌握著一些東西,對井口甚至是對大和銀行很不利的東西,”方宏進說道,“現在,咱們必須將這些東西拿到手……”

    吉岡措眼前一亮,幾乎是下意識的認為這個辦法很可行,不過隱約中他又覺得有些地方似乎不太對頭,但一時間顯然想不到問題出在哪里。

    此時車外的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蒙蒙的細雨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停了下來,漆黑一片的天幕上看不到半顆星星,更別說是月亮了。

    前面的乳白色商務車從岔路上拐出來之后,就上了池北口大街,隨后,又轉到靖國通線,最后才在神田巖本町一丁目拐上便道,進了一條沒有路燈的幽深巷子。

    就在吉岡措準備直接轉向跟進去的時候,方宏進攔住了他。

    這巷子沒有路燈,而且整個巷口也只有三四米的寬度,車子進去之后根本沒法調頭。再看看巷子四周的建筑,都是高檔的別墅樓,一棟連著一棟,隔著高達的外墻,可以看到內里的燈火通明。

    只看眼前這幅景象,方宏進就明白這條巷子肯定是死胡同,里面可能也只有一戶人家,那就是小淵真希子的居所,亦或是井口俊英的私宅。

    “怎么啦,藤川君?”吉岡措把車停在巷子入口處,扭過頭來疑惑不解的問道。

    方宏進朝他搖搖頭,示意他滅了車燈,又等了將近兩分鐘,這才一扭身,推門鉆出車外。

    雨后的夏夜,一如既往的悶熱,巷子里的空氣雖然潮濕但是卻感覺不到什么異味。

    方宏進在巷子里悄無聲息的行進了十幾步,腦子里忽然想起了前世這里是什么地方。

    沒錯,這片高檔住宅區應該是處在靖國通線與和泉橋南線之間的那片“黃金帶”,九八年大藏省丑聞被曝光的時候,日本各大金融機構內設的一個始終不為人所知的機構也被撬了出來,那就是“MOF擔當”。“MOF”就是大藏省全稱的英文縮寫,而擔當則相當于公關、交際的意思,它們合起來就是專門與大藏省做公關交際的機構或個人。

    隨著這一系列丑聞的曝光,這片“黃金帶”的真實面貌也被撬了出來,按照當時媒體的曝光材料,這里很多別墅的主人,都是各大金融機構內部的“MOF擔當”,而這里的大片建筑,很多平日都是空著的,只有在需要應酬的時候,別墅的主人才會在這里招待“客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51-m
巨星家族
作者 大佑佑
  已過不惑之年的沈秋山意外穿越平行時空,甦醒之後發現,自己竟然生在了一個牛叉閃閃的“文娛世家... (馬上閱讀)
Sys_6_80-m
獨裁者1986
作者 斯坦圖爾
  簡介:金鱗雖非池中物,若無風雨怎化龍。   重生在北非的劉東旭,當過兵、受過刑、蹲過大牢,... (馬上閱讀)
Sys_15_152-m
重生官商路
作者 懵懂的豬
  前世一直盼望著有一個好出身的孫秉云,莫名其妙的重生到了臭名昭著、腐敗墮落的前臨海市市長孫向... (馬上閱讀)
Sys_5_224-m
大明1630
作者 克里斯韋伯
  豪杰起于草莽,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救萬民于水火。 (馬上閱讀)
Sys_4_50-m
重生寡頭1991
作者 懵懂的豬
  一聲槍響,將一名經濟詐騙犯帶回到了1991年的黑龍江,轉生在了一個越境倒爺的身上,同樣是這...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