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入室行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想到這些,方宏進的心里既有幾分僥幸又有幾分猶豫。

    他感覺僥幸的是,既然這里的別墅都是這類性質的,那么相比別墅里平日也不會有什么傭人、保鏢之類的存在,這樣他下面的計劃實施起來應該會容易的多。而猶豫的則是他擔心小淵真希子也好,井口俊英也罷,不會將他們所掌握的有價值的東西存放在這里。

    方宏進所要進行的計劃,是一個九死一生的惡賭,就像他自己所說的,在日本的金融圈子里亦或是在權力場上,井口俊英都算不上什么大人物,可就是這么一個人,要想收拾他這樣的混混,卻是一件極其簡單的事。因而,這個計劃中絕不能有任何一個環節出錯,一旦出了錯,他這好不容易得來的新生估計就要交代進去了。

    盡管自傳生以來,方宏進就沒把這條命太過放在心上,可他終歸還是不愿意死的毫無價值,所以,他走出來的每一步,都希望能夠有計劃,而且是有完備的計劃。可現如今,在拿到具體的罪證這個環節上,他顯然是無法做到真正的完備了,而是不得不賭上一把。

    正如之前猜測的那樣,巷子是個死胡同,十幾米深的窄路走到頭,就是一個高達兩米的雙合扇鐵柵欄門,門上正中的位置,有一把揱鎖。方宏進站在門前,朝里面隔著拇指粗細的鐵柵欄朝里面窺探一眼,發現院內那棟二層的別墅里亮著燈,從一樓窗口投射出來的燈光照射在并不算很大的院落里,而之前那輛乳白色的商務車,此刻就停在院內的一株櫻花樹下。

    “藤川君,怎么樣?”

    就在方宏進偷偷摸摸的朝院子里張望的時候,吉岡措不知道什么時候突然出現在他身后,低聲問了一句。

    原本方宏進還在考慮是不是應該闖進這棟別墅,現在吉岡措突然出現在他身邊,他才猛然想到現在并不是猶豫的時候。在他看來,吉岡就屬于那種頭腦一熱便什么事都敢做,可一旦冷靜下來卻很是膽小的人。

    如今他正好處在亢奮之中,所以他那個容量有限的腦子里還來不及考慮風險之類的問題,若是給他一段時間,讓他徹底冷靜下來,他很有可能就沒有現在這份膽量了。

    “看來就是這里了,”咬咬牙,方宏進在極短的時間里下定了決心,他右手穿過鐵柵欄門,朝剛剛亮起燈光的別墅二樓一指,說道,“他們已經上去了,我看了看,這別墅里除了他們之外,應該沒有什么人。至于現在......”

    伸進門內的手向下稍稍一垂,扶在那副揱鎖上,方宏進扭過頭,說道:“吉岡君,就要看你的手段了。”

    在藤川的身邊,要說打架砍人,吉岡措的本事不大,可要說到溜門撬鎖、偷雞摸狗,他說第二絕對就沒有人敢稱第一了。因此聽了這話之后,他二話不說的上前兩步,探手從后腰上摘下來一串鑰匙,而后也不知道用什么東西在門上捅了捅,前后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只聽“叮”的一聲輕響,三項揱閂的保險鎖便自動跳開。

    吉岡措現在顯得很亢奮,鎖一撬開,他便迫不及待的推門而入,腳下才跨出去兩步,一把在昏暗燈光照射下閃閃發光的短刃已經到了他的手里。這是野口會的戰斗標準配備,短刃刃長七寸,像是縮微版的武藏刀,只不過刀身上沒有開血槽,目的自然是在火并中盡量不傷人命。藤川俊樹也有一把,平時就揣在懷里,只不過方宏進不喜歡這種東西,所以自從轉生以來他就沒有隨身攜帶過。

    其實不僅僅是吉岡措表現的亢奮,自從傳入鐵門的那一瞬間,方宏進的心里也有一種由罪惡感所引發的沖動,這種沖動的快感很難描述,但那種由緊張引來的血流加速卻是真實的。

    “吉岡君,記住,動作要快,但盡量不要傷人,”緊跟在吉岡措的身后,方宏進還不忘提醒了一句。對他來說,別墅里這兩個人關乎到他今后的全盤計劃,兩個人將來如何他不管,但現在絕對不能死。

    黑暗中也看不到吉岡措是什么表情,只是聽他用略帶沙啞的嗓音低聲應了一句。

    小淵真希子和井口俊英兩個人也是才進門不久,他們顯然還沒打算休息,樓下由院落里通向客廳的前門沒有上鎖,只是虛掩著。

    方宏進跟在吉岡措的身后進了別墅客廳,鼻孔里才剛剛嗅到一股淡淡的清香,耳朵里就聽到從樓梯口上傳來的一陣陣毫不壓抑的呻吟,其間還伴隨著一個男人野獸般的粗喘。可想而知,這對狗男女在樓上也沒干什么好事。

    客廳很寬敞,看上去差不多有兩百平左右,因為光線昏暗,只能看到客廳里擺放的沙發、桌幾,至于說是奢華還是樸素,就不可能看得出來了。

    客廳右手邊的一扇玻璃門內亮著燈,門口放著小淵真希子手里提著的那個塑膠袋,估計那里應該是廚房和餐廳。而緊靠著那扇玻璃門的左右兩邊,還各有兩扇日本民居中最常見的橫拉門,看位置應該是傭人的臥房。

    兩人在客廳門前屏息停留了十幾秒鐘,樓上傳來的呻吟喘息聲卻是越發高亢。方宏進前世曾經見過小淵真希子的照片,當時只覺得這女人長的很清純靚美,卻沒想到私生活竟然如此放蕩,聽她在樓上叫床的聲音,真是勾魂攝魄,無怪邊上的吉岡措不停地咽唾沫。

    盡管感覺這樓里不可能有什么傭人,可為了保險起見,方宏進還是決定先到幾間傭人房里看看。他伸手在吉岡措的肩膀上拍了拍,見他扭過頭來,才朝樓上一指,而后又做了幾個手勢,那意思是讓他先不要輕舉妄動。

    吉岡措顯然是明白了他意思,這小子點點頭,小心翼翼的摸到一張沙發前面,彎腰坐了下去,看那樣子就像是到了他們自己家一樣。

    方宏進知道這小子大概已經亢奮的一塌糊涂了,因而也懶得理會他,從褲子口袋里摸出那柄早已準備好的手電,轉身朝餐廳的方向走去。

    亮著燈的餐廳里空無一人,一方看上去像是大理石桌面的橢圓桌上,凌亂的擺放著一些紅酒瓶,內晉的廚房里,水池里中的一個龍頭還沒有關緊,滴滴答答的流著水。

    方宏進在廚房里轉了一圈,再出來的時候,眼角的余光撇到客廳里,卻發現剛才還坐在沙發上的吉岡措已經沒了人影,他嚇了一跳,剛準備轉回客廳找人,就聽到樓上傳來“咚”的一聲悶響,像是什么人摔倒在了地上,緊接著,又是一聲女人特有的尖叫。只不過這一聲尖叫很短促,應該是剛剛喊出來,就被人硬生生的捂住了嘴巴。

    “混蛋!”

    方宏進心里暗罵一聲,很明顯,吉岡措并沒有聽他的安排,就這么會工夫,這小子已經跑到樓上去了。

    事到如今,方宏進也沒什么辦法,他用最短的時間在四間傭人房里查看了一眼,發現房內的確再沒有其他人之后,便急匆匆的趕上樓。他倒是不擔心吉岡措對付不了那一對狗男女,而是擔心這小子手底下沒有輕重,一不小心把弄死一個就麻煩了。

    順著木結構的樓梯一路跑到二樓,剛走到打了隔斷的回廊外,方宏進就看到腳下的地毯上凌亂的扔著幾件衣服,墻邊一個石膏制成的維納斯塑像,頭上還掛著一副白色胸罩,想必是那一對狗男女還來得及進房間,就已經在這里脫上衣服了。

    相比起樓下,樓上的客廳就小了很多,不過房間卻多了兩個。方宏進趕到樓上的時候,客廳里的燈開著,除了最內側的一個房間之外,剩下的四個房間里卻黑著燈。而在唯一有燈光的那個臥室房門口上,身材矮胖的井口俊英一絲不掛的趴倒在地上,在他身邊的地毯上面,還扔著吉岡措的那柄短刃。

    一眼看到那柄短刃,方宏進就覺得眼皮突突發跳,他面色陰沉的快步趕過去,等到走近了,看到刃身上并沒有沾血,提起來的心才算是重新落回去。看來吉岡措這家伙還沒有徹底昏了頭,他只是把井口俊英給打昏了,而沒有直接殺了他。

    不過即便如此,方宏進還是不太放心,他走到井口俊英身邊蹲下,用力給他翻了個身,探了探他的鼻息,發現他的呼吸還很正常之后,這才將臉上那份駭人的陰霾收了起來。

    吉岡措就是地道的色棍,再加上這種深夜入室的罪惡感所激發的亢奮,他在樓下的時候就被小淵真希子的叫聲攪得欲火焚身,這時候沖上來樓上,放到了井口俊英之后,他自然不會閑著。方宏進走到臥室門口的時候,他正將渾身赤裸的小淵真希子仰面按倒在地毯上,一只手捏著她的雙腮,另一只手拿著一塊布團朝她嗚咽不絕的嘴里硬塞。

    小淵真希子看樣子是嚇傻了,整個人癱在地上,連反抗的動作都不敢做,活像一只被大灰狼按在爪下的小羊羔。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496378_4_12-m
極品逍遙大少爺
作者 俺是老王
  【百萬追讀火爆熱銷】

  這是一個自幼被棄的大少爺回國折騰的故事。(馬上閱讀)
Sys_5_224-m
大明1630
作者 克里斯韋伯
  豪杰起于草莽,挽狂瀾于既倒,扶大廈之將傾,救萬民于水火。 (馬上閱讀)
Sys_15_209-m
隨身裝著一口泉
作者 我要的是葫蘆
  山村孤兒劉軍浩偶然得到了一枚古怪的石鎖,石鎖內含有一個奇特的空間,里邊還有一池泉水。那泉水... (馬上閱讀)
Sys_5_22-m
紅場梟雄
作者 斯坦圖爾
  簡介:潘宏進重生到了1987年的蘇聯,大時代的潮涌,跌宕的權爭,無盡的背叛......卑劣... (馬上閱讀)
Sys_6_80-m
獨裁者1986
作者 斯坦圖爾
  簡介:金鱗雖非池中物,若無風雨怎化龍。   重生在北非的劉東旭,當過兵、受過刑、蹲過大牢,...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