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收獲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方宏進沒有理會臥室里一對男女的廝打,他站起身扭頭四顧,一眼瞟見放在小客廳沙發上的一個黑色公文包,便快步走過去抓在手里。

    公文包是那種男式手提包,翻蓋的包簾上有密碼鎖,鎖得很結實,應該是屬于井口俊英的。

    不過這種包顯然是只防君子不防小人的,更防不了入室搶劫的大盜。

    方宏進掂著包,感覺沉甸甸的,撥了兩下包簾沒能撥開,索性走回到井口俊英躺著的地方,拿了那把吉岡措的短刃,撕拉一聲在包底上開了一口子,將里面裝著的東西一股腦倒在地上。

    包里的東西很多,零零碎碎的,除了一包香煙、一個精致的ZIPPO火機之外,還有一串鑰匙、幾份文件以及一個密封的檔案袋,另外,還有四扎鈔票,都是花花綠綠的美金。

    方宏進先拿起一扎美元看了看,都是面額一百的大鈔,他知道,即便是在美國,這種面值一百的大鈔都很少在普通人手里流通,主要是用起來不方便。而這一扎鈔票差不多有一寸厚,應該是五萬一扎的,四扎也就是二十萬美元,數額絕對不小,換成日元就是一千八百萬,他這個小組一個月向部組上繳的規費,也不過是幾百萬日元而已。

    將幾扎美刀放在一邊,方宏進隨手又拿起那幾份文件。文件一共四份,其中兩份應該是大和銀行紐約分部今年上半年一至四月份的統計報表,沒什么價值。而剩下的兩份中,有一份是小淵地產向大和銀行橫濱分部申請辦理抵押貸款的文件副本,另一份則是小淵地產向大和銀行京都分部申請抵押貸款的文件副本。

    方宏進看了看兩份文件副本的日期,橫濱申貸的副本日期,標注的是八九年四月份,也就是去年四月份,內容是小淵地產以其公司全部固定資產為抵押,向大和銀行橫濱分部申請貸款一百七十億日元,貸款返還期為兩年。而京都那一份則是一個月前剛剛簽署的,內容大致相同,不過這次卻是將小淵地產的全部固定資產抵押給了大和銀行京都分部,貸款返還期仍舊是兩年。

    方宏進冷哼一聲,厚厚的嘴唇一抿,嘴角上浮現出一絲招牌式的獰笑。

    沒錯,這東西就是他想要在小淵真希子手上拿到的,有了這兩份文件副本,小淵地產以及大和銀行內涉及到這兩筆貸款的人,都要吃不了兜著走。相信只要這兩份文件副本被懂行的人看到,里面的貓膩一眼就會被看穿,這是典型的騙貸,且不說別的,至少小淵地產存在著重復質押的欺詐行為。

    將兩份文件的副本揣進懷里,方宏進的目光落在了那個密封著的檔案袋上。

    文件袋是軟皮制的,看上去很結實,袋口上還有一個雙四邊形的圖標。前世在日本銀行工作了二十多年,方宏進知道這種檔案袋應該是大和銀行專用的,而它唯一用到的地方,就是大和銀行的私人保險柜。一般情況下,那些有錢人在大和銀行租賃了保險柜之后,在存放重要物品的時候,銀行內的店員會給他們這樣一個袋子。

    方宏進將密封的袋口撕開,伸手進去掏了掏,一把就抓出來一本紅色的硬皮賬簿,還沒等他將賬簿拿好,只聽“悉悉索索”的一陣兒輕響,幾張照片從賬簿的里掉出來,飄落到了地上。

    照片飄落到地上,有的正面朝上,有的則是反扣著。方宏進隨手拈了一張,只看了一眼心跳就開始加速。

    照片應該是偷拍的,但上面的畫面卻很清晰。方宏進手里的這張,照的應該就是現在身處的這個小客廳內,就在他身后的那張白色長條沙發上,一個梳著雙辮的小姑娘被結結實實的捆成M型,仰面朝天的躺在沙發里。這小姑娘上身穿著一件乳黃色的無袖毛坎肩,下身那條藍色的細格短裙被整個撩在腰際,兩條細白的大腿被人用繩子捆住,扎在身體兩側,一個身材肥胖的中年人,正一臉淫笑的擠在她兩腿間賣力。

    方宏進一眼就看出來了,照片中的小姑娘應該是千代田麴田女高的學生,在整個東京,以乳黃色無袖毛坎肩、白內襯以及細格藍短裙做校服的,只有這一家女高。而那個正在強暴著她的中年人,方宏進同樣也認識,此人正是大藏省銀行局總務課的金融交易管理官廣野平朝。

    回想前世的時候,廣野平朝這個人似乎也在98年的大藏省丑聞中受到了牽累,最終辭職離退,而他在辭職之前,已經是銀行局總務課的課長了,這個官職,在中國就相當于財政部監察司的司長,是絕對的高官。試想,方宏進在這個時候拿到了這樣的照片,他又怎么能不心跳加速?

    急不可耐的將剩余幾張照片都撿起來,又將仍舊夾在賬簿內的都控出來,方宏進草草的瀏覽一遍,發現這些照片中涉及到的人并不僅僅只有廣野平朝一個,十幾張照片里,除了他之外,還有幾個人,而在這些人中,除了目前大和銀行的總裁藤田彬之外,剩下的人方宏進都不認識。

    將全部的照片收好,方宏進又翻看了一下那個硬皮賬本。正如他所期盼的那樣,賬本中記錄的是過去一年中井口俊英通過他現在的身份,在大和銀行紐約分部中篡改顧客賬戶、炒賣美國國債的全部支出與收益。換句話說,這是一本底賬,估計是井口俊英保存下來在關鍵時刻換命用的。

    就像方宏進前世看檔底時所猜測的那樣,大和銀行紐約分部的丑聞事件中,涉及到的人并不僅僅是井口俊英一個人,他只是一個替罪羊,是被人扔出去平息事端的犧牲品。

    從賬簿上看,僅去年一年,井口俊英通過這類手段就從大和銀行內盜出了兩億美元的資金,只不過這些錢他并沒有用來購買美國國債,而是通過一家名為“MOTRAY”的代理公司,將這筆資金全部購買了日元遠期期貨,而且是買空交易,也就是買日元將在明年七月份貶值。

    方宏進知道,在日本國內,自二戰結束之后,為了保證存款人的利益不受證券市場大幅波動的影響,日本政府仿照美國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出臺了一項《證券和交易法》,其中的第六十五條明確規定,嚴格禁止日本銀行參與日本國內的證券業交易。而相對于普通人群來說,日本的銀行自然日本證券業內的走勢波動情況更加敏感,信息也更加靈通,為了能夠謀求暴利,一些日本的銀行便在國外大量建立分部,而后通過一些在海外注冊的公司,進入日本本土的證券市場交易。而大和銀行以及井口俊英所作的事情,顯然也是這樣的。

    在回想前世,在經歷了泡沫經濟的打擊之后,日本大藏省似乎恰恰就是在九一年年中的時候,促成了日元的貶值,使得當時日元兌美元的匯率大幅下挫,而井口俊英投入巨資買空日元遠期期貨,必然是有賺沒賠的一筆買賣。

    更進一步說,前世大和銀行丑聞中公布出來的信息完全是假的,其中更多的內幕,或者說井口俊英所為之服務的那些人,被雪藏保護起來了。

    心情激動啊,方宏進此刻的心情真是前所未有的激動。他根本不顧慮潛藏在這些照片背后的危機甚至是生命危險,他唯一在乎的,就是這些罪證能夠在自己手中同某些人做成什么樣的交易,冥冥中,他感覺到重生后瑰麗人生的大門,已經悄無聲息的朝自己敞開了一道縫隙。

    不過這道門雖然是敞開了一道縫隙,但里面顯現出來的也不僅僅是瑰麗,還有更多的**,甚至是電閃雷鳴。方宏進的確是很樂觀,可也不是盲目樂觀,他明白,今天晚上自己從這棟別墅里出去之后,下面緊接著要面對的,一定便是井口俊英的追殺,如果不把落到自己手中的這些罪證拿回去,這小子恐怕睡覺都睡不安穩了。

    要做常人不敢做的事,必然要承擔常人不敢想象的風險,對此方宏進早就有了準備,所以他并不怎么擔心,說真的,他甚至更希望那一刻早一天到來。

    將地上的一應零碎全都收起來,而賬簿和那些照片,則重新裝回到袋子里,隨手揣進懷內,最后,又將那四扎美金交疊著放在一起,用兩只手捧了,方宏進噓口氣站起身,一轉身,正看見原本應該是昏過去的井口俊英瞪著一雙眼睛朝他這邊看。

    這家伙現在是膽小的很,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醒過來的,竟然連一點反抗的勇氣都沒有,即便是知道方宏進手中那些東西很重要,不能被人拿走,可是一看到對方轉頭過來,他就立馬眼睛一閉,繼續躺在那里裝死。

    距離井口俊英躺著的地方不到三米遠,吉岡措正將小淵真希子的兩條大腿扛在肩膀上,拼命似的在她兩腿間篩動著屁股,看他那一副仰頭瞪眼、嘶聲急喘的樣子,顯然是到了即將爆發的臨界點了。

    看到如此妙趣橫生的一幕,方宏進撇撇嘴角,他對自己的未來似乎更有信心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054696_4_12-m
黃金漁村
作者 全金屬彈殼
  在大城市打工多年的敖沐陽回到養育他的家鄉小漁村,歸途中遇襲落海,揭開了一段草魚跳龍門的傳奇... (馬上閱讀)
Sys_6_80-m
獨裁者1986
作者 斯坦圖爾
  簡介:金鱗雖非池中物,若無風雨怎化龍。   重生在北非的劉東旭,當過兵、受過刑、蹲過大牢,... (馬上閱讀)
Sys_4_210-m
隨身帶著倆畝地
作者 楓葉不紅
  平凡的失業青年偶然得到山村的幾畝地,家傳的玉佩給了他奇特的能力,從此種地種樹逍遙山村。 (馬上閱讀)
Sys_5_22-m
紅場梟雄
作者 斯坦圖爾
  簡介:潘宏進重生到了1987年的蘇聯,大時代的潮涌,跌宕的權爭,無盡的背叛......卑劣... (馬上閱讀)
Sys_4_12-m
隨身裝著一口泉
作者 我要的是葫蘆
  山村孤兒劉軍浩偶然得到了一枚古怪的石鎖,石鎖內含有一個奇特的空間,里邊還有一池泉水。那泉水...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