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那個夏天(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才下午四點過,歐陽東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子弟校,比身體更加疲憊的是他的心情。人才市場非常熱鬧,熱鬧非常,可惜熱鬧的是去象他這樣去碰運氣的人,招工單位并沒有幾個。

    “對不起啊小伙子,我們只要熟練的焊工,我建議……”

    “你是學紡織機械的?我們公司現在不需要,要不你先填個表,或者以后有機會。”

    “看清楚點啊,我們找的是有經驗的銷售人員,或者是和各大商場有良好關系熟悉業務的市場主管,當然您要是美女也可以,我們需要公關人員,”一個饒舌的戴眼鏡人士喋喋不休,“請問您占哪一條?當然如果您熟悉廣告業務或者市場推廣也可以。”

    只花了一個小時不到歐陽東就把人才市場逛了個遍,得到的答案簡單明了:

    沒戲。

    然后他只好按原計劃去泡圖書館,在那個穿著時髦的女管理員的冰冷目光下消磨掉剩余的時間,然后他就慢慢地貌似悠閑地從圖書館溜達回小鎮,然后又去買了兩塊錢的饅頭填滿早就呱呱地提出抗議的肚子,然后在子弟校找了個自來水管灌了一氣的冷水。現在,他坐在學校操場邊的草地上,愜意地和一幫半大小子欣賞著一場明顯一邊倒的足球比賽。

    毋庸置疑,子弟校很多教學設施都嚴重老化,但是它的操場卻一直很有水平,至少它的足球草坪很好,而且合乎標準的場地上綠草豐茂,綠盈盈得一腳踩上去能淹沒人的足背。場地是用黃土和炭渣墊底,硬度和彈性都不錯,跌一交打個滾什么的屁事沒有,才來工廠上班那段時間,歐陽東偶爾也和一些沒結婚的單身漢來這里踢幾腳,所以對這里還算是熟悉。

    子弟校對它這塊資源也非常重視,除了上體育課和必要的活動比如課間操什么的,基本上不允許旁人進入這塊場地,從去年秋天開始,每到周末來這里踢球的人必須向學校繳納一定的費用,去年是一小時五十塊,前幾天他聽殷老師講,價錢又漲了,現在是每小時一百二十塊,每個周末學校能收入好幾百塊。就這樣,這塊草坪現在都快要改“電話預訂”了。現代化的大都市中想找這么一塊既好又便宜的地方踢球太難了。

    現在踢球的這幫人明顯也是周末沒事可干的閑人。操場邊停著好幾輛轎車面包車,估計又是來這里租場地開練的家伙。

    看著場地上兩幫人風馳電掣般在草叢中大呼小叫來往廝殺,歐陽東覺得太有戲劇效果了,這些人也不看看他們的年紀,都是三十好幾四十出頭的人了,對足球這玩意還這么熱中?有那時間干點什么不行?人啊,有錢了就是好!

    “不行了不行了!”一個瘦瘦的戴眼鏡的家伙跑著跑著就拐了個彎,徑自走到歐陽東的旁邊,仰天倒在草叢中,嚷嚷著哭嚎道,“老子……實在不能動了。……直娘賊的,累死了!”

    另外一個人很快也把自己扔在瘦子的旁邊,象條累垮的狗一樣呼哧呼哧喘著氣,半晌才從嗓子眼里擠出一句話:“……有煙嗎?……給,給我一支,”

    一個圓臉胖子噔噔噔地朝這里碾壓過來,黑白箭條真絲運動衫下的肥肉有規律地蕩起一層層的波浪,歐陽東似乎感覺到大地都在他強有力的踩踏下震動。瘦子和另外一個家伙都畏縮地向后退了退。看得出,這個胖子有點威望,歐陽東忍不住多打量了他一眼,圓滾滾的光頭,圓鼓鼓的眼睛,圓溜溜的肚子,圓乎乎的腰身,連緊緊攥著的拳頭都似乎是圓的……

    胖子剃得發青的頭頂上冒著白白的汗氣,汗水在撲滿灰塵泥土草屑的圓臉上沖出左一道右一道的汗漬,他雙手撐在膝蓋上喘息著對兩個草叢中累作一攤的人吼道:“你們兩個這算他媽的怎么回事,……還有,”他瞅瞅手表,在驕陽映照下,幾道金光灼灼刺眼,“還有二十多分鐘就完了……”

    “劉胖子,快點回來防守啊!”遠處有人高聲吼叫,十幾個人在球門前亂做一團,混亂中足球高高飛起,遠遠地落到操場外面,場邊一個手里掐著秒表的人一拐一瘸地蹦蹦跳跳跑去揀球。

    一時回不來的足球給了劉胖子充裕的時間來哀求兩條死狗。

    “就剩二十分鐘了,潘老板,就算我求你們了,才3:1啊,咱們還有機會扳回來,”他吐口吐沫,“別教那幫‘晴天’的家伙看扁了。”

    “你倒是養了一身的膘來這里減肥了,我都要跑得散架了。”眼鏡對劉胖子的哀求不屑一顧,伸手從叫潘老板的人手里扯過煙卷來死勁抽了一口,又把煙遞給潘老板,舒服地說道,“二十分鐘追兩球?你也說得出口,除非是叫歐文貝克漢姆來,不過我看他們兩個來也夠戧,劉胖子,你不是鐵桿尤文圖斯嗎?找那頭銀狐幫你吧。”

    潘老板四肢攤開吸了一口煙,瞇縫著眼睛幽幽地說道:“算了吧劉胖子,‘晴天’那幫人每星期都要練那么一場兩場的,咱們踢不過他們很正常嘛。再說,我們輸了算個屁大的事情啊,國家隊輸那么多場了不一樣過得屁顛屁顛的。”

    劉胖子圓圓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兩只死狗足了移時,如果目光能夠殺人的話,歐陽東估計自己現在已經處于碎尸案的案發現場。

    “行,你們行,你們真行。”劉胖子恨恨地狠狠地吐了口唾沫,一轉眼看見了歐陽東。即便是坐著,歐陽東也要比普通人高得多,裹在一件領口磨毛了的襯衣中的身體有些單薄,顴骨微聳的臉膛頗有些黝黑,這是多年在太陽地里做農活曬的。“朋友,踢球嗎?”

    歐陽東沒想到劉胖子居然找上了自己,他看看自己的鞋,還好,出門時穿的是一雙旅游鞋,早就補了兩個疤。他點點頭。

    急病亂投醫的劉胖子臉上立刻浮現出幾分喜色,“快來快來!”他一疊聲嚷嚷著,扯著歐陽東就往場地里跑,嘴里不停地說,“你來打眼鏡的位置,前鋒!——眼鏡那死臭屁要速度沒速度要高度沒高度,還非要打前鋒。你肯定比他強,”他咚咚跑著,上下瞄了歐陽東好幾眼,“朋友有多高啊?你比我好象還要高一截啊。一米八?”

    “一米八三。”

    劉胖子嘴立時咧得更大,“好,好,好。”他一連說了三個好,歐陽東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說自己身高好,還是覺得自己人好。

    那個被喊做“葉老二”的跛子把球扔進了球場,比賽再次重新開始。十人對十一人,人數上劉胖子這邊吃虧,但是踢起球來那群“晴天”的人完全沒有優勢感,新上場的歐陽東雖然穿得很寒酸,也看不出有什么踢球的技術,但是奔跑起來速度卻教“晴天”們傻了眼。歐陽東踢球的方法實在簡單到單調,接過球,然后大力一趟,然后就跟在球后面追,除非對方在他的路線上等著他,否則很難攔著他——他的身體也很靈活,如果不是兩三個強力后衛用上“身體合理沖撞”這個方法,估計“晴天”的防線馬上就要崩潰。

    在所有人眼睛里,歐陽東除了那匪夷所思的速度和靈巧的身體,別的一無是處。當劉胖子又一次看著球從自己身前幾米處滑過之后,他的怒火再也按捺不住。“你長眼睛沒有啊,對著人傳球啊,你朝那里踢,到底是踢給我還是踢給他們啊?”憤怒使他忘記了眼前的人并不是他的熟人,看著一分一秒劃過的時間,劉胖子脹紅著臉皮大聲吼叫,“不會踢就別踢了!”

    隔著四五米,歐陽東毫不怯弱地凝視著劉胖子通紅的眼睛,硬邦邦地說道:“只要你在跑,你就會追上球!你站那里就能把球踢進門去?”他又惡狠狠地補了一句,“就知道站樁你那算踢的狗屁的球!”

    劉胖子登時氣結,半天才擠出一句話。“我,我他媽還跑得動嗎?”

    “想贏就跑!不想贏拉倒!”

    伴隨著劉胖子呼哧呼哧的喘息和沉重的腳步,“晴天”們終于放棄了進攻,而把大部分的精力放在防守上。就剩不到十分鐘了,只要熬過去這場球就贏了,只要歐陽東一帶球,總有三四個人一齊圍過去層層堵截,即便是這樣,有經常被歐陽東連人帶球一塊沖過去,然后就又上來兩三個再堵。劉胖子這邊的人也瞅準了這一點,更是一有機會就把球傳給歐陽東,等他把球帶進“晴天”禁區附近傳出來,就圍著“晴天”的球門一通亂踢。

    混戰中劉胖子福至心靈,終于把一個“晴天”們不小心解圍到他腳下的球搗鼓進了球門。充當裁判的葉老二大聲吆喝著:“三比二!中圈開球!”

    “跑起來,不要停。”歐陽東對仰天大口呼吸滿臉通紅的劉胖子大聲呼喝著,“跑起來就有機會!”

    劉胖子瘋狂而漫無目的的奔跑在最后一刻催生出了一朵璀璨的小花朵。當歐陽東從人群的包夾中斜斜地傳出一腳強有力的球后,體力已經消耗到極限的劉胖子抓住了這個機會,用他那碩大的光頭干脆有力地把圓圓的足球干凈利落地頂進了球門。確認進球后,劉胖子水平地張開雙臂,高仰著由腦門到鼻梁有一團半圓形灰漬的圓臉,宛如一只笨拙的企鵝一般,嚎叫著“飛”回自己的半場。

    重新站在場上的“眼鏡”咧著嘴嘿嘿傻笑,拍著歐陽東的肩膀道:“這一刻的劉胖子可以稱其為‘肥之子’,和阿根廷的‘風之子’卡尼吉亞交相輝映,哈哈。”看著劉胖子搖搖擺擺的曼妙輕姿,歐陽東也不禁莞爾。

    “三比三平!”葉老二一絲不茍地執行著自己的權利,手指堅定地指向中圈,“還有兩分鐘!”。

    球一開出來被就被立刻踢向晴天的后場,看來“晴天”們已經是下定決心要把最后的時間磨過去了,可惜他們還是低估了歐陽東的瞬間爆發力,足球在半道上就被他追上。歐陽東右腳靈巧地一靠,停下足球,左腳一蹭,足球劃過草叢準確地落在“眼鏡”腳下。這時已經沒有人還有力氣追逐他們了,無論是劉胖子的人還是“晴天”們,絕大多數人不是坐著就是雙手撐著膝蓋大口喘息,用帶著希冀或者無奈的眼光注視著那幾個還能奔跑的人影。

    “攔住他!一定要攔住他,別叫他進禁區!”一個瘦但是看上去很精神的中年人大聲喊叫,指揮著另外三五個還能動彈的人。“郎郎,看著球門別出來!”在他的呵斥下,已經離開球門的守門員慌忙又退了回去。

    所有人都知道他嘴里的“他”指的是誰,除了一個后衛邊跑邊退防著帶球推進的眼鏡的人,別的“晴天”們全部向歐陽東圍攏。帶球的眼鏡不重要,只要別叫他舒服地傳出一個好球就可以了;象一輛破舊的拖拉機一樣慢吞吞爬行的劉胖子也不重要,看他那咬牙切齒面目猙獰的模樣,估計他能沖到禁區邊就得倒下去,何況他在右路眼鏡在左路,中間隔著那么四五個人;最重要的就是這個跑起來就象風一樣的小伙子,速度高度力量一應俱全,該不是什么足球學校的吧?

    “別盯著球,別盯著球!盯著他人!就盯著他!”中年人死死盯著看著愈跑愈近的歐陽東,他已經和歐陽東對了三次腳,三次都是失敗,現在腳踝都在發燙,而且一跳一跳地深深作痛,估計是腫了。憑感覺他知道歐陽東并沒有帶護腿,鞋也不是踢球的那種專用鞋,但是他似乎并不在乎這些。真他媽的見鬼,比賽開始踢了好一會兒這個人才來的,自己還以為他是來看球的,哪里知道這人居然是劉胖子找來的。問題是,劉胖子是打哪里把他找來的?

    在對方緊密的盯防下,右晃右閃的眼鏡使出了他全副的本領,可惜最終陰謀還是沒有得逞,自己倒成為那一串眼花繚亂的動作的犧牲品,不過他在失去身體重心的情況下,還是把球傳了出來。“砰”,足球飛出的瞬間眼鏡也結結實實地仰天倒下。

    瞄了瞄貼著草皮滑行的足球飛行的線路,已經沖到禁區前的歐陽東一個轉身擺脫了兩個糾纏著他的后衛,略略側身,調整一下步伐,然后大步斜沖,面對著連中年人在內的三個人,打量了一下球門和守門員的位置,抬起了右腿……

    一個曾經用身體擋住過歐陽東射門的人不自禁地轉過身,上一次的教訓太深刻了,自己至少有十幾秒沒能喘上氣。這次千萬別是我!他咬著牙關死死閉上眼睛。

    預料中的腳和足球的碰撞聲并沒有如期產生,擺出一副勢在必得架勢的歐陽東居然連球毛也沒有碰到一根,速度并不是很快的足球從他兩腿之間滑過去。

    三個后衛和守門員都愕然地看著這一幕。看見著一幕的所有人都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旁邊看希奇的那幫少年甚至開始哄笑。

    這樣的球也會踢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159802_7_240-m
光頭武僧在都市
作者 易傷秋者
  某論壇主題——「如果你能擁有一個dnd職業的能力,你願意選擇什麼?」   易秋回覆道:「...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