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城市的黃昏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一章城市的黃昏

    杯中的酒青翠誘人。那綠色濃得像翡翠,使人仿佛來到綠茵的草地、繁茂的森林。

    透過淡淡的燈光,杯中的冰凌山峰折射出夢幻般的色彩,像一塊上好的冰地翡翠,帶著可愛的朦朧翠色,讓人不忍吞咽,只想把它當作飾物,把玩、愛賞。

    一只憑空出現的手緩緩地將一盅烈性龍舌蘭酒淋在碎冰堆砌成的冰峰上。

    “呲”地一聲,一朵火苗出現在半空,火光中出現了一位侍者的身影,他舉著劃燃的長桿火柴。

    冰峰上頓時騰起一簇淡藍色火焰。烈火熊熊燃燒,冰峰慢慢融化,融入綠色的薄荷酒中,頓時,薄荷地清爽、龍荷蘭的芬芳撲面而來,其中,還夾雜著絲絲奶油的曖mei。

    一身素雅的劉韻輕輕地舉起杯,淺淺地啄了一口酒。

    這酒入喉時有一種媚眼如絲般的滑溜,非常柔曼。那種媚態橫生的風情,讓人在回味時如坐春風,心魂皆醉。

    在這炎炎夏日里,那股清涼之感沁人心脾,令劉韻的心情為之一松。

    “請慢用”,侍者單手一引,身子像變魔術般隱入黑暗中。

    端著這杯酒,無所事事地發了一陣呆。劉韻才想起抬頭打量著這個名為“妖魔”的酒吧。

    當初,見到“妖魔”這個名字時,劉韻以為以此命名的酒吧,其裝修風格會很另類、很前衛,會讓她那顆渴望瘋狂的心得到歇斯底里的發泄。但他沒想到。這間酒吧的裝修風格極其簡單。簡單的令劉韻很不自在。

    感覺,是個很玄妙的事物。

    她放下了杯子,靜靜地打量著四周,尋找感覺的來源。

    酒吧很寬大,酒桌與酒桌間距很大,這讓大廳顯得極其寬敞,當然,也顯得極為空蕩。稀稀落落的客人星星點點地閑閑散坐,更顯得大廳空蕩。但不知怎的,劉韻卻不覺得酒吧里冷清。

    整個酒吧除了白與黑兩色,沒有其他——白色的地面、白色的墻,黑橡木的桌椅、吧臺。除了黑色與白色外,整間酒吧的其它顏色唯有擺滿美酒的酒柜和桌子上的酒杯。連這里的侍者也一身黑裝,在昏暗的燈光下,他們靜靜地貼墻而立。一不留神就容易忽略他們的存在,直到他們鬼魅般出現。

    黯淡曖mei的燈光下,坐在黑桌椅上的客人仿佛懸在半空,劉韻只看的提心吊膽,老擔心他們坐不穩掉下來,可客人們卻像坐在月球上看星空,怡然自得。

    更可怕的是,這里的客人都是一身素凈。許多人還傳著黑衣黑裙,這樣的人坐在黑凳上,只見臉龐不見身體,活像半空中漂浮的精靈。不過,這種著裝環境卻讓沒什么高檔服裝的劉韻,埋身于其中顯得毫不寒酸。

    一名歌女身穿黑長褸抱著白色的吉他,走上舞臺。黑色長褸沒遮擋住她的新鮮,等她脫去了長褸,露出灰綠的緊身恤衫時,就如一株初春的樹,讓酒吧里充滿春天的氣息。

    人們開始期待。但等了好一會,她卻不開口,只顧翻動樂譜架上的樂譜,晃著她那美麗的小腿,一雙紅色絲襪將小鹿般美麗的腿裹得曲線玲瓏,綠色假發襯得她精致的臉如同一盞瓷器,明亮地照見了整間酒吧。

    她終于開始唱,一首英文歌。

    既便英文不夠好的人也聽出來,她的歌聲并不如她的美貌。不過,這也在情理之中,那么美的女孩,還要求她什么呢?

    酒吧內男人不是很多,只有寥寥三兩個,沒有誰全神貫注地聽歌,他們抽煙,聊天,漫不經心地注視對面女伴,還有望向臺上。

    觀賞比聆聽顯然更適用這個女孩。男人們的樣子都有些微醺了,不知道因為杯中的酒,還是因為臺上這個漂亮女孩的酒窩?

    一曲唱罷,幾個男人熟客模樣地和歌女打招呼,他們對她的樣子有些熱愛,有些謙恭。而她只是其中一個熟客淡淡舉杯,杯中是泛著光的紅酒。那位幸運兒,在別的客人望他們時,臉上呈現出幸福而得意的神情。

    這個女孩,仿佛暗夜的郁金香吐露芬芳。令劉韻微有自慚行愧。

    在這座城,散布著多少這樣的花朵?她們漂浮在夜晚酒吧的河流中,暗香浮動,懷抱著各自的秘密,等待一座安放的花園。

    賭氣似的一口氣喝完杯中酒,劉韻也招了招手,但她的招手顯然不是與那個歌女打招呼。

    一名男侍者無聲無息地浮現在她身旁,躬身問:“美女,需要點酒嗎?”

    “你們老板在嗎?”劉韻借著酒勁,大大咧咧地問。

    侍者一愣,輕聲反問:“您……,需要,投訴?”

    劉韻展示了一個自認為可愛的微笑:“不!有一個朋友讓我帶給他一個紙條……,嗯,那小子叫舒暢,對吧?”

    侍者輕輕舒了口氣,語氣輕松起來:“是!不過,你嘴里說的‘那小子’——這可是你的叫法,我只是重復你的話哦——他這時總在露臺,你上電梯,告訴迎賓說找老板,她會把你送到露臺。”

    露臺?劉韻在腦海里回憶起她事先打聽到的情報。

    這間“妖魔”酒吧位于一條的商業街上。這條街有著悠久的歷史,不久前,它才經歷一次翻新改造,于是,所有的建筑都變成了“現代古董”。

    這次翻新的目的是為了“發展旅游事業”,改造后,整條街的建筑風格仍保留原樣——一棟棟民國風格的小樓沿街而立,每棟小樓既相互連通又彼此獨立,相鄰小樓風格相似卻又不完全雷同。

    一般來說,這些小樓底層是商鋪,二樓三樓多是餐館、小吃店、酒吧、夜總會等娛樂場所。至于樓頂平臺,基本上都分給了商業街原住民。這些露臺都封閉起來,改建成陽光房,被原住民出租開設酒吧、茶社等。

    妖魔酒吧在二樓,露臺在三樓樓頂。跟著侍者的引導,劉韻來到酒吧特有的電梯旁。

    外地游客到了這條商業街上,喜歡一階階爬那些假古董樓梯,借機體驗歷史的“沉淀”。本地尋歡客也不憚走上幾層樓梯,享受那份悠閑。因而整條商業街。沒有哪座小樓肯占據商業空間,安裝一部電梯——只“妖魔”酒吧所在的這座小樓除外,它不僅裝有電梯,而且,惟有電梯可通到樓上。

    因為它沒有樓梯。整條街上,惟有這座小樓沒有安裝樓梯。它的二三層全屬“妖魔”酒吧所有,進入酒吧的唯一通道只有兩部電梯。

    電梯專人操作,樓層面板上沒有四樓的按鍵。劉韻告訴迎賓小姐目的地后,她掀開面板蓋,按下了深藏其中的一個按鈕。電梯升過三樓,在一個沒有現實的樓層停住了。

    “到了,你想去的樓層”,迎賓小姐手一伸,劉韻不由自主地邁出了電梯。

    票票砸過來吧!我們將開始新的體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1_78-m
超級神武道
作者 會飛的是魚
  地球聯邦時代,開发基因潛能成為人類賴以生存的依靠。   一部十八重的基礎心訣,開啟了基因全...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