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它們已經不乾淨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剃,在一瞬間(0.36秒)內,連續高速踩踏地面數十次產生爆發性的反作用力來做高速移動,從敵人眼前看來簡直就像消失一般。

    這個不需要什麼內力、仙氣、鬥氣去催動,只要體質夠強,並且雙腳速度能達到這個程度,那麼就可以修煉成功。

    沒有什麼深奧的武功祕籍,有的只是在0.36秒中踏步十次。

    一開始他也是抱著僥倖的態度去修煉的。

    還有鐵塊,就是捱打。

    月步、嵐腳、紙繪都沒有什麼進展,可能還沒有達到那個要求。

    雖然指槍沒有修煉成功,但是卡俄斯雙手保持在黃金材質的時候可以在樹上留下指坑。

    相比三年前的自己,現在的卡俄斯可以吊打成千上萬個。

    但現在這些回報,都是這三年間用汗水和折磨換回來的。

    一開始很難堅持,可慢慢的就習慣了。

    仰面躺在大老虎背上,卡俄斯保持著全身黃金化,這種持續時間取決於體力什麼時候耗盡。

    可每分每秒消耗的體力幾乎忽略不計,如果保持在黃金化捱打的話,那體力就會消耗的比較快。

    “吼~”

    沒過多久小虎馱著卡俄斯來到山體另一邊,一塊草地上正趴著一頭七八米長的雄獅,臉上有一道傷疤,讓其看上去比小虎還要凶悍。

    這就是三賤客之一的小獅。

    經歷跟小虎差不多。

    自從遇到卡俄斯以後,獅生就大起大落!

    現在一看到金燦燦小金人時,凶猛大臉一下子就焉了。

    “去給我抓兩頭上等的麋鹿!”

    卡俄斯坐起身看著拉著臉的獅子頭,金黃眼眸挑了挑。

    這傢伙拉著臉是給誰看?

    難道是想要愛的教育?

    他連紋身的都不怕,還怕燙頭的?

    論社會,他才是生物界的扛把子。

    “撲哧~”

    碩大獅子頭晃了晃,在打個噴嚏後小獅甩甩尾巴,渾身上下都散發著憂鬱王子的氣質。

    接著小虎繼續前進,最終來到一條寬大河流旁,岸邊沙地上躺著一頭十五米長的鱷魚,露著肚皮正晒著日光浴打著呼嚕。

    張著血盆大口就算了,舌頭還搭到一邊流著口水。

    看那樣子睡得很香。

    它是這條河流中的霸主,最大的夢想就是咬死卡俄斯。

    “轟~”

    卡俄斯憑空出現在沙地上,右腳後仰猛地踢在那尖牙利嘴的腦袋上,伴隨著慘無人道的哀嚎,那十五米長的身軀騰雲駕霧砸在地上不斷翻滾著。

    迅速從地上翻過身,當看到卡俄斯時,原本憤怒情緒一下子就消失了。

    又是這個該死的傢伙!!

    十分鐘後。

    河流岸邊乾燥之地,小獅拖著兩頭麋鹿不情不願的回來,小虎也從森林中帶回了不少枯木,至於小顎從河流中冒出來,叼著幾條肥胖的大魚。

    大家分工明確。

    原本正在倒立鍛鍊食指的卡俄斯,停下後開始生火。

    一人一獅一虎一鱷就這麼圍著火堆,相比獅虎鱷的體型,卡俄斯儘管在三年間再次發育,從1.76米生長到2米,可還是不夠看。

    “愣著幹什麼?去把皮和內臟掏了洗乾淨,還需要我教你們?”

    卡俄斯眉毛一挑,眼神犀利。

    “吼~”

    三個傢伙又氣又怕,拖拖拉拉開始收拾大魚和麋鹿。

    鋒利利爪輕輕一劃就開腸破肚,極其熟練的把內臟掏出來,去掉鹿皮或者魚鱗,然後在河裡清洗乾淨,再把樹枝穿進去。

    整套動作下來乾淨利落,熟練的讓人心疼。

    卡俄斯坐在火堆旁,看著三個大傢伙苦巴巴的打掃,一點負罪感都沒有。

    說起來這個世界也是怪,一些動物的智商都有些高,有的甚至還會武裝色霸氣,比如這三個傢伙。

    這兩三年他和這三個傢伙相處得很愉快,一開始如果不是這三個傢伙追著他滿山跑,現在的體質不一定有多強。

    可惜除了剃,其他六式,甚至是武裝色和見聞色都沒有什麼起色。

    武裝色和鐵塊,他記得只要捱打就行了,捱得越多可能就突然覺醒了。

    這三年他是捱過不少打,可惜沒卵用。

    但抗打能力、恢復力倒是有提升,這點很清晰。

    見聞色也有修煉過,他把自己眼睛蒙上,變成小金人讓這三個傢伙偷襲他,動態反應這些能力也有過提升,可就是差那麼一層窗戶紙,不捅破依舊是天差地別。

    在海賊世界混,武裝色和見聞色是最基本的能力,必須要掌握才行。

    “看來得離開了。”

    卡俄斯看著火堆沉思著,自己在這三年間都是和動物們打交道,雖然有遇到過生命危險,可是跟人進行的戰鬥完全沒有。

    這會是一個短板。

    也就是說他缺少真正的戰鬥。

    只有戰鬥才會知道自己的弊端,才會讓一個人快速變強,閉門造車不可取!

    現在自己多多少少有些自保之力,也該出去見識見識這個波瀾壯闊的時代了。

    獅虎鱷三個傢伙見卡俄斯在沉思,也沒有打擾。

    而是把麋鹿和幾條大魚架在火堆上,時不時還會伸出大爪子翻一下,隨著香味不斷傳遞出來,那猙獰尖牙中開始分泌出口水,嚥著喉嚨粗壯尾巴不斷掃著地面。

    每天只有這個時候或者傍晚,它們才樂意見到卡俄斯。

    其餘時間恨不得咬死,連骨頭渣都不剩!

    把五臟廟填滿後就開始日常的相愛相殺。

    卡俄斯閉著雙眸來回躲避三個傢伙的襲擊,沒躲過去就硬抗一擊,時不時還會反擊,反正就是往死里弄。

    那三個傢伙可不會留手,巴不得弄死卡俄斯。

    大家都暗藏殺機!

    現在的生活真的不是一頭獅子、一頭老虎、一頭鱷魚該有的自由。

    反正就是弄死他。

    撓、抓、咬、撞,三個傢伙只是對視一眼就達成共識,默契在這兩年已經建立起來,等把這個人類殺掉,大家又是好兄弟。

    到時候重新回到獅妾成群、自由自在的虎生、獅生、鱷生巔峰不是夢!

    一時間雞飛狗跳慘叫連連,直到夕陽西下。

    “呼~”

    “爽!”

    汗流浹背渾身青一塊紫一塊,卡俄斯甩著被汗水打溼的碎髮,伸個懶腰渾身上下都痠痛不已,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感覺自己一頓不捱打就有些難受。

    地上三個傢伙鼻青臉腫的吐著舌頭,趴在地上呼吸急促,時不時抽搐臉上全是因為疼痛而扭曲的絕望。

    就像人生第一次被強行奪走。

    它們已經不乾淨了。

    十多分鐘後,當看到卡俄斯拖著一頭麋鹿,親切的和它們揮揮手告別的時候,蹲在地上的三個憨憨十分整齊的偏嘴吐一口痰在地上,巴不得卡俄斯從此人間蒸發。

    這種夢想它們已經祈禱了兩年多。

    但沒卵用。

    第二天那個畜生依舊會來找它們。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一個人的遊戲世界
作者 青澀蒼穹
每到夜色降臨,藍色的光幕在張勇的臥室內展開。 他擁有了一個可以在夜晚進入的遊戲世界,裡面只有他...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