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合作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來到半山墓園的時候,天空正飄著溫柔迷濛的細雨,司機幫徐佑文打開車門,唐明軒走在他身旁打開黑色的大傘撐在了徐佑文的頭上。

    雨下得淅瀝,朦朧的讓人看不清。

    “下雨了。”唐明軒低聲說。

    “嗯。”徐佑文輕輕頷首,他手中抱著顧燃最喜歡的香檳玫瑰。

    頃長挺拔的身影拾級而上,當他們快要到墓前的時候,只見不遠處有一個身穿黑裙曼妙的黑色身影映入眼簾。

    這個熟悉的身影,徐佑文最為熟悉。

    “周潔然。”徐佑文皺緊眉頭,憤怒的加快腳步。

    周潔然轉頭看到眼前怒氣衝衝的徐佑文,卻是莞爾一笑:“佑文,好久不見!”

    徐佑文憤怒的一把抓起周潔然的手臂,大吼道:“你還有臉來這裡?”

    周潔然輕笑一聲:“你都能來,我為什麼不能來?”

    徐佑文氣的咬牙,緊抓週潔然的手力道又加重了幾分:“為什麼你明明知道顧燃得了癌症卻不告訴我?”

    “徐佑文,你真是太好笑了!你不是不知道我也喜歡你吧!既然這樣,我為什麼要幫她?怎麼樣?現在你發現自己最愛的人是誰了?現在你知道要開始後悔了?我告訴你現在一切都沒有用了!顧燃死了!”周潔然發出狂笑,她那美麗精緻的臉在漸漸扭曲變形。

    “啪!”徐佑文一巴掌狠狠打在了周潔然的臉上,大罵:“賤人!”隨後指著山下的路,“你給我滾!我永遠永遠都不想再見到你!你永遠都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

    “哈哈哈哈!”周潔然笑的猙獰,“徐佑文你可真是個痴情的情種啊!可是不管你現在再怎麼痴情,顧燃都不可能再活過來!”

    “你給我滾!!!”徐佑文憤然咆哮。

    周潔然跌跌撞撞的站起來,瞪了他一眼狼狽的離開了墓地。

    唐明軒走到徐佑文面前,卻看到他早已經淚流滿面,泣不成聲。

    “徐佑文!”唐明軒喊了一聲。

    徐佑文感覺自己身體裡所有的力氣全被抽光了,他麻木的走到顧燃的墓前,他雙膝重重一跪,懺悔道:“顧燃對不起!顧燃我錯了!顧燃你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

    “徐佑文!你怎麼了?”唐明軒看情況不對,急忙跑到他身邊要去阻攔。

    可是徐佑文像是瘋了,他一直朝著顧燃的墓碑在不停的磕頭,一個兩個三個,不多時他的額頭上已經鮮血淋漓。

    雨勢越變越大,大滴大滴的雨飄落在他們的身上,徐佑文額頭上的鮮血早已混合著雨水流在他的西裝上。

    往日的風姿綽約,高貴優雅全部消失不見。

    如今狼狽如狗。

    “徐佑文你快停下來!”唐明軒忙制止。

    “不!我要讓顧燃原諒我!”徐佑文泣不成聲。

    “徐佑文!顧燃已經死了!你做這些已經沒有用了啊!”唐明軒忙阻止。

    “顧燃怎麼會死呢?她不是說要跟我一輩子在一起?她怎麼可以丟下我先走?”徐佑文大哭起來。

    唐明軒心如刀絞!

    他開口勸:“徐佑文,顧燃真的已經死了,你能不能清醒一點?”

    “我做了對不起她的事,所以她不想理我了是不是?”徐佑文悲痛的自語著,“所以她騙我躲起來了是不是?”

    “徐佑文!!”見徐佑文再次情緒奔潰,唐明軒有些後悔自己今天喊他來的決定。

    一道驚雷劈裂深黑如墨的天空,撕裂開那些不堪回首的過往。

    世界所有的愛而不得皆是深淵!

    從墓園回來,唐明軒監督著徐佑文洗好了澡換好了衣服,還看著他吃好了醫生開的藥,一直到他躺下,他才安心離開。

    自從顧燃死了,徐佑文的狀態一直不好,醫生叮囑過只要按時吃藥,保持良好的心情就可以,可是如今看來藥石罔效,情況已經越來越差。

    他因為近日來公司裡的事和徐佑文的事弄得身心俱疲,他回家的時候並沒有開車,而是打了個車回去。

    唐明軒走後,徐佑文從床悠悠醒轉,濃墨的黑暗中,手機微弱的光照亮了他的臉。

    從通訊錄中找到了一個號碼撥了過去。

    “喂,是王總嗎?”徐佑文道。

    “嗯,你是哪位?”王福才問。

    “王總,你真是貴人多忘事啊!我是江通財貿的小徐啊!”徐佑文笑眯眯的說。

    “喲!原來是小徐總啊!說話總是這麼謙虛,這次是有什麼事啊?”王福才笑著招呼。

    “是這樣的,我們與貴公司最近是不是在談合作的事?”徐佑文幽幽的笑著。

    “小徐總近日不在公司沒想到還是對公司的事知道的一清二楚啊!”王福才誇著。

    “那是一定的啊!畢竟江通財貿是我和唐總兩個人一起打拼出來的,我怎麼能不關心?”徐佑文老道的回。

    “那這次打電話來是為了?”王福才欲言又止。

    “我希望貴公司可以給我們一個合作的機會。”徐佑文擅長談判,只要他出手就沒有談不成的生意。

    “可是我們公司的這個業務,我們已經打算讓知江集團來做了。”王福才笑著說。

    “不看看我們的合同就這麼輕易的做好決定,王總你確定你不會後悔嗎?”徐佑文說。

    “哦?這樣說小徐總是有了一定談判的籌碼咯?”王福才對徐佑文很是瞭解。

    “是啊!這樣吧!我組織一次飯局,我請王總你來,到時候我們當面好好的談一談業務。”徐佑文邀請他。

    “嗯……那好吧!”王福才最終還是答應了,並且最後加了一句:“記得到時候一定要帶上你們公司的小潔。”

    “王總你放心吧!明天小潔一定會來的,包你滿意。”徐佑文幽幽笑著。

    王福才樂不可支:“小徐總,只要她能來,一切合作都好商量!”

    掛了電話,徐佑文從床上站了起來,他拉開了自己房間的窗簾,望著大都市黑夜的璀璨燈火,車水馬龍,臉上揚起一抹詭異的微笑。

    周潔然坐在家中的客廳前,正拿著蘸了藥水的棉籤擦著自己手肘處的傷口。

    “啊…..好痛!”周潔然自言自語著,“徐佑文下手怎麼這麼重!”

    突然她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周潔然看向手機屏幕,看到屏幕上顯示的是徐佑文的名字,她一想起今天徐佑文對自己做的事不禁背後一涼,這個人真夠狠毒!

    人人都說江通財貿的徐佑文是個心狠手辣,不擇手段的人,以前她不信,現在她信了!

    可是她想起自己對徐佑文的感情,天人交戰後,她最終還是接起了電話。

    “喂?”

    “周潔然,你今天還好嗎?”徐佑文假裝關心。

    “你打電話來還有什麼事?”周潔然警惕道。

    “是這樣的,我覺得今天我對你下手太重了,我回到家想了想,我不該這樣對你,所以我訂好了飯,向你賠罪。”徐佑文笑著說。

    他像個狡猾的獵人等待獵物上鉤。

    周潔然突然笑了,沒想到徐佑文還是逃不過她的手掌心,畢竟她長得那樣美,比那死去的顧燃不知道好看多少倍,不是瞎子都會喜歡她的。

    “哦?所以呢?”周潔然挑挑眉。

    “這樣吧!我明天想請你吃個飯。”徐佑文笑著說。

    “哈哈!原來是這樣,那好吧!不過你今天下手也太重了吧!我都受傷了!”周潔然嬌滴滴的訴著苦。

    “這樣吧!最近愛馬仕出了個限量版的新包,我把錢打給你,你自己去買,多的錢你就當零花錢吧!”徐佑文說。

    “那好吧!我就不跟你計較了,那明天見吧!”周潔然笑著掛了電話。

    剛掛電話,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周潔然的手機上就收到了銀行卡入賬三百萬的信息。

    周潔然看著那條短信,笑起來:“徐佑文終究還是徐佑文,最瞭解他的人只有我。”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團寵福寶六歲半
作者 紅櫻桃聖代
【團寵+空間+年代】 一場車禍,跨國企業總裁艾沐穿成了80年被養父養母拋棄的六歲啞女。 福運... (馬上閱讀)
180
她在現代當影后
作者 yx魚魚
【無CP】 渡劫失敗的林予初被一道劫雷劈到現代,成了連十八線明星都算不上的武替。 剛過來就被... (馬上閱讀)
180
簪頭鳳
作者 尋找失落的愛情
新書《又逢君》開坑啦,歡迎書友們移步O(∩_∩)O~ 陸皇后生前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能順利晉級做... (馬上閱讀)
180
當滿級大佬翻車以後
作者 納蘭閒
豪門陸家出了一樁笑話,養了十幾年的千金,竟然是個假的!   真千金歸位,所有人都等著看假千金的... (馬上閱讀)
180
滿級玄學大佬的還債生活
作者 柏紋姐姐吖
新書《玄學大佬在星際重建地府》已開!求收藏~ 【玄學+爽文+雙強+1v1】 將離一朝閉關,...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