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縣城(感謝書友Joyii首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疲憊的一夜,次日醒來,章越激動了一陣,走到屋外聽到章實與保正說話,他打算將章越託付給保正,自己去建陽岳丈家一趟,說是接回大嫂孩子。

    卻說浦城所在的建州有三物最有名,分別是建本,建窯,建茶。章實岳丈家就是作建茶營生。

    “此去建陽,我向岳丈借筆錢來,如此這屋能不典賣就不典賣!”

    章越聞言道:“哥哥,我們還欠趙押司的錢不是一筆小數目。親家能借這麼多錢?”

    “這你不需多計較,”章實勉強笑了笑,“我也是有手有腳,將來再還去就是。”

    章實向岳父妻兄開口幫忙,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特別是對一個男人的自尊心而言。

    章實感慨道:“當初買這宅子時,你未出世,我亦尚小。我就是在這宅子長大的,看著爹在北屋讀書,娘在南屋撫養我們三兄弟,不賣掉這就是為了有個念想。再退一步說,將來咱們三兄弟分家了,咱們至少也有個宅子可分啊。”

    章越垂下頭道:“哥哥,還說分家作什麼?這二哥都不知哪去了?”

    章實道:“我知你心底怪你二哥,但無論如何這宅子都有他的一份。咱們保住了這宅子,他就有了念想,將來他總要回來看一看的。”

    章越吃驚地問道:“大哥,你難道是說二哥不回來了?”

    章實搖了搖頭道:“這我也不知道,我倒不著急他回來,若是他……”

    章越知道兄長說,二哥要回來,也是被趙押司的人逮回來了……

    章實臨行前與章越吩咐一番後,又給了他半吊錢就急匆匆地趕往建陽去了。

    章越看見兄長離開,只覺得心底空蕩蕩的。

    好好一箇中產之家,家裡有鋪子有田產有宅子,結果落個連家都沒有了。他突然想起昨夜看到的。

    當下章越向保正說了一句即出了門。

    從保正家要到縣城去,必須經過架在南浦溪上的水南橋。

    南浦溪水流湍急,以往在溪上只能建浮橋,在春水暴漲夏雨滂沱的兩季,只能憑舟鍍溪。後陳襄任知縣後,決定疏去溪中亂石,不顧豪強阻力搗毀了上游數座陂壩,這才在城南建橋,方便百姓往來。

    這牽涉到一些政治鬥爭,陳襄等官員代表了朝廷的意志,這與本土派官員及世家豪強形成了對立。

    陳襄任浦城令時,當時中樞主政的范仲淹正在變法。陳襄修建縣學,即為了響應范仲淹慶曆興學的號召。史載陳襄在浦城建學舍三百楹,親臨講課,求學者數百人。

    後陳襄知河陽縣時,也注重教化,興辦縣學親自講學。當時范仲淹已下野了,有人即向郡守富弼舉報陳襄辦縣學的目的是‘誘邑子以資過客’。有人勸陳襄把縣學拆了以塞謗,陳襄反言清者自清,如此贏得了富弼的賞識。

    其實州學縣學表面上是興儒學,其實就是當政者通過教育,把持仕進通道,用此來控制地方的手段。因此同樣是興辦縣學,陳襄一次得到鄉里的稱讚,一次卻差掉丟官。

    陽光正盛,章越走到橋上時,卻有橋亭可遮蔽驕陽。

    這南浦橋用長條麻石堆砌,橋上建有幾十米長的亭狀的橋屋,供行人避雨遮陽,也可作此歇息欣賞江溪的景色。如此的橋亭,章越當年在江西浙東閩西一帶遊玩時可謂十分常見。

    章越穿著童子衫,腰揣半吊子錢走過,但見橋屋左右都是攤販,攤販們席地而坐,沿橋叫賣。

    “新鮮的山筍!”

    “上好的蛇藥!”

    “蕉布!”

    “鮮魚!”

    “賣紅糟!”

    “蝦蟆!”

    商販將蝦蟆裝一甕中,上面覆之以碗,客人要買時直接伸手去甕中抓。

    魚販們蹲在一旁,他們用草繩將魚頭魚尾綁起作成弓狀擺在攤上,如此離了水的魚居然還是活的。

    賣蔬果的以菘、芥為主,小吃則多是羹,餅。

    而紅糟則是一切吃食的精髓所在,這些山貨河鮮放入紅糟後就是閩人老少皆宜的一道美食。橋心還有人當橋弄蛇,引得路人一陣陣尖叫。

    章越走過橋,但見路衝處檀煙嫋嫋,此處有座神龕,不少善男信女在此焚香叩拜。

    過橋後,章越即到了縣城。

    縣城南面有三座城門,正南稱作南浦門,正對著南浦橋。左右的龍潭門,登瀛門空對南浦溪溪流。城門口站著的兵卒只是查驗著進城的市井商人,而對章越這樣空手而來的,只是看了一眼就放了進去。

    章越這一次進城,是因昨晚趙押司那一句話,心底產生了疑慮。從趙押司說這話的表情及語氣判斷,燒了自家的鋪子這事似不是對方乾的。

    於是章越來到自家鋪子所在的車馬街。

    浦城是閩地出省要道,翻過仙霞嶺就到了浙江,一般要出閩的商人都會在此僱車僱馬僱傭腳伕,所以有車馬街之稱。

    章家原本在此有家笊籬店,提供給旅人住宿。之所以稱笊籬店,就是在店門口掛個鐵笊籬。這鐵笊籬是一種炊具,掛在店門口表示本店只住店不打尖,不過提供炊具可供旅人打火用飯。

    失火之時是在半夜,當時住店的有三批客人。失火後,三批客人隨身行李貨物都被燒了不少。

    客人裡有一家是浙江來閩販絲的客商,據說當時就帶著值三百多貫的湖絲,盡數燒成灰燼。次日章家被旅客一紙訴狀告到縣裡,最後縣裡判兄長賠了兩百多貫給三家客人。

    章越到了車馬街自家店鋪前,轉了一圈卻毫無收穫。

    按道理而言,火是從廚灶開始燃燒的,但自家的笊籬店除了燒一點柴火錢外,免費提供炊具供旅人自行燒飯。

    若說當日失火,三家旅客都可出入廚灶,不一定是自家的責任,但衙門就如此判了。

    章越走了幾圈,也沒發現任何線索,自己也不是十分篤定,靠睡了一覺就能判斷出證據?

    自己不就成了福爾摩斯?

    章越自嘲笑了笑,放棄了追查真相的打算,於街上漫無目的亂走,然而此刻沒有察覺有人跟在自己身後。

    邊走章越邊想起這個坑弟的二哥章旭。

    二哥與自己差了八歲,自己打記事起,就一直聽說二哥的才學如何如何。

    陳襄任浦城縣令時,興辦縣學,從民間錄用有才學之人。

    當時他讀了章旭的文章十分欣賞,還贊其一筆好字。陳襄決定親自試問,又見二哥一表人材,更是驚歎不已。

    不過陳襄奇怪章旭如此年少,怎能寫出這等文章來,於是親試了一篇。章旭揮筆立就,陳襄當堂讀後才信以為真,立即起身離案請他上座。

    宋朝是尊神童的時代,就比如赫赫有名的方仲永。

    自此章旭不僅入縣學讀書,還免了膏火錢,陳襄曾與同僚言道:“此子敏識過人,膽大剛狠,功名唾手可得!”

    要知道普通人,甚至普通官員的賞識也就算了,誰也不放在心上,但這陳襄不是一般人。陳襄乃儒學宗師,有濱海四先生之稱。

    宋史上記載他以識人善薦而聞名,司馬光,韓維,呂公著,蘇軾,蘇轍,鄭俠,範純仁,曾鞏,程顥,張載等等大牛,他都曾舉薦過。

    史載陳襄舉薦三十三人,除一人外,其餘皆為碩學名臣,在大宋官場上算是僅次於歐陽修的伯樂。

    因為陳襄的評價,二哥名聲鵲起,成為一鄉之秀才。

    而身為陳襄心腹的趙押司欲與章旭結親,提早下手將獨生女許配給他。畢竟等章旭哪年中了進士,再想上門求親,人家就看不上你了。

    章越一直不明白陳襄對二哥‘膽足剛狠’的評價是從何而來。

    直等到自己被坑了以後,章越佩服得是五體投地,大佬就是大佬,看人真準!

    章越在街上徘徊之際,肩頭突然被人拍了一巴掌。章越回頭一看,但見一名與自己年紀相仿,身材五大三粗的少年,雙手抱胸站在自己身後,笑吟吟地看著自己。

    章越覺得他有些臉熟,但一時又記不得。

    “三郎,來城中了?何時回來讀書?”

    章越在記憶裡搜刮了一陣,這才想起對方原來是自己的同窗好友彭經義。他的身旁還有一群年紀相仿的少年,這些人都是自己的同窗。

    他們不少人都是錦衣緞衫,身後還跟著替主人揹著笈囊的書童。

    章越沒有多想:“一時是回不去了。”

    彭經義咧嘴一笑:“回不去就回不去,這破書有甚好讀的?老子早就不想讀了。咱們今日一起吃茶敘舊,我來坐東一會你們誰也不許先走!”

    除了彭經義外,其他同窗都是拱手笑道:“我們就不去了。”

    章越見眾人的笑容禮貌中卻帶著些疏遠,真是讀書人熟悉的拒絕方式。

    不就是私藏豔畫嗎?

    章越想起來就是些古代仕女圖,且畫中女子都正經地穿著衣服,實在上不了檯面,與那些年三上老師,大橋老師的教導比起來根本不算什麼。

    想到這裡來,章越突然想到,這些畫還不是自己一個人的,怎麼最後鍋全由自己一人背了。

    此事當然只是一個由頭,背後是趙押司施壓,作為私塾裡的吊車尾,塾師平日也不待見自己。

    以往託著兄長的名聲,即便自己不用功,塾師也不敢說兩句。而且那時家資豐厚,自己出手闊綽,在同窗裡顯擺充面子,以拾起學業上被人打擊的自尊心。結果同窗中與他稱兄道弟的不少,但都是酒肉朋友,至於肯勤學上進的同窗反更是看不起自己。

    而今章越落難,還得罪了趙押司,這些酒肉朋友當然立即劃清界限,至於向學的同窗這時候更不會理會章越,恐怕還多懷有幸災樂禍的心思。

    “家中有客。彭兄改日吧!”

    “家母喊我回家吃飯呢!”

    “過兩月就是縣學補錄,不敢懈怠。”

    “章兄貴人多忙,豈敢打攪。”

    “沒啥理由,就是想回家。”

    彭經義見此面上有些掛不住,擺了擺手道:“你們好沒意思。”

    “彭兄,章兄,那麼改日再敘。”

    眾同窗作揖後即攜書童離開,幾人邊走邊開懷大笑,無一人看向章越。

    章越知道自己以後怕是無力上私塾了,與這些同窗的緣分也就到此為止了,說不定以後還會越行越遠。

    章越收回目光,笑容淡淡地對彭經義道:“彭兄,咱們也改日再敘吧!”

    彭經義道:“那不成,他們沒功夫,你也沒功夫嗎?咱們還去何鐵僧那吃茶。”

    說完彭經義不容拒絕地用胳膊架住章越的脖子。章越心底一暖,這倒是一個真朋友。

    他記得,彭經義的叔叔乃本縣縣尉,而且聽傳聞還與趙押司有些不和。

    彭經義壓低聲音:“你家與趙押司的事真了了嗎?咱們先去吃茶,邊說邊聊。”

    章越仍是堅決地一揖道:“彭兄高義,還是改日……”

    人窮不走親戚,自己落難時,朋友不嫌棄你,但你也不能連累人家。

    但見彭經義舉起沙包大的拳頭……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

    二人去了以往二人常來的茶局子,而彭經義的書童被他打發回去。彭經義的生活一貫豐富,平日瀏覽畫本,喝茶鬥蟲,平日書童被他使喚來使喚去,稍不聽話就要捱打,故而不敢多問就走了。

    彭經義雖說嫖賭還未沾,但依章越看來卻是遲早的事。以往自己與彭經義同窗時,總覺得你可以玩,不加用功,我為何不能?

    後來才知道他叔父縣尉,即便不讀書,將來也不愁出路。自己原本也可以,但是……

    未至茶局子前,即看到水簾子下一人敲打著茶盞招攬生意。

    對方一見二人即停手唱喏道:“彭大官人!章大官人,一陣子沒來了。”

    章越心情很複雜,大官人?以後怕是當不起這稱呼了。

    這茶博士名叫何鐵僧。

    “近來事忙!點兩盞好茶來,茶錢一發不會少你的。”

    何鐵僧陪笑道:“仰仗彭大官人照拂了。”

    說完何鐵僧即拿了茶具,正要上灶點茶。

    “今日用得什麼水?”彭經義問道。

    “是早上剛打來的山泉活水,官人可否入眼?”

    “勉強,勉強。”彭經義不以為意道。

    當下茶博士何鐵僧在旁點茶,先將茶餅掰下一塊,放入正在燒水的茶鐺中。

    待茶湯滾後,何鐵僧茶鐺中舀出一碗水再衝入剩餘的茶末,用茶匙在茶湯中攪拌,再撒入鹽巴,最後再先前舀出的‘冷茶湯’注入茶湯救沸。

    待茶湯再沸後,茶香已滿溢整個茶肆。

    期間兩名歌女不呼自來,想打個酒坐,彭經義猶豫半天還是讓她們離去。

    何鐵僧將茶湯倒入茶盅中,再端至二人面前的茶桌前,將茶湯從茶盅舀出倒入燙過的茶碗裡分呈給二人。

    章越舉碗呷了一口,茶香撲鼻,含在口中初時有些澀,不久自然生津,嚥下之後回甘經久不退。

    二人坐下後一直聊閒話,這時章越方開口道:“小弟有個忙,還請彭兄幫忙!”

    彭經義道:“哦?什麼忙,先說來聽聽。”

    章越道:“我家鋪子被燒了一案的卷宗,我想借來看一看,你可否求令叔通融?”

    彭經義疑惑地看了一眼章越道:“借卷宗做啥?難不成你要翻案?”

    章越尷答:“就是隨便看看,借不來也沒什麼。”

    彭經義看了章越一眼道:“如此小事辦不成,還不讓你小看,明天這會功夫你還來這茶坊取就是。是了,聽說你兄長進京了?”

    章越心底一凜道:“彭兄,你的消息真靈通。”

    彭經義豎起大拇指讚道:“聲東擊西,這招高明!只要趙押司一日找不到你二哥,就一日不敢拿你如何。他為難你,如同掃了陳令君的面子。”

    “但話說回來,若是你二哥被抓住,就是一切休矣。趙押司收拾人的手段還少了嗎?只要打折了你二哥的手,以後又如何提筆寫字?但你二哥躲起來不露頭,也不是辦法。你知道嗎?我聽說明日一早,趙押司就要派心腹上京。”

    章越吃了一驚道:“難不成趙押司京裡也有人?”

    若真是如此,自己豈非害了自己二兄。

    彭經義笑道:“一個押司倒不至於如此手眼通天,但是我聽說趙押司恨極了你二哥,不惜傾家蕩產也要毀他前程。京裡的人又如何,一樣要吃五穀雜糧,要吃五穀雜糧,身邊就缺銀子。只要缺了銀子,沒門路也就有了門路。”

    章越道:“我知彭兄神通廣大,二哥的下落還請幫忙著打聽。”

    彭經義道:“你我兄弟多年,說請字就見外了。說話回來,雖說你二哥尚不知下落,但你與你大哥也要小心再三,別往小路人少的地去,別人喊去什麼地方,也要留個心眼,趙押司手底下毒著呢。”

    章越聞言心底一凜,想起那日自己差些人間消失。

    章越離開茶坊後,一路想著彭經義的叮囑,心底卻是七上八下。一路行走,也有些杯弓蛇影,看著哪個路人都覺得不似好人。

    從城中過橋返回,章越決定先回家看一看。

    Ps:感謝書友joyii成為本書第一位盟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202
本月票數
1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北頌
作者 聖誕稻草人
寇季魂穿北宋,成為了千古名相寇準的從孫,作為一個標準的官三代,他本該走馬架鷹,過著最囂張的紈絝... (馬上閱讀)
180
帶著基地回古代
作者 神祕司令
一道光束打來,他來到了一個類似古代中世紀的王朝,附身在一個廢柴皇子身上,跟隨他的還有他負責建造... (馬上閱讀)
180
大明第一臣
作者 青史盡成灰
元末濠州城外,朱元璋撿到了一個少年,從此洪武皇帝多了一條臂膀。抗元兵,渡長江,滅陳友諒,伐張士... (馬上閱讀)
180
我是三國一謀主
作者 歷史系小白
青史幾行名姓,北邙無數荒丘。 前人耕種後人收,說甚龍爭虎鬥。 …… 這個亂世群雄並起,英... (馬上閱讀)
180
這個明星很想退休
作者 幼兒園一把手
眾人:“不!你不想!”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