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山村占卜師(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楊木木休息幾天后,終于可以精神奕奕的在村子里走動了。

    這的確是一個小山村,山村的名字叫中村。

    這里的人,怎么說,她們都無法理解首都機場。連北京都不知道。

    陽光沒有力氣的照在臉上,楊木木已經對這滿村的寂靜輕嘆了一整天。

    她還從來沒有如此沒有頭緒過。

    要說這山村閉塞,看看這些人,富足豐裕。

    講起理論哲學,更一通一通的。孩子們還讀四書五經一類的古文,反正楊木木能看懂的不是很多。

    “姐姐想什么呢?”夕月坐過來問,姐姐已經連續發呆好幾天了。

    “我在想我是不是在做夢,是不是一眨眼就回去了”楊木木丟一根草干咬在嘴里,該怎么回去才好啊。

    “恩”夕月答應著,卻是滿臉疑惑的樣子。楊姐姐是不是腦子壞掉了啊?說話都不清不楚的~~~

    “夕兒,跟我說說你們這的事吧。這兩天七零八落的知道一些,可對我找到回家的路一點幫助也沒有啊”

    問他們電話,他們不懂。說大巴或者公車,更迷茫。問出去的路,就只知道笑著搖頭。

    代溝啊~~~

    “我知道,楊姐姐很想找到回家的路。可姐姐不知道,我們都世世代代生活在這個地方。沒有人出去過,也沒有人想要出去。誰也沒問過要怎么樣才能出去的問題,所以我們誰也不知道出去的路。如果姐姐想出去,可能得看姐姐是怎么來到這里的了”

    夕月的話,真富有詩性的思維,優美華麗,繞了一圈,卻仿佛什么都沒說。

    “夕兒啊,給我點靠譜的信息好不”楊木木幾天來,已經習慣了夕月的圈式邏輯,無奈的對天空,翻著白眼。

    “好吧,你若真想知道,我帶你去見一個人”夕月好似下了狠,決心的道。

    一拍雙腿,站起來說道,仿佛就義一般。

    楊木木抬頭看著她,看著那認真的表情,噗嗤笑出聲音來。

    她不想出聲反駁,更不想站起來,浪費體力~~

    “莫玄,莫世的傳人,他懂得的東西是最多的”夕月說道,但臉色隨之轉而嚴肅的說:

    “可是莫家的人都不喜歡外人打擾。很少出現,出現也是陰沉古怪的樣子。也從未見他們出門干活什么的”。

    “那他們怎么過活啊?”

    “他們只是在村西的大宅子里,沒有人知道莫家人在里面做什么。”夕月皺眉道,仿佛她也很困惑的樣子。

    “不過,傳說他們其實是墨家后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還有的人說他們一族,原是玄門中人。被貶至此,永世不得外出。也有人說他們其實是皇族后裔,因為奪權失敗才來到這里的。其實,真實的原因誰也不知道,就算是村長爺爺也說不確切”夕月含含糊糊的說了一通,說來說去還是什么都不確定。

    “那好吧,去找他們”楊木木起身吐掉嘴里的草桿。

    就算瞎貓撞死耗子,也得去試試。

    總不能,在這等得發霉吧。

    不顧夕月的叫喊,踩著高跟鞋,歪歪斜斜的走在泥土路上。

    越接近村西,周圍顯得越安靜.

    楊木木知道這個村子,不是那么簡單。

    村子的建筑老舊結實,沒有見到任何新建建筑被建或建起。

    村內的規劃也暗含某種規律,也可能是某種陣法。

    只是楊木木卻從中找不到任何現知的陣法體統來解釋這種規律。

    至少不是在常用的五行八卦系統內,更不是埃及的星象系統。

    楊木木猜測這可能是某種不為人知的另一個系統存在。

    而且,越接近村西莫家地界,場的能量感越強。

    甚至隱隱有些制幻感覺,視線恍惚錯亂。但仔細一看,卻又是原來的泥濘土路。

    這里雖然人煙稀少些,但也不至于沒有人住。

    為什么村民們都沒反映,而自己的感應卻那么強烈?微微的惡心感讓楊木木有些蹙眉。

    “您好,我叫楊木木,無意中來到這個村子,可是我找不到出去的路。聽說莫家人,見多識廣,我想要找一條出去的路。希望尋得莫家人的幫助。”楊木木支撐著身體,喘氣叫喚道。

    停了半響,周圍依舊毫無動靜。

    難道自己猜測的不對?楊木木調整呼吸,集中注意力,讓自己不受似有似的無幻像影響。

    只是,楊木木越來越虛弱。

    沒想到,做事一向謹慎的楊木木竟然再次暈倒。真是大意啊~~~

    若是自己不那么著急,多考慮周到些,也不至于如此。

    以后定要吸取著教訓才是了,昏迷前楊木木淡淡的想。

    風劃過臉頰,有些寒冷的意味。

    “姑娘,姑娘,姑娘你醒醒”一個聲音從耳邊傳來。

    只是對于厚重的眼皮而言,那聲音顯得格外刺耳。

    “別吵,讓我睡會”楊木木迷迷糊糊的說道。

    她感覺自己好想睡,因為好舒服。

    就好像回到了兒時,冬日與母親相伴的日子。在寒冷的世界里,溫暖的感覺真的好懷念,好懷念。

    隨著曼妙的熏香入鼻,楊木木慢慢的睜開眼睛。

    眼前帳幕羅曼,她微微的動動身子,想起身。

    畢竟再美也是在人家的地盤上,既然醒了,就別再繼續躺著了。

    只是全身的酸痛,讓她吸口涼氣。

    不會吧?那么疼,就像枕了一夜木疙瘩。

    這床挺軟的啊!

    楊木木摸摸身下的床,軟軟的,好像還是絲織品來著。

    而且看面料的色澤和手感,好像不是一般的工業水貨。

    “姑娘你醒了,太好了,我去叫少主”一個聲音一驚一乍的叫道。

    等楊木木抬起頭看去時,只見到一抹飄出門外的身影。

    色澤艷麗,不過看背影就知道,那是個身材極好的女子。

    楊木木看著門口陣了一會,將視線拉回房內。

    房內古木古香的設置,讓人有不自覺的舒適感和安全感。

    若有若無的香薰煙霧,愉悅著心情,不自覺的就淡然許多。

    說實話,這屋子給人的感覺是那么的和諧。

    有些像家的感覺。

    盡管楊木木自己的家中從來都是硝煙不斷,感覺不到任何暖情。

    可她卻是知道,什么叫家的安定和溫暖的。

    “姑娘您醒了?”進來的人開口道。

    他已經看著床上的人好久了。

    只是,那床上的人,久久沒有反應,仿佛在陶醉什么。難道自家的房屋頂上,有什么特別的東西不成?

    “你好”楊木木后知后覺的答道。

    突如其來的任何聲音,把她從一個極端放松的情景里,拉了回來。

    她顯得有些慌亂,可能潛意識里,她不喜歡別人看見這樣子的她吧。

    尤其是在她毫無防備的情況下。

    “姑娘暈倒在家門口,所以就把姑娘帶了進來”莫玄溫和的看著眼前人。

    不知怎么的?看見她,他總是不自覺的覺得溫暖。

    是那句“別吵,讓我再睡會”嗎?

    若是他出現晚些,她恐怕就要困死在自己的‘噩夢’里,或者凍死在荒郊野外了。

    西郊是他莫世的地盤,那里有先人布下的陣,迷心醉。

    是一個極其不易察覺,卻厲害無比的陣法。

    因為其針對的是,人心。

    只要是心,必然有情。

    有情,就有魔。

    所以進去的人,很容易因為陣法,而將內心的魔障不斷挖掘擴大。

    是誰都無法逃脫,最后困死在自己的潛意識里。

    普通的人都會認為那是夢,其實并不是單純的夢那么簡單,而是具有實際殺傷力的制幻作用。

    “噢,我來找莫玄”楊木木看了眼前人一會,然后轉頭淡淡的道。

    聲音里聽不出一絲情緒。

    眼前的人看似溫文爾雅,實際內心寒而冷。

    嘴角帶笑,卻沒有柔和的弧度。

    眼神看似親和,實際上飄渺孤傲。

    這樣的人,往往都有太多的故事,太多的暗面。

    面對這樣的人,她感覺疲倦。

    “你找莫玄?”

    “是的,我要找到出村的路”楊木木略微的調整心情微笑道。

    畢竟不能因為個人好惡,就一味排外,那樣不好。

    “那你是怎么來到這村子的?”莫玄的眼神里,此時已看不到任何情緒。

    “機場一場颶風,我就來到這附近的森林里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大白天的突然起了颶風,還黑凄凄的”楊木木的聲音越來越小。

    因為她想起自己在機場最后見到的那個黑衣人和那雙刀一般的眼睛。

    “颶風,黑~~~”莫玄似是自言自語的接口道。

    “你來這里多久了?”莫玄希望不是自己所想的那個答案。

    “算算也有半個月左右了吧”楊木木又恢復了懶散的模樣,輕慢的神情有些飄遠,淡漠迷離。

    “半個月?黑月”莫玄神情頓時嚴肅起來。

    空氣都亂竄了三分。

    楊木木疑惑的看著莫玄。

    莫玄想起了自己半月前,與黑月的那場決斗。

    如果不是突然而至的颶風破換,恐怕那夜會兩敗俱傷。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黑月會如此厲害,竟連他也擺不平。

    若繼續任黑月胡來,怕有一天連村子都會毀在黑月手里。

    想到此,莫玄的神情凝重了幾分。

    “對了,你們是什么族啊?我從沒見個哪個少數民族的服飾是像這樣的”很怪,楊木木在心里暗想到。

    其實她不是愛八卦的人,只是為了打破那沉悶的氣息,而且自己也想知道自己到底身處何地。

    莫玄聽聞,瞬間緊緊的盯著眼前人。

    殺氣頓起,與黑月打斗受傷的地方頓時隱隱作痛。

    “你是誰?”莫玄的神情冷酷無比。

    若不是因為傷口疼痛,引發的蒼白臉色。

    他的樣子,冷冽寒涼,絕對與他的一身白衣華服的溫柔不想匹配。

    反而,更讓人恐懼。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368993_84_848-m
誤入獸世惹獸王
作者 若水聽風
  孟安雅是中醫世家的長女,母親早亡,父親冷漠,在繼母的冷眼,繼弟妹的排擠下小心的生活著。一次...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