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打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軒軒,想要什么玩具嗎?媽媽買給你!”

    就在洗菜的王云軒胡思亂想之際,不知何時,到了他身邊的蘇雪柔,打斷了兒子的發散思維。

    渾身散發著母性的光輝,比產前更苗條三分的身段,輕輕俯下,伸出少女般纖細的玉手,撫摸著兒子的小腦袋。

    聽到“軒軒”這個愛稱,心理年齡,接近而立的王云軒,直接把手里那束洗好的青菜,來了個對折,和大家一樣,他也是頭皮一陣發麻。

    半響后,緩緩回過神來,稚氣未脫的小臉,1米多一點的身高,不正是自己10歲的身體嗎?

    “那,給我買個鬧鐘好了!”

    “早上媽媽會叫你起床,不用鬧鐘,你不想要玩具嗎?”

    對兒子的回答,感到奇怪的蘇雪柔,看到因為害羞,而微微臉紅的兒子,盯著青菜,卻不敢看她,心里莫名喜歡,不禁伸出雙手,把小家伙的微胖臉頰,捧在手里,再次引誘道。

    “有鬧鐘,我可以自己早起,早餐我也會搞定,不用你特意起來。”道出想法的語氣,理所應當,沒有絲毫的刻意討好,雖然不太適應,但王云軒還是用自己的臉頰,在母親暖暖的手掌上,摩擦了幾下。

    十分鐘前,還把王云軒當小狐貍的蘇雪柔,這一刻,卻得到了一個真心實意,心疼她的兒子!

    情不自禁,把很乖巧、又懂事的小不點,攬到了懷中,然后,使勁蹂躪王云軒,那還有點嬰兒胖的臉頰。

    面對母親的“疼”愛,啞然失笑的王云軒,卻是暖流入心。畢竟,這種“疼”愛,也只有在蘇雪柔心情激動時,他才能“享受”到。

    上一次洗禮,是在王云軒9歲的生日當天,到課室時,王云軒胖胖的臉頰上,淡淡的紅腫依然未消,也因此,他被周圍無良的同學,惆悵了一個早上。

    重生的前兩天,雖然是星期一和星期二,但因為有節日,所以學校特別放了假,要不然,還在讀書的王云軒,哪能一天到晚粘著母親?

    但隨著星期三的到來,問題出現了,就像看少了媽媽一眼,下一秒,她就會消失不見一般,作為學生的王云軒,居然不肯去上學了,這哪成?

    對于王云軒這兩天的孝順,父親王健發很是欣慰,兒子長大了嘛,哪個父親會不開心呢?但不去上學,還是不行的,這關乎云軒的前途,不能由著孩子的性子來。

    反復勸說無果,既然文的不行,那就只能用武力解決了,拿出殺手锏的父親,擼起袖子,把不聽話的兒子,按在自己的大腿上,拉下了王云軒的褲子,露出里面兩個鼓鼓的小饅頭,看到這里,應該沒人不知道王建發想干什么吧?

    眼看,粗糙的大手,稚嫩的小屁股,要發生第一下親密接觸,最后關頭,實在不想走這步棋的王建發,瞥了一眼像沒事人一樣,鎮定自若的兒子,人畜無害的小臉,依然帶著幫忙家務時的和煦笑容,對父親的處罰,沒有絲毫的懼意,貌似,還很喜歡這種處罰。

    和往常截然不同的反應,倒是沒想過兒子心理有什么毛病的王健發,悠悠地嘆了口氣,最終,還是沒下的去手,決定在想想別的辦法。

    重新落地,拉上小褲子,并沒有劫后余生之感的王云軒,看到正當壯年的父親,唉聲嘆氣,去找事前回避了的蘇雪柔商量對策,感慨莫名的王云軒,心頭暖暖的。

    雖然沒被打屁股,但眼角,卻反而酸酸的,是啊,父親,有多少年,沒對自己發過脾氣了?算算,也有15年了吧,自從那次意外之后……

    最疼愛兒子的蘇雪柔,在王云軒13歲的那年,發生了一場車禍,肇事司機事后逃逸,當姍姍來遲的救護車,把躺在幾盡干涸的血泊中,昏迷多時的蘇雪柔,送到醫院時,這位賢妻良母,也已經失血過多,結束了年僅31歲的生命!

    事后診斷得知,其實經常鍛煉的蘇雪柔,送院搶救的時間,如果能提前十幾分鐘,應該還是有希望的。

    但唯恐惹禍上身的路人,卻遲遲沒有伸出援助之手,交頭接耳的多,怨天尤人的有,卻都只在遠處圍觀,他們或許沒有聽過這么一句話,有一種觀望叫冷漠,又或許,他們聽到了,卻不會覺得自己,就是那個觀望的人。

    最后,越來越多的圍觀人群,造成了交通阻塞,一些趕時間,又帶了手機的司機,被逼無奈,打了醫院的電話,但,這個電話,太遲了,遲得錯過了一條生命,也破壞了一個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庭……

    陳姨知道后,臉色煞白,含淚趕到學校,課間,走廊上,悠哉游哉曬太陽的王云軒,在聽到消息的剎那,身體劇震,毫無血色的小臉,寫滿了驚恐,心,也頓時涼了半截。

    如瘋似狂,沖出學校,趕到醫院,泣不成聲的身體,嚴重透支的體力,都沒有讓呼吸困難的王云軒,減緩自己發顫的步伐,盡管,那孩子氣的母親,早已離開了人世。

    有點神智不清的王云軒,不顧父親的阻攔,沖進了結束搶救多時,已經沒有了生機的手術室,布滿血絲的雙眼,看到被白布覆蓋了全身,永遠不會再張開眼睛,朝他喊軒軒的母親。

    脫力的雙膝,直接砸在了手術臺下的地板上,兩只發白見筋的小拳頭,死命地捶打著堅硬的瓷磚,直到上面附著了斑斑血跡,也依然沒有半點停止的念頭。

    這點肉體上的疼痛,根本無法與王云軒猶如木樁刺入心臟的心痛,相提并論,一遍一遍,撕心裂肺地哭喊,情緒失控的程度,甚至到了需要醫生給年幼的他,打鎮定劑的地步。

    逃逸的肇事司機,很快就被捕落網,卻僅僅判了8年的有期徒刑,但這一切,都不是王云軒關心的,如果,那肇事司機的命,可以換來自己母親的命,悲痛欲絕的王云軒,會在最短時間內,趕到監獄,沖進牢房,毫不猶豫,結果這名同樣也有妻兒的司機!

    眼神空洞的王云軒,踉蹌在醫院長廊上,看著一夜之間,宛如老了10歲的父親,坐在走廊的長椅上,眼里沒有淚水,表情沒有哀傷,宛如一具被掏空了靈魂的人偶,或許,那一刻的王云軒,失去的不僅僅是媽媽……

    從那以后,眼淚流干的父親,沒了脾氣,雖然,對云軒還是一如既往的關心,但看到父親在那天之后,就不再偉岸的背影,身為兒子的王云軒,胸口,絞痛莫名。

    開始的日子,失去媽媽的痛苦,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心碎的王云軒,原本的調皮搗蛋,也變成了陰沉冷漠,機械地做著自己該做的事,對其他的事一概不理。

    封閉的內心世界,猶如無底的深淵,吸納吞噬著外界的陽光與援助,甚至連臉上的肌肉,也失去了表達情緒的能力,萬年不變的撲克臉,也讓幾個對他頗有好感的女生,都跟他漸行漸遠。

    性情大變的王云軒,波及了不少人,女的還好,就是一些男生,之后也遭了池魚之殃,最有名的,莫過于當時仗著自己身強力壯,習慣了在班里欺男霸女,橫行無忌的刺頭王雄了!

    事情發生在車禍后不久,家里辦完喪事,王云軒也回到了初中上課,想要找點事博個彩頭,吸引班上個別女生注意的王雄,覺得最近突然變得很孬的王云軒,是個不錯的選擇!

    理了理**氣十足的八字頭,把黝黑污穢的雙手插入褲兜,只露出兩截比同齡人粗壯了不少的手臂,走路的姿勢很臭屁,像極了視察工作的領導,踱步王云軒面前,俯視著這個趴在桌上一動不動的瘦弱同窗,拉開一個蔑視的弧度,譏笑嘲諷罵了句“有媽生沒媽養的東西!”

    見到表情很串的王雄,又有所行動,幾個和他臭味相投的男生,收緊了雙拳,本就不好看的長相,一絲猙獰隱現,頑劣成性的目光,不約而同地投向了王云軒的所在,大有一動手,就上前給王雄幫拖的打算。

    盡管,在他們看來,對付一個小小的王云軒,就是在他們中挑一個,也是綽綽有余,但一幫人上,可以讓這個班的所有人知道,這里,他們說了算。

    不單后盾堅實,本身實力也難有敵手的王雄,沒有想過,就是這一句,拉開了恐怖片序幕,而他,就是那名男主……

    志得意滿的王雄,撂下嘲諷后,也沒有停留,高傲地抬抬首,準備離開,在他看來,王云軒沒有能力,更沒有膽量反抗他,即便是在車禍以前,這個瘦弱的男生雖然搗蛋,卻也是出了名的好好先生,別說和人打架,就是和人吵架都沒有過。

    真是老虎不發威,猴子也稱王,上了初中后,就沒有再打架的王云軒,哪是什么好好先生,而是他一動手,就不會留手,所以平時跟大家的那些小矛盾、小摩擦,這個嗜血的小怪物,壓根就沒往心里去,畢竟,一場一面倒的架,打起來也不過癮,沒意思。

    聞言,如一灘爛泥,趴在桌上的王云軒,嘴角升起了一個接近冰點的弧度,不易察覺的小動作,如伏在草叢中的猛虎,貪婪舔舐了一下鋒利獠牙。

    被觸及禁忌的小怪物,一雙漆黑的眸子猛然睜開,既然是要給這個一時腦熱的同班同學放放血,那就不要考慮自己事后要付出什么代價了!

    略顯單薄的身軀,并不健壯,卻散發著濃郁的危險氣息,拔地而起的同時,抄起身下的板凳,開場白是多余的,砸了再說,沒有留力,更沒有留手,完全就是八路軍打日本鬼子!

    “草!”

    追加的暴吼,夾雜著鈍器加身的悶響,蓋過了課間教室的嘈雜,猩紅的鮮血,飛濺而出,很老實地回應著王云軒的粗暴問候。

    頭被砸出血的王雄,無力后仰,沒等他屁股著地,一股風壓再度襲來,覺醒的小怪物既然現了身,見了紅,哪還能停止嗜血的本能,第二波的板凳攻擊,又一次,落到了快要暈卻的王雄身上。

    只見過小打小鬧,從沒見過真正血腥場面的同學,當真被嚇壞了,那些原本打算給王雄幫拖的男生,看著此刻有如殺神的小怪物,別說去動王云軒,就是上前拉開他,救下王雄的膽量,也徹底消失了。

    被嚇哭了的女班長,踉蹌跑出教室,去叫班主任來救人!

    正在和同事聊天的女班任,軟在凳子上,一手扶著一杯熱茶,另一只手輕握成拳,捶打著站了一節課,略感酸軟的大腿,享受著片刻的休閑。

    突然,沒有敲門,就直接沖進來她辦公室的女班長,跑到了她的面前,淚眼婆娑的小臉上,毫無血色,嚇了女班任一跳,同時,還沒等她問發生了什么事,目無師長的女班長,就直接拉住她一條胳膊,死命地往外拽,那陣仗,跟捉奸在床的老婆,拉著不要臉的狐貍精拖下床,有一拼。

    沒有心理準備的女班任,被拉了個踉蹌,屁股差點沒從凳子,直接轉移到地板上,兩人就這么一拉一扯,留下一群目瞪口呆的同事,出了辦公室。

    在路上,聽完小姑娘說的事后,原本還有點擔心的女班任,立馬松了一口氣,心情郁悶的同時,也覺得這個當班長的女生,太小題大作了。

    男孩子打架嘛,一年發生個七八次,算是保守估計了。這次,應該還是王雄主動的,這個刺頭,開學來就沒讓自己省心過,這次非好好教訓教訓他不可!

    剛踏入教室,她就意識到了自己的想法,錯得有多離譜。

    這哪里是打架啊,根本就是在謀殺!

    喪失了理智的王云軒,舉著沾血的板凳,死命地往早被砸暈過去的王雄身上招呼,四溢的鮮血,染紅了王雄的臉和衣服,有一些,還濺到了王云軒身上,附近的地板,也被染紅了大半……

    板凳砸在人體上的聲音,在空曠的教室里回響,時不時,有幾個女生壓抑的啜泣聲,參雜其中,空氣中,彌漫著人血特有的腥臭味,讓女老師聞了,感到一陣反胃……

    愣了一下的班主任,立馬叫上班里幾個比較壯實的男生,合力把仍不肯罷休的王云軒拖走。

    被幾個力大的男生架著,還有一個成年的女老師擋著,雖然覺得還不夠過癮,但久沒動手,體力有點跟不上的王云軒,呼吸也有點急促了,額頭的汗水,象征著“辛勤勞作”后的證據。

    瞥了一眼地上,那個被他打得不成人樣的王雄,沒有表示任何憐憫,反而扯了扯自己身上,那件被濺了紅的T恤,很是不爽地瞥瞥嘴,眼神無奈,像是在抱怨自己下手的部位跟角度,沒有把握好。

    小學的時候,就把打架當飯吃的王云軒,天生就有一種異乎常人的嗜血本能,可以說是一只名副其實的小惡魔,而且這只小惡魔的天賦,可不單單是搏斗技巧這么簡單。

    所以,他此時略顯神經質的動作神態,根本不能被那些,平時只是小打小鬧的小屁孩們理解,光是在剛才班主任來后,那絲毫不受影響的砸人動作,就已經不是他們可以比擬的了。

    看著這只小惡魔的表情,回想剛才的血腥畫面,拉住他手腳的幾個男生,只覺得,手腳有點發軟,牙關有點哆嗦,猶如是傷人后的王云軒,漆黑眸子里的冰冷不屑,讓他們這些身材結實的男生看了,除了膽寒,也只有恐懼了。

    冷哼一聲,王云軒直接把班主任,以及眾人拉住他的手,從身上通通甩開,沒有解釋,更不需要掩飾,徑直走到自己的座位,拿起書包,然后大步流星地步出了教室,留下班主任和整班的同學,鴉雀無聲。

    晚上,班主任打電話給了王建發,告訴了他事情的起因經過。當聽到班主任說出起因時,原本還眉頭緊皺的王建發,冷冷一笑,掛了線后,他最終也沒跟王云軒提這件事。

    并不是說他贊成王云軒的做法,而是他沒有資格指責兒子的做法,因為,如果當時他也在場,王雄現在,就不是住院,很可能是要直接進太平間的。

    那晚,父子倆都哭了,把各自捂在被子里,嚴嚴實實,像是怕被對方聽到,跟著自己傷心……

    這件事,在王建發花光了積蓄,給王雄家人賠了一筆錢后,就過去了,學校也不想鬧大,畢竟,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就讓王建發以后,好好管教他的兒子,再犯,就只能開除了。

    出乎意料的是,出院后的王雄,從此沒了以前的暴戾,和班里的同學說話,和善了許多。

    更讓人跌破眼鏡的是,這個曾經的班霸,還開始了追求心儀已久的女班長,對于這個為了他,跑去向老師求救的女生,王雄,也終于鼓起了表白的勇氣,被扁前的他,喜歡和女班長唱對頭戲,那可是出了名的。

    日子,一天天過去,有些情感,雖然會隨著時光的流逝,逐漸淡化,但對母愛的渴望,卻始終是王云軒心靈上,一個缺口,一個友情和愛情,都無法填補的缺口……

    15年,思念的累加,造成了在重生回來的第一天,當清晨醒來的王云軒,看到站在家門口,和鄰居陳姨聊天的母親時,以和這個年齡段,50米短跑校園最佳紀錄,持平的速度,不顧一切,狂奔,最后飛撲到母親,蘇雪柔懷里!

    面對突如其來的“重磅襲擊”,緩沖不行的蘇雪柔,一陣驚呼,撞到了旁邊的陳姨身上,結果,三人一起倒地,接下來,自然是很生氣的母親,對王云軒屁股的用刑時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915605_4_151-m
奶爸的文藝人生
作者 寒門
  「粑粑!」剛穿越到平行世界,就看到有個精緻可愛的小女孩喊自己爸爸,楊軼表示有些懵逼。好吧,...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