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白娘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鏡頭再次回到睡得像死豬一樣的王云軒身上。

    夜涼如水,在王云軒不斷變換姿勢的睡相下,原本蓋在身上的被子,早已被蹬到了一邊。似乎又覺得這樣還不夠,在由側臥,變換成一個踢腳睡姿的過程中,無辜的被子,終于,被華麗地蹬到了地上。

    在被子落地后不久,一個巴掌大、發出天藍色光的水晶球,如同沒有實質般,從王云軒略顯瘦弱的胸口,穿透而出……

    睡死的王云軒,沒有任何反應,如果不是看到他的胸口,依然跟著平穩的呼吸起伏,真的讓人懷疑,是不是在光球飛出他體內的一刻,人就已經掛了。

    離地丈許的光球,懸空浮定,突然,藍光大作,整個房間,都沐浴在了奇幻的天藍色光中……

    發出耀眼藍光的同時,光球迅速幻化變形,光球中,仿佛有一只脾氣躁動,觸手奇多的生物,不斷地用自己有力的觸手,在光球的內部推刺一般,在光球原本圓潤的表面做出種種的凹凸……

    偏偏這個光球的伸縮性極佳,非但沒有脹破,還隨著這些內擴,不斷變大,就這樣,一個堆,一個漲,整個過程,足足持續了一個小時左右。

    當發光和變形同時停止之時,只見,一未著寸褸的仙女,出現在了原本那光球所在的位置,之所以稱其為仙女,而非美女,是因為眼前的她,擁有一股與凡間美女云泥之別的氣質,這種氣質是天生的,不像容貌,可以靠化妝品取巧,身材,可以用服裝掩飾。

    眼尖的人會發現,她閉月羞花的容貌,跟這個時代,正熱播的電視劇白蛇傳中,由趙雅芝飾演的白素貞極像,卻又和后者有著本質的區別。

    入描似削的身段、膚若美瓷、唇若櫻花、明眸皓齒。如果說,演員要詮釋一個角色,需要靠化妝效果、服裝道具和場景光效的幫助,那她,就天生是那白蛇傳中,顛倒眾生的千年蛇妖,沒有瑕疵的容貌、絕美的身段、渾然天成的氣質。

    出現后片刻,睜開美眸的仙女,似乎是意識到自己身上,沒有任何的遮羞之物,兩只皓腕,一個往上,一個向下,遮住了嬌羞之處,白皙的肌膚上,泛起了淡淡的紅暈,黛眉微皺的同時,那雙美目,也看向了那因為睡的太死,而對眼前發生的事,一無所知的王云軒,眼中也透露出了些許的嗔怪之意。

    一個白眼,幾乎可以讓世上所有的雄性,在瞬間幻化成被肉欲操縱的野獸,本就天生麗質的她,偏偏此刻還沒穿衣服,唉~作孽啊…

    之后,她伸出纖纖玉手,結了幾個法印,頓時,嬌軀,就被一身為其量身打造的雪緞包裹,雪白的長裙,不盈一握的蛇腰,傲人的雙峰,鑄就了那令人窒息的峽谷,玲瓏和豐滿,在她身上相得益彰,美的如此無暇,美的如此不食人間煙火。

    穿上雪緞后,看著一臉睡相的王云軒,他的嘴巴沒有完全閉合,以至些許口水流出,粘濕了枕頭,看到這里,忍俊不禁的她“噗哧”一聲笑,白眼已經禍國殃民了,這一笑,頓時六宮粉黛無顏色,一笑傾城,在笑傾國不過如此啊,果然是妖孽。

    朝著地上的棉被伸出纖手虛空一勾,地上的棉被,猶如電影倒帶一般,又輕輕蓋回到王云軒身上,“白娘子”(暫時這么稱呼著先)這才打量了一番周圍!

    好幾次,被王云軒當成畫板的墻壁,蘇雪柔打掃過的水泥地板,貼有偶像劉德華貼紙的書桌,上面零散地堆放著蘇雪柔給買的玩具。

    嶄新的教材,向來都是收藏在抽屜里的,對于這一點,她仿佛早就知曉,看著這熟悉的場景,“白娘子”眼眸中的神采,和剛穿越回來的王云軒,如出一轍,同樣透露出了懷念的意味……

    還有,一張窄窄的單人床,但對于王云軒目前那副小身板,這張,無疑是一個大床。

    素手捏住雪紡的下擺,踮起兩只玉足,躡手躡腳的“白娘子”,頗有一番少女的童趣,無聲走到床邊,輕輕拉起一個被角,嬌軀,輕巧地滑入被中。

    把被子下,睡姿依然難看的王云軒,摟到自己懷里,動作輕柔而自然,臉上,也沒有半點羞澀的紅暈,仿佛,她做的這些,都是理所應當的。

    然后,幫王云軒調整了一下,枕頭的位置和高度,更像是對自身睡眠習慣的了解,每個動作,都恰到好處,滿足了睡眠時的王云軒,挑剔的要求。

    之前,睡覺不斷調整睡眠姿勢,卻總不能如意的王云軒,此刻,安靜地就像一只懶惰的小貓,窩在“白娘子”懷里,一動不動,臉上的表情,平靜而安詳,時不時,還把胖臉,無恥地往白娘子胸前的豐滿處,擠擠,看他的打算,應該是想把自己的小腦袋,從枕頭這個根據地,往“白娘子”胸前柔軟的高地上轉移。

    對于王云軒的小動作,不以為意的“白娘子”,嘴角微微翹起,隨后,又微皺黛眉,表情的變化,即是她雖然很喜歡王云軒,這種對她表示親昵的小動作,但,卻不希望他表現地太軟弱一般。

    但熟睡的王云軒,哪還有什么顧忌,剛才,還因為不習慣變小的身軀,而無法安眠的王云軒,此刻,得寸進尺地把頭往“白娘子”的懷里,擠啊擠,擠啊擠……

    單人床不大,但好在王云軒還只是個小孩,而“白娘子”本就苗條,身材玲瓏有致,兩人相擁,倒也不顯得擁擠,就這樣,無夢一覺到天明……

    “白娘子”在清晨,公雞打鳴的時候,就把像八爪魚一樣纏人的王云軒,從身上扒了下來,然后,虛化融入了王云軒的體內,和來時一樣,沒有引起王云軒的注意。

    王云軒這一覺,睡到了10點鐘,醒來一睜開眼,先跳下床,直接沖出臥室,連鞋也沒有穿。發現母親不在二樓,就又風風火火地沖到一樓。

    總算是看到了正在打掃的母親,心中的那塊大石,方才落了地,失而復得的喜悅,再也經不起二度失去的打擊了,對此刻的王云軒而言,什么值不值回票價的,都是狗屁。

    地板很干凈,也不用太顧及沒有穿鞋,匆匆跑到她身后,從后面緊摟著母親。

    年緊28歲的蘇雪柔,不僅貌美,身材也保持的很好,這與她經常和陳姨一起鍛煉,打羽毛球分不開,感受到母親背部的溫度,又用臉,在她背上蹭了蹭。

    “舍得起來啦?你這只豬啊,都快睡到中午了,快去洗臉刷牙!”蘇雪柔拿出媽媽的架子,這孩子,這么大了還撒嬌。

    “老媽,下午我會去學校的!”

    “嗯,這才是媽的乖兒子,以后不許鬧別扭不上學,知道嗎?”蘇雪柔笑著,捏捏兒子的臉頰,在肉比較多的地方,多捏了兩下。

    “遵命!”前天剛接受過母親的洗禮,深知母親那十根玉指的厲害,王云軒可不想重生回來,第一次上學,就頂著腫腫的臉頰,接受班上同學的注目禮,立馬松開了母親,逃進了廁所,漱洗準備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890487_4_12-m
回到山溝去種田
作者 二子從周
  回階積葉上苔痕, 到水飛雲繾野村。 山梅冷徹疏香寂, 溝李夭穠亂雪陳。 去盡遠芳隨晚日, ...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