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浮雲同志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青竹別苑內,一派慈師孝徒的氣氛。

    林雲心裡是恨不得將碧蓮長老閹了送進宮,碧蓮長老卻未顧慮太多。

    在他想來,林雲不過是個工具人而已,何必太在意工具人的想法呢?

    何況青龍蠱已經種下,將來林雲的生死便在他一念之間,而青龍蠱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吞吐靈力後純化,即便林雲天資卓絕,只要他讓青龍蠱在林雲修為接近他的時候,吞了林雲的修為來反哺他這個主人,也不怕林雲翻身。

    “既然你現在修為已散,今日便可以出別苑了,只要不與別人說你是我的徒弟,在這清河城,你想做什麼都可以。”

    說著,碧蓮長老給了林雲一錠銀子。

    “謝謝師傅。”

    林雲也不知道這一錠銀子有多少購買力,就當是領了工資吧!

    碧蓮長老說完正事,便飄然而去。

    林雲卻沒有著急出門透氣,他需要幾分鐘先冷靜一下,消化消化現在的局面。

    說實話,能在碧蓮面前保持淡定,林雲都有些佩服自己了。

    多虧了以往打工的經驗,不然在魔教妖人面前犯了錯,可是要命的事。

    魔教肯定是不能混的,太危險了。

    在碧蓮給他下蠱之前,林雲還存了乾脆背叛正道,跟魔教混的心思,現在想來,還是正道的光才溫暖人心。

    “沒想到根骨太好也是一種麻煩。”

    林雲不禁在心裡感嘆著,忽然,他發現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劍宗的長老說他是先天劍體,碧蓮說他是赤炎仙體,這兩個……應該不是同一品種吧?

    食指的灼熱打斷了林雲的沉思,劍宗的兄弟又在發信號了。

    林雲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儀容,便踏出了青竹別苑。

    找劍宗幫忙也不知道能不能解決青龍蠱,但也算是多了條路,林雲決定去見一下這個道友。

    他出了門,便開始響應對方的信號。

    兩心知的另一個作用便體現出來了,當兩人同時響應信號,就會感應到對方的位置。

    林雲還是第一次使用法寶,感覺挺有意思,這種隨心使用的法寶真是神奇。

    走在青石板鋪就的街道上,看著來往的行人,林雲也第一次有了身在異世界的真實感。

    之前都是在青竹別苑,相當於坐牢,對這個世界的瞭解,全靠原主的記憶,未免有些失真,感覺身在夢中。

    而現在,來往行人的談話聲,小販的吆喝聲,嘈雜的腳步聲混作一團,卻是讓林雲如夢初醒。

    行走到一座拱橋前,林雲的食指更加灼熱了。他能感覺到,對方就在附近。

    走上拱橋,只見迎面走過來一個身著白衣,手拿摺扇的公子哥,看他長得很蔡的樣子,不出意外,應該是女扮男裝。

    兩人目光交匯,在那一瞬間便確認了眼神。

    “這位兄臺,請問一下,同濟酒樓該怎麼走?”

    以問路的方式開始搭話?

    這個同志倒是還挺專業。

    林雲心中暗想,也配合著道:“你是外地人吧,正好我今日也沒什麼事,就帶你去吧!”

    兩人一拍即合,林雲很自信地往前走,那人便在林雲身後,壓低了聲音道:“一劍西來。”

    “天……天下無奸。”

    好傢伙,差點就回答天外飛仙了。

    這是當初定下的口令,實際上,兩心知就是獨一無二的信物,加個口令,倒更像是走個流程。

    至此,雙方終於確認了身份,接上頭了。

    “浮雲道友,我們終於見面了,我姓王,你可以叫我的代號晚秋。”

    浮雲,是林雲的代號。雖然是同門,但林雲已經是臥底的身份,所以她只是稱呼為道友,而不是師弟。

    “我也很高興能再見到同……同門。”

    林雲差點又嘴瓢,王婉秋見他如此激動,連忙安撫道:“道友且先冷靜,先慢慢說說這些年你的經歷吧,還有,為何前些時日不響應我的呼喚?”

    說實話,王婉秋心中也有些疑慮,她接受這次重要任務的時候,宗門便給了她浮雲這顆暗子,說是是宗門寄予厚望的棋子,但三年來,浮雲只是偶有迴應,也沒有任何消息傳出。

    所以,這一次,她需要確認一下這枚棋子的狀態,看看他到底是黑是白。

    這段時間,林雲一直沒有迴應,今日忽然響應了,王婉秋也擔心其中有詐,但她身上的任務過於重要,就算有風險,她也還是來見林雲了。

    林雲怎麼好意思說自己正在研究怎麼將兩心知取出來跑路,當初他可是都決定跟魔教混了,結果,今天被碧蓮上了一課,他又決定迴歸正道陣營了。

    於是,他解釋道:“這個事情說起來就複雜了……”

    林雲暗示現在兩人還在街道上,恐怕被有心人聽到。

    王婉秋也識趣,便讓林雲繼續走在前面,還好,王婉秋要找的同濟酒樓,也沒有多遠,林雲隨便繞了幾下,看到了同濟酒樓的招牌,便進了酒樓。

    王婉秋還演了出為了感謝帶路,請林雲吃飯的戲碼。

    兩人進了酒樓,要了個雅間。

    這下終於可以開始談話了,林雲早就憋了一肚子的話,穿越過來半個月了,除了自己跟自己吐槽,他沒有跟任何人交流,都快瘋了。

    跟碧蓮說話,那也是提心吊膽的,現在見了王婉秋,他才心情好起來。

    “三年,你知道我這三年是怎麼過來的嗎?”

    林雲開始講述起了原主的血淚,雖然他沒參與,但他吸收了部分記憶,自然知道那種被人軟禁的憋屈。

    王婉秋認真地聽著,也算是能理解為何三年來都沒有交換過一次情報。

    不過……

    林雲說他三年來沒有出過青竹別苑,那他又是怎麼這麼快找到同濟酒樓的呢?

    他在撒謊!

    然而,這時林雲卻說起了更重要的情報。

    “碧蓮準備派我去紅蓮教臥底,在我體內種了青龍蠱,然後送給紅蓮魔尊當男寵,試圖讓我成為紅蓮魔尊的弟子,魔門三教有聯合的想法,要在十年後開並蒂大會……”

    “魔門三教居然想合一!我們居然毫無察覺,這件事太重要了,我會盡快飛劍傳書稟報掌門。”

    林雲:“……”

    你不覺得青龍蠱和我被送去給女魔頭當男寵這件事也很重要嗎?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世界樹的遊戲
作者 咯嘣
“虛擬現實遊戲”《精靈國度》中人氣最高的NPC,世界樹的化身,自然之母,生命女神,精靈主宰——...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