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所謂的人生要從學會為自己或者他人撐傘開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你為什麼把自己的傘送給他?”星海坊主百思不得其解。

    “因為我不是已經有了可以為我撐傘的人了嗎?”江華笑著反問道,隨後將頭轉向窗外,抽了一口手裡的煙桿,“他的人生就從學會為自己或者他人撐傘開始吧。”

    ……

    江成已經來到這個名為地球的地方已經一個月了,江成也逐漸瞭解到自己所在的國家名為日本,現在到處都在戰爭。

    不過江成對這些都不感興趣,他現在最想知道的是江華姐姐讓他尋找的【人生】到底是什麼,所以江成一直沒有停下,逮到人就問什麼是【人生】。

    不過大部分人見他是一個孩子就沒有在意,笑著讓他離開。極少數人懷著不同的目的回覆他,江成也逐漸知道,【人】並不是那麼單純的生物。並且也逐漸知道【人生】並不是什麼好吃的或者具體的東西。

    今天如往常一樣,江成扛著那把比自己還要高出許多的傘,逮著一個個的路人問何為【人生】,不過同往常一樣,很少有人回答他。

    江成走了一會兒,天慢慢的下起了小雨,路上的行人逐漸越來越少,不一會兒,江成的雙眼可見的範圍內已經沒有人影了。而雨也越下越大,江成見狀也只好將傘給撐了起來。

    “看來今天的運氣真不錯,”一個透著笑意並且聽起來有些溫柔的男人的聲音在江成背後響起,“不僅撿到了一個【食屍鬼】,又撿到了一隻迷路的【小兔子】。”

    江成聞聲轉過頭,就看到一個臉上帶著笑意的長髮男人領著一位懷裡抱著一把劍的銀髮天然卷的男孩。

    “看來,也不只是【小兔子】那樣簡單的生物。”吉田松陽接著說,“聽聞有一個扛著傘的小孩子總是詢問路過的人什麼是【人生】,看來就是你了。”

    “都淋溼了。”江成指著兩人說道。

    “那麼可以讓我們一起撐你的傘嗎?”吉田松陽依舊是微笑著說。

    江成低下頭靜靜的思考了一會兒,然後抬起頭認真的點了點頭。因為他沒有從這個男人身上感受到危險的信號。

    隨後吉田松陽拉著那個銀髮天然卷的小孩子走向了江成,吉田松陽俯下身子伸出手,江成明白他什麼意思,並沒有猶豫就將手中的傘遞給了他。

    “從你將傘遞給我開始,你想要知道答案的【人生】已經開始了。”吉田松陽一隻手接過傘,另一隻手摸了摸江成的頭,並說道。

    江成歪著腦袋似乎有些不明所以,這時,吉田松陽接著說,“如果你想知道所謂的【人生】到底是什麼,就跟我們一起來吧,總有一天,你會明白所謂的【人生】是什麼。”

    松陽說完就撐著傘往前走,那個抱著劍的銀髮天然卷男孩隨之跟了上去,並還在時不時的回頭看向江成,江成在原地思考了幾秒鐘之後,下定了決心,也跟了上去。

    就這樣,一個大人兩個小孩撐著同一把傘,逐漸消失在雨中……

    “你的名字是什麼?”那個銀髮天然卷的男孩先開口了。

    “江成。”江成還是第一次與與自己年齡相仿的孩子交流。

    “江成?還真是簡單的名字啊。”那個銀髮少年挖著鼻孔漫不經心的接著說,“我的名字是阪田銀時。你多少歲了?”

    “七歲。”江成認真的回答道。

    “七歲?哎,跟我一樣呢,你有什麼興趣嗎?漫畫,game之類的。”銀時接著問。

    這個問題一下子問倒江成了,江成想了想,卻怎麼也想不出答案。

    “你不會連興趣也沒有吧?!”銀時像是看到了什麼稀奇的玩意一樣。

    “【人生】,這是我感興趣的東西。”江成揚起小臉一板一眼的回答道。

    “噗!”銀時狂噴,“那算什麼興趣啊!!難道沒有人告訴你所謂的【人生】不是一件物品嘛!”

    “我知道啊,我問了很多人,有些人願意回答我,但是那些願意回答的人每個人的答案卻都不一樣。這是為什麼呢?”江成依舊認真的問道。

    松陽聽著自己身後兩小隻的對話,不動聲色的笑了笑,不過什麼也沒說。

    “這種事情怎樣都無所謂了,不過我覺得我應該教你一些東西,比如再有人問你興趣之類的東西,你可以這樣回答。”銀時說著便衝著江成擺了擺手並使了使眼色。

    江成會意,附耳過來,隨後銀時小聲的在江成耳邊說了些什麼。

    “搜嘎搜嘎,我知道了。”聽完之後,江成一臉的我懂了。

    “喲西,現在演習一遍。”銀時欣慰的點了點頭,“江成君,請問你的興趣是什麼。”

    “當然是嗶嘰嗶嘰的(水靈靈的/充滿活力的)…”不過江成還沒把後幾個字說出來,就被松陽一人一拳給敲到頭上。

    “疼疼疼!”兩小隻同時捂著頭說道。

    “銀時,不要教江成那些有的沒的東西!”松陽雖然臉上依舊掛著微笑,不過臉上的青筋卻一跳一跳的,“還有江成,不要讓別人定義你的【人生】。興趣也好,喜歡的東西討厭的東西也好,這都是你的【人生】。”

    銀時:“私密馬賽!”

    江成:“我知道了!”

    就這樣,三個人繼續上路了,一路上三人走走停停,而對於那名叫做松陽的男人,不知為何,江成從他身上感受到了如同江華那樣的令人感到溫暖的感覺。不知不覺的就想要信任他。

    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三人的腳步從未停下過,就這樣走著,不論是銀時還是江成都問過鬆陽旅途的終點是哪裡。不過鬆陽總是那副笑臉“【人生】的旅途是沒有終點的。”

    江成學習了很多,比如一些生活的常識,再比如跟著銀時學會了吐槽。江成知道了這個國家有一種名為【武士】的人存在,而松陽就是一名【武士】。

    一年後。

    “從今天開始,我們就在這裡安家吧!”某天松陽突然這樣說。

    “冷不丁的突然說什麼呢?!不是你說【人生的旅途沒有終點】的嘛!”銀時瘋狂吐槽道。

    “是是是,這就是我要說的第二點,在人生當中,我們要學會停下來欣賞美麗的風景。”松陽說著便看向了在夕陽下的農田旁正在打鬧的一群孩子們。

    “我是沒關係,隨你了。江成你呢?”銀時站在那裡枕著兩隻手無所謂的說,並看向了依舊揹著那隻淡藍色雨傘的江成。

    “我也是。”江成回答道。

    經過一年,江成的模樣也已經改變了許多,長高了一些,也更加的俊俏了。本來頭髮越來越長,卻被松陽給簡單的修剪了一下,並且綁了一個單馬尾。

    銀時不止一次吐槽道,如果臉上再加上個十字刀疤,那就是妥妥的拔刀齋了。(PS:拔刀齋即緋村劍心,浪客劍心的主人公。)

    其實一年的旅途裡,江成也跟著銀時學習瞭如何戰鬥,如何對戰,在與銀時的對戰中,目前是全敗。雖然與銀時相比,江成的力氣更大,身體素質更是強的不像話,但是總是被一些銀時的小手段給糊弄。

    比如說,正在對戰的時候,“那邊有飛機!”銀時突然指著江成背後說。

    結果就是……

    不過江成這之後也慢慢學聰明瞭,飛機,飛船之類的已經糊弄不住他了,現在至少也需要ufo或者隕石之類的級別才能吸引江成的注意力。

    畫外音:這是哪門子學聰明瞭啊?!完全看不出來啊!!!

    銀時曾偷偷問過鬆陽江成的身體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鬆陽也沒有給銀時一個準確的答案,只是說江成是宇宙中的某個瀕危種族,瀕危到可能只剩他一個了。

    同時銀時發現了江成與普通人不同的地方,每個月的中旬江成都會陷入沉睡,每次沉睡的時間是一到三天。這段時間就由松陽揹著江成趕路。松陽曾告訴銀時說這是江成這個種族的習性。

    之外銀時還發現,就像是巧合一樣,每當江成沉睡時,自己跟松陽的運氣會變得特別好,比如肚子餓的時候路上突然出現一本——美食雜誌之類的。

    畫外音:不是應該出現食物嗎?!出現美食雜誌是要鬧那樣?!!這真的叫運氣好嗎?!不會讓你們的肚子更餓嗎?!難道是望梅止渴嗎?!再說了,作者就這樣水字數真的好嗎?!讀者不會生氣嗎?!

    某作者:大家稍等一下,這個畫外音看上去出故障了,我稍微修理一下。

    就這樣,在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作者所在的屋內,方圓十里都聽到了,某個【畫外音】的慘叫聲。

    某作者點了一根事後煙,看著正在抱在被子抽泣的【畫外音】說:重來吧,這一次學聰明瞭嗎?

    【畫外音】聞聲嚇得立刻停止了抽泣,並且重重的點了點頭。

    ……

    就這樣,在這個偏僻的鄉下,一個名為【松下村塾】的私塾誕生了,隨著時間的推移,【松下村塾】的名聲也逐漸在周圍傳開了。

    說是有個帶著兩個孩子的武士開了間私塾,不收分文,手把手地教育窮人家的孩子們。而這個武士,就是【松下村塾】的吉田松陽……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木葉的人生導師
作者 賣身葬節操
京一穿越到了木葉,成了忍校的一名臨時教師,還好覺醒了導師系統。   教導別人就能...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