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江成與銀時與高杉與桂(新書各種求~)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喂,”江成剛剛爬上這顆高高的樹,搖了搖已經在樹上睡了不知道多久的銀時,“松陽讓我來找你,醒醒。”

    不過可能是江成的動作太輕柔了,只見銀時依舊無動於衷,抱著那把劍鼾聲依舊。

    自從三人來到這個地方已經過了幾個月的時間,【松下村塾】就是這段時間松陽做的事,江成與銀時也被松陽要求跟著一群孩子一起上課。

    江成從來沒有逃過課,除了每個月的中旬會昏睡一到三天之外。而銀時,除了每個月上那麼一到三天課之外……所以,每次銀時逃課,江成就被松陽指派抓銀時回去。

    見銀時絲毫沒有醒來的跡象,江成嘆了一聲,看來又得給銀時的腦袋一記暴擊了,江成心裡這樣想。

    不過這時,兩個孩子吸引了江成的注意力。

    江成與銀時的下方不遠處就是一個神社。一個紫色齊肩發的小孩,看上去就跟江成差不多大。而另一個束著馬尾的黑髮男孩漸漸走向躺在神社前的紫發小孩……

    ……

    “你果然在這裡啊,”桂小太郎走了過來,看著正在神社門前躺著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高杉晉助,“聽說你又在私塾裡大打出手了呢,即便是集結肩負國家未來的英傑的名門講武館,也不足以容下你這塊難雕琢的料嗎?高杉。”

    在剛剛聽到桂的聲音時,高杉就已經坐了起來,靠在神社門前的柱子上一直等到桂將話說完。

    “別逗我笑了,桂。”高杉滿不在乎的說,“那裡邊聚集的,不過是一群只會榨取爹媽金錢和門路的敗家子罷了。我只不過是敦促他們認真修行才稍微動了個真格而已。一群連打架都不懂的貨色,能為這個國家指引出怎樣的未來,”說到這,高杉不屑的揚了揚嘴角,“真叫人好生期待。”

    “高杉……”聽罷,桂將頭撇向一旁,輕嘆了一聲接著說,“你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世上還有不少因為貧窮無法識字的民眾,也有眾多心裡想卻無法成為武士的人。”

    高杉輕笑一聲。

    “不愧是因為才能被破格錄取的神童,說出來的話就是不一樣。”說著,高杉站了起來,並逐漸向桂走去,“是你的話,或許能在那裡當一個傑出的武士。為了家門,為了國家賣命到死。多麼了不起的武士啊。不好意思,做這種無聊人的想法我半點都沒有。”

    此時高杉已經走過桂所站的位置,並且還在朝桂身後繼續走去。

    “既然如此,那麼你到底想成為怎樣的武士?哪裡……才是你想去的地方?”桂思考了片刻,轉過頭看向自己身後的高杉問道。

    “誰知道呢…”高杉看著面前不遠的九名拿著竹劍正在等著自己的那些稍微年長一些的孩子嘆了一聲,“我要是知道,還至於費勁嗎?”

    而桂也反應了過來,意識到了高杉此時的處境。

    “高杉,聽聞愚弟承蒙你關照了啊。”似乎是領頭的那名孩子,一臉的高傲且面色不善的衝著高杉說道。

    “下級武士家的小雜碎,要掂清自己的斤兩啊。”那名領頭身旁的一個孩子附和道。

    高杉不屑的哼了一聲,低頭撿起了身旁的木棒,“看來終於多多少少能正經地訓練一下子了。”

    “慢著,”桂將手搭在了高杉的肩上,並向那幾個孩子喊道,“用私鬥發洩訓練中結的樑子,你們這也算立志成為武士之人?而且還是以多欺少!”

    “桂麼?正好。”那名領頭的繼續說,“我不管特招生還是什麼的,跟你這種這幾個錢都出不起的窮鬼做同學,我早就忍無可忍了。”

    “你聽到了吧,桂。”高杉出聲道,“我早說過這裡一個武士也沒有。”

    “把他倆一道揍扁!”那名領頭的喊了一聲,那九名孩子便要衝過來。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那幾名孩子將要衝到高杉與桂面前時,“砰!”的一聲槍響,子彈正好打在那名領頭的孩子的身前,同時一把劍也正好插在了那名孩子的身前。

    “嘰嘰喳喳的吵死了,正值發情期嗎你們?”“這就是所謂的【武士】嗎?還不如某個滿腦子只想著播種後代的心理骯髒的大叔。”銀時與江成的聲音同時響起。

    “銀時,你…”江成似乎是有些驚訝銀時竟然已經醒了。

    “我才應該感到驚訝,你是什麼時候學會這種話的,被你這麼一摻和,我下邊的臺詞都忘了啊!”銀時撇了撇嘴說。

    “你才是!既然醒了就應該早點喊我一聲的!”江成反駁道。

    “你看的那麼起勁,我怎麼好意思。”銀時回道。

    就在江成與銀時將要爭吵起來的時候,下邊那個領頭的孩子忍不住了,看著在樹上的兩人出聲道:“你們特麼誰呀?!”

    正準備互相掐架的江成與銀時頓時將注意力轉向了那個說話的人身上。下一刻,兩人同時從樹上跳了下來,一人一腳,正中領頭的那個孩子的臉。

    受了這一擊,那名領頭的孩子瞬間倒地,打出gg。

    “我要快一些。”銀時把腳從那張臉上移開。

    “不,還是我更快。”江成同時將自己的腳移開。

    “不,我可是乘著噴氣式飛機飛下來的。”銀時繼續說。

    “不,我的噴氣式飛機比你的還要快。”江成同樣說道。

    “你這傢伙!”兩人同時拽著對方的衣領,看上去似乎馬上就要掐起來。

    “你們說,我們兩個誰要更快一些?!”江成與銀時同時將臉轉向一旁懵逼的高杉與桂並同時問道。

    “啊?”桂頓時回過神來,“在我看來,你們兩人是同時下來的。”

    “怎麼可能?!”×2

    “明明是我更快一些!”×2

    “嗯?!”兩人之間的火花愈演愈烈。

    “你這個宇宙珍稀物種!”

    “你這個銀髮鼻屎狂魔!”

    兩人互不相讓,就在這一觸即發的時刻,那群孩子中的一個出聲喊道:“注意一下場合啊!你們兩個!當我們不存在嗎?!”

    說著,剩餘的孩子就要向江成與銀時衝過來。就在這時,一個身影出現了他們的身後。

    隨著幾聲敲擊聲,那幾名孩子全部捂著腦袋躺在了地上。

    看到來人,江成與銀時已經顧不上互掐了,而是互相抱著瑟瑟發抖的看著一臉笑意的松陽。

    “以多欺少縱然不對,不過以強欺弱也不見得就是正確的。”松陽說著走到了瑟瑟發抖的江成與銀時身前,“我就覺得情況有些不對,原來你也跟銀時一樣在偷懶而且好像還用了非常危險的武器呢,是不是這樣啊,江成君。”

    江成瞬間就慫了,腦海中瞬間想到了幾個可以逃脫罪名的點子,不過還沒等江成辯解,松陽的拳頭已經打在了江成的頭上。

    “疼疼疼。”江成抱著頭,眼淚都要疼出來了。

    “還有你,半吊子武士,想學會偷懶,還早了一百年呢。”松陽的拳頭也沒有放過銀時。

    “疼疼疼。”銀時頓時便跟江成一樣的姿勢。

    “你們兩個也快點回學校去吧,”松陽看著桂與高杉說,同時兩隻手也沒閒著,同時拖著江成與銀時。

    “小小的武士同學。”

    松陽轉身離去前最後的一句話依舊是送給桂與高杉的。

    看著拽著江成與銀時越走越遠的松陽,高杉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那……那是……”

    “原來如此,”桂喃喃的說,“我聽說傳聞了,說是最近幾個月,有個帶著兩個孩子的武士開了間私塾,不收分文,手把手地教育窮人家的孩子們。他應該就是【松下村塾】的吉田松陽。”

    高杉沒有再說話,而是將【松下村塾】以及【吉田松陽】這兩個名字記在了心裡。

    “高杉,別想做傻事!”桂似乎是看出了高杉的想法。

    “不需要你管,桂。”高杉說著直接起步離開。

    ……

    第二天,高杉看著眼前門旁掛著的上寫【松下村塾】的木牌。想也不想的直接踏進了門裡。

    只不過高杉不知道,桂一直在他身後不遠處注視著他……

    “開玩笑的吧?”銀時一邊挖著鼻孔一邊看向高杉,“就你還想挑戰松陽?你這樣的我都可以打十個。”

    “那麼你跟我打!”高杉不服輸的說道。

    “看到那個橘紅色頭髮的小鬼了嗎?”銀時拿著練習用的竹劍指著在一旁揮劍的江成,“打贏他才能挑戰我,rpg遊戲裡不就是這樣嗎,從小怪到boss再到魔王,每個難度都不同。”

    不過銀時剛剛說完,一把練習用竹劍已經砸到了銀時的頭上。

    “你這傢伙是想做什麼?!想打架嗎?!”銀時看著滿臉無辜的江成憤憤地說。

    “那把劍好像是突然有了自己的意識,從而尋找自己的主人去了。”江成擺了擺手依舊是滿臉的無辜。

    “這把劍好像也有了自己的意識,現在想要插在你的菊花裡呢!”銀時舉著竹劍咬著牙說道,同時一些小夥伴將兩人攔住了,這兩個人動不動就這樣,眾人已經見怪不怪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將
作者 鹹魚軍頭
大海賊時代。   大海風起雲湧,強者毀天滅地,各自廝殺,實在是讓人——   提不起勁!   我...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