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武士】與【武士道】(新書求各種~)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誰是rpg遊戲裡的小兵啊!你這銀髮天然卷笨蛋!”江成雖然被一些小夥伴架著,不過嘴上依舊不饒人。

    “當然是你了!你這個宇宙瀕危笨蛋!”銀時不假思索的反駁道。

    “你才是rpg遊戲裡的小兵!不!你連小兵都算不上,最多也只能算是新手村供主角熟練遊戲的最弱的史萊姆那一級別的!”自從遇到銀時與松陽以後,江成的語速是越來越快了。

    “跟女人一樣每個月總有那麼幾天的傢伙有什麼資格說這句話!”銀時的嘴也是出了名的損。

    “一個不間斷二十四小時挖鼻孔的人又有什麼資格!你的手是長在鼻孔裡了嗎?!”

    “能不能停一下。”要看自己的挑戰計劃幾乎要泡湯,高杉大聲的喊,“既然如此的話,你們兩個一起上吧!”

    高杉說完,整個道場都安靜了,所有的人都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怎麼了?”高杉被盯得感覺自己都有些不自然。

    “喂喂,自大也要有個限度,你這個紫發的矮個子。”銀時扶著額頭,“既然這樣的話,我就接受你的挑戰。”

    “不,還是我來吧,偶爾我也想跟不同的人切磋。”江成緊接著出聲道。

    “不,我來。”銀時拒絕道。

    “不,果然還是應該讓我來。”江成絲毫沒有讓步。

    “我先說的!”銀時咬著牙說。

    “你說!你要跟誰比!”江成的目光彷彿要將高杉吃了一般。同時銀時以同樣的目光看向了高杉。

    “這種事情怎樣都可以!只要贏了你們兩個我就可以挑戰那個男人了吧!”高杉說話的同時從地上撿起了一根練習用竹劍,並擺好了架勢。

    見狀,銀時瞬間就舉著手裡的竹劍衝了出去。

    “銀時,犯規的好不好?!”江成埋怨道。

    “機會從來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不好意思江成,教訓這個紫發矮個子君的任務我接了!”銀時說著已經擺好了架勢。

    “好吧,下一次換我來。”江成撇了撇嘴,並順勢走到兩人中間主動當起了裁判。

    “那麼,開始!”

    江成喊完,銀時與高杉兩人瞬間衝向了彼此……

    ……

    等高杉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真是的,我可從來沒有聽說過踢館踢到私塾來的。”松陽揣著手跪坐在高杉旁邊帶著些許無奈說道,看著朝著自己看過來的高衫,松陽繼續說,“不過好在也就受了一點輕傷。”

    高杉此時也從榻榻米上坐起身來,“其實是想和你打一場的,沒想到卻被那種貨色……”高杉低著頭說。

    “你已經很強了,畢竟能和銀時那小子較量到那種份上。”松陽的臉上始終掛著淡淡的笑容,“踢館同學。”

    “但是我還是輸了。”高杉說。

    “嗯,所以,你還能變得更強。”松陽理所當然的說,“勝者得到的充其量就是自我滿足和自高自傲。你贏得了相較之下更有意義的東西。所以你沒有必要難為情。”

    看著有些不明所以的高杉,松陽撇了一下頭,“而且,那個孩子,不,那兩個孩子都有些特殊。一個是為了生存……為了求生不得不變強的孩子,至於另一個卻是生來就具有強大的力量,現在他也只是在學習怎麼運用這種力量。”

    “他們兩個也是你撿回來的嗎?”高杉問道。

    “誰知道呢?一天之內我遇到了他們,簡直就像是奇蹟一樣,現在看來,究竟是誰撿到了誰也不好說了。”松陽微微搖了搖頭回答道。

    “召集一群不知來歷也不知本性的小鬼,手把手地教他們唸書習劍,能怎樣呢?你覺得那種人也能成為武士?”

    松陽聞言將目光轉向了門外,“這個嘛,誰知道會怎麼呢,我也很期待呢。”說完松陽將目光又重新收了回來,一雙眼睛也眯了起來。

    “我還指望你告訴我呢。”高杉吐槽道。

    “這樣嗎,”松陽說著便站起了身,並走到門口,揹著手繼續說,“我也想知道,武士究竟是什麼?你能告訴我嗎?”

    “你自己不就是武士嗎?!”高杉看著松陽的背影有些激動的說道。

    “嗯……至少不是你想象的武士。”松陽沒有理會發出一聲疑問的高杉。自顧自的接著說,“你想說成為武士需要具備某些資格?如果沒有能守護的家門,沒有能盡忠的主君就當不了武士,你是這樣想的吧。”

    “但是我卻並不這麼認為,所謂武士道,是約束軟弱的自我,使之逐步邁向強大的自我意志。遵從自我美學意識,不斷的精進,樹立這一志向才是關鍵。”松陽眺望著藍色的天空,“所以,無論是勤勉好學,力圖當個正經人的他們,還是為了變得更強一些來這裡踢館的你。在我看來都是出色的武士。”

    “即便沒有要守護的主君,也沒有用來戰鬥的利刃,”說著,松陽將半邊身子轉了過來,並看向了一臉認真聽講的高杉,“只要在心中樹立各自的武士道,每一個人都能成為自己的武士。”

    頓了頓,松陽又看向遙遠的天空,“能多目睹一個這樣的武士誕生,或許……正是我心中樹立起來的武士道也說不定。你是因為迷路才來到這裡的對吧,其實我也是,至今仍在迷惘。”

    “但是又未嘗不可呢?時而煩惱時而迷惘,你只要成為你憧憬的武士就好。”說完松陽對著高杉露出了自己的標誌性笑容。

    高杉愣住了,這些話從此刻開始,在高杉的心裡悄然生根發芽。

    此時,江成與銀時正在房外的一個角落裡偷聽,並且兩人湊在一起就不是能安靜的主,這時候兩人還在掐呢。

    不過某一刻,兩人突然看到,籬笆外站著一個少年,正是昨天兩人看到的那名與高杉在一起的少年。

    察覺到兩人的目光,桂沒有遲疑,直接走開了。

    “原來那種性格的傢伙也是有朋友的嘛。”銀時吐槽道。

    江成聽罷,也停止了與銀時的互掐,站在原地若有所思。

    不過這時,兩人突然感覺到了一陣寒氣從身後傳來。

    “你們兩個在這裡幹嘛呢?”聽到這句話後,兩人同時吞嚥了一口口水……

    ……

    兩人各自揉著自己的小腦瓜,並看著起身要離開的高杉。終於,江成沒有忍住,衝著高杉問了一句,“你叫什麼名字?我是江成,這個銀髮的笨蛋是銀時,阪田銀時。”

    “晉助,高杉晉助。”高杉臨走前對著兩人說。

    ……

    從那天以後,每一天,高杉都會來松下村塾進行挑戰,有時候是銀時,有時候是江成,不過,足足一個月過去,高杉也沒有贏過兩人中的任何一人。

    “喂喂,他卡機君(小高同學),每一天都來,我都有些不忍心了。”看著滿臉傷的高杉,江成忍不住嘆了一聲說道。

    “誰是小高同學啊!叫我高杉或者高杉晉助啊你這傢伙!再說了!我們有這麼熟嗎?!!”高杉一邊吐槽一邊從地上爬起來。

    高杉無視了江成伸出的手。

    “真是惡劣的性格呢,小高同學,不過……”江成說著看向了門外正在朝裡邊偷瞄的桂,“別藏了,那個馬尾君。”

    “馬尾君?”高杉疑惑道,並順著江成的目光看了過去,“原來是桂啊。”

    “就算是你這種性格既惡劣又臭臭的人,也是有朋友關心的嘛,眼睛不要只盯著自己的眼前,也應該看看自己的身後阿啊,小高同學。”江成擺了擺手說道。

    “我可不記得我是這種性格既惡劣又臭的人的朋友。”桂說著便踏進了門裡,“我是桂,桂小太郎,不是什麼馬尾君。”

    “搜嘎,紫拉嗎,(原來如此,假髮嗎,)”銀時一邊挖著鼻孔一邊走了過來。

    “紫拉加乃,卡紫拉噠!(不是假髮,是桂!)為什麼要省略一個讀音啊!”桂反駁道。

    “有什麼關係嘛,總有一天可能會禿的。”江成接過話茬。

    “這又是什麼意思啊?!什麼叫總有一天會禿的!你的意思是我將來就一定會變成禿頭嗎?!而且變成禿頭就一定要帶假髮嗎?!”桂攥緊了拳頭,衝著江成喊道。

    “啊,生氣了,”江成漫不經心的說,“這下肯定會禿的,假髮君。”

    “不是假髮,是桂!再說了,生氣就會變禿到底是誰說的!”

    “算了吧,別跟他一般見識了,假髮。”高杉這時拍了一下桂的肩膀。

    “不是假髮!是桂!!連你也這樣了嗎?!高杉!”桂嚷嚷道。

    “喂,你,你的劍法究竟是怎麼回事?毫無章法可言,每次當我覺得可以預測你的下一步動作時,結果卻是另外的招數,為什麼?”高杉沒有理會桂,而是看著江成問道。

    “厲害吧!”江成一聽,頓時眉飛色舞起來,“這可是我自滿的自創劍法,銀時還給它取了一個霸氣十足的名字。”

    “什麼名字?”高杉忍不住接著問。

    “瞎【嗶——】亂砍!”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古神圖書館
作者 三尺秋水塵不染
如果有人告訴你,讀書可以變得博學,你一定不會驚訝。 但是。 如果讀書能讀成六塊腹肌的猛...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