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虛偽面具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宇智波滅族的慘案已經過去了整整七天,身為木葉第一家族的宇智波竟然在一夜之間被木葉的S級叛忍宇智波鼬,滅族這件事剛剛傳出的時候,忍界沒有人願意相信。

    哪怕是木葉的那些家族是族長在見到宇智波鼬的懸賞令的時候,都感覺這是三代火影為了麻痺其它忍村的手段。

    就在這些族長思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時候,他們看到了木葉的暗部和根部,迫不及待的將宇智波的族地包圍起來。

    隨後便是組組暗部和根部的忍者抬著宇智波一族的忍術卷軸、財物,運往火影辦公室和根的基地。

    看著這樣的局面,原本還有些懷疑宇智波事情是真是假的各個族長,明白了。

    他們雖然不知道鼬在其中扮演著什麼身份,也不知道鼬和高層達成了什麼樣的條件,不過能夠當上族長的都不是傻子,這件事要是沒有高層當中的算計,那才真是見鬼了。

    宇智波滅亡之後,日向一族成為了真真正正木葉第一家族,同時一個原本並不算繁榮的家族也是慢慢的崛起了,那就是猿飛家族。

    火影辦公室當中,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看著原本屬於宇智波一族的木葉警備隊,變成猿飛家族的囊中之物,欣慰的笑笑。

    “這下子猿飛家族的崛起將勢不可擋,日向,希望你們懂事一點!”

    他的目光看向醫院送來的記錄宇智波佐助身體情況的記錄表,猿飛日斬目光微微閃動。

    記錄上顯示宇智波佐助仍然沒有,醒來的樣子,看到這裡猿飛日斬突然間感覺宇智波佐助醒不來最好,那樣的話宇智波就再也沒有復甦的機會了。

    雖然心裡這樣想,但猿飛日斬為了偽裝自己那慈祥溫和的形象,還是吩咐木葉醫院的院長好好照顧宇智波佐助,畢竟宇智波鼬的威脅還在。

    雖然說宇智波鼬掌握的情報對木葉來說並沒有什麼重大的威脅,至於木葉的結界大不了改變一下就好了,真正讓三代火影擔心的事情其實是宇智波鼬的憤怒。

    從宇智波鼬的描述來看,他加入的那個組織裡面都是十惡不赦的人,那要是宇智波佐助出事的話,有了宇智波鼬的帶領,相信那些十惡不赦的人很樂意來木葉大鬧一場。

    要是宇智波沒有滅族的話木葉整體的實力肯定是不會害怕那些叛忍的,但是現在宇智波沒了,脣亡齒寒這個道理猿飛日斬還是懂的,短時間內那些家族肯定不會放下對木葉高層的芥蒂。

    就在三代火影猿飛日斬,還在思考的時候,位於木葉深處地底下的根部基地當中,志村團藏簡直要罵娘了。

    “日斬你個老狐狸,自己的家族崛起了,就讓我背鍋,你給我等著,終有一天我會將你從那個位置上拉下來,我會證明只有我才是木葉合格的火影!”

    志村團藏一邊拄著柺杖,一邊罵罵咧咧,而在他旁邊的根部忍者都是默默的底下頭。

    木葉醫院,病床上年僅七歲的宇智波佐助,緩緩睜開眼睛,看著周圍陌生又熟悉的場景,宇智波佐助陷入沉思。

    “你醒了,有沒有什麼不舒服!”

    就在小佐助愣神的時候,一道慈祥的聲音傳來,佐助扭過頭剛剛好看到了想要親眼來確認佐助情況的,三代火影猿飛日斬。

    “沒事!”

    發現陪在自己身邊的是這個虛偽的老頭之後,佐助平靜的搖搖頭。

    “沒事就好,宇智波的事情我很抱歉,如果你不想居住在那裡的話,我會給你安排一個新的住處!”

    看著還有些不懂事的佐助,猿飛日斬想要將宇智波的地方也要過來,畢竟自己的猿飛家族日後可是木葉最大的家族,遲早需要一個大點的地方。

    “不用了,我不想忘記那份仇恨!”出乎意料的是,佐助並沒有答應下來,畢竟他現在可不是那個只有七歲的宇智波佐助。

    “好吧,我遵從你的選擇!”見到佐助沒有答應,猿飛日斬的目光閃過一絲殺意,然後很快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那我可以回家了嗎!”緩緩的跳下病床,佐助抬起頭看著這個虛偽的老頭問道。

    “不……”

    一旁的木葉院長,還想要說些什麼,不過很快便被猿飛日斬的眼神阻止了。

    “當然可以,這是你的權利!”阻止院長的話語之後,猿飛日斬笑著回答佐助的問題。

    “火影大人再見!”雖然有些忍受不了,虛偽的猿飛日斬,但是佐助還是恭恭敬敬的給和三代火影告別,畢竟現在人家拳頭大。

    “嗯,路上小心!”見到佐助對自己的恭敬,猿飛日斬慈祥的笑笑。

    佐助離開了,猿飛日斬望著佐助的背影,目光逐漸變化起來,希望你可以為我所用,不然的話,我是不會放過你的。

    “三代大人,他的身體……”就在猿飛日斬還在思考該如何將佐助變為自己棋子的時候,一旁的院長有些擔憂的看著離開的佐助,畢竟他的身體還很虛弱啊!

    “比起身體的虛弱,我更擔心他心裡的痛苦,為了防止他墮入黑暗,現在還是不要阻止他比較好!”

    不愧是三代火影大人,說話就是這麼天衣無縫。

    “是,我知道!”聽著三代火影的解釋,院長自愧不如的點點頭,果然是火影大人啊,處處為村子著想。

    走出醫院的佐助,憑藉腦海當中的記憶慢慢的走在回宇智波族地的路上。

    “真是可憐啊!據說只有那個孩子活了下來……”

    “凶手還是他的親哥哥……”

    “噤聲,火影大人不讓談論這件事……”

    一路上聽著村裡人的議論,佐助眉頭緊鄒,不對勁啊!自己不是穿越來的嗎?怎麼還會對這些人的流言蜚語感到憤怒呢?

    並且自己眼中這忍不住的淚水是什麼情況,自己不是利用那五毛錢買來的系統定向穿越到宇智波佐助身上的嗎?

    心裡有了疑惑的佐助,加快步伐朝著宇智波族地走去。

    心機陰險是三代,莫名其妙的佐助。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在忍界教劍道
作者 太陰居子
...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