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先定一個小目標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快起來!快起來!志兒和鹹兒都舟車勞頓累了兩天了,總算是安全抵達了,你爹剛剛還在念叨你們呢。”母親趙氏眼中含著淚光,顫抖著雙手扶著兩子的胳膊,臉上滿是欣慰道。

    不論兒女多大,所謂兒行千里母擔憂,由華陰至乾祐不過數百里的距離,趙氏就憂心了幾日。

    今日得見二子,心裡的那顆石頭總算是落下了。

    於後方站著的父親李自明抿了抿嘴,輕輕地的嗯了一聲,腳步本想往前跨一步,最後略作停頓,停在了原地,但眉間原本籠罩的憂色已在不知不覺間散去。

    李志李賢依言起身,邊說著話,一家人便向屋內走去。

    令僕從重新添置了碗筷,飯桌上,大家都靜悄悄的吃著飯不說話。

    而李志和李賢顛簸一路,著實是餓壞了。

    噸噸噸噸噸噸……

    尤其李賢很是狼狽的吃完稀粥後,又讓人添了一碗,心裡則是不斷思考著等會怎麼面對父親的責問。

    家人間的每次相聚,父親李自明對於他和兄長李志的考察早就成為了常態,只是這麼多年來,李賢一直寄希望享受著來之不易的又一次人生,完全失去了上一世拼搏的精神,活成了一條真·鹹魚,既而,學識一直不堪,和兄長李志形成了兩個極端。

    父親李自明每每問起一些深刻的見解,李賢應對起來難免會有些吃力。

    好在母親趙氏這個護身符就在身邊,他所面對的壓力也就少一些。

    人常說的慈母嚴父,或正是李家的真實寫照。

    待吃完飯,下人上了清茶,趙氏免不得又對著兩子嘮叨了一會,多是問著路中所遇。

    果不其然,趁著趙氏問話的間隙,李自明則是考核了兩子的課業,對於長子的回答,說了句“不錯”。

    對於幼子李賢這段時間的課業,李自明並不滿意,原本想說道兩句,但見旁邊趙氏瞪起眼睛,埋怨道:“小志和小鹹勞累了數日,官人要考核也不急於一時。另說,小鹹今年才十四,尚且年幼,有的是時間和機會去求學,何必那麼嚴苛?”

    李自明放下茶杯,默默嘆了口氣,告誡道:“慈母多敗兒,今次就算了,下不為例!

    汝兄通曉《尚書》,於策論詩文甚為優秀。汝當多學習,萬萬不要再像以前那樣懈怠。”

    正襟危坐的李賢心中大鬆一口氣,偷偷的朝著解圍的母親眨了眨眼,然後對著父親李自明點頭道:“孩兒醒的了。”

    和李賢緊靠著的李志亦是忍著笑,憋的兩肩不停顫抖。能讓小弟李賢如此服軟者,怕是唯有父親大人李自明和華陰的蔡先生了。

    悶頭喝完稀粥,等兩兄弟告別父母,來到衙內僕從收拾好的住處時,時間已近亥時。

    還是前幾次一樣,兩兄弟住在南北不相連的兩家屋子內。這兩間屋子,可比華陰李賢親自佈置的臥室小多了……

    只是和前兩次不同的是,這次他們於這乾祐停留的時間或許會略久一些。

    李志已完成了在州學的進學,會運用接下來半年的時間準備鄉試。李賢同樣完成了縣學的考核,打算留在乾祐多陪陪父母,順便做一些其他事。

    時間不早了,兩兄弟相互對拜,打算回各自的房間洗漱休息。

    剛至院內假山,李志轉身突走了兩步,忽的停下,向黑暗中的小弟李賢問道:“為兄對季弟自是信任的,但為兄心中一直有個疑問,季弟緣何不讓為兄參加去歲的解試?一直要等到今歲?”

    清涼的風從遠處吹來,將李志的聲音吹動的有些飄忽不定。李賢去歲秋開始阻止他科舉,理由說的冠冕堂皇,言之多一年把握更大一些,連父親李自明都暗自同意,但李志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

    季弟一定有什麼小祕密。

    眼見今歲科舉即將落下帷幕,李志尋得一個機會,打算問個清楚,了卻心中之事,可李賢接下來的話語卻讓他有些放棄。

    “兄長是註定考中狀元的人,遲早並無大的差別。嗯,小弟如此建議,只是單純的複習一年,學識總歸會厚重一些。”

    “就這樣?”

    “就這樣。”

    等到兄長的腳步聲再次響起,同樣停下的李賢才往對面的屋子走去。

    貼身丫鬟早就準備了好溫水,使之拿來毛巾,洗了個溫水澡後,李賢只覺得旅途的睏乏一掃而空。

    囑託兩句,讓臘月下去,獨身坐在油燈前,換上乾淨的青衫,李賢隨意翻閱了下手中父親讓人送來的書冊,卻無心攻讀。

    他的思緒不知不覺間飄遠了。

    時至今日,已是他來到大宋的第十四個年頭。從幼兒時期的第一次睜眼開始,李賢看到的便是這個陌生的世界。

    林林總總,於大宋的土地上生活了十四年,某種程度上講,除了多出一部分記憶外,他和普通的大宋少年郎並沒有多少區別。

    他就是宋人。

    “景德二年。”

    景德二年,正是今年,也是宋真宗趙恆在位的時間。

    這一年,宋、遼簽訂了澶淵之盟。

    ……

    同樣是這一年,濮人李迪得狀元及第。

    和前世勞累不同,李賢來到大宋是打算享受生活的。

    人如其名,只想做一條安安靜靜的鹹魚,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又有人罩著的感覺,不香嗎?

    無論是已經發生的宋遼之戰,或是澶淵之盟,他都自認為沒有多少能力去改變結果。

    要說他現在最為關心的問題,無非有兩個,也是他一直能愉快生活在大宋的關鍵。

    一是幫助父親李自明升遷,離開這等貧苦之地,於官職上更近一步。二是幫助兄長李志考個進士,最後是個狀元,後半生能多個靠山。

    於前者,李賢會努力去做,努力讓自己有個身居高位的爹罩著,那在這世間就逍遙多了。

    於後者方面,成功錯開了與北宋名臣李迪同年科舉的時間後,李賢對天才兄長的信心很大。

    “聽先生說,京兆府尹因貪腐一事,已在今春被免職,新到任的府尹現在怕是已經到任了。

    而今夏的京兆府下轄官吏考核也已開始,有了爹這些年積攢的聲望,只要能保證爹在考核期內不出岔子,升遷只會是板上釘釘之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策行三國
作者 莊不周
重生孫策,雄霸三國。 一夢醒來,成了小霸王孫策,親爹孫堅正在襄陽作戰,命懸一線。 爹要救,...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