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重生與損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陳博腦袋暈乎乎的,總覺得渾身無力,從床上爬起來也有點兩腿發軟。晃晃悠悠向臥室東面的廁所走去,一邊走心里還在回憶自己這是怎么了?昨天陪老總和政府的人喝酒,喝的可能太多了,其他的事感覺想起來都模模糊糊,怎么回家上床睡覺都忘了。

    剛走到廁所門口,“蹦”的一聲,陳博腦門就結結實實的和廁所門來了個親密接觸。“我靠。疼死我了。”陳博被反震的向后倒退了兩步,加上兩腿無力就直接坐在了地上。足可見陳博腦門和廁所門產生的作用力有多大。陳博坐在地上疼得呲牙咧嘴,足足懵了有兩分鐘,陳博才緩過勁來,一摸腦門,才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起了一個大包,有醫學常識的人都知道這是皮下毛細血管破裂造成的,起碼要養兩天。

    “這回可麻煩大了,明天還要去上班,我靠,這不丟人嘛。”陳博費力的摸索著站起來,扶著墻邊找到開關把燈打開。

    “呃”這是哪,陳博有點對自己現在所處的地方感到疑惑,怎么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這是爸媽家,我以前住過的房子。只是房間里的布置有些不一樣。房間里的事物也有了很大的變動,單人床樣式沒有變,但是床單怎么是個米老鼠的。陳博心想這也太扯了吧,咦,怎么好像又很眼熟。還有旁邊電腦桌上的電腦,這臺怎么連純平顯示器都不是,從那淘換來的,音響也很垃圾,一看就是老款式,鼠標也不是光電鼠標。咦,這不是我高中時買的斯伯丁籃球嗎。陳博一邊輕撫著頭上的大包一邊從書桌地下扒拉出來一個有點舊的純皮籃球。我不是記得這個籃球已經讓我給打的表皮起鼓了嗎。這房子的布置也太熟了,呃,怎么好像是我高中時候臥室的布置。沒錯,這臺電腦是我的第一臺電腦,記得大一的時候我還帶到學校去了,后來因為不知道誰瀏覽黃色網頁中毒嚴重,直接報銷了。氣的陳博要追查兇手,可惜陳博自己就是其中訪問此類網站最多的人,結果也只能不了了之。

    陳博終于確定了這就是他家幾年前的布置。準確的說應該是他復讀以前他臥室的布置。陳博因為高三時高考突發高燒,直接影響了他的臨場發揮,考試第一天考語文的時候他幾乎是迷迷糊糊做完的卷子。下午考數學,考完之后陳博都覺得自己虛脫了。第二天高燒有點退了,考試的時候也是直犯困。等那兩天考完了,陳波直接在家里輸了三天液,才真正好了,不過直到填報高考志愿還渾身無力。可是陳博估分的時候卻遇到了麻煩。陳博高考的時候是2003年,那時候的考生需要先估分然后填報志愿,最后公布分數和分數線。陳博那兩天高燒,雖然不能說糊涂的連自己都不認識了,但是題卻有很多記不下來了。雖然通過學長的方法攜帶大塊橡皮進考場,然后把答案寫在橡皮上,但是總有一些主觀題是沒有有時間讓你去記錄下來的,只能憑借自己平時的做題來判斷得了多少分。高考結束后第二天,陳博的父母就替陳博從學校領到了答案,陳博自己迷迷糊糊的估了一個510分的分數,當年是天海市第二次自主出題。內部消息因為2002年的卷子簡單,天海市教委覺得很沒面子,所以2003卷子難度比全國卷難了一個檔次,510分按理說應該已經很高了。但是陳博一直想上天海大學的計算機系。可是雖然陳博510分的估分已經很多了,但是天海市2002年的一本線是555分,天海大學計算機系2002年的錄取分數線是570分。陳博高中老師估計今年的一本線是500分整。陳博父母向陳博在教育局工作的舅舅打聽天海市計算機系的錄取分數線應該同比去年高5分,那就應該是520分,和陳博的估分相差了十分。

    這下子讓陳博和陳博的父母非常為難,在陳博填報志愿前的那幾天天天下班后去陳博舅舅家商量怎么辦。最后結果到高考后一個星期填報志愿時是陳博的第一志愿是天海市計算機專業。陳博父母最終決定賭一次。

    結果幾天后高考成績下來后,陳博總分520分,正好卡在分數線上。陳博一家為此時整整擔心了半個多月。天海市計算機的錄取分數是522分,最終陳博也沒有被錄取。陳博氣不過,只好復讀一年。

    陳博坐在床上,呆呆的把以前的事回憶了一遍,直到感覺自己尿急才反應過來。“我有病啊,不上廁所,想這個干嘛?”陳博自嘲的笑了笑。然后起身向廁所走去,一邊走還奇怪

    難道自己回爸媽家了,不過這布置怎么會這樣。

    陳博用過廁所里又熟悉又陌生的抽水馬桶后,來到水池邊想看看自己頭上的包有沒有事。

    陳博有個小毛病,雖然陳博有點胖,但是不自卑。每次在衛生間里洗臉洗手時總是愛看鏡子里自己的樣子,一邊還在心里自言自語。

    這次也一樣。“長得還可以,就是有點胖了,沒關系,男人嘛,胖瘦都一樣。自己應該爭取事業突破,自己當老板。”陳博心里對自己說著一邊看著鏡子中的自己。

    “我靠,這。”陳博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眼鏡和以前一樣不大不小,鼻子不高不矮,眉毛也一樣。可是怎么瘦了,也年輕很多,不是年輕應該說是稚嫩了很多,感覺回到了大學前。

    “等會。”陳博趕忙拉開褲子低頭看去。“還好。”

    陳博也感覺自己今天遇到的事很奇怪,心里有些恐慌,更有些欣喜,隱隱感覺到什么。陳博趕忙,來到電腦桌前。啟動電腦。打開旁邊的電腦貓,進入windowsXP界面,陳博沒等電腦完全啟動就點擊了windowsXP系統自帶的寬帶連接功能,點擊連接。等了一下,連接成功。

    陳博打開了“中國四大門戶”之一的搜狐網,北京時間2003.6.14。新聞標題下第一條新聞就是“6月15日高考填報志愿”。

    陳博又點擊桌面右下角的時間,然后在interested時間里選擇“立即更新”,然后等了半分鐘,才顯示“與time同步更新成功,在2003-6-14在21:45。”陳博還不放心,又跑到客廳然后去父母房間,沒人,廚房,沒人。然后又去沙發旁邊看掛歷,還是2003年的。最后陳博又穿上衣服,出門而去。

    來到小區里,已經很晚了,樓下一個人也沒有,即使有人,陳博也沒去攔下別人,把人攔下來說什么,難道說問今天幾幾年幾號了,陳博不想當神經病。雖然他感覺現在也不正常。他想去看看小區附近有家樂福超市。陳博記得家樂福超市那是2005年才在小區旁邊開設的不過在之前,他想去小區門口的花壇看看,那有個涼亭,應該有人在那乘涼。不過陳博已經感覺到不同了,剛才在家里沒注意到,現在是夏天,天氣很熱,可是不是已經立冬了嗎?

    當剛走到花壇,陳博就看見了一群最小都不下60歲的老人,在路燈下面下象棋。不光有老人還有一個十八九歲的少年,正在一個下棋的老人后面扇扇子。少年滿頭大汗,也沒去擦,兩眼直勾勾的看著棋局,好想非常入迷。

    “鄭宇,我問你點事。”陳博看到少年直接上去一把就要把少年拉走。

    “哎,干嘛,沒看我正看棋呢嗎?”

    兩人說話的聲音有點大,旁邊看棋的老人們都直皺眉。剛才接受少年扇扇子的老人回頭對少年說道:“鄭宇和小博玩去吧。”

    “哦,知道了。”鄭宇歡天喜地的把扇子遞給老者,然后和陳博向一邊走去。少年的名字叫做鄭宇。人類學家研究過人類是一種群體性生物。人類的生活和生存離不開其他的個體。而鄭宇就是陳博最要好的“個體“。兩人的父親同在一個政府機關。祖輩的時候就一起扛過槍美,父輩的時候,陳博和鄭宇的父親又一起同過窗,到了第三代,鄭宇和陳博這輩,兩人現在也是同學,在陳博的記憶了,兩個人以后還會一起“嫖過娼”。雖然陳博的爺爺已經去世了,但是憑借著“扛過槍,同過窗,嫖過娼”這古今三大最鐵關系,兩家的關系還是非常親近。

    鄭宇稍微走在前面,陳博一腳就踢在了鄭宇的屁-股上。陳博從清醒過來到現在已經有半個多小時了。隱隱約約記得某件事,就是一直沒想起來,直到看見鄭宇才記起來。鄭宇以后沒有像陳博一樣在企業工作,而是成為了一名光榮的公務員,因為在緊要部門,主管拆遷,所以人面很廣,陳博記得自己住的新房子就是通過鄭宇找人裝的修。陳博記起來自己昨天,呃,可能是幾年后的昨天剛陪公司老總和政府的人喝酒,因為是冬天,回到家想洗個熱水澡。可是自己剛把水打開沒過兩分鐘,自己就全身抽出了,不是陳博有什么疾病,而是有地方漏電,陳博清晰的看見,防水插座那里有一道道藍光,然后陳博就意識模糊,什么也記不得了。

    現在看見鄭宇這個“殺身仇人”,你說陳博怎么能不生氣,所以上去就是一腳。

    奇怪的是,鄭宇受了陳博一腳“重擊”,居然沒有反應。這讓陳博有點奇怪,這不是鄭宇的作風啊。

    其實,鄭宇不是沒有反應,只是鄭宇有些自責。高考前的最后一天,因為正好是鄭宇生日,鄭宇邀請陳博和幾個哥們一起喝了一次小酒,誰知道第二天陳高考的時候陳博就生病了,也不知道,陳博能不能上大學。

    “脖子,你上大學有把握嗎?”

    “你問這個干嘛?我還沒問你,今天到底幾號了?”陳博現在可沒心情說這個,他現在只想知道現在是幾幾年幾號。

    “幾號。六月十四吧,明天不是要報考志愿嗎。”

    “六月十四號,真是六月十四號?幾幾年?”陳博聲音顫抖的問。

    “你沒事吧,高燒還沒好?”

    “別廢話,告訴我幾幾年?”

    “你才廢話呢,20003年唄。”鄭宇看見陳博聽到2003年之后呆呆的樣子,有點擔心這個死黨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脖子,對不起讓你高考沒有正常發揮。”鄭宇低著頭說道。

    “什么?”陳博清醒過來。“沒事,和你沒關系,你信我嗎?我會考上大學的,不信我們打賭。”陳博不想給鄭宇心里造成什么壓力,一個人做事情就該為自己負責任,陳博自己喝酒受不了酒精或者其他什么的刺激(陳博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酒精的原因讓自己發高燒,怎么看陳博都像是柯南,身體縮小了卻受不了白酒的刺激),那也是陳博自己同意飲酒的原因,陳博記得自從自己決定復讀之后,鄭宇整整為他郁悶了整個夏天。陳博覺得這才是朋友。

    “走,陪我去吃面,我餓死了。”陳博接著說。陳博想找個地方好好思考思考自己該怎么辦。

    “吃冷面吧,小劉飯館應該沒關門。”鄭宇提議道。

    “好啊,前面開路。”陳博右手一揮

    “好嘞。”鄭宇屁顛屁顛的在前面“開路”。

    <ahref=http://www.>起點中文網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51-m
我的老婆是女首富
作者 二兩五花肉
  白蓮花:「這是你今年的費用,我們兩清了!」   陳安歌:「為什麼?」   白蓮花:「我...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