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陳博的理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小劉飯館兒說是飯館,其實不大,也就只能擺六張小桌子。天海人給這種小飯館一個很特別的稱呼“狗食館兒”。這個名字很有來歷。

    話說有個小伙子外號叫刷鍋水。他爹勤勞忠厚省吃儉用,一分錢掰開花,常年穿著勞動布的工作服。他呢,怎么洋氣,怎么打扮,上技校時,他在小哥們面前擺闊,用嘛東西都是一次性,鋁飯盒呀,雨衣呀,只要帶出去,就別想捎回來。把家里的東西借出去,向來不往回收。好不容易盼著他上班了,大人也不省心,哪個月都沒出過全勤。遲到病假,閻王爺貼告示——鬼話連篇。他擺過臺球案子,賣過西瓜,結交了一幫小玩鬧。改革的大潮把他從工業戰線沖到了社會上,他心膩拿家長撒氣,埋怨他爹沒能耐。夜里1點不睡,中午12點不起。近來興養狗,他也養了兩條京巴兒。孝順京巴兒勝過孝順他爹。洗澡、拿虱子、喂小藥、喂吃喂喝,伺候得特別周到。狗也對得起他,這一窩又下了四個。可大狗不下奶,四張小嘴就叫喚。這樣,給狗做飯成了刷鍋水的粘手活。開飯館的小哥們兒說:“嗨,每天到我館里打掃一點就夠吃的,雞骨頭、魚腸子、剩飯、剩饅頭有的是。到時候給我留一條小狗全有了。”這一來還真的解了圍,他每天按鐘點去收泔水。不知嘛原因,有一段時間飯館的客人稀稀拉拉,當然泔水就不充足,還得搭點粥飯。

    這天,刷鍋水又去斂剩菜剩飯,打掃的東西蓋不過盆子底來,他直嘬牙花子。熟人問:“這點玩藝兒夠(它們)吃嘛?”他心里不痛快嘴就沒有把門的,可倒是實話實說:“吃飯的人多——狗食就多;吃飯的人少——狗食就少。”

    靠窗戶那位厚嘴唇小眼睛的胖子喝得滿臉通紅,把啤酒瓶子一?就不干了:“哎,別走!這合著是狗食館?我們吃飯的都是狗食?有你們這么說話的嗎?會說的不如會聽的。”他可逮著理了,不依不饒。

    老板說:“我這兄弟不會說話,對不起。您交了飯錢再走。”大胖子得便宜賣乖:“我吃的是狗食飯,憑嘛交錢?罵我是狗食還想要錢,門兒也沒有。”女服務員壓低聲音對老板說:“真要嚷嚷出去,打起來,咱還干不干?”

    起那兒,狗食館的名聲就傳播開了。

    陳博知道這些還是以后工作的時候,同事告訴他的段子。但是怎么說呢,這些狗食館兒,確實經濟實惠。

    小劉飯館兒是一對從蘭州來的夫婦經營的,平時的主打菜就是蘭州的特色食品“蘭州拉面”。小劉飯館兒的蘭州拉面秉承了這道菜的特色——經濟實惠。2003年的時候,一碗蘭州拉面只要兩塊五毛錢,大碗的也只需要三塊五,頂的上一碗半。

    每天來到這里,都能看見膀圓力大的老板將大團軟面通過反復搗、糅、伸、拉、摔、摜后,捋成長條,揪成茶杯粗、筷子長的一條條面節,然后隨食客的愛好,拉出大小粗細不同的面條,喜食圓面條的,可以選擇粗、二細、三細、細、毛細5種。再后細長勁道的拉面,在清湯中煮熟。這些清湯也是通過精心制作的,通常里面煮過牛頭骨、腿骨和牛羊肝,有些地道的拉面館在里面加入自己精心勾兌的雞湯。

    最后拉面出鍋,加一點香菜放些牛肉,一碗地道的蘭州拉面就能隨著清香的氣息被老板娘端到顧客面前。

    不過在夏天滾燙的蘭州拉面就不是人們餐飲的首選了。

    不過小劉飯館兒的老板,卻還有一向絕活,那就是冷面。

    小劉飯館兒的老板以前當過炊事兵兵,這手絕活聽說就是和他和他以前的朝鮮族炊事班長學的。

    大熱的天,誰都想喝口涼水,吃飯的時候也盡量不吃蒸米飯,吃菜也吃涼菜。因為這手冷面小劉飯館在夏天的生意有時比冬天還好。

    比如說今天,六張桌子四張又有人。

    “老板,來兩碗拉面,要大碗的”鄭宇熟門熟路的走進小劉飯館,在兩張桌子中挑了個比較干凈的桌子坐下還點了兩份冷面。沒辦法你不能要求像這樣的小店食品一流還衛生達標。有一項可以已經不錯了。

    而此時坐在鄭宇對面的陳博心里非常復雜。

    一路上,陳博在自己心里默默比較著公路兩旁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建筑。熟悉是因為這些建筑物他在以前上下學和生活的時候已經看過無數遍了。陌生是因為,有些地方在他四天前上一次來父母家的時候還不是這樣。2004年小區門口將來會有一個報刊亭,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大爺開的,聽說兒女都很孝順,只是因為老大爺在家里閑得發慌,沒事干,就自己開報刊亭,自己看報紙,沒事的時候和小區的老人們下棋。

    還有小區對面在2003年末會有一個網吧,開始的兩年生意很紅火,可是后來因為上網需要身份證,孩子們都不來了,網吧就關閉了,變成了一個四川火鍋城。還有旁邊路邊兩側的路燈也不會像現在這么昏暗,兩年后市里搞形象工程這些都會換成既環保又很貴的東西,聽老爸講,主管這個的官員那時候買了套房子。

    鄭宇自從坐下就一直看著對面陳博的表情。鄭宇想起看過的電視劇《宰相劉羅鍋》里面的和珅上廁所時的表情就和陳博現在一模一樣。一開始眉頭緊鎖,兩腮的肉都直跳,過了有兩分鐘,陳博又像松了口氣,兩眼直放光。這真是有意思的表情。

    “哎,脖子,你沒事吧。”鄭宇關心的問。

    “太監,別叫我脖子。”又聽見這個讓他頭痛的稱呼了。脖子這個稱呼是鄭宇對陳博的專屬稱謂。這里還要說個故事。鄭宇和陳博從小學開始就是同班同學,記得小學五年級的時候,陳博在堂哥家看過一部由李小龍主演的《精武門》,自此以后陳博就在班里自稱是陳真的傳人,自此打抱不平鋤強扶弱,陳博很是風光了一陣連六年級的學長也叫陳博教訓過。后來鄭宇問陳博討教怎么才能一樣出名,陳博就告訴他找個和自己同姓的古代名人當祖先,鄭宇第二天就向全班宣布自己是鄭和的后人。后來這件事被教歷史的班主任知道了,在家長會之后和鄭宇的媽媽談話,第二天鄭宇就只能撅著屁股上課了。陳博一直向鄭宇打聽鄭宇媽媽和班主任的談話內容,鄭宇卻死不開口。直到后來鄭宇爸爸和陳博爸爸聊天,陳博在一旁聽鄭宇爸爸批評鄭宇才知道。原來班主任很有職業精神的問鄭宇家的族譜,以此來探討鄭和到底凈身前留沒留下后人。自此之后,陳博就稱呼鄭宇為太監,鄭宇也親切的稱呼陳博為“脖子“。

    剛才陳博就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他該怎么面對重生這個問題”。不要說這不重要,試想一個人要面對重生這個匪夷所思的事件,并且要重新進入自己幾年前的人生,他總要想想自己該怎么辦。還是聽從命運的安排,上大學,找工作,買房子,還貸款,搞對象,結婚生孩子,然后孩子上學,再上大學,找工作,買房子。這么一想,這絕對不是陳博自己向往的人生。陳博的父親曾經對陳博說過每個人從上學開始都會有自己的理想。也許有的人會說不是,自己根本沒有理想,自己只是隨波逐流,走一步看一步。但是那是你在接觸社會以后,明白了現實與理想的差別之后的事情。在你小的時候你總想過自己以后會是一個什么人,警察、科學家、老板、市長,總會有一個你要成為的形象在你的腦海中閃現。陳博同樣也有一個理想,陳博出生在改革開放以后的1985年,他五歲的時候就看見鄰居家當老板的父親那趾高氣揚的樣子,開著小轎車,早晨十點才出去,有時下午兩點就回家,一天到晚隨心所欲,不像陳博身邊的父親母親叔叔嬸嬸姨媽姨夫一樣還要起早貪黑的工作。最神奇的是,這樣的生活還會受到大家的羨慕,很多次陳博都聽到別人議論“你看,就是那家,男人很有本事,你看那轎車,聽說區長才坐那個。”所以陳博在小學的作文“自己的理想”中寫過“自己要當一個老板”。而當陳博長大后才發現,這不容易,沒有想象當中的簡單,你要有資本,你要有人脈,你要有資金。所以陳博成了一個職員,然后熬到了一個部門經理。其實陳博現在想來自己心里一直都有個理想,那就是當老板,賺大錢。

    而現在上天給了陳博一次重生的機會,陳博覺得自己不能放過,自己要當自己的老板,自己要讓別人羨慕,自己要成功。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806542_4_151-m
全能巨星奶爸
作者 奔跑的傻兔
  一覺醒來,韓墨成為了另一個人,不僅如此,還多了一個古靈精怪的小公主。在別人眼裡他是男神,是...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