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朋友和敵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好嘞,兩碗大碗冷面”。四十歲不到的老板娘用木托盤端著兩碗冷面,操著她特有的強調來到了陳博和鄭宇兩人的面前。冷面的香味若有若無的飄了過來。兩人不自覺的聳了聳鼻子。

    陳博上高中生物課的后看過一個錄像,每次在動物園給動物喂食的時候,飼養員都會吹哨子,久而久之的,每次哨子響起的時候,動物都會以為是開飯了,這就叫做條件反射。陳博覺得老板娘的聲音就是口哨,而現在陳博就在條件反射,不自覺的就咽了口唾沫,“咕咚”,沒想到鄭宇也是一樣。兩人你看我我看你,呵呵一笑,同時伸手拿起一次性筷子,開始面對著面前的冷面奮斗。

    冷面是朝鮮族的傳統食品,每當生日的時候家家戶戶都會給家里的壽星老準備一碗冷面,這一天吃了纖細綿長的冷面,就會預兆多福多壽、長命百歲。陳博雖然不喜歡韓國人,對朝鮮也不了解,但是陳博覺得朝鮮族的食品還是有些可取之處,特別是那些各式各樣的泡菜,是怎么從中國腌咸菜發展過去的,陳博很好奇。陳博覺得小劉飯館的冷面是非常地道的,即使是以后陳博和公司的韓國同事去韓國人開的飯館吃冷面也沒覺得由現在這碗好吃。

    “呼嚕呼嚕”的聲音不合時宜的打擾了陳博對美味的鑒賞。

    “我靠,我說太監,你能不能小聲點?你這是吃面呢還是拱地呢。”

    “你好,五十步笑百步,你吃的不比我慢。”說的陳博直翻白眼,我吃面也沒這么大聲啊。呃,噎著了,這回白眼沒白飯。陳博趕忙捋捋胸口,順順氣。

    “哈哈,還說我,噎死你。”鄭宇說著還不放過面前的冷面,端起瓷碗就是一口湯。

    陳博看著他這手又吃東西又說話的絕技真是佩服的五體投地。也許這才是真正的鄭宇,當鄭宇進政府部門工作的時候就不會這樣了,一天天左右逢迎搞好關系,打扮的像個高級領導,吃飯的時候也不會像現在這么盡興,每次站起來敬酒的時間比坐在椅子上吃飯的時間多得多,這也許就是長大了的無奈吧。

    湯足面飽,兩人都懶散的倚在靠背上,鄭宇還撫摸著自己鼓起來的肚皮。兩個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好像誰也不著急。陳博知道原因,這種事情一直持續到鄭宇結婚,應該說持續到重生之前,鄭宇和陳博每次一起吃完飯都會這樣“幼稚”的比比耐力,直到一方實在呆不下去了,那這個人就主動付賬。這次還是一樣。

    “你想好去報什么專業了嗎?還是電腦?”鄭宇看陳博好像沒有結賬的樣子就問了下現在最關系的話題。

    “呃,應該叫計算機應用技術,你什么時候才能不這么白?”陳博無語的說道。

    “還不都是一樣,不就是電腦,你想以后搞網站吧,你不知道網絡泡沫啊?”鄭宇一副很專業的樣子。

    “你還知道這是學習網絡知識的?”陳博很奇怪鄭宇這小子連鄭和都不知道是干嘛的,居然會知道這個專業是學網絡的。

    “嘿嘿,我什么不知道,你太小瞧鄭爺我了,我是上知天文,下曉地理,能掐會算啊。”鄭宇一副得意洋洋的樣子,聽得陳博只想笑。

    “說你胖,你還喘上了。“說著一低頭,閉目養神,不管他了。

    “嗯?”這回鄭宇反倒來了個措手不及,本想好好勾勾陳博的興趣,讓他能夠老老實實的把帳結了,沒想到這小子反倒還來了死人樣。

    “嗯哼,今天我就讓你漲漲見識,我告訴你,天海大學的計算機專業在全國根本排不到前三,也就是個前十的水平。我告訴你吧,我表哥是清華大學計算機專業的,不過他的專業是軟件那方面的,嘿嘿,怎么樣,”鄭宇嘿嘿笑道,好像自己臉上也很有光。

    “切,又不是你考上了清華大學。”陳博還真不知道鄭宇有這么一個親戚。

    “呵呵。”鄭宇也有點不好意思,摸了摸自己的頭。“說真的,你的分夠不夠?”鄭宇有點為這個發小擔心。

    “呵呵,你管的倒挺多。”

    “可是你發燒是因為”

    “好了說點別的”陳博對自己填報志愿有自己的打算,他也不想別人為他擔心。

    “你和劉靜怎么樣了?”陳博問鄭宇。劉靜是鄭宇的女朋友,鄭宇這輩子就談過這么一次戀愛,從高二開始談起,一直到他和劉靜結婚。有時陳博真的很佩服鄭宇和劉靜,陳博看見過太多一開始如膠似漆、為愛舍命,可是不是因為工作就是因為家庭背景而各奔東西的鴛鴦。但是鄭宇和劉靜從一開始好像就不是那么為了愛情可以舍棄一切的人,起碼鄭宇不是,但是他們卻能走到最后,直到結婚生子。

    “還能怎么樣?我昨天打電話給她,她說她第一志愿報考的也是天海大學,只不過是中文系,我也是報考的天海大學,就不知道我們能不能還在一起了,如果最后錄取的不是天海大學,我就和劉靜分手。”鄭宇說起這個的時候,少見的有點憂郁。

    “你可真能裝,你能舍得她?”

    “有什么舍不得,搞對象不就是這樣。”

    “你就沒想過負責任?”陳博嘿嘿壞笑著。

    “負什么責任?”鄭宇奇怪的看著陳博,看著他的壞笑就知道鄭宇就知道陳博沒往好地方想。“我可不像你,我可很純潔的。“說著還兩手交叉做了個抱胸的手勢。

    “呵呵。”陳博笑的有點窘迫相對于已經有點晚戀的鄭宇,陳博更是在大四的時候才第一次和女生拉手。女孩是一位外校的高三學生。直到大學畢業他們也只是拉手而已,可能那個女生把陳博當作一劑失戀的良藥吧。所以說到談戀愛這種事情,陳博真的沒有鄭宇天賦高。雖然陳博在重生以前已經不是什么處男了。但是陳博一想到自己一個重生人士的戀愛經驗可能連現在的鄭宇都不如就覺得心里不是滋味。

    “老板娘,結賬。”陳博看見鄭宇一副繼續耗時間的無賴樣子就覺得邪火往上冒。老子可是因為你重生的,你居然連冷面的帳也讓我負。太沒天理了。哎,誰讓他是我發小呢。

    走在昏暗的路燈下,陳博有一種記憶模糊的感覺,第一次和父母來這里看新房是在2000年,房子裝修好是2001年,2002年下半年的時候,我剛上高三和同學大家,老師來家里家訪。2003年,就是現在。

    “脖子,我感覺今天你很怪?”鄭宇側頭看著這個一起從穿開襠褲到快要上大學的發小,今天好像有些不同,是沉穩了,還是成熟了。

    “是嗎,人總是會變的,沒有不變的人,你說不是嗎?”陳博兩只手插在褲兜里走著,側頭看著鄭宇。

    “你說的沒錯,人是會變的,你還記得唐友明嗎?”

    “記得。”唐友明也是他兒時的玩伴,就是那家父親當老板,當老板的。

    “小時候我們三個很好吧?”

    “嗯。”

    “高考看考場的時候我看見他了,他爸的司機送他看考場,他看見我了,我覺得他認出我來了,可是卻沒和我說話。”

    “嗯。”陳博知道會是這樣,即使鄭宇現在不知道他怎么樣,在大學的時候鄭宇也會看見他。唐友明也會上天海大學,雖然他學習不好,但是人家有個好爸爸,聽說他爸和校長是朋友,給學校捐了幾十萬修路,唐友明就進了天海大學的二本專業。在一年后的2004年,陳博上大學的時候看見過他,他也對陳博這樣,當作陌生人,后來陳博自己分析,這可能就是改變吧。別說是從小一起的玩伴長大了可以當看不見,即使是親戚朋友,當社會地位懸殊的時候,不也是一樣。記得陳博上大學去聽選修課,社會學的老師就講過,人類是群體動物,群體動物的主要特征就是等級制度,猴群需要猴王,狼群需要狼王,猴群有侍衛和普通子民之分,狼群同樣也有受氣包,你不能奢望猴王會和普通子民是朋友。這是群居生物不可磨滅的自然特征,深入到骨髓與基因。只不過人類有文明,人類更懂得隱藏自己的感情。

    “我真不明白為什么會是這樣,我們以前不是很好?”鄭宇低沉著聲音問。

    “以后看見他別理他,他只不過有個富爸爸,以后還不知道誰會看不起誰呢。”陳博知道雖然鄭宇看上去大大咧咧,可是鄭宇有時卻很敏感,別人對他好他可能記不住,但是別人對他的侮辱他能記一輩子。現在的鄭宇和陳博還沒有資本和唐友明計較什么,雖然這只是唐友明對鄭宇的無視,但是作為朋友和前生受到同樣遭遇的“受害者”。陳博在心里發誓不會這么算了。

    <ahref=http://www.>起點中文網www.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236837_4_151-m
國民的岳父
作者 汽水03
  王小穎哭著說:「有很多漂亮姐姐圍著我爸爸,我好心好意把她們當姐姐,她們卻想當我媽媽。555...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