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陳博僵硬了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陳博和鄭宇來到小區門口,涼亭邊上的路燈下已經沒有人了。鄭宇和陳博分手回家去了。

    陳博慢慢的向家走去。

    陳博在思考一個問題:他到底應該靠什么賺錢,什么來錢最容易。股票?他是在上大學以后才開始炒股的,不過他對2003年的牛股倒是了解一二,不過2003年股市是熊市,即使是牛股能漲個百分之六十,也就很“牛”了。他即使說動父母把家里的積蓄全投進去,恐怕也掙不了多少錢,而且來錢太慢了。他估計至少要半年吧。他雖然不想一上大學就名車美女,但是怎么也要有個幾十萬揮霍吧。

    那就房地產?好像也不適合,全國炒房的黃金時期2003年后沒錯。溫州炒房團首先揮舞著著鈔票在全國一線城市瘋狂購房,房價就像是吹氣球一樣,從五千一平米沒人買,當兩三萬還嫌便宜,炒房者樂了,開發商樂了,銀行樂了,老百姓哭了。陳博佩服溫州人對市場的敏銳觀察力。有時陳博也在想自己怎么不在樓房便宜的的時候勸父母買幾套呢,要是那樣,自己也不會每月的工資一半都交給銀行,自己也可以過上包租公的日子。現在就是個機會可是問題又回來了,陳博沒本錢啊。

    開網吧?這倒是個不錯的注意,現在可不是以后。開網吧辦執照可比以后容易得多。雖然自從2002年11月15日開始實行《互聯網上網服務營業場所管理條例》規定上網吧必須檢查身份證,但是直到2006年以后才真正嚴格執行,并且如果開在大學旁邊的話,都年滿十八歲,那還怕別人查。不過沒錢啊。

    “我靠,怎么什么都要錢。”陳博忍不住罵了一句。

    “咚”的一聲在陳博的身后響起,陳博先后望去,卻發現沒人。

    “嗯?疑神疑鬼的,有什么怕的,又不是沒死過。”陳博嘀咕道。突然陳博覺得有什么東西好像碰了自己的左邊的小腿一下,不像是風,好像是什么東西劃過一樣。

    三更半夜,旁邊的路燈不知道是壞了,還是被哪家的壞小子拿彈弓打壞了,這種時候,這個場景。陳博覺得自己的汗毛的立起來了。陳博并不是什么膽小的人,當然膽子也不大,從前他是個堅定的無神論者,不過今天發生在他身上不可思議的事情已經太多了,他的無神論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那個東西又碰了自己右腿一下,陳博可以確認了剛才確實不是自己的錯覺,確實有什么東西。不過誰現在管這個,它現在還纏著自己呢。

    陳博心想:“嗯,鬼嚇鬼,嚇死鬼呀。”陳博強忍著心里毛毛的感覺,慢慢往腳下看。

    這時候,一只手搭載陳博的肩上。陳博覺得自己已經僵硬了。

    “你干嘛呢?”鄭宇的聲音傳來。

    “我靠,你,你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啊?”陳博轉過身結結巴巴的說道。

    “你結巴什么?”鄭宇奇怪的問。

    現在有兩個人了,陳博現在才敢王腳下看,一團白色的東西,這是什么?陳博蹲下身子拿手指輕輕的捅了捅,軟軟的,毛毛的,滑滑的。

    “這是什么?”鄭宇也發現了陳博腳下的這個小東西。

    “誰知道,我剛才被它嚇得都不敢走了。”陳博仔細的看著東西,圍著它轉了一圈。

    “不會吧,不知道是什么,你就繞開啊。”鄭宇呵呵說道。

    “你說的容易,我又沒看見。”陳博翻了個白眼給鄭宇。

    陳博覺得這應該不是什么鬼怪,他伸出手把這個東西捧了起來,向前面的路燈走去。“過來看看是什么?”陳博向鄭宇說道。

    “這是個小貓吧?”陳博說道。在路燈下,陳博才發現這是一只應該有一兩個月大的白色小貓,毛發很長,看起來,看起來很圓,但是從陳博手了的感覺來看,這只貓明顯很輕,應該餓了很長一段時間了。

    “這是只流浪貓吧。”鄭宇不確定的說。

    “應該是的。你看它餓的連叫都不會了。”小貓瞇著雙眼,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你怎么又回來了?”陳博奇怪的問。

    “哦,我想告訴你明天早晨我來找你,咱們一起去學校。”

    “你就不會打電話嗎?”陳博說。陳博感覺很奇怪這不是最好的辦法嗎?

    “哦,這我倒忘了。”鄭宇摸摸腦袋呵呵說道。陳博覺得自己簡直佩服死他了。

    “這只貓你打算怎么辦?”鄭宇接著說。鄭宇明顯對這只貓很感興趣。

    “先喂喂它再說。”陳博小時候曾經養過一只波斯貓,可惜已經死了。可能是因為他太小不懂得怎么愛護小動物,也許是因為他喂波斯貓蚯蚓,要不就是因為他給小貓洗澡用冰水,要不就是因為他給小貓理發,把毛剪得太短了,誰知道呢。

    “瞄”陳博懷里的小貓自從被這兩個少年發現以來叫了第一聲,可能是為了它的多磨的命運而嘆息吧。

    “我走了,明天記得等我。”

    “滾吧。”陳博現在可沒工夫管他。

    回到家的時候,爸媽還我回來。陳博一看表已經晚上十一點。想來爸媽應該回來了。陳博的這一代人基本都是獨生子女,雖然缺少了兄弟姐妹的生活,但是父母對子女的關愛卻是最深的,陳博家更是如此,陳博從小就是在父母的寵愛下生活的,陳博在上大學以前從來不會做家務,從來沒替家里買過菜,從來沒有自己買過衣服,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即使在大學畢業以后也是父親替陳博找的工作,也只是在陳博大學的四年才基本學會了自理,在工作的兩三年中,陳博才真正體會到了生活的艱辛苦辣,才真正的成長起來。剛工作的時候陳博覺得父母對自己太溺愛了使自己失去了鍛煉的機會。不過自從自己在重生一年前出了車禍,陳博才知道最關心自己的是父母,自己最應該也感謝的是父母。陳博看著空空的房屋感嘆著。

    陳博回家后四處翻找,終于在廚房里找到一個用柳條編織的用來過壽時裝壽桃的籃子。然后陳博又找來條舊毛巾,鋪在籃子里面。把小貓放在里面。最后在廚房里找來一個瓶牛奶倒在小碗里喂小貓喝。

    小貓明顯不知道牛奶是什么,瞪著一雙大眼鏡,呆呆的看著小碗,嗅了嗅,然后舔了舔,最后就舔個沒完。陳博看見小貓用它紅色的小舌頭,一下一下的舔牛奶喝,感覺心里很平靜。重生以來的一個多小時來,情緒波動實在是太大了,現在終于有時間讓陳博靜一靜了。

    “咔嚓”,陳博只靜了沒有幾分鐘,開門聲就響了起來。

    陳斌四十多歲了,在機關單位干了二十來年,熬到現在也才是個副科級,陳斌知道自己這人不會什么溜須拍馬,人際關系雖好,但是在仕途上想往上進一步卻千難萬難,退休的時候能是個正科級已經是頂頭了。不過上天對自己不薄,雖然自己出生在那個動蕩的歲月,但是自己是家里的小兒子,從小就被全家關愛,當自己成年了,又遇到了了改革開放,全國的生活水平都在提高,兄弟姐妹眾多,讓自己不用為贍養父母而奔波,工作沒幾年又娶到了個好老婆,生了個兒子,而且兒子從小也爭氣,雖然調皮搗蛋,但是學習成績優秀。這還有什么好擔心的,雖然兒子這次高考考試的時候發燒,兒子也說自己沒考好,但是陳斌對兒子有信心。今天去在教育局工作的小舅子家商量,直到太晚要回家了也沒商量出來個什么,填報志愿太重要了。

    陳斌看看旁邊的妻子,不知她是不是也是這樣想的。

    周芝蘭,作為陳博的母親說對自己的兒子的前程不擔心是假的。作為一個成年人她知道一張文憑對一個人的影響有多大,但是心里又有些希望兒子能不能不離開自己。這也是為什么她一直希望兒子能在本地上學的緣故。兒子陳博自從出生以來,就一直沒有離開過她。她也知道她對兒子太溺愛了,可誰讓他使自己的獨子呢。如果可以的話周芝蘭希望兒子能一直和自己不分開。

    夫妻倆心事重重的來到家門口,剛打開房門就看到兒子正在客廳沙發上干著什么。

    “爸媽,你們回來了”陳博看見爸媽回來了,聲音微微有些顫抖。父親陳斌現在還很年輕,母親周芝蘭也不像以后那樣蒼老。雖然兩人的表情都有些憂慮,但是陳博卻很欣喜。在看見父母進門的這一刻,陳博對重生的恐懼,對未知的懼怕都好像煙消云散了。心里只想著:“上天對自己真好。”

    ***********************************************************

    新人作者不容易,看見點擊沒過百,收藏沒有,推薦是零,有種被人遺棄的感覺,但我保證自己絕不會太監,希望大家也能收藏一下推薦一下,實在不行就多點幾次。

    在這了三千謝謝“*酒神*”,你是第一個在書評區發評論的人,真的很感謝。真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4_12-m
我的夢幻林場
作者 華山棄徒.
  職場不順的大學生馮天策,又回到了偏遠的小山村,意外得到種植小空間。從此,他與各種珍稀物種結...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