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節 死了?又活了?(修改)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哥哥,你什么時候能回來?我想你了,我好久沒見過了你了?”電話那一端有一個小女孩拿著電話不停的問。

    “用不了多久就能回來了,等我處理完一些事情吧,我就能放假了,哥哥一定回來陪你。”我拿著電話,想著電話那頭妹妹可愛的樣子。

    “哼,我才不相信,你每次都這樣說,可是每次說話都不算數。”雖然電話那頭努力裝出生氣的聲音,可是我能聽出來,妹妹的其實是很高興的,想起自己幾年沒見過自己的妹妹了,我的心里也是覺得很心酸,我從小獨自照顧妹妹長大,我和妹妹之間的感情已經超越了一般的兄妹,可是現在已經這么長時間沒見了····

    我努力的平復了下心情說道:“好了,好了,這次我保證,我一定會回來的,我保證,哥哥一定回來看你。”

    “好,哥哥,你這次說話一定要算數啊,不然我再也不理你了。”電話那頭傳來了一陣陣歡呼雀躍的聲音。

    我聽到了妹妹這么開心,也甜甜的說道:“好,哥哥答應你,一定回來陪你玩幾個月。我要掛了,你自己多注意身體。”說完我就掛斷了電話。

    平復了一下心情,我走到一間辦公室門前,輕輕的敲了敲門。

    門內傳來了一聲蒼老但是非常有力的聲音:“進來。”

    我打開門,對著老人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說道:“國家特科委,直屬人員,編號0149報道。”

    對,沒錯,我是一名特工,畢業于日本東京大學,會說中、日、英、法、俄五種語言,今年20歲,父母早亡,唯一的親人就只有自己的妹妹,因為超高的智商和發達的運動神經,以及縝密的分析能力被國家特科委看中,我成了一名特工。

    ······

    我接到了一個任務,潛伏到一個跨國販毒集團中,準備將他們一網打盡,可是,我失敗了,我被人抓住了。

    此時我已經被折磨的沒有樣子了,我感覺到身體內的力量一點點的消失,我昏了過去。

    而當我在醒來的時候發現,這個世界已經·····

    1556年3月,日本弘治二年,清州城下町,其中的一個偏僻角落中,我穿著一身破爛的衣服,懶洋洋的靠在墻邊,閉著眼睛,乏力的看著天空。

    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一小時,也可能是兩個小時,我慢慢的睜開了眼睛,艱難的站了起來,我感覺到我的身體顯得有些干瘦,加上我一米八的身高,在傍晚微弱的夕陽下,我的身影顯得更加瘦長。

    我緩慢的走到了街口,步伐有些蹣跚,已經幾天沒有吃過東西了,頭有些些重重的,感覺有點頭昏昏的,我再一次倒在了地上,靠在墻邊,我能感覺的到,我已經支撐不住了,快要死了。

    突然一陣糧食的香味,刺激了我的神經,我不由自主的慢慢睜開了眼睛,看到了一個小女孩,大約八九歲左右,她伸出了手遞過來了幾個豆包過來。

    “給你,拿著吃吧。”女孩又把豆包又往前送了送,笑著說道。

    我猶豫了一下,但還是禁不住食物的誘惑,慢慢的伸出了手,接過了豆包,完全顧不上什么儀態了,狼吞虎咽的把豆包全都吃了下去。

    女孩笑著看完我吃完了豆包,站起來想要離開的時候,我卻看著女孩說道:“我吃了你四個豆包,我愿意幫你做事。”我說話的時候顯得很冷靜,剛吃完豆包,臉上恢復了一點氣色,但是此刻我的臉上卻是一臉的肅殺之氣,非常的認真。

    女孩一時沒有反映過來,愣了一下,看著我說道:“你是不是想要在我這找份工作呀?”

    我沒有回到,只是又重復了一遍說道:“我吃了你四個豆包,我我愿意幫你做事。”

    女孩看著我說道:“好吧,既然你想要在我這找份工作,那正好我還缺一個侍從,你叫什么名字?”女孩看著我眨了眨眼睛。

    “我叫···”我愣住沒有回答,呆呆的陷入了一陣深思當中。

    對,我叫什么,我叫什么,我叫李旭,我是誰。

    我記的我是誰了,我是一名特工,我是一名特工,我是李旭,特工編號0149。

    我是到日本東京大學留學的畢業生,后被國家特委機關看中,加入國家特工隊,后來在一次外派的任務當中,被人殺死。

    后來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我也不知道我為什么會來到這個,可是當我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處在了一個不知道是那的地方。

    我以為是地獄,可是漸漸的我發現情況有些不對,我在人們的交談當中聽到了一些傳聞,美濃的齋藤道三和齋藤義龍父子不和,而尾張的織田兩兄弟,也因為家督之位顯得不是很和睦,甚至傳出了要火拼的消息···

    聽到了這些消息,我漸漸的有些明白,我已經死了,最起碼在我的世界當中我已經死了,但不知道因為什么原因,可能是機緣巧合吧,我來到了這個世界,我來到了日本,我來到了清州城,我來到了日本最混亂的戰國時代。

    正當我茫然不知所措的時候,我突然感到身體有些不舒服,我發現我生病了,而且很嚴重,身體已經完全不受我的支配了,只好窩在墻角,希望能過痊愈,過了幾天后,我的身體漸漸變好了,但是我卻沒有力氣了,我才意識到我已經幾天沒有吃過飯了。

    我感覺到我要餓死的時候,眼前的這個小女孩卻救了我,我想要報答她,但是我不知道該怎樣報答她,我能做什么?在這個亂世我能干什么?能不能活下去都是個問題,我能做什么?只有跟著她,當她有需要的時候我會還給她,還給她今天的恩情,甚至是我的生命。

    我揚了揚頭,是啊,命我都能給這個女孩,這個世上有什么是我還能留戀的,在我十二歲的時候,我的父母都因為車禍走了,只留下了我和當時嗷嗷待哺的妹妹,我們兄妹兩人相依為命,本來我以為我畢業后,能讓妹妹過上好日子,但是現在···連唯一的妹妹都沒有了,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喂,男人,我問你話哪,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又一次催促的問道。

    我想了想跟著這個女孩不僅可以找機會報答她,最起碼也可以吃頓飽飯。

    “我叫福岡忠兵衛,是從上野逃難來的。”我隨口想了個名字回答道。

    “哦,你叫福岡忠兵衛呀。”女孩看了看忠兵衛說道:“那你跟我走吧,我收你當我的侍從了,走吧。”

    我艱難的站了起來,跟在小女孩的后面,慢慢的走到了車前,當她正要在侍女扶她上車的時候,我看著女孩的背影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正在她的侍女的攙扶下想要上車,聽到了我的問題后,慢慢的回過頭看著我,女孩笑了,在慢慢落下的夕陽的映襯下,女孩笑的很美,很甜,女孩看著我說道:“我叫織田市。”

    我呆呆的跟在車后走了一路,我剛剛看到織田市的笑容笑的很美,那種笑容真的很美,她笑的那么的真誠,、眼神那么的明亮,清澈。

    那種笑容看的我現在或者可以說是:福岡忠兵衛。心中有一種暖暖的感覺。

    跟隨織田市的車來到了一座城堡,在日本應該叫做天守閣的地方,織田市緩緩的下了車,看著我說道:“這里是我的家,你以后就在這個工作哦。”說完然后轉過身子對她旁邊的一個侍女說道:“阿雪,幫他安排下住處,順便給他換身衣服,他的身上有一股酸味。”說完織田市又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

    我聽完愣了愣,才想起自己已經很多天沒有換過衣服了,身上早就發出了一身酸味,現在讓眼前這個女孩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把這事說出來,我多少顯得有些尷尬。

    織田市直直的看著我說道:“剛才沒注意,你長的好高哦。”邊說還一邊慢慢的靠近我,又仔細的看了看說道:“樣子長的也很清秀。”說完又向我身旁湊了湊。

    織田市一直湊過來,我和她之間的距離已經變得很近了。這時我本能的向后退了一下,和織田市之間拉出了一點距離。

    織田市看到我向后退,好像有些不太高興說道:“我很可怕嗎?你為什么要避開我?”

    我沒有想到織田市會有這樣的想法,因為在我的記憶中,只要是在古代,不論在什么地方,男女之間一定要保持一定的距離,何況自己現在只是一個流浪漢,而對方是一個千金小姐,也是馬上將要成為自己主人的一個女人。

    看著我沒有回答,織田市撅起了嘴巴說道:“你這個人···我每次問你話你都要想半天。”

    說完織田市轉身就離開了,只有那個叫阿雪的侍女還站在原地。

    我看著走掉的織田市的背影,心里突然想到了一個人,想到了自己的妹妹,自己的親妹妹,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見過面了,可能以后再也見不到面了,不知道她以后怎么樣,心里多少有些心酸。

    阿雪看著我不知道為什么事情,眼睛有些發紅,好像要哭出來一樣,以為是因為織田市突然走掉的緣故,于是安慰我說道:“市公主就是這樣的,沒事你不用擔心,跟我走吧,我帶你熟悉下這個的環境。”

    我忍住了在眼眶中的淚水,跟著阿雪走了。

    一路上我跟在阿雪的身后,仔細的聽著阿雪對我介紹這些建筑和規矩,并且一一都記下他們。

    洗了洗身子,換了身干凈的衣服,吃了頓飽飯,我的心情漸漸的平復下來,坐在自己的房間內,開始認真的思考,思考自己以后該怎樣做。

    我努力的回憶,回憶自己在大學時所學過的知識和自己對日本的了解,我漸漸的確定自己處在日本戰國的后期,就是日本即將大定的時代,而現在是弘治二年,也就是公歷的1556年,而自己身在的地方正好是清州城,也就是說,自己處在“第六日魔王”織田信長的領土上。

    那自己的主人織田市···等等是織田市,我突然想到織田市的時候,腦子完全愣住了,織田市,市公主,清州城,織田信長···難道剛剛救自己的那個女孩就是戰國第一美人、同時也是一生飽受坎坷的織田市?

    我又認真的回想了下歷史,織田市,將來的結局非常凄涼,先是嫁給了近江的淺井長政,本來很幸福,可是后來織田信長和淺井長政兩人反目,后來淺井長政被織田信長殺死,而且阿市的兒子,織田信長的外甥也被織田信長殺死,最后阿市改嫁給柴田勝家,但是沒有多久時間柴田勝家被羽柴秀吉攻滅,阿市陪柴田勝家在天守閣引火**,結束了自己悲涼的一生。

    我使勁的搖了搖頭,此時我的腦子有些亂,那個女孩是織田市,想到她美麗的笑容和善良的心,又想到自己的妹妹。

    我“霍”的一聲站了起來,死死的咬住嘴唇,雙手死死的攥成了兩個拳頭,看著落下的太陽,我此刻在心里決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既然,自己來到了這個世界,是織田市在救了自己的性命,那自己就要用自己的生命去保護織田市,直至生命的結束。

    那個世界的李旭已經死了,從今日開始,這個世上剩下的只有我:福岡忠兵衛。

    我將用自己的一生去守護我的主人、我的妹妹:織田市。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185492_5_224-m
帶著倉庫到大明
作者 迪巴拉爵士
  方醒穿了,帶著兩個倉庫穿了!別人穿越是帶著王霸之氣,方醒卻是只想種田!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