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節 美濃商團(修改)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漸漸熟悉了天守閣的生活環境,我有些無所事事,除了在織田市出門的時候,我要跟著以外,其他的時候我總是躲在房間內,或者是出門到街町上去和一些商人混在一起,因為實在是無聊,織田市做為先主公信秀的愛女,出門的時候實在是少的可憐。

    這種生活的氛圍很好,很輕松,讓我感到很是舒適,但我還是始終讓我的頭腦和身手保持在最佳的狀態,每天窩在房間里的時間,我就讀一些書籍,讓我的頭腦不至于生銹,而且每天早上和晚飯前只要有時間,我也會做一些對我身體有益的練習。

    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現在已經是弘治二年(1556)的三月,在我的記憶里清楚的記得,在余下短短的半年內,織田家將要發生兩件大事,而這兩件事情直接會影響到織田市的未來。

    我曾經發過誓要保護阿市殿下,我一定要改變阿市的人生,不能要不要阿市受到一點的傷害。

    我用了極短的時間,和清州城下町的一個商人建立起了友誼,因為我很清楚,不論在什么時代,情報和人才是取勝必不可少的兩件法寶。而我現在所處的這個戰國時代,沒有高科技的設備,想要得到信息,主要就是兩個途徑,商人和忍者,忍者主要的工作就是刺探情報,殺人或者是盜取一些貴重物品,以我現在的地位和經濟狀況來說雇傭忍著對我來說根本就是天方夜談,于是商人便成了我最好的信息來源,雖然商人帶來的信息有時候不是那么的準確,但是我想依靠著我當特工時的經驗從中獲取一些有用的情報應該不難。

    于是在我有空閑的時候,我經常去和那位商人聯絡下感情,同時希望能夠得到一些有用的情報。

    等到了中午飯前,看到沒有什么動靜,看來今天織田市不會出門了,于是我走出了天守閣,輕車熟路的就走到了古屋前,這個古屋的老板叫古田中衛,在商人中算是個極為難得的好人,因為他很善良,做生意也非常的老實,所以他的生意做的并不是很大,古屋在清州町只算是中等規模。

    剛來到門口吉田中衛就看到了我,快步跑出來拉住我說道:“忠兵衛老弟,你怎么才來呀,我都等你好久來,走我們去瓊屋和一杯。”也不等我的回復,吉田中衛就把我拉走了。

    我只好給他一個無奈的笑容,這個人什么都好,就是太愛喝酒了,看著他今天這么興致高昂我也不好掃他的興,只好說道:“吉田老哥,我這幾天不是忙嗎,這幾天熱田神宮舉辦了一個祈福儀式,阿市公主要去參加,你知道我是要跟著的,你看今天不是一有空就來找你了嗎。”

    吉田看著我說道:“你小子少來了,我還不知道你,肯定又想來聽我說些新鮮事是不是,我不管,想知道新鮮事情也可以,你小子得請我喝酒,真是不知道你一個侍從拿來那么多的錢,我想你的錢可要比一般的足輕還要高吧,快點走吧。”說著吉田中衛笑著拉著我。

    他一說到錢,我的心里還是感動了一下,因為我是一個侍從,每個月只有大約1貫錢,本來是不可能讓我去酒屋喝酒的,但是阿市公主,每次見到我都會給我一點小東西做為賞賜,所以我才有那么多的閑錢去喝酒。

    我和吉田很快的就來到了我們的根據地瓊屋,到里面我們找了一個清靜的位置坐下,要了一份烤鰻魚,一份關東煮和幾份配菜,最重要的是又要了還幾瓶濁酒。

    菜上來后,吉田一邊喝著酒,一邊說他這些日子的生意,和從客人那里聽來的趣聞,同時還會伴著一些家庭瑣事,這一部分我通常是自動的過濾掉。

    吉田在那不停的說著,而我在這一旁安靜的聽,極少去打斷他的話。

    當他剛講完一個關西客人的趣事的時候,他突然把頭湊了過來對我神秘的說道:“我告訴你一間天大的大好事,你老哥我最近發了筆橫財,有一個從美濃來的商人,其實也是他自己說他是個商人,但我看他根本不是一個商人,他穿著一身華服,身旁的幾個保鏢也不像一般的野武士,一個個都是武藝不凡,而且那氣質我看更像是那家的家臣,那個自稱是商人的男人,還說著一口官語,到了我的店里也不問價錢,把我店里所存的米糧,反正是只要是能吃的全都買走了,這批貨我可比平常多賺了三成···”

    聽到這里我感到有點奇怪,買東西不論價錢,而且還是有多少要多少,這樣肯定是遇到了什么非常著急的事情,糧食那可是戰略儲備,雖說在饑荒年會有別家的大名到其他大名的領土買糧食,但也沒聽說過這么著急的,從美濃···

    我像突然大聲的問道:“吉田大哥,你說呢個商人是從哪來的?”

    吉田看著我的模樣,慢悠悠的倒了一杯酒,然后好像回想起來說道:“他自己說是從甲斐來的,可我能聽出來他說的是美濃腔,而且還是官話。”

    買糧,不論價錢,美濃人,身手不凡的野武士,官語···

    這么多的線索連在一起,我漸漸的明白將要發生了什么事情。

    聽到了美濃的這個消息,我也沒什么心情再和吉田喝酒了,于是我匆匆的和吉田告別,喝了點酒微微的有些醉意,我在大街上慢慢的走了幾步,一邊走一邊想,不知不覺的就走到了天守閣后門,想我這種級別的小雜役是沒有資格從正門進去的,只能走后門,我回到了我的房間內,又想了一下,覺得頭有些漲漲的,就躺在榻榻米上準備睡一會。

    可是不論怎樣我也睡不著,因為我現在雖然掌握了一定的情報,但是我要通過怎樣的途徑去告訴阿市公主那?難道就直接去告訴她?這肯定是不可能了,那要怎么辦那?而且就算告訴了阿市公主,她也真的相信了,那又有什么有,其他的人會相信嗎?

    剛剛躺下沒有一會,我真感到有些犯難的時候,聽到外面有些吵,我的胸腔中頓起了一股無名火,睡覺的時候讓人家吵醒的心情,是讓人很不爽的。

    我推開門就大聲的罵道:“是那個混蛋,在外面吵吵鬧鬧的,還叫不叫人睡覺了。”

    后院里出沒的人都是一下低級的侍女和侍從,由于我經常得到阿市殿下的賞賜,所以我也經常送一下小禮物給他們,他們對我也都非常的尊重,所以我也才敢那么大聲的斥責他們。

    正當我怒火攻心的時候,我才發現這么吵的原因是因為兩個我沒見過的王八蛋,在后院里喝醉,后院里有一棵櫻花,景色不錯,所以我和那些侍從也經常在一起和酒,但是這兩個王八蛋不知道小點聲嗎?

    哪兩個人奇怪的看著我,感覺上好像是發現什么稀有動物似的。

    我以為他們是新來的雜役,于是有大聲的罵道:“你們兩個新來的,喝酒就喝酒,吵什么,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這時兩個人反應過來了,其中一個人身穿白衣的男子快步走向我這邊,猛地對身處拳頭對著我打了過來,經過這么多年特工訓練的我的格斗本領可以不是白給的,我只是反手一按就把這個白衣男子制伏了。

    白衣男子還想要反抗,讓我感到有些不耐煩了,于是抬手一個手刀,就將他打暈了。

    我看著還在櫻花下坐著的披著一件紅衣披風的男子說道:“喂,到你了,吵到我睡覺還敢動手。”

    紅衣男子還是沒有起身,他沒有起身動手,反而是笑瞇瞇的看著我說道:“這種天氣,最適合賞花喝酒了,來一起坐下喝一杯吧。”男子說話是帶著笑容,但口氣里有一種讓人不容置疑的感覺。

    我對這個男人也是感到了一絲的好奇,于是隨手放下手中的白衣男子,走了過去說道:“好呀,就當你們吵醒我的補償吧。”說完我就毫不客氣的坐下拿起酒杯喝了起來。

    男子看了看我說道:“你是個很特別的人,你的武藝不錯,可是我卻看不出你是那個流派的,你的武藝是跟誰學的?”

    我心中嗤笑,我是跟武警大隊學的,告訴你你個土包子知道嗎,但是我還是回了一句:“自學成才,沒跟誰學過。”

    男子的眼光更加殷切了:“那你現在是誰的家臣?”

    我看了他一眼說道:“誰的家臣也不是,我只是阿市殿下的一個侍從。”

    “哦,原來是阿市的侍從。”男子小聲的說道。聲音很小,小到連我幾乎都沒有聽見。

    紅衣男子又問道:“還沒請教閣下大名?”

    此時我只顧著喝酒吃菜,根本不想搭理他,于是就生硬的答道:“福岡忠兵衛。“

    男子看著我用塞滿了食物的嘴巴來回答他的問題又問道:“怎么,阿市對你不好嗎,我怎么看你好像幾天沒吃飯了似的?”

    聽到這話我“霍”的一聲突然站了起來。雙眼瞪著紅衣男子說道:“第一,阿市公主對我很好,每天不但能吃飽,而且還會賞賜我一些錢財。第二,我吃那么多是因為你們打擾我睡覺,還對我動手,這是你們的補償,我用不著客氣。第三,阿市公主的名字也是你叫的嗎?你應該叫阿市公主,她可救過我的命,阿市公主的名字從你的嘴里叫出是一種侮辱,一定要叫阿市公主,你這個不懂事的小子聽見了沒!!!”

    我邊說還將揪住了紅衣男子的衣領,大聲的向他叫吼,我當時的表情很不爽,也不管紅衣男子的反應,又大聲大叫吼道:“你們打擾我睡覺,我已經很不爽了,如今你又用你的這張臭嘴叫出了阿市公主的名字,叫我更不爽了,現在我只能告訴你,忠兵衛心情很不爽,你們后果很嚴重。”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2-m
大唐技師
作者 揚鑣
  遊戲設計師李牧,陰錯陽差,誤入初唐。這裡有所向披靡的大唐鐵甲,也有萬不得已的便橋之盟。有天...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