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開眼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木葉46年,木葉死亡森林內某處。正午的陽光刺痛了墨楠的雙眼。

    墨楠的意識甦醒的瞬間,只感受到一陣劇痛卻從胸口傳來。

    “怎麼回事,我不是感染了病毒,怎麼還有意識?難道他們已經研究出了消滅病毒的方法。”

    “我愚蠢的歐豆豆喲”

    墨楠正對自己的狀況一頭霧水時,一個聲音從前邊傳來。

    墨楠抬起頭看見一相貌英俊、面容冷酷的男子向自己走來。這名男子雙目流出血淚,兩隻眼睛居然呈現出詭異的紅色,每隻眼中還有一個風車的圖案緩緩旋轉著。

    “這是!萬花筒寫輪眼!我難道是來到了火影世界?”

    雖然作為一名醫生平時工作很忙,但工作之餘還是會喜歡看看一些動漫,小說作品。尤其是堪稱經典的火影忍者更是墨楠的最愛,一眼就看出這個火影中的經典瞳術。

    “心臟被被貫穿居然還尚存一息嗎,看來你從母親那學來的醫療忍術救了你一命,不過也就到此為止了”

    男子已經站定身前俯視著墨楠冷漠說道。

    墨楠震驚之餘這才關注到自己的狀況,一把白色短刀插進自己的胸口,鮮血正不斷往外冒。

    短刀似乎從背後刺出,而自己正斜靠在一顆大樹上,血液流了一大灘染紅了樹根和地面。

    “他說母親,難道他是自己現在這具身體的兄弟嗎”想到這墨楠突然感覺到一股又一股信息從腦中傳來。

    理解了一部分後,墨楠發現這正是身體的原主人,宇智波楠的記憶,巧合的是他的名字也是一個楠字。

    而身前這名男子正是他的同胞兄弟宇智波樺,也正是他重創了自己的弟弟,而且還打算給他致命一擊。

    “為......為什麼要殺我”墨楠虛弱道,越來越多的記憶被融合同時雙眼傳來一陣陣脹痛的感覺,不過和胸口的傷勢比起來不值一提。

    墨楠忍著疼痛看向宇智波樺的那雙萬花筒,目前已經融合的記憶中宇智波楠並沒有宇智波樺擁有萬花筒寫輪眼的記憶。

    也就是說他的萬花筒可能是剛剛開眼的,此時墨楠有了一種猜測。

    而接下來樺的回答也證實了他的猜想。

    “楠你知道宇智波一族真正的力量嗎,這就是萬花筒寫輪眼。

    這是超越了寫輪眼的極限只有極少數族人才能掌握的宇智波一族的究極力量”

    樺將自己的雙眼展現給墨楠看。

    “宇智波一族是世界上最懂愛的一族,而當這份愛失去的時候,就會化為同等的恨。同時腦中會產生特殊的查克拉,這股查克拉與眼睛產生反應,寫輪眼就會開眼。”

    宇智波樺頓了頓似乎在回憶什麼,然後繼續說道。

    “而萬花筒開眼的方式則更加殘酷,需要親手殺死自己所愛的人才能產生足以令萬花筒開眼的力量,而我現在擁有了這力量”。

    “你要殺死我的理由,難道僅僅只是為了得到強大的力量嗎”墨楠又問道。

    “原因當然不僅僅如此而已,而是我必須獲得力量的理由”

    宇智波樺把自己的故事講給墨楠。

    木葉40年,墨楠出生的那一年正好是三戰的開端,戰爭初期情報工作是很重要的。

    作為一名優秀的偵查忍者,楠和樺的父親早早就上了前線,而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

    楠尚且年幼,對父親沒有任何印象。而與弟弟不同,此時的樺已經從忍者學校畢業成為了一名合格的忍者。

    父親的死對他造成了巨大打擊,甚至在這種痛苦之下開啟了寫輪眼,為了替父報仇樺毅然決然踏上戰場。

    樺繼承了父親的道路,在寫輪眼的幫助下樺只用了兩年的時間,就成為了一名的中忍,而後在戰場上憑藉突出的情報收集能力成為了特別上忍,他的情報為木葉在戰場取得不少優勢。

    但樺並不滿足,父親的經歷讓他深知個人力量的渺小。尤其是見過了各大忍村高手之後,他發現了情報工作的侷限性。

    在絕對的力量差距面前,一切都是沒有意義的。你提前得知對面的計劃,提前做好應對準備,但在巨大的實力差距面前,你卻束手無策。

    楠和樺的母親是一名在風之國戰場工作的醫療忍者,她的醫療團隊一直是沙忍的心腹大患。

    很快沙忍派出小隊襲擊了樺的母親所在的醫療據點,而關注母親安全的樺早早得到消息並提出了預警。

    木葉方及時派出保護小隊,但沒想到的是沙隱為消滅木葉醫療人員,居然派出了擁有灼遁血繼的葉倉作為偷襲小隊的隊長。

    即使早有準備,普通的木葉忍者也無力對抗可怕的葉倉,紛紛倒在葉倉的灼遁之下。

    而戰鬥力低下的醫療忍者和傷員們,更是隻能束手待斃慘遭屠戮。而當樺趕到的時候,只見到了母親被蒸發了水分的乾屍。

    “所以你是為了擁有向葉倉復仇的力量嗎”墨楠問道。

    “哼、葉倉根本就不算什麼”宇智波樺嗤笑一聲。“與其說是葉倉殺了母親不如說是砂隱殺死了她”

    “當然我也無意向砂隱復仇”

    墨楠:“......”

    “在戰場這五年我明白了,無論是木葉的忍者還是砂隱以及其他忍村的忍者,都不過是命運的棋子罷了”宇智波樺感嘆道。

    “每個人會被殺死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們沒有為了生存去鬥爭的力量,也沒有反抗命運的力量,我早就不因他們的死而憎恨任何人”

    沒有力量的人就沒有存在的意義!!

    宇智波樺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弟弟。

    “而你今天會死在我手裡的原因也只有一個,就是因為你沒有力量,而沒有力量的你唯一的價值就是成為我的力量,讓我的存在變得有意義”

    聽到宇智波樺的言論,墨楠知道這個人八成是受打擊太大徹底瘋了,正常人哪裡會有這種瘋狂的想法。

    隨著融合的記憶越來越多,墨楠感覺雙眼愈加疼痛,加之失血過多,墨楠逐漸連抬起頭的力氣也沒有了。

    然而在墨楠低下頭的瞬間,誰都沒有看見墨楠的雙目變成了血紅色。

    並且每隻眼睛裡有兩個像逗號一樣的東西繞著瞳孔旋轉,越轉越快了。

    而這時墨楠似乎感覺到了什麼“難道這是宇智波楠的萬花筒要開眼?!”

    宇智波楠早在當初得知母親死訊的時候就開啟了寫輪眼,加上被親哥哥殺死產生的怨恨。

    如果宇智波楠還有殘留的意志在起作用的話,那麼他的眼睛也是有可能開眼的。

    “沒人比我更懂開眼,我一定可以開眼。”

    墨楠堅定自己的猜想是對的,那這雙眼睛恐怕是自己活命的唯一的希望了,這時他必須想辦法為開眼爭取時間。

    墨楠保持低頭不動用微弱的聲音向宇智波樺問道

    “那你是從哪裡知道的萬花筒的開眼方法,這種事不可能是從族人哪裡知道的吧?”

    “沒錯,萬花筒開眼的祕密恐怕就連族長都不知道,我是在一個在村外一個自稱宇智波的亡靈的老傢伙哪裡得知的開眼方法”

    宇智波樺的話令墨楠震驚不已。

    “難道是宇智波斑,怎麼可能?他在帶土之前就已經開始物色復活自己的人選了嗎。”

    墨楠假裝並不知道是宇智波斑而是配合的問道:

    “那你也不知道他真正的名字嘍?”

    “哼,沒錯,不過那並不重要,既然他說的萬花筒事情事情是真的,那他真的是流落在外宇智波一族的人吧”

    宇智波樺冷笑了一下,“說了這麼多也算讓你死了個明白,也該送你上路了,再見了楠”...

    說完樺緩緩把自己的手伸向插在楠胸口的短刀,只要短刀被拔出傷口瞬間大量失血墨楠必死無疑。

    “可惡啊來不及了嗎”墨楠握緊雙拳,記憶的融合只差一點點,只要能成功融合萬花筒就能成功開眼了吧。

    宇智波樺的手終於握在刀上,而墨楠與宇智波楠記憶的融合也到了最後階段,墨楠眼中勾玉的轉速也達到了一個極限,彷彿已經連成一個圈。

    宇智波樺正要往外拔,卻一隻手握住了他想要拔刀的手。

    “哦?還想垂死掙扎嗎”

    而回答他的確是墨楠看向他的那一雙如風車般旋轉的萬花筒寫輪眼。

    “陰陽遁--無相轉生之術”

    宇智波樺大驚失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全民遊戲:從喪屍末日開始掛機
作者 帝國黑鐵戰士
平行世界,方恆穿越在一個剛剛自殺的倒黴鬼身上。 嗯?什麼?這個世界的所有人類都被迫加入遊戲? ...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