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家底豐厚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柴進又命人給武松拿來了羊皮的褥子,羊皮的被子。生病的人重要養,養的好才能恢復的快。

    弄的武松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前段時間經常欺負人家莊客,不僅僅沒沒怪罪,還那麼關心自己。

    武松感激的說:“謝謝哥哥。”

    安排好了武松,柴進道:“二郎兄弟,哥哥事情太多,就不陪著你養病了。這裡有十兩碎銀子,你想吃啥儘管去莊上的店鋪裡買,只是有一樣,你這情況切莫喝酒,剛才孫大夫也說了,吃藥要忌酒的。還有就是莊客有什麼招待不週的地方儘管去找我,不要跟莊客們一般見識。”

    武松感動的眼淚差點沒下來,從炕上起來噗通給柴進拜道:“多謝哥哥關懷。前些時日是武松孟浪了,不該欺負莊客。”

    叮,宿主增加崇拜值五十點。

    柴進說:“二郎兄弟哪裡話來,安心養病,我去忙了。”

    柴進幹啥了,他去看自己家底了。

    此時已經是北宋末年,民不聊生,盜匪四起,距離北宋滅亡的時間還有九年,柴進要隻手補天裂,獨木扶大廈,所以現在摸清家底很關鍵。

    演武場,五十名莊丁正在那鍛鍊身體呢,這些莊丁一律勁裝打扮,年齡不大,二十朝上,三十朝下。有的打沙袋,有的舉石鎖,有的練大刀,有的玩長槍。

    柴進看了直搖頭,就這水平橫行鄉里,魚肉百姓還行,真要有事,這群人完全是烏合之眾,不當大用。

    幾個月前柴進莊上的洪教頭和林沖比武輸了辭職走了,柴進莊上的護衛頭目就由兩個本莊的壯漢擔任,一個叫柴勇,一個叫柴猛,皆是柴進心腹。

    柴勇,柴猛二人見柴進來了,立刻叫道:“集合。”

    五十人快速站好,排好隊。

    “我等有罪,請莊主責罰。”柴勇道。

    柴進說:“本莊主差點摔死,你等護衛不周,的確該罰。前日射中野豬的莊丁出列。”

    六個莊丁站了出來,前日大野豬衝過來的時候,這六人用箭射中了野豬,沒奈何野豬皮粗肉厚,根本抵擋不住。

    “你們六個,救主有功,每人獎勵一兩銀子。”柴進一揮手,手下人用托盤託了六兩銀子,每人一兩。拿到獎勵的莊丁一個個高興的不得了。北宋末年,民生疾苦,一兩銀子夠窮苦人家吃一年的饅頭鹹菜,所這獎勵不算少。

    ”謝莊主。”六人道。

    “這都是你們應該得到的,關鍵時刻沒有逃跑,還射中了野豬,應該獎勵。”柴進道。

    獎勵完莊丁,柴進又道:“柴勇,柴猛。”

    “在,在。”二人道。

    “在我落馬受傷後,你二人趕走野豬,把我帶回來及時救助,每人獎勵三兩銀子。”柴進道。

    “我二人保護不周,讓莊主受傷,實在受之有愧。”柴勇說。

    “這也不能怪你們,你二人武藝尋常,能護我周全,已屬不易。”柴進道。

    “多謝莊主。”這二人也收了銀子。

    其他的莊丁看著柴進,不知道會有什麼處罰。

    柴進生氣的指著其他的莊丁道:“處罰不明,無以立威。你們這些人,見野豬凶悍,驚慌失措,每人五下竹筍炒肉。你們可服氣?”

    這些莊丁是專職護衛的,在莊主遇到危險時候他們救護不利,挨五下已經算是輕的了。

    “我等服氣。”眾人道。

    “柴勇,柴猛,你二人親自執行,我監督。”

    “是。”

    受罰的眾莊丁鬆了一口氣,所謂竹筍炒肉就是打竹條子,犯錯的丫鬟、莊丁一般都是打竹條,屬於很輕的處罰,受不了傷,就是疼一下。

    四十多莊丁光著膀子,每人結結實實的捱了五下子,每一下都打的肉疼,一道血紅印跡。

    賞罰完畢,柴進道:“今晚上加餐,廚房裡殺了兩頭豬,特意安排給你們留下幾十斤肉。”

    “多謝莊主。”

    柴進道:“不用謝我,好好訓練吧。”

    獎勵懲罰結合,柴進的崇拜點又增加了幾十。柴進也習慣了這個系統的存在,不會時時刻刻去關注他了。

    訓練大綱要改,只是什麼事情都要慢慢來,首要的事情還是要先熟悉一下自己的老底。

    柴進叫來柴勇,跟著身邊聽用,然後在莊上轉悠了起來。

    柴進是滄州大財主,又是前朝皇室,雖然落魄了,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柴家莊雖然叫莊,實際上是兩個大村子,東村,西村。東村是柴進住的這個莊子,主要是住的柴家的幾十戶本家,還有數百戶佃戶。西村全部是柴家的佃戶,有八百多戶,加起來總共佃戶共計一千五百三十戶,人口共計八千二百五十六人。好地一萬八千畝,差地三萬畝。還有無數的山林,柴進家的實際控制面積相當於一個小鎮的面積。

    作為一個土財主,柴進家存糧相當的驚人,光糧倉就佔地十幾畝。柴進來到糧倉,偌大的院子,一共是十座倉庫,青磚紅瓦的庫房,每個佔地三百多平米,高了能有四米多高。看守倉庫的是四個莊丁,和一個負責來往賬面的庫管。庫管叫做梁鴻,也是個老資歷,來柴家幾十年了,能寫會算,來往賬目極少錯過。

    “少爺,您來了。”梁鴻道。

    “嗯,來了。來看看咱家的糧。”柴進道。

    糧庫設置還是相當合理的,院中有一金魚池,水深有一米左右,養著幾十條金魚,這屬於消防水池,並非為了養魚。旁邊還有兩口水井。倉庫與倉庫之間間隔幾十米,完全能滿足防火需要。十幾只狸貓在庫房間遊走,這種狸貓野性比較大,最愛抓老鼠,有效的預防了老鼠。

    打開厚重的倉門,滿滿的高粱味。

    “這是高粱倉,存有前年的高粱五百萬斤。”梁鴻介紹道。

    可謂是堆積如山,一個個的麻包磊的很高。柴進抓了一把,往嘴巴里一吃,道:“雖然沒有發黴,但是已經不怎麼樣了。”

    “是的少爺,按照往年慣例,這糧食再放一年就會賣掉了。”

    十個倉庫,有四個空著,共計存糧三千萬斤。柴進兩眼放光,光說家財萬貫,太過抽象,真真正正的看到這些糧食才知道柴家的富足。而且這三千萬斤是柴家的存糧,每年收穫後,夏糧和秋糧各賣了幾百萬斤了。

    “這糧食可真不少。”柴進驚歎道。

    老樑道:“這些年,年景不好。不是旱,就是水,糧食減產的厲害,咱們的地租收的也少。存糧的原則是夠一個人吃一年的,外加九年存糧作為財富。咱們的東西兩個莊上,加起來共計七千多人,一個人一年五百斤糧,一年三百五十萬,十年就那就得三千五百多萬斤才合理。”

    “還是老樑想得周到,不過今年要出售的陳糧就不要出售了,我有他用。”畢竟大宋這年月經濟交通不發達,遇到荒年,沒有糧食,沒有救濟那是要賣兒賣女的。柴家作為老牌的大戶莊丁數千,存個幾千萬斤糧食在正常不過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天下安康
作者 鳴奇
千古江山,英雄無覓,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這是一個被誤解和醜化的王朝,北擊突厥,西滅吐谷渾,...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