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豺狼傷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村裡修路上工程,不用大家出一分錢,但是要出力,三丁抽一,莊上負責一日三餐和工具維修。不管願意不願意,這事就這麼定了。

    柴進驚喜的發現,崇拜點竟然飆升了四千多,幾乎每個參會人都貢獻了五個崇拜點。東村宣佈完,柴進又去了西村。

    柴進點起柴勇、柴猛、帶了五名莊丁,一行八人騎著馬趕奔西村。這年月的夯土路很窄,平常基本就是行人、牛馬、和馬車。也就三米多寬,能錯開兩輛馬車而已。設計新路的寬度是八米,能並行四輛馬車。農田裡的莊稼已經收割完畢,菜地裡還有白菜、胡蘿蔔等菜在生長著,勤勞的農戶提著木桶澆水灌溉。

    有一大片白菜十幾畝,幾個壯丁踩踏著翻車給白菜澆水。柴進問:“這是誰家白菜,種了這麼多?”

    柴勇笑道:“除了大官人家還有誰家,這是咱們莊上的菜地。兩個飯店偶爾也會來拉菜。”

    一路之上所見農戶多半衣衫破舊,顯然是生活不怎麼好。而且相比較而言柴進家的佃戶還是很幸福的,只收兩成的地租,土地按照肥沃程度來劃分,好地租金一年不過百斤左右糧食,差地五十斤,比起附近的地主豪強仁慈多了。

    西村是純佃戶,相對比較貧窮,連個像樣的莊牆都沒有,黃土的莊牆有的地方破損,有的地方低矮。

    來往的莊丁見到柴進紛紛停下打招呼,讓開道路,宋人在禮節方面還是很值得提倡的。

    還沒到莊門口,就聽見有婦女撕心裂肺的哭聲。

    “嗚嗚嗚嗚,我可憐的女兒哈,怎麼死的這麼慘啊。”莊門口聚集了十幾個人,一個婦女撲在地上痛哭。

    地上是一張破草蓆蓋著的一個人,柴進擔心是不是什麼刑事案件,掀開草蓆,只見是一個七八歲的孩子,肚子已經被野獸吃沒了,脖子也給咬斷了,太慘了。

    原來是昨天傍晚,這小姑娘跟幾個小朋友躲貓貓,後來怎麼都找不到。今天早起再組織人尋找,在二里地外的山坳裡找到了,已經被狼吃了。這種慘案每年都要發生十數起,人們也習以為常。因為這是在北宋末年,人口少而野獸眾多,不僅僅有狼,還有野豬、豹子、甚至老虎。

    孩子的娘哭的呼天喊地的,孩子父親在旁邊垂淚擦臉。

    柴進拿出了二兩銀子,遞給孩子的父親,道:“都怪我這個莊主管理不到位,從今天開始我會想辦法徹底解決這種事情。這錢你拿著,給孩子辦一下後世。”

    “不不,大官人,怎麼能怪你呢。都怪這孩子太貪玩,告訴她晚上不要出村,誰知道玩躲貓貓竟然出了事情。”孩子父親道。

    “莊牆破損,我沒及時修復。雖然組織了幾次打獵,但是效果太小。我今天過來就要解決這事情的。”柴進道。

    西村廣場也遠沒東村那麼平整,不過同樣,來的人不少,三千多人的大村,短時間內聚集了七八百人,這樣基本上所有的村民都能得到通知。柴進把同樣的事情宣佈了一遍,百姓們非常高興。婚育補助,孩子上學,道路修整,這都是天大的好事,柴進收穫滿滿,科技工廠崇拜值竟然衝破一萬大關,到達了一萬一千多的崇拜點。

    “柴猛,西村的防野獸工作由你來負責,從今晚上就開始,在村外四周緊要路口設置四個哨卡,每個哨卡五個人一條狗。”

    “咱們的武器可不足,一共只有十幾把弓箭,十幾條朴刀。”柴猛道。

    “你小子活還沒開始幹,就開始給我說困難。我只給你十個人,五張弓,五把朴刀,其他的你自己想辦法。”柴進說。

    柴猛撓撓頭,說:“莊主放心,難不倒我,西村七百多戶人家,幾十把獵叉還是能找到的。”

    執勤點自然不是臨時的,整個冬春季節都要執勤。每天都有人執勤防守,沒有個房子不行,省錢又保暖的當屬地窩子,這年月可沒有暖冬,冬季冷風很大。

    所謂地窩子很簡單,在地上挖一個四方的坑,深一米左右多,留個斜坡出口,上面用木板瓦塊等修建成房頂,在裡面可以放幾張床,修建壁爐。當然,夜裡執勤不可能躲裡面睡大覺。

    地窩子門口要點一堆徹夜不休的篝火,篝火旁邊人和狗警惕著。狼怕火,見有人和狗就不會靠近村子。

    修路工程今天就開始準備,負責規劃的設計師已經拿著石灰粉去劃線了,採購去採購修橋用的石材木料。柴家莊的莊丁編制還是很完善的,按照住址分片,每百戶設一組,正副兩名組長。組長單獨去開會,講解施工過程中的注意事項。每一組設置大鍋三口,煮湯,燉菜、煮高粱米飯。

    這次工程與以往不同,以前都是管兩頓飯,這次一天三頓都。早飯、中午飯,天快黑的時候再來一次晚飯,吃完飯大家在下工回家。一共是十五個百戶,明天不知道能來多少。按照柴進的規劃有一千二百人這活就不發愁。畢竟只有十幾裡夯土路,只是簡單的加寬而已,又不是修高速公路。

    傍晚,柴家護衛營房。護衛們來到飯堂的時候發現莊主竟然也在,本來一個個有說有笑的,突然就啞火了。

    柴進道:“從今天開始,只要我有空,就來跟大家一起吃飯,來和你們一起訓練,從今晚開始你們伙食要提高到你們想都不敢想的程度。”

    “莊主還能每天請我們吃八大碗不成?”一個護衛笑道。

    所謂八大碗是一般有錢人家辦喜事時候做的硬菜,一般是雞魚肉蛋。

    柴勇罵道:“咱們吃的已經夠好的了,還整天瞎想做夢。”

    柴進樂呵呵的說:“你小子能掐會算,今天還真是八大碗。”

    護衛們吃飯的桌子都是四方桌子,一桌子配套八把椅子,剛好八個人。

    每桌兩人去廚房取餐,往桌子上一放大家眼睛都直了。托盤上八個大碗,黑色的大瓷碗裡滿滿的雞肉燉蘿蔔。這種好菜,一般是孕婦才能吃得上的。另外一個護衛托盤上拿的是堆積如山的白麵饅頭。

    每人一碗,剛好八大碗。以前吃啥,一盆青菜蘿蔔或者鹹菜條,高粱米飯管夠就就行了,偶爾加餐有肉也是大家亂搶,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每人一碗肉。

    柴進拿起一碗菜,一個饅頭,道:“菜就一碗,但是菜湯管夠、饅頭管夠,鹹菜管夠。開吃。”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贅婿
作者 憤怒的香蕉
武朝末年,歲月崢嶸,天下紛亂,金遼相抗,局勢動盪,百年屈辱,終於望見結束的第一縷曙光,天祚帝、...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