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血天出世 母丑禍避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古大陸,又稱凡界。

    古大陸是九重天地的中心,也是基礎。九重天,九重地的居民,無一不是古大陸上的生靈修仙煉魔之后得以定居的。自從人類出現后,漫長的歲月,那些先有其他生靈修成的仙人特意給人類進行了指導,結果使人得以經修真之后,榮登仙班。當然,也有教人煉魔的,也頗有規模,只是行事不如修仙的人正派。                           因為由人修成仙人要比其他生靈修成仙人容易,而且能力要比同等級的非人類修成的仙人要強,所以這些仙人一般在仙界都會倍受尊敬。百萬年來,九重天界的八星君竟有七位來自人界。由此可知古大陸人族對仙界的重要。

    此時的人界早以告別了蠻荒的上古時期,步入了帝國時代。雖然形式上是國家,但是在這國度中,還是修仙的修真者最大。修真成了大陸上最崇高的職業,若能羽化飛升,那真真功成名就,比當一方之主還要引人。

    赤天就誕生在古大陸帝國中央的一破落小院里。他誕生那天,萬里晴天突然血色一樣紅,紅了三天方褪還原色。赤天母親名就叫赤娘,那赤天也就理所當然叫赤天了。

    大陸上的這個帝國叫中央帝國,也稱金碧之國。倒不是金子多,也非碧玉多,而是因為帝王金姓,這是帝王金家;而碧則是代表天闕門碧家,天闕門是這個大陸上門人最多,勢力最大的修真門派,與仙界有莫大的聯系。金姓一族于千年前一統天下,天闕碧家頂力相助,金家得天下后碧家功不可沒,帝國的開國皇帝為表其功勞,將國名定為“金碧”,可見碧家在帝國中的地位。

    赤天五歲這年,他第一次邁開小腿,從地上站起來,喊著“媽媽,媽媽”跑向他母親。此時已是深秋,赤天家的小院破落的不能再破,班駁的土墻只有一人高,墻上雜草叢生。傍晚的斜陽依然從土院墻的頂端漏了進來,卻照的原本無生氣的小院多了分暖意。赤娘此時正坐在院子中間的水井旁,洗那沒完沒了的衣服,為的就是能賺得幾個銅錢。她穿的衣服舊的不能再舊,但很干凈。看她的臉,雖然是個婦人,竟有數條刀疤,顯是被人毀去了容貌。深秋已然很冷,水寒的讓人心痛,可赤娘從來都仿若未覺。身后突然傳來赤天的喊聲,赤娘卻一下尤如雷擊,人竟有些晃動。她突然轉身,站起來,蹣跚的向前邁了一步,原來她還是個瘸子。

    “孩子,孩子,是你在說話嗎?”赤娘已淚流滿面,哆嗦著嘴唇,卻伸開凍的通紅的雙手,將跑來的赤天攬在懷里。

    “是啊。”赤天悶悶道,聲音出奇的平淡。

    良久,赤娘才又有了動靜。“孩子,孩子,你終于會走路說話了,老天爺!你還沒忘了我們娘兒倆啊……”赤娘竟然哭喊了起來。

    赤娘出身農家,卻因為天闕門的欺侮而家破人亡淪落紅塵,成了舞姬,藝名赤娘。她本就沒指望跳出紅塵,但六年前在天闕山腳下小鎮又碰到害自己家破人亡的天闕門那群弟子,面對他們的惡言惡行再忍不住頂撞起來,結果被他們打斷了一條腿,臉還被用短劍劃花了。老板看她再無能力給自己賺錢,又得罪了天闕門,只罵了句“賠錢貨”,便把她以六錢銀子的價錢,賣給了門口路過的啞巴叫花。那叫花倒心地善良,買了她之后就千方百計醫好她的傷,并將她安置在天闕山腳下很偏僻的小院里。

    赤娘見那啞巴乞丐老實善良,也年紀不大,就和他做了夫妻。哪知,剛過了幾天好日子,懷上了赤天,那啞巴乞丐就因為救人而被天闕門人的坐騎給踩死了。噩耗傳來,赤娘先是呆了三天三夜,接著又哭又笑,再停不下來。等那啞巴乞丐的叫花兄弟趕來,就看到赤娘這樣了。

    “唉!作孽啊!”為首的木姓老乞丐看見赤娘憔悴的模樣,不禁發出一聲長嘆。周圍眾丐也不禁搖頭,紛紛在心里罵那天闕碧家。

    赤娘對眾人視而不見,看是快瘋了。

    “他嫂子,你也不要太傷心了,還不是有孩子嗎?你好好養身子,等孩子生下來,好歹拉扯大,你也就有了依靠。”木姓老丐勸道。

    這話頗有效,赤娘一頓,止住哭笑,多了一份生氣。她用那還是無神的眼看了一遍眾人,點了點頭。

    眾丐見她有了反應,知道她有了牽掛,也放了心。眾人一起出錢出力,對赤娘做了安排。赤娘依然住在天闕山仇家山腳的破院子里,她不肯走,眾人也不勉強。想那天闕人再無恥,還不會對這樣的婦人怎樣。眾丐用乞討的錢買些粗糧送來給赤娘。因為這小院屋子實在像牲口棚,也不怕別人打擾,只是眾乞丐沒什么錢,就約定以半年為期攢了錢買糧食送一次。

    與那些地位顯赫者,有錢有勢者,自命悲天憐人的修真者不同,天闕門山腳下這些乞丐到是心地善良。五年來,眾丐絲毫不違背當日之言,每半年都悄悄把赤娘母子二人的口糧放在他們的小院里。再加上赤娘自己種在小院里的一些地瓜之類,日子倒也能過。

    唯一不幸的,就是赤天的降臨。赤天出生那會兒,天闕山方圓百里的天空都被血色之光籠罩,天闕門主碧治淵合眾長老之力,推算出朗朗乾坤布血光,乃大兇之照,定是危及天闕門,危及天下的煞星降世。于是,天闕門派出眾多弟子以天闕山為中心,向百里外擴展搜尋,專門找近日出生的嬰兒,凡找到符合的,當場格殺。頃刻,天闕山附近的百姓被攪的雞飛狗跳。結果卻是凡不滿一歲的嬰孩,全被格殺,一時間引的天下側目,卻無人敢出面制止,天闕門勢力實在太大。

    赤娘誕下赤天的第二日,天闕門弟子就破門而入。幾個衣著鮮亮的天闕門弟子執劍走進赤娘住的小屋,就眼看到這樣一幅畫面:臉色慘白,面有刀疤的老女人半躺在破床褥上,像死了一樣。只是懷里則抱著一團皺巴巴之物,細看,原來是一個剛出生的嬰兒。那婦人想是被驚動,轉頭看幾個兇神闖入,并未有多大反應,只是慢慢從床上爬了下來,晃了一晃,眾天闕弟子方始發現她還是個瘸子。

    “哈哈~~~”,終于一連串的狂笑暴出,“看啊,像這樣一個丑婆娘還能下崽,哪只種狗會碰你哪?哈~~”為首的一人用劍拍了拍赤娘,又拍了幾下她懷中的孩子。劍光如水,一閃而過,映在暗濕的屋中,更顯的陰寒。眾人又笑。

    再看那皺皺的嬰孩,若是平常,早該被那幾拍拍醒,尤其是那冰冷的劍身,怎么看都不該沒有反應。

    “啊~!我明白了,就你這種丑怪物,連下個崽都不會叫。他是個白癡吧?”眾人又一陣狂笑。

    他說的沒錯。赤娘自醒來,就發現孩子不哭不叫,細看是有呼吸的,拍拍也沒動靜。正著急,就發現一群天闕弟子站在跟前。

    聽到那為首之人說孩子是個白癡,赤娘終于有了反應。

    “不,不,不會的,他不是白癡,他不是,他不是!”赤娘搖著頭瘋了一般念叨,像失了魂。

    “瞧你那丑樣子,還能生什么好鳥?”“就是母老鼠生了個小耗子,不,是個白癡耗子。”眾人沖著赤娘嘲弄,不是暴出大笑。在場的人都明白,生下的嬰兒不會啼哭,不是死了,那就是白癡,是以眾人更加幸災樂禍。

    “好,今兒個大爺高興,就發一發慈悲,放這白癡鼠一命,諒這丑女人也生不出好崽,咱們走。”說著眾人嬉笑著走了出去。

    赤娘絲毫沒有理會那遠去的笑聲,她只是一個勁的掐著孩子的胳膊,口中念著:“為什么,為什么你不哭?為什么啊?老天爺啊,這孩子沒罪啊!……”

    那幫天闕門弟子去了沒多久,木姓老丐就走了進來。看到赤娘像神志不清,不禁一驚,心想千萬別出事。待看到赤娘懷中所抱孩子并未有事,不由又松口氣。

    “他嫂子,孩子沒事真是萬幸。”說著,便把外面的風聲說了一遍。看赤娘還是那副樣子,問道:“你又何必如此呢?”

    “木老爹,這孩子為什么不哭啊?”赤娘抬起頭,滿眼悲苦。

    木姓乞丐一聽大驚,湊近一看,有捏了捏,果見那孩子皺著小臉就是不出一聲。這下,他也說不出什么了——這樣的嬰兒不會哭,非死即癡,看這情形,小孩未死,多半是癡了。

    怪不得,怪不得能躲過天闕門血天誅殺之災。到底,是幸,還是不幸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805465 22 44 m
拜師九叔
作者 西瓜有皮不好吃
  不知道怎麼寫簡介,就不寫了吧,EMMMM.....................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